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當他們沒有選擇—你所不知道的跨性別

跨性別專題》想讓台灣成為性別友善的社會,你不能只知道男女平等

2016/02/23 , 評論
洪 滋敏
Photo Credit:洪滋敏
洪 滋敏
獨立記者,攝影師,寫手,跨域工作者。相信跨領域對話的能力是當今與未來的解藥。長期關注社會結構下的「底邊」議題,以跨國採訪場域報導過「跨性別」、「性工作者」及「跨國移民」等。現就讀心理所,願把心理學帶進新聞報導領域,嘗試以更完密的社會脈絡及更真實的人性關懷開啟觀看的新視角。作品散見於風傳媒、關鍵評論網、UDN、端傳媒等。

編按:跨性別(Transgender)用以形容「那些自身的性別認同與出生時被醫生所判定的性別不相同的人」;雙性人(Intersex)則指「出生時性器官不明,或一出生就具有兩性生理特徵的人。」,而雙性人對自我的性別認同,又是一更複雜的課題。

「跨性別(Transgender)」族群在目前男女二分法的社會結構底下,有一種「不得不的隱匿性」,像是他們都不願意被拍照,甚至連真名及錄音都不行,用以盡量確保自身的安全及不被孤立性。且在跨性別的族群裡大部份的人,不是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而兩者不相互關聯,就是在性別更改後必須與先前的人生完全斷裂。

根據美國的NCTE(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2013年的統計顯示:

1. 跨性別者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比例比一般人高出四倍。
2. 跨性別者失業的比例比一般人高出兩倍。
3. 九成的跨性別者表示在公共場域有被騷擾及虐待的經驗,且將近五成有因此向警方報案。
4. 比起約只有一成左右的一般大眾表示曾經有想自殺的想法,跨性別族群裡有超過四成的比例。

而歐盟的FRA(European Union Agency For Fundamental Rights)在2012年的報告裡也顯示:

1. 有超過五成的跨性別者有過被歧視的經驗。

製表/翻譯:關鍵評論網 (資料收集提供:洪滋敏)

2. 在LGBTI族群當中又以跨性別(Transgender)所遭受到的歧視比例超過八成為最高。

製表/翻譯:關鍵評論網 (資料收集提供:洪滋敏)

在亞洲,目前雖仍缺乏相關完整的統計,但狀況也與歐美相似,甚至更嚴重。即使縮小到華語地區,相較於網路上跨性別者的英文相關資訊已經非常豐富且來源相對正確,中文的資訊不僅散亂稀少且乏經證實。在如此資訊不對稱的狀況下,討論的聲音相當混雜。

整體LGBTI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的亞洲區國家,若以同性伴侶法為標竿來說,台灣、泰國、尼泊爾及越南的狀況如下:越南在2014年通過的並不是一般概念法律上的認可,只是把原本的婚姻法裡「舉行同性婚禮視違法」的法條取消而已;泰國在2013年軍政府還未被推翻的時候曾舉辦全國性同性伴侶法的公聽會,也送進了國會,但後來也因為軍政府下台而沒了後續動作;尼泊爾有已進到國會的同志的議員,但由於尼泊爾政府一直都處於不太穩定的狀態,所以許多政策也不斷地重來;而台灣的同性伴侶法目前則是已進入二輪的委員會裡。

(推薦閱讀:越南同性婚姻解禁,東南亞第一

另外有人會疑惑那日本呢?日本跟泰國的狀況類似,由於當地LGBTI的社群文化開始得較早,相對蓬勃,社群之間的連結活躍,所以要找到同伴或者資訊相對容易,但也因此他們不太會需要去真正衝撞現有的社會體制來取得資源或是支持。而台灣則是隨著社會運動一起興起,操作的方式也與台灣的婦女運動相係緊密。由此及上述同志伴侶法的現狀可見,台灣仍是在亞洲區裡性別平權運動裡累積能量最高,且最有可能保持穩定的國家。

(推薦閱讀:讓相愛的兩人成為家人吧!東京澀谷通過同性伴侶條例

國際性別組織ILGA Europe在2015年五月依據歐洲各國在LGBTI權益的法令、政策上的成效,發表了一張表格(圖1)。如圖顯示積分最高的為英國86%,僅次是比利時83%,再來則是顯為人知的馬爾他77%。(愛爾蘭在2015年五月底通過多項性別平權政策,此表製作的時間為在之前,所以沒有算入積分。)

圖1。資料來源:ILGA EUROPE/製表:關鍵評論網/資料收集提供:洪滋敏

當中審視的政策包含六大部份:

A. 平等與反歧視(Equality and non-discrimination)
B. 家庭婚姻(Family)
C. 仇恨暴力(Hate crime and hate speech)
D. 性別更動政策(Legal gender recognition &bodily integrity)
E. 人身及言論自由(Freedom of assembly, association & expression)
F. 難民庇護(Asylum)。

從以上可以知道,一個性別平權的社會需要涵蓋的面向複雜廣泛,不是只有允許更改性別或同性伴侶婚姻這麼簡單而已,甚至光是這兩個就已經令世界各地傷透腦筋,且姑且用近來歐洲及台灣正面臨不少討論的議題:「更改性別是否需要手術摘除原生性器官及精神鑑定證明」(簡稱「免術換證」),當中就已有許多不同的聲音。

圖2。資料來源:ILGA EUROPE/製表:關鍵評論網/資料收集提供:洪滋敏

圖2中的紅色為需要摘除原生性器官才能更改性別的國家,藍色為不需要,咖啡色則是不允許更改性別(愛爾蘭已於2015年五月通過十八歲以上可合法更改性別)。

在2010年後,「跨性別(Transgender)」人權高漲,陸續都有些國家拿掉「手術」做為性別承認的要件;而各國的法院在判決性別承認時,皆主張性別承認是人權議題,國家應予承認,也不能用如婚姻權等其他人權來交換。例如2008年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判決,不可以強制已經結婚的人必須恢復單身才能變更性別德國也在2011年取消手術做為要件的判決

你對性別變更有疑問嗎?

對於更改性別前要不要附上精神鑑定證明,當今多是留有該政策(台北市中正區戶政事務所更改性別登記方法),但討論已漸趨向不視之為精神疾病。不過對於是否要摘除原生性器官仍有多方聲音,我在訪問國內外多個NGO及歐盟議會負責LGBTI人權的單位,並搜集各方說法後,在此總結回應一般大眾對於性別變更常會提出的疑問:

1. 如果不摘除原生器官,會不會造成大眾上公共廁所的不安全感及危險?

關於廁所的部分其實就要提到「友善廁所」的概念,何謂友善廁所?友善廁所並不是單獨設置上頭掛著跨性別或第三性標誌的廁所(想想有誰會想走進這間廁所?),而是把公共廁所都改制成統一只標上廁所(W.C.)的空間,內部則是一個一個獨立密閉的單間。

2. 那這樣不是會男生站著尿尿時,女生在旁邊上廁所?

這或許讓很多人一時之間難以想像,但其實就像是很多餐廳或便利商店內部就只設置一間單獨密閉的廁所。要注意的是,性別友善廁所並不是把小便桶和蹲坐馬桶分開擺,而是通通統一成一間一間獨立且上下密閉的空間(當今廁所的通風狀況還要靠上下隔空才能解決?),如此所有的人都可以進到廁所,並不會有安全感的問題,且不會有感到性別指示的惶恐。

3. 會不會有人使用之犯罪危害治安?會不會有人鑽法律漏洞逃避兵役(或任何公民義務)?

對,無法百分之百保證不會有人鑽法律漏洞,但其他的法律也同樣也會有此疑慮。所以為何「更改性別」這條法律會這麼令人緊張?又為何這條政策的更動所造成的社會「損失」或「動盪」會比其他的法律漏洞還要更嚴重?

「更改性別」不是像換衣服換餐廳一樣可以說換就換,只要想光是連改個姓名都可能要猶豫再三了,更何況是更改性別。所以就算真的有人要用這樣的法律逃避義務或犯罪,那麼同樣地他也必須身受巨大的身心及社會壓力,必須願意付上如此龐大的代價。

就歐盟所觀察的統計資料,目前並沒有明確顯示會有人多次更動自己的性別,當然這也包括了不同國家更改性別政策的不同而產生的差異。對於那些仍需要摘取原生性器官的國家,基本上更不可能多次更動,而不需要的國家也無資料顯示有多次更動性別的狀況。即便在那些已經通過相關性別平權法令的國家,至今也毫無資料證據顯示對社會安定產生重大威脅。

回過頭來看,廣大的亞洲雖然有少數幾個國家擁有可以更改性別的政策,但執行上仍含有多項剝奪基本人權的必須過程(如精神疾病鑑定證明、摘除原生生殖器官),許多人就像兩個爛蘋果裡只能挑一個比較不爛的,要不在社會上繼續受盡歧視和無所不在的壓力,要不就是在身上挨一刀以獲取生活上稍許的喘息。

台灣的跨性別

台灣的跨性別運動自1990年代開始,在2000年第一個以跨性別為主的運動團體「TG蝶園」成立,但當時因著跨性別以此姿態加入LGBTI社群裡時,許多男同志及女同志因為仍不瞭解而產生某種「排他性」。2010年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正式成立跨性別小組。2013年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也緊接著成立。

當今台灣社會面對「免術換證」或者只是「能否更改性別」在多方的性別運動團體當中仍有各樣的聲音,各個團體的優先任務順序稍有不同,有些認為得先加強社會上普遍的性別認識,讓更多人看見不同的性別下多樣的樣貌,如太快通過法案更新有可能會壓迫到越來越延展的性別光譜內的某些人;有些則認為改變體制急切,用以避免讓當下有更多人的生活因此受到壓迫或無法獲得和其他人一樣的權益;有些甚至認為應該直接除去性別欄等等。

跨性別者、醫界、政府及社會大眾觀念如何能夠與時俱進?在改革的過程中如何能更加細膩看待各樣不同的人?是否要一直停留在以「手術」作為籌碼跟國家交換「性別承認」的時代?思考「醫療需求」與「性別承認」是否有必然不可分割的關係?

討論的聲音仍持續著,即使看似混亂,但這也顯示了台灣得以擁有在亞洲區裡相對自由討論的社會;綜觀來看台灣仍是在亞洲區裡性別平權運動裡累積能量最高,且最有可能保持穩定的國家。

來看完整的專題報導吧>當他們沒有選擇—你所不知道的跨性別

責任編輯:鄒琪

專題下則文章:

跨性別專題》性別有各種奇妙的模樣,並不是套上公式就會有答案

當他們沒有選擇—你所不知道的跨性別:

跨性別者並不是「選擇」成為其他人,只是終其一生在尋找一個機會,能在充滿希望的世界裡「做自己」。在褪去各種外殼之後,他們在生命中的追尋其實與你我相去不遠,即使夢想前方是一條漫長又曲折的路。如果願意,請跟我們一起發現更多性別的模樣吧!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