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關鍵斡旋】缺席或無所不在:當代藝術中的表演元素

2017/10/22 , 評論
蔡孟凱
Photo Credit:別跟著風走 計畫/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蔡孟凱
臺灣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揚琴主修,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碩士。一個發展不是太成功的音樂人,最大心願是能一手彈琴、一手執筆度過平凡的每一天。

作為一種較為柔軟的手段,藝術在近年的社運、抗爭裏頭可說是無所不在,儼然是一種軟式的革命。透過藝術家的操作,議題及訴求可以由一種較為詩意的方式呈現在大眾眼前,或許不夠精準,卻無疑有著更深沉的影響力。藝術的社會參與之中,觀看者與被觀看者的界線往往是模糊不清的,裝置/表演/造型,作品的形式上也往往飄忽不定,呈現多元的詮釋空間。

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以《關鍵斡旋》為題,由來自臺、日、印尼、伊拉克四個國家的策展人共同策劃,集結21個國家、36組藝術家的創作。《關鍵斡旋》是亞洲藝術雙年展首度嘗試協同策展的策畫模式,所謂「斡旋」一語雙關,揭示了不同策展人對於亞洲、當代、雙年展等各種議題的不同觀點與想像;另一面則是提示在紛擾的21世紀裡頭,衝撞、挑戰、質疑、憤怒的聲響在社會中此起彼落,藝術由此成為展現社會反動力的一種形式,而在對抗這些「即有的威權」(政權、經濟體、意識形態、世界局勢、甚至是天災人禍),社會的態度逐漸從抗爭轉變為斡旋。

帶有積極意味的妥協,藝術在其中則逐漸轉變為一種拉鋸角力的手段,也是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的英文命題「Negotiating the Future」所意味的,一項交涉未來的籌碼。

20170928-008
Photo Credit:Chim↑Pom/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Chim↑Pom,《道》,2017,現地製作,尺寸依場地而定。

Chim↑Pom的作品製造了一條柏油路,一路從美術館前的五權西路一路連接到館內。

《關鍵斡旋》試圖探討「藝術家如何以藝術為媒介,觸發、建立不同的關係,並以一己或群體力量,由下而上漸進反轉固有的思維與社會結構」(策展人林曉瑜之語),社會參與無疑是參展作品間一個最明顯的共通點,若說近年當代藝術呈現的是藝術家對所處社會群體的關照與想像,《關鍵斡旋》則提供了一個更高位的視角,對社會參與的藝術形式、敘事、互動關係作了一次宏觀的檢視。

有趣的是,社會參與的這個主題意外地讓「表演」這個一向與美術館壁壘分明的藝術形式以許多耐人尋味的方式與雙年展產生連結。當然,表演者走進美術館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今年就有如北師美術館「一個人的美術館」、臺北市立美術館「社交場」兩檔重要的展覽),但《關鍵斡旋》大部分的作品都不具「表演的意識」去進行「表演的行為」,表演在這些作品中如何呈現,我們是否可以用「表演」的角度來詮釋這些作品呢?

我想先從《指著鏡頭的作業員》談起。

東京電力公司在2011年3月福島核災事故發生後,於核電廠周邊多處設置了監視器,全日24小時直播電廠建築外觀的影像。同年8月,監視器拍到一位身著全套防護衣的工人,他跳上管線平台,面對監視器,伸手指向監視器大約20分鐘。數日後,這位被不具名的「工人」建立了個人網站,並對東京電力公司的勞力政策、及核電廠工人的英雄形象提出質疑。

《指著鏡頭的作業員》裡的工人是不是真正的核電廠工人,在這個作品裡並不重要,他利用東京電力公司亡羊補牢的心態,戳破了企業、政府、乃至於整個社會的虛偽心態,並以自身演繹了英雄主義下的平凡犧牲者。在身分未明的情況下,油畫及影像創作者竹內公太成為「指著鏡頭的工人」的代理人之姿,為其發表藝術活動。

他的代理人竹內公太的作品《時間旅人》同樣值得一提,竹內功太拍攝了一系列自己與友人的肖像照,在福島核災區大多已為空屋的場域中展出。竹內功太與友人身著屋主疏散時棄置在屋內的服飾,描繪出想像中的福島居民。在顯然已無人居住的空間裏頭,竹內公太的作品同時保持著災難的混沌與文明的秩序,透過刻意地扮演,在核災貌似已落幕的今日傳遞出令人莞爾的黑色幽默。

卡葳塔.瓦卡娜嫣恩(Kawita Vatanajyankur)的一系列循環錄像,探討亞洲傳統社會中的女性勞動。瓦卡娜嫣恩以身體演繹泰國婦女日常勞動的破碎面貌,在全然令人不適的肢體語彙中,明爽的用色和生意盎然的蔬果和穀物卻又傳遞出積極的情感與精神。透過一禎禎反覆循環的蒙太奇影像,瓦卡娜嫣恩扭曲的肢體與自在的神情呈現出無以名狀的優雅,交織成亞洲傳統女性刻苦耐勞的樣貌。

王文志的《茶壺風暴》,和日本藝術團體Chim↑Pom的《道》皆試圖意象式的重現某個場景。《道》以太陽花運動為藍本,藉一條連通美術館大門內外的柏油路裝置,向太陽花運動「打開」立法院的形象致敬,柏油路盡頭放置象徵公民發聲的啤酒箱和擴音器,邀請民眾設計自己的社運理念。《茶壺風暴》在精美的竹編空間和工藝茶壺之下,散落一地狼狽的茶渣,禪意的詮釋東方社會中,習於隱藏鋒芒暗地交鋒的社交場景。觀者在置身這兩項裝置藝術時,同時也藉移情作用,將自身置放於熟悉的場景之中,營造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體驗。

王文志-01
Photo Credit:王文志/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王文志,〈茶壺風暴〉,2017,竹、茶葉渣、茶壺,尺寸依展出場地而異。

當然,上述作品都有「表演」的成份在,不論是藝術家偶發的「表演」,或者是邀請觀眾參與作品,成為作品的「表演」元素,表演只是詮釋這些作品的一種思考方向。當代藝術與表演之間的邊界益趨薄弱,表演者走出劇場有之,藝術家走出作品亦有之,兩者之間的混淆或許只是藝術家突破框架時,隨作品得出的副產物。

當藝術家不再只是服膺自己的陶醉和自憐,而將眼光放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我們便得到各種不同的創作語境與敘事哲學。表演藝術也必然不在這股潮流中缺席,不同藝術形式之間的斡旋,或許也將呈現更多元的有機結合吧。

展覽資訊

名稱: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時間:2017/09/30-2018/02/25
地點: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斡旋】線上展覽(二):日本、韓國的社會考察

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國立臺灣美術館自2007年開始舉辦「亞洲藝術雙年展」,至今已屆10年。回顧歷屆雙年展的內容,除呈現亞洲的多元文化面貌外,也藉由策展人提出的命題,探討亞洲社會中的變動性,以及亞洲與全球效應的交互影響。「2017年亞洲藝術雙年展」為更全面關照及連結亞洲地區的當代藝術網絡,爰改變歷屆均由國美館研究人員獨立策展方式,首次邀請三位客座國際策展人與本館策展人組成策展團隊,以共同命題、分區研究的方式進行策展,試圖透過多樣化的論述與觀點,將亞洲的定位與觀念清晰化,並耙梳亞洲地區的殊相與共相,提呈人類社會與藝術所面臨的共通問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