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關鍵斡旋】線上展覽(二):日本、韓國的社會考察

2017/10/24 , 評論
國立臺灣美術館
Photo Credit:小泉明郎/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國立臺灣美術館
國立臺灣美術館於民國77年(1988年)開館,民國93年7月整建後重新開館。本館以視覺藝術為主導,典藏並研究臺灣現代與當代美術發展特色;除提供各項展覽、長期與國外美術館交流、積極參與國際性重要展覽,並致力於多樣性的主題規劃特展與藝術教育推廣活動,包含2000年始接辦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華民國國際版畫雙年展(2006起)、臺灣國際紀錄片影展(2006起)、亞洲藝術雙年展(2007起)、臺灣美術雙年展(2008起)及全國美術展(2010起)」,亦執行營運藝術銀行等,提供民眾多元化欣賞藝術的環境與機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眾所皆知的,當今東亞伴隨著北韓的核能開發與領土所有權問題等許多不安定要素,同時又是有頻繁的地震和海嘯等自然災害的地域;而隨即開始關注的藝術家,一一藉由藝術行使了檢證的機能,以考察社會與藝術的關係性。

編按:延續前篇臺灣及香港藝術家作品的線上展覽,本次也將帶給各位亞洲雙年展的作品展覽。該篇線上展覽包含了日本及韓國參展藝術家的作品,內容除了闡述各自國家的社會、政治、自然環境現狀,日本藝術家「Chim↑Pom」更將作品議題擴及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其象徵抗爭的街道作品,就這樣架設在美術館的對外街道,更作為本次雙年展的入口處,各位讀者在觀賞完作品後不妨親自蒞臨體會。


小泉明郎

在這件作品中,小泉明郎將兒時見過的奇異夢境,與現下日本國內因民族主義抬頭而出現的暴力景象交相疊合,以非常私人的角度檢視日本天皇制度。

這一場景拍攝於每年8月15日進行的年度反天皇抗議活動上,在這抗議中,全日本信奉原始法西斯主義的民族份子聚集起來,對抗著現場兩百多名的反天皇抗議者,試圖中斷這場抗議活動,另外還有兩千名警員控制著場面;這是左派與右派之間最大型的衝突事件之一。我使用這個景象來拍出我自己的惡夢:我的父親被警察帶走,並被獻祭以求族群生存,正如耶穌基督及天皇這些扮演著父親角色的人物一樣,命中注定要以維持高階秩序的名義被人獻祭。

meiro_3
Photo Credit:小泉明郎/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小泉明郎,《夢想儀式(今日我的帝國吟唱)》,2016,三頻錄像裝置,27'30"。

Chim↑Pom

我們計畫架設一條長長的街道,將美術館室內與室外花園、公共街道做連接,此街道鋪著厚厚的柏油,並凸顯 剖面之層次。所有的抗爭都從街道出發,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如國會)前行。既然所有街道都互相連結,那麼 也可以說這條街道同時連結著美術館內部與立法院。這項計畫同時對國美館空間的公共性提出質疑。舉例來說 ,公共街道是二十四小時全天開放且對象不限,而其使用規範則建立於法律、社會共識、使用者互信等原則上 。受到太陽花運動把立法院公共空間當作舞台之啟發,我們試圖藉由這次實驗,挑戰國美館其公共性之最大潛 能,真正地為大眾打開國美館之門。

20170928-008
Photo Credit:Chim↑Pom/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Chim↑Pom,《道》,2017,現地製作,尺寸依場地而定。

Chim↑Pom的作品製造了一條柏油路,一路從美術館前的五權西路一路連接到館內。


竹內公太

《時間旅人》是2011年於日本核災隔離區內一間臥室的攝影作品裝置,藝術家竹內功太拍攝了一系列自己與友人的肖像照,列印出真人大小,並於各拍攝原址展出相片。在隔離區內,有些人穿著輻射防護衣,有些人則維持日常穿著,視不同場合或工作需求而定。隔離區地方政府建議民眾在衣著上採取基本保護措施,但日本政府則表示個人可依天氣、工作、場所等需求自行判定。有些人認為輻射防護衣是「汙染」的象徵,因此會藉著穿著不同服飾彰顯其反抗核災的政治姿態。取得屋主同意後,竹內功太與友人穿上了那天在緊急疏散時,原主隨手丟在床上的衣服。畫面中的穿著,不是一種反抗姿態,而是要讓那關於核災的種種糾結與此地過往歷史彼此和解,就像是場時空旅行一樣。

時間旅人
Photo Credit:竹內公太/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竹內公太,《時間旅人》,2015-2017,防水布噴墨印刷,345.2 x 259 cm x 1,192.2 x 259 cm x 2。

mixrice

對於在韓國的中產階級來說,要維持生活代表著要三度買賣公寓,藉著轉手賺取利潤。70年代,南韓開始在空無一物的空地建造新公寓,土地上的白線標示著70、80年代公寓的標準格局,讓從未見過新式公寓的人得以看見成屋的樣子。格局圖以兩種木牌為標示:第一種標示著如「大廳」、「陽台」等,代表現代公寓生活(韓國公寓幾乎沒有走廊);另一種則是傳統名稱如「暖炕房」(Ondolbang)與「廁所」。木牌標示的名稱正透露了在渴望現代化的未來生活同時,依然存在著對於傳統生活未實現的遺憾。

藝術家表示:「這片地景總是這麼驚心。早在我們與所處的世界初相遇時,世界就已發展成它當時的樣子,並持續向前推進。 在這世界上,『發展』既是過去、現在,也是未來。正因我們知道未來還將繼續發展,才更顯得漫長無味。」所謂「發展」的行動,不僅只是開墾土地,它還翻轉了時間與空間,創造出一個沒有昨日或明日,只剩下今日的世界。

20170928-100
Photo Credit:mixrice/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70年代,南韓開始在空無一物的空地建造新公寓,土地上的白線標示著70-80年代公寓的標準格局,讓從未見過新式公寓的人得以看見成屋的模樣。
meieiie-01
Photo Credit:mixrice/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mixrice,《嚴重被壓平的土地2》,2016,泥土、木牌、絹印相片、石灰粉,80 x 120 cm(4張絹印相片)、25 x 360 x 700 cm(泥土)。

朴慶根

朴慶根在他的錄像作品中檢視了韓國現代史,從韓國被日本佔領以降,經過現代化及工業化至今的各個特殊 面向。他在新作品《軍隊:六十萬幅肖像》中,藉由服兵役這個大多數韓國男性都參與過的成年禮,探索著個 人與集體的關係。他用一種超然又敏銳的凝視,捕捉了其中表演的元素、對於身體的強調及軍中特有的身體與性別的焦慮與張力。

未命名-7-01
Photo Credit:朴慶根/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朴慶根,《軍隊:六十萬幅肖像》,2016,雙聲道高清1080P雙頻錄像或4K錄像裝置,17'30"。


咸良娥

《荒誕工廠》出自於藝術家對於那些似乎是當代生活中固有的各種危機所進行的思考, 其結果是一面讓我們可以從不同角度觀看這個社會的鏡子。這件裝置作品以藝術家的一篇中篇小說中所描寫的超現實主義氛 圍作為草圖與框架,揭露了現實中的各種荒謬情景;而在眾多當代藝術的主要手法之中,咸良娥選擇了以裝 置藝術及錄像藝術的形式,去創造一個關於當代社會的宏觀隱喻。《荒誕工廠》精彩地闡釋了那些在日常 生活裡,如空氣或水一般被我們不加思索地吸收的各種元素,並迫使觀眾去思索那些隱藏於我們日常存在 中的荒謬與複雜。這件作品最終能讓觀眾體驗到一種龐大的驚奇與啟示。

未命名-8-01
Photo Credit:咸良娥/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咸良娥,《荒誕工廠》,2013-,平台、雕塑與錄像裝置。

指著鏡頭的工人

這件作品是2011年「指著鏡頭的工人」出現在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子發電廠監視器前的行為表演紀錄。影片的聲音來自他放置於全罩式口罩中的釦型麥克風所收音的呼吸聲,影片編輯者為其代理人藝術家竹內公太。東京電力公司在2011年3月核災事故發生後,於核電廠周邊多處設置了監視器,透過網路全日24小時直播電廠建築外觀的影像。

同年8月28日,一位工人將他的手指指向鏡頭大約20分鐘。數日後,這位被稱呼為「指著鏡頭的工人」的人建立了個人網站,並給出多種勞動環境和僱用系統的提案,甚至對於大眾視核電廠工人為英雄的風潮提出質疑。此外,他更解釋這個行為表演同時以手機來確認自己的體態,是向維托・阿肯錫1972年的作品《centers》致敬,以強調藉由網路所形成的自戀傾向。東京電力公司在記者會上表示,從這部影片中很難認定是哪位工人所為,而且事件性也很薄弱,所以不會對此進行調查。

展覽資訊

名稱: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時間:2017/09/30-2018/02/25
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斡旋】線上展覽(三):中國的形色、印尼的自我觀察

2017亞洲藝術雙年展:關鍵斡旋:

國立臺灣美術館自2007年開始舉辦「亞洲藝術雙年展」,至今已屆10年。回顧歷屆雙年展的內容,除呈現亞洲的多元文化面貌外,也藉由策展人提出的命題,探討亞洲社會中的變動性,以及亞洲與全球效應的交互影響。「2017年亞洲藝術雙年展」為更全面關照及連結亞洲地區的當代藝術網絡,爰改變歷屆均由國美館研究人員獨立策展方式,首次邀請三位客座國際策展人與本館策展人組成策展團隊,以共同命題、分區研究的方式進行策展,試圖透過多樣化的論述與觀點,將亞洲的定位與觀念清晰化,並耙梳亞洲地區的殊相與共相,提呈人類社會與藝術所面臨的共通問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