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7高雄電影節

【慾望之味】少女少男的祈禱:內田英治的電影滋味

2017/10/26 ,

評論

王萬睿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王萬睿

高雄人,電影院常客,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助理教授。鍾愛穿梭於東亞電影史書寫、跨國流行文化與藝術、台灣文學與社會等議題之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內田英治電影中不斷缺席的官僚和公權力,反而讓無政府意識形態無限昇華,讓影像構築了想像的惡托邦,完成了對當下日本失落一代情感政治的人類學報告。

2017年高雄電影節的主題為「慾望之味」,讓人不禁想問,慾望有味道?什麼樣的味道?看什麼電影就會飄出什麼味道嗎?如果慾望是人類所有行為的動機,你我生活中大抵都對美好物質與非物質有過想望,那麼說來慾望的味道,大概就是每個行為過程中的味道,像是香水、美酒的前味、中味、後味有別,食色性也。如此一來,今年高雄電影節各個單元,都有特別的味道,我接下來要介紹的「內田英治專題」,就像是點了一份實惠但另類的海陸大餐,有著入口即化的綿密口感,一直吃到最後一口才發現有跟刺,一不小心就螫了以一下。

內田英治導演1971年出生於巴西,他的童年如同他的作品中的多數角色一樣,沒有很多朋友;他在10歲時舉家扳回了日本,由於住家附近就有一家電影院,因此他的青少年時期看了許多電影,最終讓他成為一位導演。「日本獨立製造:內田英治的魯蛇浪漫」選了他近6年來的5部長片,片中角色大多為失去父母關愛的少男少女,成長於新世紀日本經濟大蕭條、社會問題叢生的當代都市。要嘛是在校園幫派糾纏下長大、要不就是黑道橫行公權力消失。

內田英治的電影有著無政府主義的敘事色彩,故事裡頭這些身處邊緣的少男、少女們的希望,不是希望世界變好或是變壞,只要求著世界持續旋轉著。劇中人們的慾望呢,就像垃圾車發出的波蘭名曲〈少女的祈禱〉,在丟棄與被丟棄的行為中,感受著希望的可能與不可能。

他2011年拍攝的公路電影《世界最後一日》,藉由神明來召喚一位年輕高中生走向世界末日,然而這個重要的任務卻給了一位父親長期待業、母親和鄰居偷情的高中男生嘉納,他想做的不過就是於世紀末前終結處子之身。儘管他鋌而走險,綁架了心儀的女生,卻因性經驗不足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敗。影片中的神,有時是宗教代言人,有時則成為希望之泉,但在人類渴望被救贖的夢境裡,不斷成為導演嘲弄的對象。

photos_24185_1507014104_23cb1be31d2d518f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內田英治,《終極性愛死》,日本,2013,DCP,Color,97min。

2013年的《終極性愛死》則是日本高齡社會逐漸崩壞的寓言,女主角奈美是一個孤獨觀察者,她的興趣是拿著望遠鏡尋找社會邊緣人的日常生活,記錄他們的行蹤與偷窺他們的私密行為,享受著這些社會殘渣的悲慘命運。奈美小時候母親為了海外救助的計畫拋家棄子,父親因為傷痛和與第二任妻子陷入宗教狂熱最終自縊身亡。奈美的黑色記憶,只能在觀察與自己相同命運的族群中得到慰藉,然而當她發現這些觀察者離他遠去,如同離開她的地獄,她必須藉由她的暴戾之氣來摧毀一切。

奈美這個失去親情溫暖的角色設計,在《搖滾喪屍重金屬》見到延續,並諧擬歐美流行的喪屍類型電影,喜歡搖滾樂的內田英治,把女子重金屬搖滾與喪屍的末日感結合,真是一個神來之筆。這部片描述父母離婚後跟著母親生活的環奈,不但得不到母親的關愛,還常常被母親指責搖滾樂太吵。成年後加入搖滾樂團,擔任主唱的環奈每次看到觀眾在台下歡呼就會嘔吐到唱不下去,直到遇到喪屍鐵男,才發現了真正給環奈溫暖的,是一群被國家背叛的喪屍。

曾經在2016年金馬奇幻影展播映的《廢柴電影夢》延續了內田英治講述「失敗者」故事的興致,故事的男主角是一位40歲的導演鐵男,他雖口口聲聲說自己將美國獨立電影先驅約翰・卡薩維蒂(John Cassavetes)為偶像,但現實中只是成天誘拐女演員上床,不得志的魯蛇導演。劇情的轉折是鐵男遇上了有天份的小南,小南想演戲,對電影有熱情,但就是沒有自信;這個沒有希望的劇組碰上了好劇本,卻又被另一個知名導演整碗捧走。失去劇本、演員和愛人的鐵男,在幫派圍事與經濟的壓力下,只能依靠對拍電影的愛垂死掙扎。

廢柴電影夢_劇照_片商提供_(12)
Photo Credit:高雄電影節提供
內田英治,《廢柴電影夢》,日本,2015,DCP,Color,110min

在高雄電影節的「內田英治專題」中,邀來了他最新的電影《愛情,最好是這獸》,新片中仍舊講述著少男、少女們的成長故事,只是這回更加黑暗曲折,故事分成三段愛情故事,卻被幫派鬥爭團團包圍。女主角愛衣從小和宗教狂熱的母親生活,她也和其他內田的角色一樣,在家裡是個透明人,只好一直在外念遊蕩,尋找可以收留她的空間,她嘗試了宗教團體、幫派,甚至住進了朋友家,然而孤獨是宿命。

男主角亮太暗戀愛衣,從同學到幫派成員、從家鄉到東京,愛情有沒有答案不重要,因為生命太沈重,兩人可以轉角遇見就得珍惜。另外兩個角色也是一般,日本裔的黑人堅太與喜愛潛水的玲香同樣有波折的故事, 面想要脫離幫派的束縛,一面想要談一場幸福的戀愛。內田英治的愛情故事和少男、少女的成長,總是有著奇妙、扭曲的情節,像是色彩繽紛的棉花糖,卻藏著一根硬刺,刺痛更為扭曲的現實世界。

內田英治曾經在過去的訪談中表示,自己是北野武的粉絲,後來也成為北野武拍攝電視劇時的副導。他不介意拍高成本的商業電影,但是大多數低成本的製作給他很多發揮創意和自由揮灑的空間。可以這麼說,他的獨立電影延續了北野武暴力、情色、孤獨、貧窮等等母題,如此憐惜那些失去親情的少女少男,備受社會歧視的魯蛇們,被虛假的宗教氛圍團團圍繞,他們只好將邊緣化的黑色孤獨,轉化為野性的慾望直接衝撞彼此的肉體。內田英治電影中不斷缺席的官僚和公權力,反而讓無政府意識形態無限昇華,讓影像構築了想像的惡托邦,完成了對當下日本失落一代情感政治的人類學報告。

影展資訊

名稱:2017高雄電影節-慾望之味
時間:2017/10/20-11/05
地點:高雄市總圖、MLD台鋁、高雄電影館、台北華山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專題下則文章:

【慾望之味】高雄拍系列(三):獨奏、三仔



2017高雄電影節:

2017高雄電影節年度主題「慾望之味」,集結影史經典與創意新作,重新詮釋色、香、味、性,發掘食物的深層力量。連續十七天,超過200部的國內外影展強片,於10月20日(五)至11月5日(日),在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MLD 台鋁、高雄市電影館、以及全台獨家的「雄影雲端戲院」上映。今年再度推出「雄影短片節」,高雄台北雙城連線,屆時可在高雄市總圖與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兩大據點,欣賞亞洲第二大的國際短片慶典。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