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8 封面故事

2017大港開唱:人生的音樂魂

自2006年起至今邁入第12個年頭,大港開唱是搖滾男女們對高雄音樂場景的集體記憶,橫跨世代、超越性別。大港開唱不但開創了獨特的南台灣音樂場景,成為高雄最大音樂盛事,更是全台搖滾樂迷心目中首屈一指的指標性音樂祭。集結國內外實力堅強的藝人還有南台灣在地口味的樂團,以及將存在於少年少女們的兒時記憶,例如《黃金夜總會》賀一航、大飛哥黃秋生、唱著歡喜就好的陳雷、七逃人沈文程、姊姊謝金燕等魅力四射的大明星融入最海味霸氣的搖滾場景,每每都讓台下的樂迷驚喜連連,創造了南方港都風味的獨特回憶。

1 8 導讀文章

【人生的音樂魂】漫談高雄的音樂才華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唸給你聽

文:謝一麟(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常務理事)

「每個人擁有的才華都在不同的位置上,耀眼奪目的人背後更多的是不可取代的推手,不論自己擁有的是什麼都能有激勵別人的時候。今天就被媽媽激勵到了,好感動。」高雄在地樂團「巨大的轟鳴」,貝斯手侯柏第,一月底在粉絲頁寫下在「半九十」茶屋打工一個月多,與媽媽(店長石姐)一起工作的心得。真誠動人,許多朋友按讚分享。

「半九十」是高雄知名的品茶與餐飲店。樓上的「馬沙里斯爵士酒館」,更是高雄爵士、古典、跨界現場表演音樂的重要空間。這兩間店的老闆都是C大哥。在高雄出生長大的C,從小就在音樂環境中成長。阿公在鹽埕開「美聲樂器廠」。父親是飯店、酒吧現場表演樂隊的樂手。各式的樂器,各種唱片,樂聲對他像是空氣般存在,也埋下日後開店的種子(還有「步道咖啡」)。

「美聲樂器廠」隔壁,就是美軍的軍官俱樂部(當地人用台語俗稱「骯髒鬼」),現今的237旅店所在位置。爵士樂以及西洋音樂文化,甚至後來大學校園的熱門搖滾音樂,都和美軍所帶來的文化影響緊密相關。1950年代,越戰爆發,台灣成為美國防堵共產勢力,以及打戰後勤補給的重要基地。高雄港作為第七艦隊休假地。鹽埕的七賢三路,是美軍官士兵上岸遊憩處。有「港都酒吧街」之稱。

美聲樂器廠與美軍軍官俱樂部及壽星座(引自張哲生臉書)
Photo Credit:張哲生提供
美聲樂器廠與美軍軍官俱樂部及壽星座。

這也是高雄與美國文化接軌最緊密的區域。西式奶油、打火機、照相機、美軍公發物品等等,流入高雄民間。為服務美軍,酒吧的酒水文化(調酒等等)、遊戲文化(撞球、射飛鏢),在鹽埕區生長。酒吧放的音樂,以及軍官俱樂部現場演奏的美國音樂,開始從鹽埕擴散到高雄其他地方。國際化程度,不輸首都台北。

當時,美國軍中廣播(AFNT,ICRT的前身),是收聽「熱門音樂」的主要媒介。現今沿用的「熱門音樂」一詞,即是當年廣播主持人費禮命名,指那些受都市年輕人喜愛的美國通俗音樂。從聆聽、模仿、翻唱、再製,不久後,這些很早接觸熱門音樂的青年開始反思,想要唱自己的歌。什麼是自己的歌?自己是誰?後面是接種而來的民歌運動時代。

鹽埕區長__唱片
Photo Credit:謝一麟
高雄天使唱片發行、麗美演唱、郭萬枝作曲、楊東敏作詞、蔡江泉編曲的《高雄民謠》黑膠唱片。

鹽埕也有自己的歌。現在問中年以上的鹽埕人,認不認識郭萬枝。大家幾乎都知道他曾經當過鹽埕區長。並且隨口就哼起〈鹽埕區長〉這首歌。他是何許人?這麼屌,還有自己的主題歌曲。不少黑膠唱片發燒友,還收藏著這首歌的唱盤。1964年由高雄天使唱片發行、麗美演唱、郭萬枝作曲、楊東敏作詞、蔡江泉編曲。借民謠〈牛馬調〉譜詞,在當時造成轟動,自成一格被稱為〈萬枝調〉的這首歌,字詞用生猛詼諧的隱喻,描述酒場文化與男女床第場景。

郭萬枝出生於1920年,那是鹽埕這片鹽場、沙仔地,在日本政府「打狗築港」第二期計畫,填築成新市街的第5年。當過市參議員、鹽埕區長。後在民間流傳的多半是他的酒國事蹟。比如說他在酒家看到桌子不平,會拿一疊現鈔去墊桌腳;或是像提到大溝頂商場,就會講一句當地俗諺:「酒甌郭萬枝,蓋溝陳銀櫃」,大意是陳銀櫃議員提議,在大溝頂上加蓋變成商場,郭萬枝則在酒桌上喬事。

大溝頂商場,靠近五福路這廊(段),有間老店鋪的親戚,經常在此抽菸聊天。如果沒人特別介紹,這位在大溝頂出沒,滿頭白髮,穿著普通的長者,鮮少人知道他是2008年「高雄文藝獎」音樂類得主陳武雄。經常與高雄詩人曾貴海、鄭炯明合作(用他們詩詞譜曲),經典作品像是〈台灣是咱兜〉、〈台灣尚蓋媠〉、〈台灣牽作伙〉。我曾在大溝頂與陳武雄聊天,他並非科班出身。出生貧苦,靠著幫家裡送米維生。後來因為信仰,走進教會,才開始接觸鋼琴,開始學琴。

陳武雄後來想扭轉一般人認為,台語歌只有悲情與沈痛的印象,採用四部合唱的方式創作台語歌曲。〈台灣尚蓋媠〉歌詞大意是,台灣有260幾座的高山,自高山到平原形成生物的多樣性及族群多樣性,這是最美麗的地方。音樂流暢輕快,以大調、兩拍子及附點節奏,頌揚著台灣。台灣另一位重量級的合唱、管弦交響樂音樂家,蕭泰然也是鹽埕國小的傑出校友。

那麼在1950年代前,鹽埕「流行」什麼音樂?當年的樂聲可能要往戲院去尋,《太陽浴血記》、《亂世佳人》的電影主題音樂。更早之前,電影無聲,音樂有現場樂手演奏,還有「辯士」配旁白與做解說。戲院,不只是電影院,是綜合型的劇場,歌舞表演、新劇(現代劇場),內台歌仔戲,乃至各式聯誼聚會,選美比賽,都是戲院空間所裝載的時代功能。

二戰後起造的「大舞台戲院」,有很長一段時間老闆是郭國基,也是當時的省議員。他在競選時的宣傳車非常醒目,看板上寫「人間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裝上一隻假的大砲(他在議會有郭大砲之稱)。車子沿街放送〈軍艦行進曲〉(ぐんかんこうしんきょく),那是日本海軍的軍歌。當時人們對於這首歌的旋律朗朗上口。出生於日本時代的他,和當時許多知識份子類似,受到當時日本的現代性所啟蒙。

戲院是在日本填築好鹽埕後,開始出現於高雄。「美聲樂器廠」的另一邊,就是成立於日本時代的「壽星座」(戲院)。後來成為國民黨黨產,改名「壽星戲院」。台灣知名武俠與台語片導演,也是高雄人的郭南宏,年輕時受到壽星戲院老闆提攜,成為台語片當紅導演,當時許多電影的首映與明星隨片登台,就在壽星戲院。與片名相同的主題曲,像是:〈懷念的播音員〉、〈台北之夜〉,都是轟動一時的熱門歌曲。〈台北之夜〉的主唱,也是片中男主角(台語片很早就讓流行歌手當電影主角)的文夏,現今仍活躍,2011曾在「大港開唱」與「董事長樂團」同台合唱。

在日本人還沒來之前的瀨南鹽場,曬鹽工人有沒有他們的勞動歌曲?甚至更早之前,鹽場旁的柴山上,馬卡道族人的祭典歌曲、追求異性的歌、傳承文化的唱謠是什麼?現今都已不可考。最能表現當代流行文化的音樂,稍不注意,就消失無蹤。雖然現代有便利的數位影音科技可以記錄與保存,但是離開電腦與網路,50年、100年後的人們,會怎麼記得2017年高雄鹽埕的流行音樂?或許,可以先去「大港開唱」觀察一下。日本人回來了(酒井法子),台灣民謠登台了(楊秀卿與台灣微笑唸歌團)。侯柏第在等兵單,今年沒有上台演出。借用他在20年後,重新貼近認識媽媽的心情,我們也可以一起思考,高雄的音樂,在台灣,甚至世界,有什麼我們曾經忽視的「才華」呢?

活動訊息

名稱:人生的音樂魂:2017大港開唱
時間:2017/03/25-03/26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2 8 專題文章

【Ricardo專欄】汽鳴聲中的音樂祭何去何從:側記2017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唸給你聽

2017年在高雄舉辦的搖滾音樂祭-大港開唱堂堂邁入第11年,這回從台北出發前,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前去的,我彷彿是電影《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的男主角威廉.米勒,跟著樂團的巡唱交通巴士一路坐到國之南境的駁二藝術特區,那種以傳統汽車交通工具,隨著路況阻塞、起伏,一里一里挺進的感覺,當抵達音樂祭會場,一看到入口四個大字,「人、生、音、樂」,才終於體會到,無論參與大型音樂祭是每個樂團的機會和夢想,但對樂團來說,不管場地在哪裡,一旦要遠道而去,路途奔波,始終勞心傷神。

第一天的節目演唱行程大致順利,旺福、滅火器的舞台能量依舊,吸引最大批的樂迷駐足觀賞;聲子蟲的樂音在冷靜中帶有高度編曲技巧與腦力迸發的器樂聲響相當精彩;舒米恩的大地吟唱、宇宙人的搞笑熱場、茄子蛋新銳之姿到血肉果汁機的爆裂嘶吼,及賽璐璐紮實老辣的藍調搖滾演奏。最重要的,第一天注目焦點-酒井法子以嬌豔的熟女倩影配上卡拉伴唱的方式進行演唱,成了當晚主流媒體的即時新聞之一。

第二天的節目演唱更加精彩,日本的酸欠少女小百合在倉庫巷內舉辦歌迷簽名會,引起死忠樂迷一陣小小的騷動,她一身藍色套衫、黑絲襪、黑色高底鞋上綁著大蝴蝶結更顯可愛。沈潛一段時日的高雄在地樂團大象體操,則帶來新的創作成績;白目樂隊噪動依舊;Hello Nico與鄭宜農各自展現的清新民謠,依舊有樂迷基礎。有趣的是,這幾年許多獨立樂團以女主唱為號召,站上現場舞台,這些個女主人們各自帶動氣氛,與台下樂迷互動,音樂祭的舞台下頓時也成了眾家樂團與歌迷們彼此磨合、碰撞的競技場。

IMG_4902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酸欠少女さユり今年在大港開唱的演出,她也在現場為歌迷簽名,引起一陣騷動。

從第二天的下午4點開始,考驗起樂迷的體力,緊湊的節目以Love Psychedelico的演唱揭開序幕,這回他們帶來不插電的雙人演出,穩健紮實的實力收到相當迴響;來自香港的雞蛋蒸肉餅的演出不俗,接著是巴奈與張懸對原住民傳統領域議題的呼籲,再到李英宏的高雄didilong、濁水溪公社的傳奇舞台魅力,乃至閃靈壓軸被樂迷鼓譟的「蒜宗桶」演出,都為今年的大港開唱帶來令人難忘的演出紀錄。

今年大港的規模更勝以往,幾乎吃盡了整個藝術特區的腹地,今年特地搭建的浮橋,讓舞台橫跨高雄招商局舊址,企圖心之大,確實少見。儘管空間更大、舞台氣勢磅礡,但就今年的動線規劃和其他面相來看,台灣的音樂祭仍有許多進步空間。近幾年大大小小的音樂祭如雨後春筍,這些強調現場演出的臨場感和互動,是號召樂迷的主要訴求,然而音樂祭的過剩問題,以及音樂產業的衰微,能否靠著音樂祭這沒「救命仙丹」扶起仍值得探討。

單就大港開唱為例,由於場地比起過去拉開、拉大,使得怎麼規劃動線以及活動之間的銜接是主要課題。整體來說,今年的場地,因為動線無章法,舞台和舞台之間有相當距離,樂迷來回反覆行走,除了讓各大飲食攤位大賺一筆之外,引來樂迷們的抱怨也不少。

倘若攤開演出表和各舞台場地位置圖對照著看,便可發現從早上11:40開始,每場演出至少都有兩個以上的樂團撞檔,而海龍王、卡魔麥、出頭天這三個中型舞台的演出時間更是各場次上下相互重疊過多,加上來回趕場走動的路程時間,想把一個樂團完整聽完的時間有些困難。這樣匆忙的趕場,也讓現場工作人員手足無措,對樂團、樂迷兩方也不是好事。

三天王-01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2017年大港開唱的三位話題天王,左至右分別為:陳雷、酒井法子和議員王世堅。

有別於中小型場地,主辦單位花了不少力氣照顧南霸天這個主舞台,與之對應的海波浪舞台則佔盡天時、地利兩項利多,兩個主要舞台位置遙遙相望,將相互干擾的可能性降至最低。能夠站上這兩個舞台的,前者大多是已成名的「大」團,主要話題人物也都集中在這個舞台上演出;海波浪舞台則以潛力股的樂團為主,後者傍著港提海景、涼風徐徐,都讓主要舞台的樂團能有效地與樂迷互動,得到回饋的能量。

如果我們暫且撇開舉辦音樂祭的主要目標-商業營收,另一項目標就是讓樂團們可以藉由音樂祭,將分散各地的樂迷聚集起來,彼此交流觀摩,另外當然就是樂團間可以互相切磋啦(這也是在台灣很夯,在美國已創立十多年的SXSW當初的創設宗旨之一)。客觀來說,今年大港的主辦團隊下足了心力在邀請陣容上,但因為空間、舞台和動線的規劃,成效卻打了折扣。單以今年的經驗,大樂團的確有了合適的舞台和演出環境,小樂團則難免有些邊緣,大者恆大,小者卻邊緣化。主舞台規模龐大,擴大樂迷群聚效應;小舞台的年輕小團們,無論是時間還是位置都吃虧不少,新樂迷難有足夠的時間認識他們,樂團要好好展現自己也事倍功半。更別說,想要好好地、一個個樂團地聽,得要在港灣間來回跑動,疲於奔命。

動線問題同樣反映在攤位呈現上。

創意市集雖被侷限在一旁倉庫群旁,但問題不大;從入口開始一排各式食物攤位也都有各自口味喜愛的食客,甚至有好幾攤都是處於大排長龍的景象;酒商攤位除了主推美女牌來招攬客群,所剩的即是品牌忠誠度而已。眼尖的人或許會發現到,什麼攤位消失了?是的,與音樂有關的攤位幾乎不見,過去除了吃喝玩樂攤位外,還會有音樂商品如專輯、黑膠的販售,這次,大概只剩獨立廠牌界老字號的小白兔唱片代表,相較於飲食攤位的熱絡,音樂商品攤位前兩三隻小貓,音樂產業的興衰現實,活生生地反映在這個音樂祭。沒有反撲、沒有回溫,只有更慘。

279095_LINE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今年的大港開唱攤位區仍然多元,除了有圖中的義剪之外,飲食攤位、NGO攤位應有盡有,唯獨今年的音樂相關攤位數量少了許多。

這十幾年來,在音樂產業整體下滑及網路科技數位音樂的雙重夾擊下,演唱會與音樂祭似乎成了流行音樂世界最後的解藥。隨著近年大量的音樂祭活動興起,新舊、大小音樂祭想要分食這塊逐漸縮小的餅,卻沒人能扛起養成音樂聆聽族群的的苦工,年輕族群的聆聽習慣與上個世代的閱聽族群,早已走向不同的道路。我們或許開始有讓樂迷值得驕傲的音樂祭,但音樂產業上下游是唇齒相依,不幸的是,過去產業總是以唱片公司帶頭欺壓其它環節的創作者,更別提現在可是連一本像樣、客觀的音樂報導刊物媒體都沒有。

如此一來,惡性循環漩渦加劇,正當國外音樂圈討論起過多、同質性高、無甚特色的音樂祭大量出現的警訊時,反觀國內若只能用政治人物當噱頭,造梗、搶話題而不思考如何合作擔負產業鍊人才培育、樂迷養成的大缺口的話,音樂祭這枚最後的金仙丹,遲早也要因為服用過多重金屬而毒發身亡吧。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8 專題文章

【人生的音樂魂】用歌聲打仗:電影、搖滾、音樂祭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唸給你聽

2008年魏德聖《海角七號》台灣狂掃4億多的票房,除了以通俗的愛情故事包裝了台日跨國歷史之外,朗朗上口的電影歌曲和獨立樂團的選角也是這21世紀台灣電影復興的關鍵之一,電影中恆春雜牌樂團的組成,其實每個成員都是地下樂團的要角,包括阿美族歌手范逸臣,排灣族歌手民雄、夾子電動大樂團的主唱小應、糯米團主唱馬念先。有趣的是,《海角七號》原本並沒有打算出版電影原聲帶,然而隨著票房逐漸累積,好評不斷,電影原聲帶則於當年10月由豐華唱片發行。

完成歷史戰爭電影《賽德克・巴萊》的魏德聖,於2017年打造一個比《海角七號》更加純粹的音樂類型片《52Hz, I Love You》,電影原聲帶更是其行銷的一個重點,原因無他,《52Hz》四位主角都是獨立樂團的主唱,包括前棉花糖主唱小球(莊鵑瑛)、宇宙人主唱小玉、小男孩樂團主唱米非、圖騰樂團主唱舒米恩,而《海角七號》雜牌樂團也重現銀幕助陣。四位主唱在電影中只有舒米恩的角色設定為樂器行老闆兼創作型歌手,其餘三人的角色都與音樂無關,但本片以接近好萊塢歌舞片類型的結構,原創17首歌歌詞皆由嚴云農一手包辦,皆富有推進劇情、表述角色情感的功能。電影原聲帶的歌曲版本,則延續影片中的即興感,不難從每一首歌的旋律與歌詞回朔影像銘刻的愛情敘事。

52hz 劇照 4名樂團成員
Photo Credit:威視電影
魏德聖2017年的新作《52 赫茲我愛你》,是一部標準的歌舞片,這回特地找來了4個獨立樂團的主唱出演。圖片從左自右分別是:圖騰樂團主唱舒米恩、小男孩樂團主唱米非、前棉花糖樂團主唱小球和宇宙人主唱小玉。今年的大港開唱,這些樂團也會登台演出。

其實,在《海角七號》前後,台灣搖滾電影雖不是主流類型,但不曾缺席。1991年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揭開解嚴後樂團電影的濫觴,挖掘冷戰時期抵抗威權的躁動與壓抑,隨著電影上映,也由片中角色王柏森領軍的「牯嶺街少年」合唱團,發行電影原聲帶。2005年山下敦宏的《琳達!琳達!》(2005)執導的韓日合體高中女子搖滾樂團電影,不同於J-Rock的金屬樂風,卻是跨族裔的解放力量,也是東亞校園搖滾電影的新類型。2007年由鄭文堂執導的《夏天的尾巴》,被視為呼應《琳達!琳達!》的台製小清新,創作歌手鄭宜農與阿飛西雅樂團打造了農村小搖滾。

在《海角七號》賣座後,樓一安推出《一席之地》,男女主角莫子儀和路嘉欣更直接以「一席之地」樂團隨片巡迴演唱,將劇情中的失意音樂人轉化為搖滾樂行銷電影的企圖。范逸臣則在《海角七號》大賣之後,接拍了錢人豪導演的《混混天團》(2010),延續失意音樂人形象,拍出了一個城市音樂人的黑色音樂電影。本土天團五月天於2011年推出的《五月天追夢3DNA》,則首次將演唱會與劇情片的概念以3D技術結合,創造歌迷與樂團「親密」的烏托邦視聽空間。

相較五月天征服華人流行市場的企圖心,陳映蓉《騷人》(2012)則悄悄召喚搖滾幽靈,三位演員以過氣嬉皮歌手出場,邁向末世紀的無秩序主義者,遙遙呼應中村義洋的《一首Punk歌救地球》,影片最後響起Soler(太陽系)樂團翻唱大衛鮑伊1973年的名曲〈All the young dudes〉,在科幻的敘事與MV手持鏡頭的懷舊風格裡,演繹青春的輓歌與末世的詠嘆。

阿飛吸雅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雖然相較歐美、日本,以音樂祭為題材的電影雖少,但台灣的獨立樂團音樂人參與電影製作卻不少見。今年也將在大港開唱舞台上演出的後搖樂團-阿飛西雅,就曾在2007年參與電影《夏天的尾巴》的配樂製作。

電影學者葉月瑜曾於其專著《歌聲魅影:歌曲敘事與中文電影》(2000)曾提出對上世紀90年代台灣電影中的歌曲創作的幾種觀察,首先,在解嚴的時空條件下,她認為台灣電影中的歌曲已開始呈現多元的面貌,並開始拒絕中國和台灣一體的神話,體現台灣多元族群的面向。第二,唱片業與電影產製的合作關係,推出電影原聲帶與單曲的現象日益普遍,成為兩種媒體互相合作與拉抬歌手或明星的曝光率。第三,影片與歌曲的關係,並非只是共存的偶然性,而是互文性的敘事共構。

相較歐美或日本電影文化,台灣電影以樂團作為敘事主題的劇情片相對不夠多元,台灣樂團電影大多還是結合幫派文化、叛逆青少年、底層失意魯蛇為角色設定,當國族認同不再是唯一需要回應的命題,自身的社會處境與社會議題或許才是樂團電影的主要訴求。

即將到來的2017年大港開唱,包括《夏天的尾巴》中的鄭宜農和阿飛西雅、《52Hz, I Love You》的四位主角也都將重新回歸樂團歌手身份參與音樂祭,也令影迷引頸期盼是否有合體的可能。來自土地的搖滾,一向對社會不公不義發聲,站在無產階級、弱勢族裔或性別解放運動的光譜上,無論是台上刷著吉他的歌手,或是台下搖著身體哼著歌的歌迷,來不及長大的我們被逼著走向未來的自己,面對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大人世界,要繼續用自己哼唱的歌,打仗。

活動訊息

名稱:人生的音樂魂:2017大港開唱
時間:2017/03/25-03/26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