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7大港開唱:人生的音樂魂

【人生的音樂魂】鳴笛出港:淺談日本音樂產業與樂團生態

2017/03/05 , 評論
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大港開唱
大港開唱,自2006起舉辦,是搖滾男女們在高雄場景的集體記憶,橫跨世代、超越性別。每年都有上萬名來自台灣各地的青年齊聚港邊,將靈魂完全投入在最搖滾的港邊,互相見證最熱血的時刻。 臉書專頁 官方網站

文:sho(台灣音樂雜誌視覺樂窟VISUALZINE、ROCKZINE搖滾誌副總編輯)

日本唱片發行有個慣例,一般而言星期三或是星期二的晚上是專屬於唱片發行的日子,一到這天唱片行裡等著結帳的歌迷總是排起長長的隊列,常去日本的朋友對這景象應該不會陌生。不管是主流出道,或是被唱片行店員欽點推薦的地區性獨立人氣樂團,都有其擁護的樂迷存在,購買唱片是他們表達支持和「愛情」的展現。

台灣也曾經有過這個氣氛,然而這10年不到的時間,實體唱片行一間一間地歇業,CD的觸感、人手一台播放器、家家都有音響的記憶,快速地被串流音樂取代。在這個連二手唱片行都快消失無蹤的時代,日本音樂展業如何在數位音樂傾灌中,仍能維持一定的唱片通路;年年都有大大小小的樂團浮上檯面,吸引著各個年齡層、各個族群,這種無法被取代的音樂歸屬感,甚是讓我們羨慕不已。

201403 TOWER RECORDS
Photo Credit:Rockzine
每逢週二晚或是週三的唱片發售日,日本的唱片行就會出現排隊結帳的人龍。圖為淘兒唱片的排隊情況,台灣曾有兩家淘兒唱片,2003年底退出台灣市場。

現今音樂娛樂產業版圖眾所皆知,演唱會(實體活動)和數位音樂大行其道,主流歌手要辦演唱會、見面會;商業樂團的主要收入來源更是仰賴演唱會。相較之下,小型的獨立樂團怎麼生存的呢?大抵不脫這兩個路徑,即便在數位音樂領域上,默默無名的樂團顯然分不到一湯匙羹湯可食。

對大部分的日本樂團來說,在起步階段團員們大多得靠打工維生,在日本的社會結構中,打工的薪資雖然比不上正職社員,但勉強還能維持生計,生活雖然辛苦,但也因為日本的音樂表演空間(Live House)多,演出門檻低,要在一個普通規模的表演場地安排演出,只需要負擔相對低的成本,就能有演出的機會。玩樂團的門檻雖低,但競爭也激烈異常,特別是日本有許多音樂專門學校,從專門學校畢業的樂手專業程度與素質之高、專攻音樂類型之多元,也突顯了日本獨立樂團的表演能力和程度的深厚。

不管是音樂祭也好或是小型場地的表演,看完演唱會散場時,你總是能看到小團努力發著自己印製的傳單,為自己的演出作宣傳。這些被稱作「寬鬆世代」下的樂團,就算不是以武道館(萬人場地)為目標,也是為了圓一個樂團夢而使出渾身解數,玩團可真是「緊繃」的要命。

同日本相比,台灣的音樂空間數量少得可憐,數量少演出當然少,在日本的大城市裡,一週七天幾乎都有演出能看,相較於台灣,就算是台北也勉強只能塞滿週末,不管是演出場地數量以及演出場次,日本的音樂產業和文化的厚實程度都讓我們羨慕不已。因為演出場次多與節目內容多元,足以撐起營運開銷,即便是小樂團也能排上場次。這對台灣的音樂空間來說則困難的多,大抵來說台灣的音樂空間除了商業演出或是具知名度的樂團包場演出,其餘時段若要營業,礙於成本過高,小型樂團大多得要包票排場次,售票壓力落在樂團身上,最後也只能咬著牙硬上,要不就是壓扁的壓扁、放棄的放棄。

AP_43348046842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日本武道館是為了1964年東京奧運所興建的武技用競技場,當年主要辦理柔道的賽事。其後,武道館成為日本柔道、劍道等全國賽事的場地;除此之外,自從1966年披頭四訪日,在武道館中演出後,武道館也成了日本音樂界的聖地,許多天王巨星曾在此演出並錄製現場專輯,在日本玩搖滾,無不想在此演出。

由於唱片的銷售量急遽滑落,舉辦實體活動也得找出新的方案和通路,這大大地影響了相關行業。舉例來說,日本的卡拉OK這幾年也變成了演唱會的延伸,除了可以看到樂團的演唱會影像,樂迷一邊嘶吼喜愛樂團的歌曲,也能帶著應援物看著影像跟著嗨,甚至可以戴上VR眼鏡有如親臨現場般的結合兩者。除此之外,別忘了這幾年日本的大型演唱會也跟電影院合作,在台灣時不時也能看到威秀影城販售,某某某演唱會實況的票券。這些嘗試,都是台灣音樂圈還無法想像的場景。

日本本土競爭已經如此激烈,眾家樂團當然想出走海外,除了想證明自己的音樂可以跨越國界,踏上偉大航道,挑戰廣大的亞洲、歐美市場,其中ONE OK ROCK、卡莉怪妞(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BABYMETAL等無疑是最佳範例。台灣與日本鄰近,交通便利,近年幾乎每個月都可以看到日本大小藝人/團體/樂團有如過江之鯽來台灣演出,這些獨立樂團表演當中自費演出的也不在少數。正是因為交通便利、台灣物價比日本低,小樂團們為了自我推銷,往往不求營利靠著台灣友人或樂團為中介安排演出,或是主動向音樂祭報名,企求自己的音樂能在台灣有發展空間。這股音樂世界的台日友好景象越來越常見,不管是台灣或是日本,剛起步的獨立樂團處境類似,想要努力向上的樂團,彼此更願意互通交流。

以日本視覺系樂團為例,約莫2000年中期新視覺系崛起,以獨特的外型與音樂型態開始拓展到全世界,視覺系跟動漫音樂是當時日本推往海外最成功的音樂類型之一。2007年,Plastic Tree參加第二屆大港開唱為濫觴,之後的D=OUTD'esairsRayMUCC相繼來台參加第三、四屆的大港開唱。10年走來,這個南台灣的音樂祭早已不見視覺系樂團的蹤跡,似乎多少也反應了日本本土視覺系樂團衰弱、樂迷流失的處境。在J Rock樂團當道的年代,日本樂團則努力想走出國內,希冀站穩台灣。

大港開唱 Plastic tree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2007年,成團10年,當紅的日本視覺系樂團Plastic Tree首次來台演出,這也是視覺系樂團參與大港開唱的濫觴,隔年他們也來台參加野台開唱。往後數年,他們多次來台演出,並且在311震災後,在台北西門町舉辦感謝演唱會。

現實的是,能夠真正在台灣站穩腳步、穩定成長並不容易(別說日本來台的的樂團,國內的樂團也是一般),說到底用心經營,並且樂團本身擁有醇厚的實力才是走出海外的不二法門。

日本為了2020年的東京奧運,推出了目的是將日本文化推向全世界的「COOL JAPAN」計畫,這項計畫似乎與這些優秀但還無法成為主流大團的獨立樂團沾不上邊,這樣的情況與台灣目前的補助資源有些相似之處,掌握資源的單位媒合符合國際市場口味的主流歌手或樂團較容易出線。在這種類似的困境中,日本唱片公司與經紀公司的資源則成為另一條道路,他們透過舉辦選秀比賽,或是由音樂展演空間推薦有潛力的樂團出道。這些小型的援助讓台下觀眾只有個位數,但是音樂夠好、夠獨特的樂團,也有一絲機會出頭天。

在台灣充滿娛樂性的主流音樂環境中,這種相對「特殊」的音樂品種確實較難嶄露頭角,或許我們需要更多個海洋音樂大賞,或是更多能讓人記住名字的獎項交到樂團手中,打破被侷限住的主流音樂框架。

身為音樂雜誌工作者,我們透過許多日本樂團的採訪內容,得以一窺日本社會的生活氛圍。在一般家庭中,許多人受父母影響,從小在家就會聽到爵士樂、古典樂、西洋搖滾樂、日本歌謠等等,耳濡目染的結果則是日本中學裡,輕音社、熱音社、管樂社等蓬勃發展的社團活動與校慶,這些青春的燦爛記憶,也一直是電影、日劇、動漫、MV永遠拍不完、寫不膩的背景題材。

有志朝音樂界發展的青年,中學畢業後要嘛投身音樂專門學校接受訓練,或是鼓起勇氣在街頭彈唱,到大城市尋求機會一展身手。日本各地舉辦的音樂祭活動,除了是年輕樂迷狂歡的空間,也為了與地方、社區以及跨年齡層建立關係,通常還會設置親子同由的設施,張開雙臂邀請攜家帶眷的老中青樂迷。這種音樂氛圍,讓就算成家立業、進入社會後,也不忘懷對音樂的喜愛,並滲透至下一世代。相對於在音樂需求量逐漸下滑的台灣,維持大、小型演唱會與音樂祭活動的熱度有其必要,但更重要的是,思考音樂普及、扎根與傳承的文化氛圍,如何建造一個讓傳統音樂得以傳響,並且鼓勵打破框架、走向先鋒、勇於實驗的音樂社會,更是需要台灣音樂界重視,認真看待的課題。

酸欠少女-01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從福岡街頭演唱出身的酸欠少女小百合,年僅20歲之姿,將於今年登上大港開唱的舞台,這也是她生平第一次在海外演出。

以2017年將於大港登台的「酸欠少女さユり」(酸欠少女小百合)為例,她從國小就嚮往偶像團體關8(関ジャニ∞),愛上音樂與歌唱買了把吉他,國中開始嘗試作曲彈唱,並在家鄉福岡街頭彈唱,一路唱到大阪、廣島與名古屋。15歲時,以當年最年輕參賽者之姿,獲得音樂比賽大獎,得獎作品也得以數位發行。16歲前往東京打拼、18歲主流出道,20歲的現在第一次出國,就是來台灣參加大港開唱音樂祭演出。若是在台灣,可能「13歲街頭彈唱」這個階段開始就有困難,沒有申請許可或證照,可能還沒得到觀眾掌聲就先得面臨取締的逼逼哨聲。

如今,我們要找回那些消失的唱片行,回到人手一張唱片,或是把實體唱片放進音響中的年代,大概不太可能了。逝者已矣,來者可追,我們得以借鑑日本音樂產業的發展,以及日本獨立樂團的辛勤,或許我們也能找到台灣音樂的偉大航道,說不定就是從今年的高雄港,伴著嗚嗚悶響的船笛聲出發。

活動訊息

名稱:人生的音樂魂:2017大港開唱
時間:2017/03/25-03/26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人生的音樂魂】天鵝船衝上最後大浪:記搖滾奶爸小肆    

2017大港開唱:人生的音樂魂:

自2006年起至今邁入第12個年頭,大港開唱是搖滾男女們對高雄音樂場景的集體記憶,橫跨世代、超越性別。大港開唱不但開創了獨特的南台灣音樂場景,成為高雄最大音樂盛事,更是全台搖滾樂迷心目中首屈一指的指標性音樂祭。集結國內外實力堅強的藝人還有南台灣在地口味的樂團,以及將存在於少年少女們的兒時記憶,例如《黃金夜總會》賀一航、大飛哥黃秋生、唱著歡喜就好的陳雷、七逃人沈文程、姊姊謝金燕等魅力四射的大明星融入最海味霸氣的搖滾場景,每每都讓台下的樂迷驚喜連連,創造了南方港都風味的獨特回憶。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