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7大港開唱:人生的音樂魂

【Ricardo專欄】汽鳴聲中的音樂祭何去何從:側記2017大港開唱

2017/04/09 ,

評論

Ricardo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Ricardo

吃東西不偏食,聽音樂也不挑食,是和藹可親,專寫狗吠火車廢文的資深音樂宅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十幾年來,在音樂產業整體下滑及網路科技數位音樂的雙重夾擊下,演唱會與音樂祭似乎成了流行音樂世界最後的解藥。隨著近年大量的音樂祭活動興起,新舊、大小音樂祭想要分食這塊逐漸縮小的餅,卻沒人能扛起養成音樂聆聽族群的的苦工,年輕族群的聆聽習慣與上個世代的閱聽族群,早已走向不同的道路。

2017年在高雄舉辦的搖滾音樂祭-大港開唱堂堂邁入第11年,這回從台北出發前,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前去的,我彷彿是電影《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的男主角威廉.米勒,跟著樂團的巡唱交通巴士一路坐到國之南境的駁二藝術特區,那種以傳統汽車交通工具,隨著路況阻塞、起伏,一里一里挺進的感覺,當抵達音樂祭會場,一看到入口四個大字,「人、生、音、樂」,才終於體會到,無論參與大型音樂祭是每個樂團的機會和夢想,但對樂團來說,不管場地在哪裡,一旦要遠道而去,路途奔波,始終勞心傷神。

第一天的節目演唱行程大致順利,旺福、滅火器的舞台能量依舊,吸引最大批的樂迷駐足觀賞;聲子蟲的樂音在冷靜中帶有高度編曲技巧與腦力迸發的器樂聲響相當精彩;舒米恩的大地吟唱、宇宙人的搞笑熱場、茄子蛋新銳之姿到血肉果汁機的爆裂嘶吼,及賽璐璐紮實老辣的藍調搖滾演奏。最重要的,第一天注目焦點-酒井法子以嬌豔的熟女倩影配上卡拉伴唱的方式進行演唱,成了當晚主流媒體的即時新聞之一。

第二天的節目演唱更加精彩,日本的酸欠少女小百合在倉庫巷內舉辦歌迷簽名會,引起死忠樂迷一陣小小的騷動,她一身藍色套衫、黑絲襪、黑色高底鞋上綁著大蝴蝶結更顯可愛。沈潛一段時日的高雄在地樂團大象體操,則帶來新的創作成績;白目樂隊噪動依舊;Hello Nico與鄭宜農各自展現的清新民謠,依舊有樂迷基礎。有趣的是,這幾年許多獨立樂團以女主唱為號召,站上現場舞台,這些個女主人們各自帶動氣氛,與台下樂迷互動,音樂祭的舞台下頓時也成了眾家樂團與歌迷們彼此磨合、碰撞的競技場。

IMG_4902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酸欠少女さユり今年在大港開唱的演出,她也在現場為歌迷簽名,引起一陣騷動。

從第二天的下午4點開始,考驗起樂迷的體力,緊湊的節目以Love Psychedelico的演唱揭開序幕,這回他們帶來不插電的雙人演出,穩健紮實的實力收到相當迴響;來自香港的雞蛋蒸肉餅的演出不俗,接著是巴奈與張懸對原住民傳統領域議題的呼籲,再到李英宏的高雄didilong、濁水溪公社的傳奇舞台魅力,乃至閃靈壓軸被樂迷鼓譟的「蒜宗桶」演出,都為今年的大港開唱帶來令人難忘的演出紀錄。

今年大港的規模更勝以往,幾乎吃盡了整個藝術特區的腹地,今年特地搭建的浮橋,讓舞台橫跨高雄招商局舊址,企圖心之大,確實少見。儘管空間更大、舞台氣勢磅礡,但就今年的動線規劃和其他面相來看,台灣的音樂祭仍有許多進步空間。近幾年大大小小的音樂祭如雨後春筍,這些強調現場演出的臨場感和互動,是號召樂迷的主要訴求,然而音樂祭的過剩問題,以及音樂產業的衰微,能否靠著音樂祭這沒「救命仙丹」扶起仍值得探討。

單就大港開唱為例,由於場地比起過去拉開、拉大,使得怎麼規劃動線以及活動之間的銜接是主要課題。整體來說,今年的場地,因為動線無章法,舞台和舞台之間有相當距離,樂迷來回反覆行走,除了讓各大飲食攤位大賺一筆之外,引來樂迷們的抱怨也不少。

倘若攤開演出表和各舞台場地位置圖對照著看,便可發現從早上11:40開始,每場演出至少都有兩個以上的樂團撞檔,而海龍王、卡魔麥、出頭天這三個中型舞台的演出時間更是各場次上下相互重疊過多,加上來回趕場走動的路程時間,想把一個樂團完整聽完的時間有些困難。這樣匆忙的趕場,也讓現場工作人員手足無措,對樂團、樂迷兩方也不是好事。

三天王-01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2017年大港開唱的三位話題天王,左至右分別為:陳雷、酒井法子和議員王世堅。

有別於中小型場地,主辦單位花了不少力氣照顧南霸天這個主舞台,與之對應的海波浪舞台則佔盡天時、地利兩項利多,兩個主要舞台位置遙遙相望,將相互干擾的可能性降至最低。能夠站上這兩個舞台的,前者大多是已成名的「大」團,主要話題人物也都集中在這個舞台上演出;海波浪舞台則以潛力股的樂團為主,後者傍著港提海景、涼風徐徐,都讓主要舞台的樂團能有效地與樂迷互動,得到回饋的能量。

如果我們暫且撇開舉辦音樂祭的主要目標-商業營收,另一項目標就是讓樂團們可以藉由音樂祭,將分散各地的樂迷聚集起來,彼此交流觀摩,另外當然就是樂團間可以互相切磋啦(這也是在台灣很夯,在美國已創立十多年的SXSW當初的創設宗旨之一)。客觀來說,今年大港的主辦團隊下足了心力在邀請陣容上,但因為空間、舞台和動線的規劃,成效卻打了折扣。單以今年的經驗,大樂團的確有了合適的舞台和演出環境,小樂團則難免有些邊緣,大者恆大,小者卻邊緣化。主舞台規模龐大,擴大樂迷群聚效應;小舞台的年輕小團們,無論是時間還是位置都吃虧不少,新樂迷難有足夠的時間認識他們,樂團要好好展現自己也事倍功半。更別說,想要好好地、一個個樂團地聽,得要在港灣間來回跑動,疲於奔命。

動線問題同樣反映在攤位呈現上。

創意市集雖被侷限在一旁倉庫群旁,但問題不大;從入口開始一排各式食物攤位也都有各自口味喜愛的食客,甚至有好幾攤都是處於大排長龍的景象;酒商攤位除了主推美女牌來招攬客群,所剩的即是品牌忠誠度而已。眼尖的人或許會發現到,什麼攤位消失了?是的,與音樂有關的攤位幾乎不見,過去除了吃喝玩樂攤位外,還會有音樂商品如專輯、黑膠的販售,這次,大概只剩獨立廠牌界老字號的小白兔唱片代表,相較於飲食攤位的熱絡,音樂商品攤位前兩三隻小貓,音樂產業的興衰現實,活生生地反映在這個音樂祭。沒有反撲、沒有回溫,只有更慘。

279095_LINE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提供
今年的大港開唱攤位區仍然多元,除了有圖中的義剪之外,飲食攤位、NGO攤位應有盡有,唯獨今年的音樂相關攤位數量少了許多。

這十幾年來,在音樂產業整體下滑及網路科技數位音樂的雙重夾擊下,演唱會與音樂祭似乎成了流行音樂世界最後的解藥。隨著近年大量的音樂祭活動興起,新舊、大小音樂祭想要分食這塊逐漸縮小的餅,卻沒人能扛起養成音樂聆聽族群的的苦工,年輕族群的聆聽習慣與上個世代的閱聽族群,早已走向不同的道路。我們或許開始有讓樂迷值得驕傲的音樂祭,但音樂產業上下游是唇齒相依,不幸的是,過去產業總是以唱片公司帶頭欺壓其它環節的創作者,更別提現在可是連一本像樣、客觀的音樂報導刊物媒體都沒有。

如此一來,惡性循環漩渦加劇,正當國外音樂圈討論起過多、同質性高、無甚特色的音樂祭大量出現的警訊時,反觀國內若只能用政治人物當噱頭,造梗、搶話題而不思考如何合作擔負產業鍊人才培育、樂迷養成的大缺口的話,音樂祭這枚最後的金仙丹,遲早也要因為服用過多重金屬而毒發身亡吧。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2017大港開唱:人生的音樂魂:

自2006年起至今邁入第12個年頭,大港開唱是搖滾男女們對高雄音樂場景的集體記憶,橫跨世代、超越性別。大港開唱不但開創了獨特的南台灣音樂場景,成為高雄最大音樂盛事,更是全台搖滾樂迷心目中首屈一指的指標性音樂祭。集結國內外實力堅強的藝人還有南台灣在地口味的樂團,以及將存在於少年少女們的兒時記憶,例如《黃金夜總會》賀一航、大飛哥黃秋生、唱著歡喜就好的陳雷、七逃人沈文程、姊姊謝金燕等魅力四射的大明星融入最海味霸氣的搖滾場景,每每都讓台下的樂迷驚喜連連,創造了南方港都風味的獨特回憶。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