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粉紅男人】我們的無知傷了多少男孩的心?男芭蕾舞者絕對不只是緊身褲而已

2017/01/10 , 評論 李牧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李牧宜
現任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編輯 和文字、咖啡、Doritos是好朋友,努力成為一個豐富到不行的人。

在藝術創作全球化的時代,世人對於「美」的認同不受國界限制,也不應受到種族及性別框住,但許多專業領域裡仍有牢不可破的職業性別刻板印象,芭蕾舞者,就是其中一種。

提到女芭蕾舞者,大家心中的畫面或許是輕盈優雅的白天鵝,纖細的雙腳踩著足尖鞋。男性芭蕾舞者呢?是否只是黑色緊身褲?究竟這類迷思在過去抹煞了多少天賦異稟的男性、傷了多少人的心?而在即將邁入2017年的台灣,是否已漸漸擺脫這種角色定位,讓更多男性在芭蕾舞界發光發熱?

我們訪問了「芭蕾群陰Ballet Monsters」林秉豪,針對以上問題,他也有話要說。

出自美術背景的服裝設計師林秉豪並不是習舞長大的。他的妹妹從小念舞蹈班,常常在家中練習劈腿等各種舞蹈動作,身為高中生的他雖然學的是美術,但看著妹妹在他面前炫技,也激起了他對舞蹈的好奇,開始參與了舞蹈科公演。一開始或許只是抱持著「試試看吧」的心態,沒想到燃起了藏在心底的舞蹈熱情。他在還沒告知家人的狀況下,以補習的名義偷偷到外面學舞,也順利考上了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

藝術學校裡的男女比例本來就不是很均衡,舞蹈系更是。林秉豪說,他屬於非常幸運的一群,因為進舞蹈系時剛好是第一屆獨招。「那時我們的系主任是知名舞蹈家羅曼菲,她認為台灣長年以來在舞蹈界,男女比例嚴重懸殊,這影響的不只是舞蹈畫面而已,而是會創造出不健全的舞蹈教育環境!」因此羅曼菲提倡招生男女比例各一半,最後成功招募了15位男學生和15位女學生,打破了舞蹈教育裡多年的性別限制。

林秉豪說,舞蹈不只是藝術的一種呈現方式,更是可以使人身心健全的一種運動,因此在這個基礎之下,更不是女性專屬。早期許多人認為舞蹈以女性為大宗,因此跳舞的男性一定會很陰柔,但在藝術全球化的世代,這種概念已經漸漸被推翻了。「學習舞蹈可以訓練非常多方面,芭蕾也好,現代舞也好,各種舞蹈都需要高度肌耐力訓練,對於音樂和節奏也要有一定的品味和sense。」

芭蕾舞蹈界是否都是以女舞者為主?林秉豪笑笑說,許多台灣民眾對於西洋藝術一點都不了解,總會自己編一套主觀又扭曲的方式去解釋,使得跳芭蕾的男生在台灣好像怪人或異類一樣。

古典芭蕾舞劇裡的大雙人舞中,都是男女舞者一起表演,接著編排男女舞者各自Solo後,再結合表演,絕對不會只讓女性占上風。國外的芭蕾舞團中,男女比例不是4:6就是各占一半,這更可以證明,芭蕾舞絕對不是女性專屬。

我們身邊,可能都有一位比利.艾略特

在2000年上映的電影《舞動人生》(Billy Elliot)裡,熱愛舞蹈的12歲男孩比利.艾略特希望能成為一個芭蕾舞蹈家,但父親卻逼著他學習拳擊,在百般掙扎之下,比利決定偷偷跑去學芭蕾舞。即使被父親發現後慘招斥責及懲罰,比利仍在舞蹈老師喬治娜秘密訓練下,有了進步並發揮才華,成為成功的芭蕾舞者。

Billy Elliot在英國的情節,是否也在台灣上演著?林秉豪說,這狀況在台灣很像,故事中的比利從英國東北的達拉莫煤田到倫敦考舞蹈學院,就很像台灣很多孩子都渴望從鄉下到城市來習舞一樣。「對於孩子開口說想學藝術、想跳舞,傳統父母都會打一個問號,接著問,你學藝術、學跳舞,有路用嗎?但在問這句話的同時,他們已經忽略了孩子是否具有才華。許多孩子的天賦便在扭曲的狀態下被埋沒了,特別是許多潛力十足的男孩。」

林秉豪強調,很幸運的是自己念的高中有許多藝術相關科系,因此爸媽對於舞蹈專業的認定,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沒有太突兀或衝突,但他也說,身邊很多不合理的例子,許多男性舞者出身觀念傳統的家庭,在選擇領域時仍會遭到長輩的質疑。「但若真正靜下心來研究,會發現學習舞蹈可以訓練自己很多方面,不只是『在台上表演』而已。」

他舉例,雲門舞團現在的扛霸子就是他們舞蹈班的男同學,雲門舞集二的重要排練助理也是他的同儕,甚至有很多優秀的同學都成為台灣藝術圈重要的幕後推手。他指出,很開心的是在網路世代裡,大家可以藉由轉貼分享和表演藝術節目看見舞蹈的許多面向,也看到在舞蹈圈中男性有男性的帥氣和美麗,同樣的,女性也有。

現在國中生的課表也有表演藝術課的必選課程,家長對於表演藝術不再陌生,疑惑也比較少。芭蕾舞究竟是不是女性專屬,只要用心觀察便可以知曉,他在職場超過十年了,看過形形色色的舞者,也見證了他們成長的過程,許多父母已經認知到跳舞可以不只是一項才藝,更可以變成獨一無二的專業。

林秉豪也發現藝術在全世界越來越受到重視,許多藝人和表演藝術媒合,甚至很多企業都努力地與藝術靠攏。面對台灣的藝術覺醒,他相信藝文的力量可以提升國家素養,「國家如果沒有文化,說什麼話都會變得空洞了。藝術是沒有國界的,更是全世界同步進行的,我們必須讓更多人有勇氣踏出那步,勇敢地發光發熱!」

不論什麼性別、專業或遺珠,你的舞蹈魂必須被延續

台灣頂尖舞者都是千中選一,在許多國家(如中國大陸和俄國)舞蹈家更是萬人選一,「我看見許多被淘汰的人都不想再跳舞了,但這種舞蹈魂是必須被延續的!」為了努力達到這個目的,他以自己多年的藝術專業和美學品味自創了時尚舞衣品牌「KeithLink」,各大知名表演團體都搶著和他合作。

在雲門2《十三聲》的演出中,11位舞者以上半場黑衣襯托下半場絢爛迷離的舞衣、跳動的螢光線條,直往觀眾靈魂視窗披甩,沒有人不驚嘆這11條躍動的色澤、生猛。這一件件重擊觀眾心臟的舞衣,就出自林秉豪之手。他目前致力於將時尚元素加入舞蹈服裝,讓台灣舞者都能買到符合舞蹈需求又好看的舞衣。

S__2728005
Photo Credit: 林秉豪

林秉豪也化身圖文作家「芭蕾群陰Ballet Monsters」,把自己的經歷和觀察,以純手繪的手法,融合輕鬆諧趣的風格,出版了《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記》和《全民跳芭蕾》,揭開芭蕾教室和後台的神秘面紗。林秉豪說,這15年來他看見世界各個大小舞者的生活,許多人為了維持精瘦完美的表演體態,寧願挨餓;在街道上看見欄杆或是門柱時,也抓準機會拉筋;好不容易表演完,男女主角還被迫地要出來謝幕八千次!

這些有趣又誇張的景象,林秉豪透過自己的視角一筆一筆畫下來,「不論你是男或女、胖或瘦、老或少,只要有芭蕾魂,都可以在書中找到自己」。他開玩笑的說,在芭蕾世界的人都有相當程度的「自戀」,這種自我信仰和強烈的追求,就是藝術表演者的堅持和魅力。

2016-11-10_15253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社
男孩對你說他想學舞,你會對他說些什麼?

林秉豪很誠實地說,若男孩想成為職業舞者,他會先觀察這位男孩是否天生具有「表演」的天賦,如果老天爺天生賞這位男孩飯吃,接下來要面對的是熱情和耐力的考驗,即使遭身邊長輩質疑時,還必須堅持下去並不斷突破自己。他深信,踏入舞蹈領域不代表一定要上台表演,不一定要當「舞者」才會是有出路的,世界上有很多表演藝術欣賞家和評論者都是非常頂尖專業的,所以可以做的比外界想的更多。.

訪談接近尾聲,林秉豪笑著說,「無論如何,開心跳舞是最重要的,不論你是男生或女生,千萬別在乎別人怎麼看你。只要用心和堅持,舞台上、舞台下,都可以讓人看見你驚豔的細節!」我想,這或許就是林秉豪心中,最專業的芭蕾精神。

RTR1PGA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粉紅男人】男性錄取率低,上飛機又被說娘?空服業由內而外的性別歧視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過去半個世紀,女權主義者做了許多努力表達承受許久的不平等對待,為女性殺出一條血路。走在這條通往性別平權的道路上,我們卻常忽略,男性也有所謂的職場弱勢,男人也同時被賦予了深深的社會期待,以性別刻板印象約束著自己。因此關鍵評論網進行了一系列人物訪談,從護理師、照顧服務員、褓姆,到幼教老師、空服員和芭蕾舞者,藉由這些精彩的人生故事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打破介於性別間的框架,重新定義我們心中的「男子氣概」。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