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粉紅男人】男性錄取率低,上飛機又被說娘?空服業由內而外的性別歧視

2017/01/12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空服員,一個不特別要求職前便具備自修專精專業項目的工作,卻明顯因為性別而造成就業比例上極大的差距。試問,空服業不也是一個充滿性別歧視的產業?

文:Bobby(現任國籍航空空服員)

許多男性都是抱著不滅的熱情走進女性主導的產業,但不免會面臨到許多社會風氣的質疑,特別是在高審美標準的職場,例如空服業。

在台灣,空服員(又作「客艙組員」)被社會披上了夢幻制服的美麗印象,也必須具備柔軟的服務姿態,使得男性成為少數中的少數,甚至也有航空公司幾十年來,從未雇用男性空服員。此外,這些過去被稱作「空中少爺」的男性,常被認為是周旋於美女間的男性,甚至會被貼上「比女人還女人」的標籤。

「空服員」是一個不特別要求職前具備自修專精專業項目的工作,因為一切的專業都必須仰賴考上後的密集訓練,但空服業卻明顯因為「性別」而造成就業比例上極大的懸殊。試問,空服員不也是一個充滿性別歧視的產業?

針對這個問題,我們訪問一位資深男性空服員,讓他根據自己在飛機上工作十幾年的經驗,和你分享空服業在制度上和工作中,由內而外的性別僵化:

綜觀全球航空業,台灣對男性空服員是友善的嗎?

我服務的公司多年前換了廣告看板人物,從兩位漂亮女空服員,變成一男一女,這個改變也引起了一些話題。一直以來,外型亮麗的女性加上柔軟的服務姿態,始終是全世界航空公司的賣點,即便是來自號稱社會平權主義最發達的北歐,任何人都能輕易發現,無論平面、電視或網路廣告裡其實很難、甚至根本不曾出現過男性。但是上了飛機,你卻會發現,他們的男性客艙組員比例相當高,雖然沒有精準的數字,但依我在旁偷看的結論,至少這些國家航空公司客艙組員的性別比例,男性就算不到一半,大多也有四成。

某國籍航空公司師乘日系文化,客艙組員就是「空姐」,清一色都是女性;雖然近年來,因為政府規定已不再明載「限女性」,但事實上,他們從不曾雇用過一名男性為客艙組員;對照我服務的公司,多年來始終都有招募男性,但即便這兩年需人孔急,男女錄取比率依然是1:4,甚至更低。

無論如何用應募者素質來解釋,你都很難相信,會有一個不特別要求職前便具備自修專精專業項目的工作,同年男性的錄取比率會低到不足三成,甚至是零。

但詭異的是,當我服務的公司在這幾年因為服務理念改變,以及機隊擴張的關係,開始大量規劃「事務長」【註1】此一新職位的時候,男女比例卻驚人的變為接近1:1;接著,更高一階的「客艙經理」【註2】一職,男性則是遠多於女性。這對比剛就業時的男女比例,可以說客艙組員進了公司之後,男性職場升遷只能用海闊天空、扶搖直上來形容。

其實這很具體的表現了至少是台灣社會對兩性的大概念:漂亮看女人,做事靠男人。

RTR39BG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男性組員遭受的社會質疑或眼光

首先,我服務的公司本身就不偏好錄取外表太陽剛的男性組員,就算有,也是少數中的少數,一般來說都是屬於外表清秀類型。

再者,台灣對於服務業的要求就是輕聲細語動作輕柔,說穿了就是凸顯強烈的女性表徵,偏偏空服圈最不缺的就是女性;很多男同事其實剛畢業或畢業不多久就進這公司,公司對於服務內容的訓練更是不斷強調「漫無標準」到接近不合時宜的優雅。這使得許多自主意識並不強烈的年輕人,在不知如何定位的情況之下手足無措,只好看著學姐怎麼解決問題,並在行為跟語言模仿上學著制式化禮貌服務的用語做事,這當然很容易讓外界解讀成「空少的女性化」。

外表特別清秀、講話特別文謅謅、服儀特別乾淨整齊,會被當成某種特殊style,甚至被刻板解讀成「娘」。但依照我的觀察,進空服業三五年之後,他們就會建立自己的風格與模式,轉化成自己面對這份工作的方式。當然,那也表示菜鳥變成老鳥了。

男性組員在飛機上的工作優勢

男性生理上無論肌耐力或爆發力都要遠勝於同樣狀況的女性,這沒有什麼好懷疑,在亞洲人中這情形更明顯;我就職的公司在客艙服務部分,廚房餐飲準備工作一向複雜而吃力,習慣上交由體能較好的男性組員處理,對此,我個人並沒有太多意見。

很多女性組員也覺得自己可以勝任廚房工作,這我也同意,她們做的較之任何男性組員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是經驗較久的,在安排整體動線的時候往往有獨到之處,特別是在商務艙以上艙等服務的時候,這些細膩之處非常值得讓後輩學習。

只是長期觀察下來,女性組員在體力要求比較吃重的廚房工作後,即便只是單次任務,需要的休息時間比較長,因為提拿重物或是短時間高強度的重複性動作之後,導致工作傷害的比例也遠高於男性組員,但是男性組員雖然更常被指派廚房工作,但是一整個月下來你依舊很少會聽到他們因此而受傷的事情。

同樣的,因為我們乘客主要以亞洲旅客為主,雖然理論上旅客要自己處理帶上飛機的行李並放置到上方行李櫃,但難免會有老弱婦孺需要幫忙,女性組員在協助處理的時候受傷的頻率就更高了!偶而的一個過重行李,或是處理時不符合人體力學的動作,都常常造成女性組員包括手腕、頸部、腰椎等等的傷害,這時候如果有一個男性組員能夠適時從旁協助,就很重要了。

男性空服員的派遣及工作限制,無疑是空服員性別僵化

前幾年,中國疆獨引發的恐怖攻擊事件不斷,我的公司為此調整飛往新疆的組員性別比例,要求每班次要有三個男性組員,這種安排在我看來就是一種性別歧視,因為這就是告訴所有人「男生越多越安全,女生遇到危險不能解決」。

這種謬論,就跟男性護理師面對「男護士打針都很粗心,沒有女護士細心」是一樣的,沒有事實跟數據基礎,完全單憑想像的臆測,難道完全沒有男性組員的航班,就沒有安全可言嗎?再試問,一位受過安全訓練的女性保安人員,會比不上三個男性臭皮匠組員嗎?

RTX290K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某些航空公司還有一種限制,就是每個大小不同機種中,男生的派飛名額是被限制的。例如,最大型的波音747型客機,男生最多不得超過六人,大約是全部派遣人數的1/3,問理由、問來源,沒有一個資深員工說得上來,而全部都是女性的派遣方式卻是可以的,對比剛才提到「為了安全而要特別加派男性組員」一事,看來更是諷刺。

也有航空公司規定,客艙廣播工作必須由女性組員來執行,至少以我自己來說,這是很莫名其妙的;首先,男性組員同樣有被要求客艙廣播的訓練,訓而不用就是一種公司資源浪費;再說,女性才能做廣播的根據到底是什麼?說服力特別強嗎?講白了,就是性別上的僵化而已。

一個不特別要求職前便具備自修專精專業項目的工作,卻明顯因為性別而造成就業比例上這麼大的差距,其實本身就是一種錯誤,與其說鼓勵比例均衡,倒更像是更正以往誤謬。

空服員工作,其實跟警察和消防員一樣,不可能有人希望自己被特別專業訓練的那一面,會有被用到的一天。身為一位專業的空服員,我們每天都在祈禱那些必須倒背如流的緊急應變措施,這輩子都不必在教室以外的地方被實施,因為我們希望每天起飛降落的航班都平安,希望我們只負責端茶倒水就好,並順順利利飛完每次任務,對我們來說,就是最有價值的事情。

  • 事務長【註1】:經濟艙的空服員領導者。
  • 客艙經理【註2】:是航班中,除了機長和副機長外,最重要的決策者,也是全體空服員的領導者,過去被稱為座艙長。

相關文章:「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但從何時起,空服員的專業變成是賣弄性感了?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粉紅男人】我們的無知傷了多少男孩的心?男芭蕾舞者絕對不只是緊身褲而已

洞悉粉紅男人的内心世界:為何「他」不能從事「她」的工作?:

過去半個世紀,女權主義者做了許多努力表達承受許久的不平等對待,為女性殺出一條血路。走在這條通往性別平權的道路上,我們卻常忽略,男性也有所謂的職場弱勢,男人也同時被賦予了深深的社會期待,以性別刻板印象約束著自己。因此關鍵評論網進行了一系列人物訪談,從護理師、照顧服務員、褓姆,到幼教老師、空服員和芭蕾舞者,藉由這些精彩的人生故事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打破介於性別間的框架,重新定義我們心中的「男子氣概」。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