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7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親愛的大笨象》:「歸返」只是一陣出過就沒事的「麻疹」?

2017/06/23 , 評論
林阿炮
Photo Credit:E&W Films、Giraffe Pictures
林阿炮
台灣、香港文學文化研究者

在國際影展、電影節中屢屢獲獎,並被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稱讚「幹得好!」(Well Done)的《Pop Aye》(譯作「親愛的大笨象」),也將來到2017台北電影節。這部由陳敬音導演及編劇、陳哲藝監製的新加坡電影,背景設定於泰國,全泰語對白,選擇對泰國(人)而言象徵著吉祥、繁盛意義的代表性符碼-大象,和失意的中年男子Thana展開一段不曉得是人帶著象,還是象帶著人的公路之旅、歸返之旅。

如同大部分的公路電影(Road Movie),故事的主人翁總會因為某種理由而上路。Thana是位身居大城市曼谷,遇上中年危機的建築師,所謂「中年危機」主要來自存在感低落、無法自我定位,過去一手打造的商場大樓即將被拆除,無法置喙公司事務,與妻子的相處也有問題,甚至他還有性功能方面的障礙。愁容滿面的Thana偶然在街頭重遇了兒時的大象「Pop Aye」,快樂的童年記憶成為拯救他的浮木。他買下大象,一怒之下離家出走(也可說是被妻子掃地出門),決定與Pop Aye一路北行,返回他的故鄉黎府。

在這北返的路上,人與象一定會碰到各式樣的人事物、遭遇許多突發狀況。在台北電影節的簡介中有這樣一段話:「將泰國鄉下的荒涼風景,轉變成一首洋溢著淡淡霓虹光芒的自我蛻變之歌。」暗示我們將觀賞到的是部具有重大意義,但頗落俗套的公路電影,差不多會涵蓋的議題和模式即是:現代化過程下傳統的失落、城市人的存在與虛無、童年故鄉的記憶救贖……等等,而在公路之旅上所遭遇的種種,則一步步改變著主人翁的心靈,他對人生可能將有新的體悟,也或許會在旅程的終點尋覓到他的真實意義或歸宿。

photos_22492_1496821202
Photo Credit:E&W Films、Giraffe Pictures
《親愛的大笨象》描述一段人與大象回歸故里的公路故事,曾獲得2017日舞影展評審團特別獎、最佳編劇;鹿特丹影展大銀幕獎。

實際上並非如此。在電影中我可以嗅到陳敬音作為編劇和導演的叛逆以及冷冽幽默感。在這段公路之旅中所遇到的各種狀況與人,Thana幾乎都是以從曼谷出發時的原貌去應對的,他訴說著自己與Pop Aye一樣又老又肥、無家可歸,他想要歸返北方的故鄉;他傾聽流浪漢、妓女談論人生故事和願望,但Thana並沒有改變他們,他們也沒有改變Thana,彼此皆無力也無意改變的。

電影裡另外一個要素,是帶著巨大的象步行在漫長公路上,勢必面臨的許多艱難。但旅程中所遇上的人們,多半都對Thana和Pop Aye表達善意甚至伸出援手(即使是逮捕他們的警察也未滿懷惡意),這使得電影中看似荒涼的泰國鄉間,敷上一層溫暖有情的色澤。但導演似乎也無意將溫情鋪衍成全片的基調,他常透過一些看似幽默荒謬的片段-例如Thana從屍體身上拿回自己手機,卻演變成鄉人劫掠死者之物的景況;幫忙處理喪葬儀式的僧人表示若Thana沒現金,他收VISA也可以……等等,以反高潮刺穿鄉間的神聖光暈。

全片最大的反高潮則來自公路之旅的終端,當Thana駛著借來的卡車、載運Pop Aye進入黎府時,他的臉慢慢垮了下來,他見到不是兒時記憶中的鄉村,而是一座頗為現代化的城鎮,他甚至快找不著回家的路了,因為連老家屋子都已改建成樓房大廈。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厲聲質問此地的唯一親人叔叔:「為什麼他的家變成這樣?」他控訴叔叔不理解他的需要,害他無家可歸-事實上他在曼谷或黎府都找不到他的「家」。

更有意思的是,除了夢想中的家園不再如夢想之外,叔叔還告訴他,他帶回來的那頭大象,根本不是兒時的那隻Pop Aye,至此Thana追尋的一切全落空了。

作為一部公路電影,改變Thana的不是路上的人事物,也無關什麼潛移默化,而是來自旅程終點破滅及失落的撞擊。影片最後,已經回到曼谷的Thana與妻子兩人,潛入那棟代表著昔日榮光而即將被拆除的商場大樓,讓妻子娓娓道來,在某次大地震中人們都逃離了這裡而只有她沒走,因為她相信不會有事故發生、因為這棟建物是Thana蓋的……夫妻倆和解,Thana也重新獲得了肯認。

這個結尾在報章影評上曾招致了「畫蛇添足」的批評,倘若如此,我倒認為「畫蛇添足」其實還嫌客氣了些,很難想像一部叛逆與反高潮的電影,竟然要有如此維穩的收尾?童年故鄉之夢的破碎,甚至還能這般輕巧、省力地解決了作為故事前提的:城市恐慌、夫妻問題、自我認同危機。終究,「歸返」的欲望與旅程只是一陣麻疹,出過就好了?

電影的結尾是否非得代表了故事的結論或總體意義,是值得爭辯的;換個角度想,重回曼谷的Thana會不會只是把自己再度關回現實的牢籠?與妻子的和解也僅不過是暫時?當Thana在黎府找不到心靈中/想像中的故鄉老家,而大象Pop Aye也不是童年的那隻時,他可以做什麼?他的無力貫串了整部影片,他對Pop Aye說將帶牠去大象庇護所:「你不必再走在堅硬的道路上了,好嗎?」當他醒來時大象卻離開了,縱使聽到呼喊聲Pop Aye曾回頭望一下,牠終究走了。

牠立於山巔,剪輯的手法使觀眾看到Pop Aye彷彿聽見盈滿耳朵的城市喧囂聲、車輛喇叭聲,然後牠又繼續上路了。我們無法確定這頭親愛的大笨象究竟是要逃開,抑或去追尋?又或許對牠而言,自工業革命以來便一直糾結著人類的「城鄉」難題,根本不是屬於牠的課題。

我們只知道牠還在路上,僅此而已。

影展資訊

《親愛的大笨象》將於2017台北電影節播映
名稱:2017台北電影節
時間:2017/06/29-07/15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新光影城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台北電影節】動畫片整體觀察:邁向全球化時代的驚喜與展望  

2017台北電影節:

2017第十九屆台北電影節即將於6月29日至7月15日盛大登場!各類型單元選入逾160部影片放映,滿足各類型觀眾。電影節一向鼓勵新銳,除了兩大競賽「台北電影節」及「國際新導演競賽」外,「未來之光」單元以新導演為主軸,呈現多元風情;「亞洲稜鏡」扣緊區域間的影像脈動,聚焦於亞洲面向;「作者視角」引領人們進入幾位導演的另類烏托邦;「感官嘉年華」則希望能帶來不同況味的人生百態。今年更以音樂為切入點,規劃「聽見電影的心跳:林強」,並首度於6月22至25日四天舉辦「電影正發生」,由林強從無到有為短片配樂。中山堂廣場上的北影夏日祭,貨櫃市集、星空放映及演唱會等活動不斷,是不能錯過的夏日盛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