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台北電影節】真實的變裝:《薔薇的葬列》的第三性

2017/07/13 ,

評論

但唐謨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提供
但唐謨

但唐謨

寫影評,喜愛恐怖電影,養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特殊的法律背景,因緣際會的歷史時機,對異性戀色情的「打壓」,為同志/扮裝族群開了一道窗,從1950年代末開始,意外造就了百花齊放的「另類」性別文化。這段歷史,也是《薔薇的葬禮》的創作背景,以及創作泉源。

日本或許是全世界性文化最多元的地方。在所有所謂經濟開發國家當中,日本直到1999年才立法禁止未成年色情商品;2014年才將擁有未成年色情者入罪。日本色情「一點不露」是個底限(但是可以打碼),只要不違反此禁忌,一切都可為所欲為(只要有打碼)。法律的曖昧開放,造就了日本的綁縛,滴蠟,人獸,亂倫,虐待等等豐富的色情文化,也讓日本成為我們心目中最「變態」(hentai)的聖地之一。今年4月離世的日本導演松本俊夫1969年完成了一部地下電影風格的黑白作品《薔薇的葬禮》(薔薇の葬列)。這部片中所描繪的日本1960年代,也是近代日本性文化最具內涵和衝擊力量的一個時代。

二戰後的日本在1956年訂立了一道嫖妓犯罪法,主要針對異性戀色情,導致許多以異性戀為營業對象的場所紛紛關閉;留下來的空缺,興起了一種以同志扮裝族群為主的新興紅燈區。當時的法律針對主流異性戀,但是同志和扮裝都不算非法,帶著性別顛覆意味的扮裝行業剛好趁虛而入。新宿的紅燈區,漸漸變成了扮裝酒吧(ゲイバー)。50年代末的美國,扮裝會被逮捕;在日本,扮裝卻是個三不管地帶。

日本特殊的法律背景,因緣際會的歷史時機,對異性戀色情的「打壓」,為同志/扮裝族群開了一道窗,從1950年代末開始,意外造就了百花齊放的「另類」性別文化。這段歷史,也是《薔薇的葬禮》的創作背景,以及創作泉源。

《薔薇的葬禮》故事發生在1960年代的日本,戰時出生的族群佔領了整個年輕世代,他們對於戰爭沒什麼印象記憶,對於過去的軍國沒有鄉愁;卻面對著一個快速工業化,商品化的日本社會。這群荒蕪中的年輕人選擇了叛逆式的認同追尋。《薔薇的葬禮》中,這些年輕人拍實驗電影,呼大麻,性群歡......而這世代最大的叛逆,以及最偉大的「創作」,是他們在身體外表上的認同方式。他們開始「創造」自己的身體。

片中主角Eddie讓人印象深刻。他留著偏西式的髮型,畫著長長的睫毛,看起來像個女生,但是又像是個「像個小男生」的女生。Eddie的西式造型揚棄了日本傳統女性那種穿和服、戴假髮、長髮盤起的大和撫子造型,反而像美國短髮女星珍西寶(Jean Seberg)。他是個女性化的男孩,但是他不想學女生,也不想當男生,他讓男/女保持在傳統定位;然後為自己發明新的認同,一種雌雄同體的新性別,或者說:第三性。

薔薇的葬禮 劇照3
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薔薇的葬禮 劇照2
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這類男孩子有個專有名詞,叫做ゲイボイ(gei boi)。ゲイボイ擁抱女性特質,把「女性」當成一種風格,就像我們會為自己選擇街頭風、嘻哈風、英倫學院風。ゲイボイ的概念中,「女性」是文化上的意義,跟生理是無關的。《薔薇的葬禮》中有個經典畫面:幾個穿女裝的男孩子站成一排對著小便斗尿尿,這畫面錯愕突兀、而且叛逆,很性別錯亂;類似的畫面我們並不陌生,每當各種卡漫展,Cosplay展的時候,就會看到一排伴得很誇張,而且個子高大的美少女(偽娘),排隊進男廁......

《薔薇的葬禮》中的主角有著非常高的角色衝突性,外在環境的大日本當然跟他相衝,連走在路上他都會衝到人。片中他在路上跟一群女孩子扭打成一團。ゲイボイ自己重新創造了「女性」,然後擁有她;而真的、生理的女孩,顯然看不爽ゲイボイ如此囂張,如此有女性魅力,兩方人馬為了爭奪「女性」大打出手。這類衝突也表示了ゲイボイ創造的新性角色,與舊文化的衝擊;此外,在Eddie工作的酒吧,有個年老珠黃的老闆(其實大約30歲而已)。這老闆也是男扮女裝,卻是穿和服的傳統日本女性裝扮。Eddie的ゲイボイ大受歡迎,氣場顯然壓過了走傳統路線的大姐頭,還搶走了老闆的b(同志間的對象)。片中引述白雪公主的典故來表示這新舊妖姬之間的衝突,Eddie就是白雪公主,大姐頭就是邪惡的後母。

《薔薇的葬禮》可以歸類在「同志電影」,但是或許應該說是「LGBTQIA」電影,而不是「Gay Movie」。男同志或女同志(Gay and Lesbian)在這部片中幾乎缺席,整部片的慾望都是扮裝的、文化女性的ゲイボイ和異男之間。Eddie工作的第三性酒吧在當時的日本叫做ゲイバー(gei ba);而同志去的酒巴叫做ホモバー(homo ba)。根據歷史記載,ゲイバー這種扮裝歌舞酒吧大量出現在50年代末到60年的東京新宿,十幾二十歲的ゲイボイ美少年整個新宿趴趴走,但是他們並不一定提供性服務,而是以取悅客人為主。從60年代走到現在,新宿同志街區也變成了台灣男同志必訪的聖地之一。

「性」是《薔薇的葬禮》的精神象徵,這部片的主題仍然是描寫1960年代狂放的日本地下社會,一群由實驗電影導演、ゲイボイ、左派、嗑藥者結合的一群。對於戰後的日本,那是個邁向新國家的開始時刻;但是對於戰後沒有歷史的年輕世代,他們是失根的一群,只有在不斷的叛逆行動中才可找到自己。Eddie「沒有」父親、厭惡母親,他的成長背景就是一種叛逆,把日本社會進步的關鍵:「父母子」結構徹底破壞。這部片內涵豐富,威力強大,視覺驚人,讓我們跟著這群ゲイボイ和左派見證一段歷史中的日本沈沒。

影展資訊

《薔薇的葬禮》將在2017台北電影節中播映
名稱:2017台北電影節
時間:2017/06/29-07/15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新光影城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從寫實、隱喻到實驗:關於三部北影的柬埔寨電影



2017台北電影節:

2017第十九屆台北電影節即將於6月29日至7月15日盛大登場!各類型單元選入逾160部影片放映,滿足各類型觀眾。電影節一向鼓勵新銳,除了兩大競賽「台北電影節」及「國際新導演競賽」外,「未來之光」單元以新導演為主軸,呈現多元風情;「亞洲稜鏡」扣緊區域間的影像脈動,聚焦於亞洲面向;「作者視角」引領人們進入幾位導演的另類烏托邦;「感官嘉年華」則希望能帶來不同況味的人生百態。今年更以音樂為切入點,規劃「聽見電影的心跳:林強」,並首度於6月22至25日四天舉辦「電影正發生」,由林強從無到有為短片配樂。中山堂廣場上的北影夏日祭,貨櫃市集、星空放映及演唱會等活動不斷,是不能錯過的夏日盛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