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7勞工影展

鏡頭下的過勞悲歌:專訪導演深田志穂

2017/11/09 ,

評論

芬多經

Photo Credit:勞工影展提供

芬多經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深田志穂巧妙地組合動態與靜態影像,將現實的影片與靜照藉由混編與純粹的方式,搭配感人的訪談及適時的配樂,結構性地探討了勞工議題,讓人在觀影之際,也不自覺地開始正視這個嚴重又嚴肅的問題。

當台灣勞工還在陷入一例一休、7天國定假日的砍假風暴之際,全世界的勞動力也正在面臨極大的衝擊。國際政局的動盪不安,經濟環境的低迷景氣,失業率居高不下,在工作朝不保夕,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現在,勞工的憤怒、不滿與沮喪正逐漸強化,各地的抗議活動與混亂紛爭不斷蔓延,就業問題所造成的一連串政治風暴,已演變為一場全球性危機。

「那些一次性的工人、派遣員工或非典型工作者已成現代常態,一旦中產階級的工作權利被剝奪,政府提供的醫療保險、社會福利與養老金等津貼就會被迫停止,在惡性循環下,繼而造成社會安全網的漏洞,」深田志穂表示。

活躍於美國、中國及日本的攝影師深田志穂,在新聞世界有著顯赫的名聲,自日本出身的她,與國際主流媒體有長期的合作經驗,攝影作品出現在《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以及亞洲各個國家的新聞中。作為一位新聞攝影師,深田志穂長期以來關注社會邊緣、弱勢族群,她透過女性細膩的眼光,挖掘主流新聞之外的隱晦故事,她的攝影作品曾獲得多項國際獎項,今年她則帶著2015年獲得艾美獎提名肯定的紀錄片作品《用過即丟的工人》來台參與勞工影展。

《用過即丟的工人》是深田志穂過去受到肯定的系列攝影作品《過勞死》的延伸,她透過拍攝自殺者遺孀、上班族生活日常,映照出日本職場中常態的疲憊狀態,過勞的沈重壓力在真實的影像顯得令人心碎。「過勞死」自1980年代起頻繁出現於日本社會,日本的上班族習慣於承受巨大的工作壓力,甚至常發生在工作中猝死的案例,日本的就業環境除了有大量的過勞問題之外,中高齡勞動者、女性勞動者所面臨的職場歧視,以及難以踏入就業市場的困難更是顯著。在香港、台灣與中國,也開始出現工時過長、壓力過大,薪資卻沒有隨著勞動時間的增加而進步的現象,過勞死的案例屢見不鮮。

IMG_7567
Photo Credit:勞工影展提供
深田志穗是一位活躍於波士頓及東京的攝影記者,在這次的台灣勞工影展中,選映其《用過即丟的工人:過勞自殺》作開幕片,定格凝視日本過勞死相關場景與人物幕後的勞動制度、過勞心聲、都市社會氛圍和過勞自殺者身後的家庭景況,具有細膩深刻的影像描繪。

「我在1998年離開日本,旅居海外。印象中日本是一個很棒的國家,在經濟持續高速成長的環境下,不應該會有這種經濟衰退的問題。」深田志穂忍不住想要問,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日本社會與經濟體系,變成現在的樣子。2014年,回日本定居的深田志穂,開始透過錄像及攝影拍攝而成「Japan’s Disposable Workers」 (日本用過即丟的工人)系列作品,深入日本就業市場揭露日本職場超時工作、階級分明、霸凌欺壓、環境制度封閉......等黑暗面,在深田志穂的冷冽中帶著溫情的鏡頭下,娓娓道出日本上班族面臨的困境與現況。

「我不否認,霸凌是從日本校園時代就有的現象,依照階層分等級,從小學生到職場社會都有。」日本是一個注重外在言行的國家,社會階級地位尊卑分明,來自社會、群體與家庭的壓力極大,上班族向外尋求安慰排解壓力,若找不到發洩的出口,就會間接產生許多社會問題。

《用過即丟的工人》由三部短片集合而成,分別討論「過勞自殺」、「網咖難民」、「人間垃圾」三個主題,深田志穂定格關注於網咖生活者、老年流浪者、自殺者遺族及陪酒女郎,描述日本80年代經濟衰退下,收入不穩與過勞導致的各種日本特殊社會現象,對於日本過勞死的相關場景與人物幕後的勞動制度、過勞心聲、都市社會氛圍,與過勞自殺者身後的家庭景況,都有著細膩深刻的影像描繪。

1990年代日本面對泡沫經濟崩壞,新世紀以來全球金融風暴席捲亞洲,許多企業無法支撐高額的人力成本,開始人員重組裁減,大量解僱正規員工。由於失業人口與待業人口數量太多,日本政府解禁了屬於非正式員工的職業派遣制度,不限年齡、學歷、經驗,只要去仲介公司登記就能立刻被安排工作的派遣制度,藉此有效地降低失業率。許多大公司利用派遣制度解禁的機會,解僱人力成本高的正式員工,改以薪資較低的兼職或派遣等非正式僱傭員工取代。

widows0011
Photo Credit:勞工影展提供
61歲的Emiko Teranishi,在14年前失去了因過勞負擔而自殺的丈夫,而孤獨、倖存者的內疚隔離,只是種種問題的冰山一角。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就業形態調查」統計,隨著越來越多企業開始用廉價臨時工取代成本高昂的正職員工,臨時工的人數持續穩定攀升,在民營企業和組織工作的勞動者中,非正式的臨時員工占比達到40.5%,首次突破4成。

在日本,上班族一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平均睡眠時間為6小時22分鐘,長時間加班,過勞情況嚴重,害怕失去工作的正式員工,只能一個人當三個人用,工作量增加、工時也不斷成長,因為工作造成的憂鬱、躁鬱症等心理疾病比例也持續成長。深田志穂指出:「許多日本上班族失去了工作,也意味著無法履行支撐家族的責任,失去了對人生價值的追求。」許多與社會脫節的日本人,獨自在居住處孤獨死去也沒人知道,成為孤立無援的真實寫照。

日本的雇用制度以「新卒(新畢業生)至上主義」及「年功序列制度」聞名,臨時工的收入不到正職員工收入的60%,正式員工與非正式員工在30歲以後的待遇差距更逐漸擴大。根據厚生勞動省的統計,40歲之後,正式員工的收入接近於非正式員工的兩倍。在收入以外,非正式員工與正式員工享受的福利待遇更是天壤之別,進一步拉大了兩者的差距。勞動法規定,企業負擔正式員工的健康保險(放心保)、失業保險金、養老保險金、退休金;此外,正式員工在結婚、生育時還可以獲得各種補助金,一般企業還會提供住宅補助、交通津貼等法定外福利,這些都與非正式員工毫無關係。

非正式雇用包括契約臨時工、兼職工、契約社員、派遣社員等形態,大都集中在餐飲業、服務業等以中高齡、女性為主的產業,非全日工作制,以時薪計算,契約時間較短,流動性較大,收入自然也比較低。他們的待遇與終身制正職員工相差甚遠,讓這些兼職人員慢慢變成次等公民,進而造成大量在職貧窮,很多人在不同工作之間轉換,工作轉換期間沒錢,付不起東京的房租,只好棲身居住在狹窄的24小時營業網咖,等待成為正式員工的一天。日本媒體稱這些人為「網咖難民」。

中年臨時工的群體規模也日漸龐大。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後,在非正式員工中收入較高的派遣員工,就成為第一批被解僱的對象,其中就有不少曾在金融危機中失業、在派遣公司重新就業的中年人。日本就業市場對非應屆畢業生的態度相當冷淡,在畢業之前沒有找到正式工作的學生,幾乎只能接受「高才低就」的現實。也因此中年「臨時工」人數的增加,謀求一份安穩正式工作的可能性已幾乎為零。

她說:「一開始我關注的是失業的高齡勞工,他們大都是藍領階級的日薪工人,因為景氣差造成工作量大減,加上跟不上電腦世代,體力又不如年輕人,面臨接不到工作,無家可歸的現象。」曾經是繁榮的點工大鎮的大阪釜ヶ崎,隨著經濟環境的衰退,工作量的減少與待工人數增加,如今卻成為25,000名失業勞工與高齡無家者的去處。

SHIHO_FUKADA_004
Photo Credit:勞工影展提供
一位家屬透過鏡頭表示,「如果是在車站、大樓自殺,家屬還會被要求負擔『清潔費』,而且因為害怕他人的眼光,很多家屬即使辛苦,也不敢對外透露親人的死因。對這些公司來說,員工好像用過即丟,但對我來說,卻是不可取代的家人。」

深田志穂疑惑地表示:「對於日本的年輕或年老、低學歷、在職貧窮的一群,他們的未來在哪裏?」街頭成了最嚴峻的現實,這群人也被迫成為「人間垃圾」。日本的工作環境苛刻,要求員工從早晨工作到深夜,而事務性工作內容、艱難的升遷空間與低廉的薪資,也讓很多女性選擇放棄普通公司職員的工作,寧可去當工作輕鬆,賺錢容易的陪酒女郎。「日本讓年輕女性賣弄性感來吸引異性或完成目的,就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她解釋道。

在〈過勞自殺〉短片中,深田志穂訪問了許多因工作壓力、過度勞動而自殺的勞工家屬,探討日本職場和剝削的問題。「我會盡所能的大量閱讀拍攝對象的一切,」她提到被同事稱為「人形電腦」的南部先生,自殺後10年期間南部太太一直在說謊,對外宣稱南部先生是因為心臟病死亡,直到女兒問她為何要一直說謊,才決定站出來坦誠一切。

「要找到這些家屬其實非常的困難,他們通常不願意露面,」深田志穂解釋,日本社會對於自殺死亡有偏見,普遍認為既然人都已經死亡,就不應該再拿出來說三道四。她經由過勞死家屬成立的協會找到自殺者的家屬,聽取家屬提及在家人自殺之後,他們面臨來自鐵道公司、大廈管理公司的賠償請求,身故補償金的延滯發放等不為外人所知的艱辛歷程,也希望未來能在法律上釐清雇主應負的責任。

深田志穂說道:「如果我要拍攝一幅肖像,我會去了解關於這個人是誰、他或她做了什麼事,這能幫助我在適當的脈絡、背景和環境下拍攝這個人。」有些逝者無法以影像呈現,就以照片、靜物等其它方式替代。在三部短片中,深田志穂巧妙地組合動態與靜態影像,將現實的影片與靜照藉由混編與純粹的方式,搭配訪談及適時的配樂,結構性地探討了勞工議題,通過鏡頭將日本勞動環境的困境,一一質問觀影者,這不僅是日本的嚴肅問題,同時也是台灣正墜落的深淵。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2017勞工影展:

2017 勞工影展「職業演員-產業變遷中的過勞時代」,精選23部來自台灣、日本、美國、法國、加拿大、德國、義大利與菲律賓等八個國家的勞動影像,交相思辯過勞所牽涉到的長工時職業、責任制與非典雇用、職場的治理調控、替代性人力的移工處境,與過勞死、職災等潛藏性問題。影展從五大單元切入-「職業演員・幕前幕後」、「過勞時代・聲影對白」、「世界劇場・搬演人生」、「走過從前・邊緣勞動」、「生活習作・發聲變奏」,探詢全球化自由經濟下,產業變遷轉型所映照的低薪勞動及邊緣工作者之勞動處境。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