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白色力量組黨?柯文哲代表的意義,一如創建美國民主黨的傑克遜

2018/11/26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國民黨守住新北,翻轉台中和高雄,給總統大選後兵敗如山倒的百年老店一股回春的氣息,但執政的民進黨敗則敗矣,元氣未失,反而可能因為敗選而勵精圖治。兩黨鬥爭將進入一個新的局面,驚險連任,掌握首都資源的柯文哲市長,將扮演極重要角色,組黨勢在必行。但在討論柯文哲組黨的必要和實際措施之前,先回顧一下,這場選舉,選出了什麼結果。

統獨一直是台灣選舉的主軸,連地方首長選舉,這種可以不用管兩岸關係的市長候選人競爭,最後還是要扯上統獨。柯文哲選得這麼辛苦,草包韓國瑜氣勢如此旺盛,最後還拿下高雄,不都是統獨狂熱的基本盤所吵出來?但以統獨為議題,有兩大危險。

第一是「身份認同政治」。統獨的背後,藏有很濃的血統鴻溝,「本省」與「外省」的差別。如果一直以統獨為議題,那是把原本已經由通婚、就學、工作而族群融合的台灣社會,再依血緣劃開,「我們」和「他們」這種沒必要的區別,一再地經由選舉強化。另一方面,真正與中國有切身關連的一代逐漸凋零,人口新一代的主流,又是台灣認同強過中華認同,造成藍營在人口趨勢上,政治版圖越來越小。既分彼此,又有大小不同,身份認同政治,會走入最險惡的「多數暴力」和「少數暴動」這兩種極端,而這兩種極端,又會和統獨爭議最大危險交互影響。這最大危險,就是中國的外力介入。

當共產黨把台灣當成「核心利益」,對外視為不可討論的神主牌,對內視為民族主義的提款機,那台灣內部的統獨爭議,就隨時有「引清兵入關」的危險,雖然這危險有一個更強大的美國在後面控制著,不致立即發生。但台灣選舉如果一直圍繞在統獨議題上,這兩個危險就會一再被推向臨界點,一再地被拿來考驗,不祥。

所以這次選舉的結果,一方面我們看到民進黨和國民黨走回統獨爭議的老路,民進黨慘敗,而國民黨慘勝,說明統獨爭議仍是決勝關鍵,只是民進黨執政成績不佳,形勢落於下風,所以敗了,這是選舉結果悲觀的地方。而選舉結果樂觀的地方,則是不談統獨的柯文哲,連任成功。全台灣都會化程度最高的台北市,果然領先全台,雖然一向有天龍國的藍營鐵票的名稱,但這次勇敢地擺脫統獨議題的綁架,棄藍捨綠就柯文哲。

所以柯文哲需要組黨最關鍵的理由,就是帶領台灣脫離統獨爭議、藍綠二分法的政治生態。就現實面來說,台灣民意的主流,不要和中國合而為一,也不要改動國號、名義獨立來挑戰美、中兩國。主流民進黨如此,主流國民黨也如此,誠如柯文哲說的,假議題拿來真打,荒唐。在外在環境沒有變化前,一靜不如一動,不要再吵了。

柯文哲組黨的急迫性,還在於政治突圍。國內外的歷史裡,少有第三勢力在蜜月期後仍能在兩黨夾殺下生存。柯文哲一定會想再更上層樓,但劍指中央,沒有部隊在後奧援,成不了事。這次選舉證明,藍綠基本盤相當穩固,柯文哲用盡心力討好藍營,也才搬動一點淺藍支持者,而「兩岸一家親」更是讓深綠票投不下去。這次還是地方選舉,可以說不談統獨,但層次提到總統,統獨是必需回答的基本題,很容易就兩面不是人。所以柯文哲組黨,除了建軍的必要之外,更需要一個政策平台,完整的提列包含兩岸政策在內的政策綱要,有思想以後,友柯聯盟才有力量。

但柯文哲的組黨,除了有政治現實的必要性外,台灣政治版塊的變動,也呼喚全新政黨的誕生。先談一下全球最老政黨,美國民主黨誕生的過程。

11667508_628085260626791_807186549939542
Photo Credit: 柯文哲

主張歐洲勢力不得染指美洲的所謂「門羅主義」,是第五任總統門羅(James Monroe)。門羅是美國獨立革命一代最後一個擔任總統的元老,維吉尼亞州的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和麥迪遜(James Madison),在門羅之前分任總統,三人總共24年任期,白宮主人都是維吉尼亞人,這維吉尼亞王朝,除了因為維吉尼亞當時是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的州之外,他們也代表了美國第一次兩黨政治勝利的一方。

傑佛遜建立的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 Replubican Party)和首任財長漢密爾頓建立的聯邦黨(Federalist Party),鬥爭激烈,前者主張以民為本,反對聯邦政府擴權,後者支持強力中央政府,主導財政、經濟和從事建設。但反對聯邦擴權的民主共和黨人,在傑佛遜成為第三任總統後,掌握聯邦政府大權,運用權力非常順當,到門羅時,把聯邦黨幾乎是完全消滅,形成一黨獨大的局勢。

這一黨獨大和民進黨即將擁有的情勢一模一樣。這「一黨獨大」的話,在民進黨剛敗選後講,很像是個笑話,但國民黨和人口大勢是逆反的,長期來說,保守反動親中的國民黨,和未來主導時局的年輕人是絕緣的。更重要的是,台灣朝野沒有意識型態的差別,當民主共和黨也像聯邦黨一樣,相信中央政府集權的執政效力時,這兩黨就沒有任何區別。民進黨和國民黨,政見攤開來看,除了統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民進黨穿上國民黨的執政外套,非常合身。

其次,聯邦黨被消滅後,主權在民,以民為念的立國創黨精神,就完全被遺忘。執政菁英忙著分食政治資源,排擠外來威脅。1824年,美國選門羅的繼任者,華府局外人傑克遜將軍(Andrew Jackson)雖然獲得最多選舉人票,但因為多人參選,沒人過半,而得交由眾議院決定總統大位。最後,民主共和黨人分贓,由得票第二高和第四高的分任總統和國務卿,排擠掉傑克遜。

不管柯文哲在選前和民進黨的關係多微妙,是敵是友,是棄是保,選完不管柯文哲組不組黨,兩者只會有一個競爭關係。掌握中央資源,行政、立法兩院的民進黨,絕對容不下柯文哲,一如民主共和黨對待傑克遜。傑克遜在落敗後,以超高的人氣,反對執政黨專權妄顧民意,主張回歸憲法聯邦主義的精神,給人民和各州更多的權力。在這些情況下,傑克遜成立了民主黨,在幾年內遍佈全國建立組織,而在1828年,打敗求連任的小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終結民主共和黨一黨專政,而開創出民主黨這200年老店。

傑克遜是民粹政治家的元老,但他代表的是民主政治很重要的一個力量。當民主政治裡的代議員,習於菁英主政控制一切,他們常會忘記民主初衷。這時就得由民粹政治家,用民意的力量,回歸以民為本的民主政治。柯文哲現在代表的意義,一如創建民主黨的傑克遜,台灣民主政治,已經讓威權政府轉型來的國民黨和爭自由民主的草莽民進黨控制太久,「民之所欲」,已經不在這些政客心裡。如果柯文哲要讓白色力量,真正為台灣民主立下百年根基,就得組黨。而且組這個黨,目標不是第三勢力,甚至也不應以老二政黨為滿足,而是要以全面執政為目標。

台灣民主,一如1820年代的美國,憲政民主經過草創初期的混亂,逐步摸索出方向,但也讓民主一時受舊有勢力綁架,而面臨困境。柯文哲新政,將為台灣民主開啟新頁,令人期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蔡英文辭黨主席,民進黨新黨魁會是「桶箍」還是「儲君」?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