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從「一帶一路」投資與融資,論高雄港被中國拿走的可能性

2018/11/30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舉期間,不斷傳出一種說法:一旦由國民黨執政後,高雄港是否可能淪為中國所「佔有」的港口?現在選舉結束已經可以知道,國民黨準備執政高雄市,看來是進入假設的步驟一,但是何時會進入步驟二呢?

文:Kelvin

隨著中美貿易衝突的惡化,美國對於中國的態度,已經不是歐巴馬時代的退讓與無作為,2016年川普的上任其實已經正式宣告中美衝突或是冷戰時代的開始。中國的每一項作為,美國人都拿著放大鏡觀看。

除了南海之外就是「一帶一路」政策最引起美國的批評,因為近來幾個小國家紛紛跳出來指控中國是趁火打劫,利用大量的借款造成債務危機而使得中國趁虛而入。而作為「一帶一路」融資活動的參與者,就來分析是否中國的「一帶一路」如美國人所說的那麼可怕呢?

中國的「一帶一路」成型於習近平任內,而這時候的中國背景正處於後文革時期小平同志南巡後的中國工業革命大躍進,所有的產業都處於野蠻式成長,如果不信你去比較一下全球前十大銀行是哪幾家?根據維基百科有關世界最大銀行排名,依照資產規模排序,前十名中有五家銀行來自中國,而其中一到四名全部都是中國的國有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民銀行、中國銀行。

再來看中國房地產公司的規模,根據2018年美國《財星雜誌》的統計,入圍世界500強的公司中,中國的房地產業是唯一有五家地產公司進入這名單中,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國家的房地產公司可以排入前500強內。其中世界最大的房地產公司是深圳的中國恆大集團,一年營收美金460億元。

最後你再去看中國GDP的總量排名,已經世界第二。雖然再除以中國人口數後的平均數不高,但是中國的某幾項產業總量還是很嚇人的。例如中國的粗鋼產量世界排名第一,其產量是第二名日本的將近八倍,另外中國也是世界水泥產量排名的第一名,是第二名印度的將近十倍,也就是說如果中國繼續成長下去的話,也許有機會耗盡地球上的很多資源。

其實中國領導人也發現了中國如果持續增產將可能造成中國經濟的泡沫化,但是如果採用一刀切的終止生產方式也將會造成中國經濟的硬著陸,這時候所謂的「去產能」的出路就是往海外的市場走出去。

「一帶一路」帶著和平的口號可以將中國多餘額的產能帶出去 ,除了可以延續中國的產能及技術還可以拉攏沿路的很多弱勢國家。因此在這裡將逐步將我過去經手的「一帶一路」融資分成幾個面相來觀察中國如何利用「一帶一路」的操作,將其多餘的產能技術甚至資金來延續中國的產業命脈,進而擴大中國在新絲路的影響力。

RTX432Y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在斯里蘭卡首都可倫波投資興建的「港口城」
  • 產業面

中國走出去的產業都是基礎建設業為主,前幾年參與最多的融資案以興建發電廠居多,所以中國EPC(工程總承包)公司可以將它的技術工程師輸出,發電機組輸出,營造工程輸出,相對工程帶來的整個供應鏈需求都可以全部輸出到國外。

而發電廠機組以水力發電,火力發電(煤、天然氣、當地能源-某種能源岩),核電廠,這其中美國GE負責了大部分的發電機組,所以「一帶一路」的有關發電廠建造,美國不能說沒有受益的。過去臺灣也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就是中央贸開曾經在胡志明市附近蓋了一個水力發電廠,但是它使用的發電機組是來自中國東北的二手機組,而聘僱中國的技術工程師負責營運。

  • 區域

遍及了亞洲、中亞、俄羅斯、中南半島、非洲,其實需要基礎建設的國家就有「一帶一路」的影子。越是有戰略優勢的國家,中國就下更多重本,例如巴基斯坦就興建了不少電廠,中國為了牽制印度,他們可是不惜重金綁住巴基斯坦來牽制強敵,遠交近攻政策的徹底運用具體呈現在南亞的這兩個為敵的國家上。

  • 融資對象

最近有些「一帶一路」的受益國家跳出來抱怨指責中國的不是,說是中國借錢給他們太多,而可能還不起錢,不得不最後將資產轉讓給予中國。這是不是真的呢?其實真正看到的融資對象,其中最多的是合資公司(中國與當地公司合資),依序如下:當地公司、中國公司、當地政府。

中國的在「一帶一路」的融資模式其實已經商業化,中國引入自己的國有銀行,將融資貸與跟項目有關的公司,所謂跟項目有關係,就是負責興建或是負責未來營運有關的公司。這些公司有的是中國跟當地的公司合資組成,也有中國自己承包工程的工程公司。所以當一個「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畫成形的時候,中國就會引入自己國家的承包商公司,將其貸款借給這些中國承包商,讓承包商拿到錢然後可以生產製造輸出服務。

所以這是中國聰明的地方,在「一帶一路」的沿路國家幫忙蓋電廠、蓋碼頭、蓋馬路,雖然也最終是這些國家來負擔貸款,但是實際上是中間先融資給自己國家帶出去的公司,將中國國內多餘的產能也輸出到國外。在基礎建設完成後這些沿路的國家再慢慢的把錢分期償還給中國,最後錢還是回到中國身上。這時中國的產能輸出不在侷限於自己國內,而是遍及全球,連帶著中國的公司也隨著壯大規模提升其國際地位。

不過要注意一點就是上述所指的參與建設的中國公司,基本上都是中國的國央企,也就是國家及黨所控制的公司,也就是說你可以把他當成過去台灣的榮工處,只不過他們的營業範圍更大了。不只在鋪橋造路而已,上天下海的事情他們都做得來。

RTX30AM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勞工
  • 借款期間與利率

「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興建期間至少5年,加上完成後開始運作有收入去償還貸款期間也至少要20年,因此5-20年期間的融資借款是經常見到的貸款期限。而以長期借款來看,這些貸款幾乎都是在2015年前後核准撥款的,當時承做利率約在2.5%~3.5%(3M-LIBOR+2~3%),其實以當時利率來看其實都不高,如果以商業銀行角度來看,很多商業銀行應該都不會有興趣的。

因為以這樣的價格倒不如去買當年美國的十年期公債其利率價格在2.2%~2.5%,還比這種基礎建設貸款更有保障,所以幾乎都是以中國的五大行為主的銀行才願意配合國家政策參加「一帶一路」的融資活動。

但是從2016年起隨著短期美金利率的上揚,這些便宜的美金在2018年看來已經不便宜了,因為2015年1M-LIBOR=0.17%上升到現在2018年的2.33%,其實該基礎利率以上升倍數來說都超過十倍了。

過去每次的美元利率上漲總是會造成新興國家的經濟災難,因為通常這些新興國家會承擔不起高漲的美金利息跟本金,加上高利率的美元也會同時伴隨著美元的升值造成其負債的增加。下一段我們就來談東南亞的「一帶一路」所引發的債務危機。

「一帶一路」引發的債務陷阱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APEC會議上,批評「一帶一路」的不透明債務造成一些國家陷入債務危機。現代國際社會上政治抬面上的人物哪一個領導人不好大喜功的?只要有錢可以投入蓋大型工程,就可以作為下一次競選的代表作。因此在前任領導人接受中國的鉅額貸款的誘惑下,通常在改選或是換屆,新領導人上台就會先清算舊帳,把前任的貪污或是外債都公開算好,以釐清責任。例如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等等不勝枚舉

通常這些國家幾點相同特徵,國民收入不高,創匯能力低(外匯收入少),外債高於同類國家的平均值,經費貪污,還有一個特徵就是民選機制。前任政府借錢都是後代還錢,大量的面子工程就會出現如機場,這種建設在台灣也曾發生過,例如恆春機場。

因此中國只要利用政治人物的好大喜功,以及高債務槓桿引誘,自然有機會讓那些高外債比例的小國家進入債務陷阱。無論是中國有意或是無意,只要高負債的國家借了鉅額貸款,都有機會發生債務危機,而評估哪些國家是否有還款能力,並不是中國要擔心的事情。

總結「一帶一路」的融資模式,中國是利用商業行為來包裝整個融資,這融資的負擔對象有的是當地國家,有的是中國自己帶出去的公司,但是其背後中國想做到的,其實是想把自己國內多餘的生產力輸出到其他國家。主要目的除了延續中國自己國內的製造生產能力,其次是中國國力的再度延伸。

因這些基礎建設除了有5年以上的興建期,完成後所能產出的現金收入,至少都能夠延續20年以上來償還當初「一帶一路」的借款,因此中國的影響力勢必在這些國家至少延續20年以上。加上如果中國利用這些外國需償還中國的貸款,例如原本的美金貸款,改用人民幣償還,這時便可來達到中國人民幣的國際化目的,也是一種長期的經濟策略。

AP_1832145482535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出席本屆APEC時與美國副總統彭斯(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合影,在會中彭斯對中國透過投資引發的債務風暴提出批判

從「一帶一路」,台灣可以學到什麼?

台灣過去對於邦交國給予的經濟援助,也是部分透過銀行端操作貸款給予邦交國,但是能不能做到也把台灣的廠商一起帶出去,達到援助邦交國也順帶支援到台灣廠商的規模成長;甚至將國內產業生產力輸出到國外,這是台灣可以借鏡的地方。

還有一點值得提醒外交部的事情,就是有關邦交國借款的債權的確保。過去台灣對一些邦交國的經濟援助,也是透過自己的銀行再貸款給邦交國,但是這些邦交國跟台灣斷交後並沒有還錢。過去外交部曾經在美國打官司,贏了官司之後,聽說也沒有進行索賠的動作;也就是說這些透過台灣的銀行拿到經濟援助貸款的國家最後沒有還款,其實身為債權國的台灣好像也沒什麼動作。

但是中國在「一帶一路」的融資活動,其貸款債權都是透過保險公司來保障這些債權風險,一旦貸款國發生倒帳,貸款無法收回的時候,至少有七、八成貸款可以從保險公司來獲得理賠。

再從「一帶一路」模式,來看高雄港的未來

選舉期間,不斷傳出一種說法:一旦由國民黨執政後,高雄港是否可能淪為中國所「佔有」的港口?現在選舉結束已經可以知道,國民黨準備執政高雄市,看來是進入假設的步驟一,但是何時會進入步驟二呢?

其實這答案很簡單,先看高雄港是誰的?

再來看它背後的老闆實力如何?

依照外媒所報導「一帶一路」的模式,首先這個業主要「很不有錢」,所以需要外國資金的援助,當他還不起的時候,就把資產移轉給金主。

首先Google一下高雄港,根據維基百科顯示的內容,高雄港的擁有者:中華民國交通部、營運者:臺灣港務公司高雄港務分公司。基本上高雄港的業主就是一個富爸爸,營運者是交通部項下的公司,也就是以台灣目前在世界GDP排名22的地位 ,加上台灣外匯存底排名第3,中國想藉由台灣因為窮到把高雄港押出去的機會真的不高。

因為一個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財政收入(稅收),台灣政府用稅收跟公債都足以支應台灣政府的支出,只要政府不夠錢,加強課稅或是發行公債就可以滿足財政支出需求。這是因為台灣民間還有錢給政府抽,或是台灣人還有很多錢借給政府發行公債。不像其他有些國家根本沒有足夠的財政收入,因此只好跟國外舉債,就像「一帶一路」的國家,在進行公共基礎建設需要跟中國舉債。

加上台灣企業長期國外貿易順差賺很多錢是留在台灣的口袋裡,基本上這個國家要倒閉的機會是沒有。因此除非台灣的中央政府自己願意,或是下次的太陽花失敗,否則高雄港被抵押出去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這六大原因讓綠色潰敗和法國「黃背心運動」一樣怵目驚心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