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大環境、意識形態、地方派系:從數據看跌破眼鏡的四都結果

2018/12/01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林邑軒

2018大選後將近一週,讓各方震撼的選舉結果,催生了相當分歧的選後分析,「戰犯」之多也是史上僅見。在這些因素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因素影響重大、哪些因素其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重要?

在此我用簡單粗略的數據分析,帶大家看看幾個老生常談的重要因素,究竟在這場大選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限於篇幅,本文主要討論六都中,較為令人詫異的新北、桃園、台中、高雄四都之選舉結果。

一、大環境因素:中央執政不力、綠白分手

民進黨大敗的主因是中央執政不力、綠白分手和韓流的外溢效應,這應該沒有人反對,我們把它稱為「大環境因素」。而該怎麼估計大環境因素?我認為最簡單的方式如下:比較2014與2018大選的民進黨各縣市候選人得票衰退率,就能估計大環境帶給民進黨候選人多大的傷害。

由於台北市國民黨候選人兩次大選的得票率完全相同,本次選舉尚有綠白分手的因子,所以我們先用其餘五都的數據來計算直轄市的大環境因素。為了確認大環境因素是否在所有縣市都有差不多的效應,我們也計算了其餘縣市的總得票衰退率。

結果如下表所示,民進黨候選人的大環境得票衰退率在五都為20.7%,在其餘縣市則為21.9%,相差不過1.2%,顯示大環境因素對選票衰退的影響,在直轄市和其餘縣市相去不遠。

2014

2018

民進黨候選人

五都總得票

3979329(A)

3155634(B)

民進黨候選人

縣市總得票*

1760939(C)

1375406(D)

大環境得票衰退率

E1:1-(B/A)=0.207=20.7%

E2:1-(D/C)=0.219=21.9%

E3:1-(B+D)/(A+C)=0.211=21.1%

(*扣除六都得票,並扣掉民進黨在兩次大選中,任一次沒有提名,且政治型態較為特殊的新竹縣、苗栗縣、花蓮縣之得票)


接下來,我將用E3(編註:六都、竹苗花蓮以外縣市的大環境得票衰退率)來估計純大環境因素影響下的四都得票(結果如下表)。

蘇貞昌、鄭文燦在新北、桃園,能抵抗大環境因素帶來的選票衰退,各多拿了136155、163815張選票;林佳龍、陳其邁在台中、高雄,則在大環境影響之外,多掉了48652、41475張選票。結果顯示,新北、桃園具備增加選票的正地方因素,能夠在大環境不利的條件下爭取選票;相對的,台中、高雄具備了負地方因素,導致選票流失的擴大。

(編註:大環境因素影響下的2018年得票估計值[C],是以2014年的得票數[B],乘上1-E3[0.789])

區域

2018(A)

2014(B)

大環境影響估計值2018(C)

差額(A-C)

評估

新北

873692

934774

737537

136155

正地方因素

桃園

552330

492414

388515

163815

正地方因素

台中

619855

847284

668507

-48652

負地方因素

高雄

742239

993300

783714

-41475

負地方因素

二、意識形態因素:民生牌與基本教義牌

綜觀民進黨四都候選人的選戰主軸,大致可分為強調拼政績、做實事的「民生牌」,與抵抗中國勢力、貫徹轉型正義的「本土牌」兩大陣營。新北前期的「蘇貞昌,會做事」和「桃園正好」、「進步台中」屬於前者,後期強打轉型正義價值的新北,和訴諸本土情懷對抗中國的高雄則屬於後者。由於蘇貞昌後期轉向大打鄭南榕事件,幾乎蓋過了「會做事」的前期主軸,因此我把新北的選戰主軸歸類為「基本教義牌」,亦即訴諸藍綠統獨對決,強調對手黨國成分的選戰策略。

面對基本教義牌,新北的侯友宜打出「安居樂業」,高雄的韓國瑜則訴求改變「又老又窮」的現狀,讓高雄成為「全台首富」。這兩位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盡可能淡化藍軍的色彩,從頭到尾主打民生牌,不因對手的基本教義攻擊而有所動搖。有趣的是,選舉結果顯示,號召改變的民生牌在高雄大行其道,讓陳其邁受到重傷;相對的,訴求維持現狀的「安居樂業」,並沒有進一步擴大戰果,還讓蘇貞昌陣營蠶食了部分選票。為什麼?

比較新北市和高雄市2016年的家庭收支調查,新北市的家戶平均每年可以多存62006元,平均每人所得(薪資、福利與其他)多了49532元,每人每年可支配所得的中位數差了37649元。除此之外,還有一項最重要的數據,所得最多的前20%與最少的後20%家戶的倍數,新北市是4.29倍,高雄市是5.65倍。這些數字,標示了「安居樂業」與「又老又窮」的距離,也說明基本教義牌在新北、高雄的失效。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我認為在新北主打「會做事」,會比轉型正義牌來得更有利,只是這需要更多資料佐證,在這裡就先當成我的斷言即可。

新北市(A)

高雄市(B)

差額(A-B)

平均每戶所得收入

1294607

1166824

127783

平均每戶儲蓄

239918

177912

62006

平均每人所得

417615

368083

49532

家庭戶數五等分位所得差距倍數

4.29

5.65

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

293483

255844

37639

三、地方因素:地方派系還是另有原因?

桃園、台中兩都,都是民進黨在2014年擊敗國民黨候選人,並在2018年挑戰連任的執政縣市。然而,為什麼鄭文燦能抵抗中央不利因素,繼續擴大選票,林佳龍卻遭遇了空前潰敗?常見的說法認為,鄭文燦勤勞務實的施政,獲得不分藍綠的一致肯定;相對的,不能說是不認真的林佳龍,則遭到紅黑兩派大團結的國民黨痛擊,失去了舊台中縣區的大半江山。那從數據上,我們能找到林佳龍敗於地方派系的證據嗎?

我們以2014年林佳龍的得票率為基期,來計算2018年台中市各區得票率衰減的幅度。首先,如果地方派系大團結是林佳龍的敗因,舊市區和縣區的衰減幅度應會有顯著差異;其次,如果地方派系因素強烈,可以預期的是,各地區的得票衰減幅度應有較大的分散程度,這可以用變異係數來估計。

我們用同樣的方式計算國民黨的胡志強,在2014年相對於2010年的得票衰減幅度,以作為比較標準(如下表)。首先,林佳龍在舊市區和縣區得票的衰減幅度,差距僅為-1.40%,略大於胡志強的0.54%。其次,全區得票衰減幅度的變異係數,林佳龍僅1.04%,小於胡志強的2.55%。這樣的數據顯示,林佳龍的「負地方因素」在各區相當平均,且舊市區、縣區並沒有顯著差異。地方派系對於胡志強或林佳龍的得票增減貢獻都很微弱。

因此,林佳龍的敗因不在地方派系,而是其他影響全台中的因素,而這就超出數據分析的範圍了。

舊市區衰減幅度

舊縣區衰減幅度

各區衰減變異係數

林佳龍

(2014->2018)

13.68%

15.08%

1.04%

胡志強

(2010->2014)

8.20%

7.66%

2.55%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你沒想到的公投副作用:台灣將成為國際上的被告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