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國民黨大勝後將走上團結之路,還是啟動2020大內鬥?

2018/12/01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藍營支持者關心的,是國民黨能否趁此氣勢一革腐朽陋習,帶來正向的改變,但一般民眾真正在乎的,國民黨上台後能否改善人民生活,而2020年大選推出的候選人,也必須符合這個價值。

文:張正昀(民間企業研究員)、陳偉佳(政治評論人)

2018縣市長選舉,以國民黨取得壓倒性勝利作為本次選舉收尾,除了台北市仍處於選舉疑雲之間,其它縣市無懸念地由國民黨掌握執政權。此次選舉不僅是對蔡政府的期中考,也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

而僅靠兩年就「重振旗鼓」國民黨,之後的走勢將如何呢?

國民黨本土派大勝,該喜還是該憂?

本次選舉當中,國民黨取得優勢勝利,不僅可以視為是軍公教、農民、中產階級的全面反撲,另外一層意義是國民黨本土派暨地方派系的全面勝利。韓國瑜長期於國民黨內並非核心人物,也不是那種會得到黨內大老「關愛眼神」的對象,何以在此次選舉異軍突起、翻轉綠地變藍天,靠的不僅是網路經營,還有地方派系的鼎力相助。

韓國瑜在國民黨內政治光譜上,實際上更偏向地方經營為主的地方派系,其岳家深耕雲林,與張榮味和王金平等中南部地方大老有深厚友誼,從三山造勢到韓國瑜南部輔選走透透,張、王兩家出盡了洪荒之力,替韓國瑜開闢戰路。而在韓國瑜人氣扶搖直上後,韓更挾著這股氣勢,替藍營原先不被看好的南部縣市提升選情,為地方派系搶攻市場,選情於是有了反轉的結果,可謂魚幫水,水幫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韓國瑜如此受惠於地方派系,後續施政究竟如何,有待各界檢驗,如果因為地方派系一詞,而先入為主給予負面評價,可能有失公允。有人選擇在台北利用資訊暨媒體傳播的選戰模式,為自己開闢戰線,也有人選擇一步一腳印的服務經營模式,專心做好選民服務,不同經營模式間並無對錯,亦無是非,端看人的作為而評價。

最關鍵的問題是,國民黨本土派的全面勝利,對於國民黨而言是短多長空?還是能一路長紅?

大多數藍營選民關心的是,國民黨能否趁此氣勢一革腐朽的陋習,帶來正向的改變,但一般人真正在乎的,其實是換國民黨做能否改善人民生活。政治是高度涉及利益分配的活動,尤其是地方首長所掌握的資源可觀,地方派系維繫需要資源,從這角度來看,這次出線的國民黨各地方諸侯,是否能在施政上,真正以人民福祉與利益為最高價值為前提,最大限度的減少地方派系掣肘、干預與弊端,不單是重拾藍營選民對國民黨的信心,更是國民黨重拾人民認同的關鍵之一。

韓國瑜 勝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後韓國瑜效應」,會持續發燒還是逐漸冷卻

今年的「韓國瑜效應」,不單是韓國瑜網路策略奏效,更是地方派系與選民認同相互加乘的效果,然而,藍營必須認識到,從韓國瑜當選的那一刻起,即進入「後韓國瑜效應」,這個詞彙的意涵正負與否,將由韓國瑜未來4年成績而定。

在2018縣市長選舉中,韓國瑜確實做到了「一人救全黨」,大大凝聚藍營選民的士氣,成功吸引中間選民投給國民黨,但須知那不是基於對國民黨的認同,而是對執政黨——民進黨執政無能的不滿。凡事一體兩面,韓國瑜一面給予選民超高期望,一面也承擔了超高風險,期望越大則失望越大。可以想見,韓國瑜上任後的蜜月期極短,若是上任半年至一年內,交不出令高雄選民滿意的成績單,韓國瑜必然遭到韓國瑜效應的反饋,屆時「後韓國瑜效應」可能成為一個具負面意涵的詞彙,這不單單影響高雄,更會形成擴散效應,影響到所有國民黨執政的縣市,屆時國民黨反而會處於更加不利的情況。

所幸,目前看來,韓國瑜上任之後,高雄市在農產品外銷、觀光以及招商這三塊,應可初步取得穩定成績,至少能夠保住基本民意支持,降低了雪崩式民意滑落的發生機率。後續更重要的施政推動、問題解決,韓國瑜是否做好準備同地方派系斡旋,這攸關到韓國瑜如何長時間讓高雄選民有感。舉例言之,高雄市基礎設施的翻新與養護、產業結構調整、環境汙染改善等,韓國瑜如何說服地方派系,或是地方派系能否主動配合,不從一派之私,以高雄市民最大利益為出發,一起合作解決問題,而非為了利益糾葛互相製造問題,將是韓國瑜與地方派系共同的考驗,也是影響韓國瑜乃至國民黨,能否持續經營領導品牌的重要變項。

選後是國民黨團結之日,還是2020大亂鬥的開始?

縣市長選完不久,便已經傳出聲音,意圖推舉韓國瑜代表國民黨角逐2020總統。

說這話的人要嘛是別有居心,要嘛就是過於天真而沒有政治敏感度,因為對韓國瑜來講,上任後弄好未來4年的高雄市政才是重中之重,2020出來選總統不但不現實,而且時機也不成熟。

不過,選完這麼短的時間便有選總統的聲音傳出,暴露出國民黨長期以來被人詬病,亦被人牢牢抓住的弱點,即「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刻意選在韓國瑜剛勝選、聲勢最旺的時候,放出拱韓選總統的消息,姑且不論放出消息者的心態,此舉可能挑起黨內部分人士敏感的神經,反而引發新一波的猜忌,甚至是大亂鬥,難以迎來勝選後的黨內大和諧並一致對外,大亂鬥除了虛耗之外,隨著新聞媒體對內鬥消息的推波助瀾,大眾對國民黨的印象會變得更負面,國民黨好不容易重振的一切努力將付諸流水。

未來,藍營推出總統候選人,至少要具備「二不」、「一中」、「一青」等重點特質。「二不」是「不講幹話」、「不亂開支票」,台灣長期被一堆幹話政客徒耗時間,這些幹話政客往往也是信口開河,一開口就是一張政治支票,選民早已厭倦政治界的紛紛擾擾,期盼的也就只是一個會做事的人。

「一中」即重視中間選民的需求,從2014年來,中間選民已成為左右選舉勝負的關鍵,可以說「得中間選民者,得天下」。這位藍營共主,除了要能接地氣、擁有獨特的個人魅力之外,更要有能力與中間選民,感同身受他們遇到的生活困境,提出解決方案,方能爭取到這群關鍵選民的支持。

「一青」,即重用青年,國民黨喊了八百年的重用年輕人,至於成效如何,雖然每人看法不一,但是終究跟不上民進黨的腳步。然而,資訊傳播與溝通勢必成為未來選戰不可或缺的策略與技術手法,尤其是國家元首如此規模的全國選舉,操盤線上選戰的知識與專業多集中在青年身上,如果這位候選人,無法提供年輕人舞台,讓青年創意放手一搏,必要時成為青年後盾,終究爭取不了年輕人的認同,更別提贏得大選。

中國國民黨1日在黨中央舉行2018中央助選團成立誓師記者會,由黨主席吳敦義(前右2)擔任團長、前總統馬英九(前左2)擔任名譽團長,宣告助選團正式成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除了上述特質,未來藍營的總統候選人還必須有能力整合國民黨內各派系,尤以地方派系為主要整合對象,經過這次縣市長選舉,可以想見國民黨地方諸侯與本土派將成為藍營主要決策集團,要勝選即必須成為他們的共主,或者凝聚他們的共識,他們手上擁有的資源將會決定藍營有沒有戰力一搏。

再者,這位藍營總統候選人必須爭取傳統藍營都會型政治與知識菁英的歸屬,這些菁英往往具備高度專業知識,或在政策規劃與施政上有經驗與能力,卻不見得能和民眾作有效溝通,此時總統候選人要成為菁英與民眾之間溝通之橋樑,彌平雙方溝通落差,共同找出解決當前國家困境的最適當解決方案。

總的來說,這位藍營總統候選人不僅要將自己看成是國家的CEO,更要有把自己當成平台的概念,萬不可再以傳統藍營父權或權威思維看待選戰與治理,只有看待自己如同一般人,選民才會把這位候選人當成自己人,否則14個月後的選情,可能又是另一番光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大環境、意識形態、地方派系:從數據看跌破眼鏡的四都結果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