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一張票、一世情」:地方派系之島與嬰兒潮世代的「人情政治」

2018/12/02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邱星崴

這次的選舉結果以民進黨大敗告終,各式分析檢討迅速出爐,紛紛指出問題在於改革拖累、假新聞、公投安排不當等等,但有一項因素卻以意料之外的方式出現──地方派系。

已經有論者指出,民進黨在台中、雲林、高雄的敗選,與地方派系有關。顏清標、張榮味、王金平在台面下的運作,成功地整合了派系,不僅將國民黨候選人送上縣市長寶座,還迅速拿回政治資源。選後不久,盧秀燕已經屬意顏家出任議長,張榮味似乎也重新掌握北農。一時之間,地方派系彷彿又回到過去意氣風發的年代。

台灣曾經是一座派系之島。二戰後,國民黨表面上實施地方自治,但實質上卻在全台灣打造了雙派系結構,由上而下垂直貫穿,從縣市到村里都遍布著二元對立的派系。尤其在戒嚴時期,地方選舉多由派系輪流執政,投票只是表面上的民主形式。

所謂派系是一種用「胡蘿蔔」與「棍棒」交替使用的統治方式,胡蘿蔔意指壟斷性特許資源(客運、金融、農漁會、水利會⋯⋯)、棍棒則是以司法或資源阻斷作為懲罰機制,此雙管齊下的方式正是國民黨能夠長期控制台灣地方勢力的關鍵。然而解嚴之後,許多特許資源逐漸民營化,司法也開始獨立自主,導致一縣市雙派系的金字塔模式崩壞,在90年代越演越烈形成黑金亂象,最終成為壓倒國民黨政權的其中一張骨牌。此後,台灣的政治不再只是地方派系的合縱連橫,而是更訴諸選民身份認同的國族政治。

解嚴也造就台灣社會力的解放,各種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地方上也吹起社區營造的風潮, 921大地震是一個重要轉捩點。社區營造強調以社區為主體,打造公共生活,關注地方公共事務。長期下來,社造註定與地方派系權力摩擦,也自然地互相視為對手。

事實上,兩者運作的邏輯截然不同。社區營造在公領域運作,強調說理與共識累積,重視參與的過程;地方派系則在私領域運作,強調關係以及利益分配,重視協商的結果。從純理論來說,前者只要經過充分討論,資源充分集中一人也不是問題;而後者只要利益平均分配,過程完全私相授受也沒關係。

公共事務推動模式

領域屬性

運作邏輯

注重環節

社區營造

公領域

說理溝通

共識過程

地方派系

私領域

人情義理

分配結果

我們可以發現,社區營造的原則放到更高層次來說,其實儼然就是近年來所謂的「新政治」,符合青年世代對於公共政治的想像。換句話說,公民運動就是以全國為範圍的社區營造。在青年世代看來,馬王政爭、服貿等,都是黑盒子裡面的利益衝突,應該要被公開檢視,此乃「島嶼天光」的由來。民進黨也因為太陽花運動捲動的社會力,順利贏得2014與2016的大選,首次取得完全執政的成績。

然而,任誰也沒預料到,公民運動浪潮會在今年受到嚴重挫敗。仔細檢視這次選舉的幾個交鋒處,我們可以發現歷史時間軸錯落不一:既有前現代的派系角力,也有現代國族的獨立正名,還有後現代的性別平權。而無論哪一個戰線,都以進步陣營大敗收場,強調價值權利的一方,輸給了重視關係權力的一方。用最簡化的方式來說,公民運動面臨了人情政治的強烈反撲。從公投結果分析,更可以說是嬰兒潮世代與青年世代之間的直球對決。因此,對青年世代來說,浮現了一個新的命題:如何突破同溫層。

坦白說,青年世代的同溫層只意味著價值立場接近而已,其人際連帶較為流動與原子化;與此相比,嬰兒潮世代擁有非常厚實的同溫層,戒嚴時代的成長經驗奠基了穩定單一的價值觀,並擁有綿密交纏的人際聯帶(血緣、地緣、業緣、信仰)。事實上,嬰兒潮世代的同溫層不僅更厚(人數多),還因為繁複的人情往來更加溫暖。

而「人情」正是派系運作最核心的方式。地方派系在地方社會運作,具備一致的場域邏輯。地方社會由多層次的交換構成,小至日常生活中的食物交換(地瓜葉換絲瓜)、勞動力的交換(互相幫忙採收),甚至是社群之間的交換(繞境),並從中衍生出複雜的交換機制。例如最常見的,在菜市場多送一把蔥、蒜,正是在以少量資源交換購買忠誠。重點在於關係的延續,而不是一時的利害。這也是為何鄉下買票盛行的原因,關鍵從來不是檢舉獎金的高低。

在地方社會的運作中,無處不瀰漫著人情,潤滑著彼此的社會關係。也因此,人情不僅是地方社會運作的衍生物,還幾近於貨幣一般的存在,積欠人情與積欠金錢雷同,是必須償還的債務。因此,人情其實具有實質的償付效果。人情貨幣的生產固然是去中心化的,由投資的時間、心力所生產,但絕對不能拿比特幣來類比。因為人情貨幣的流向可以被引導,最終兌換成一張張選票。地方選舉常見的口號「一張票、一世情」,就是這個意思。

嬰兒潮世代正是經歷台灣社會劇烈轉型的一代,是林強所唱〈向前行〉的一代,他們見證了台灣由農業社會步入工業社會,大量人力從農村湧入都市,但生活模式並沒有因為定居都市消失,仍然屬於關係導向。這點可以由長輩眾多的LINE群組中管窺,由各式各樣的關係團體組成,同鄉會、同學會、退休同事聯誼會等等,溫暖的人情依舊包覆他們生活。

看似中性的社會關係群組並沒有阻擋政治訊息的入侵,反而成為散佈假新聞的溫床。我們發現,當人情政治從線下走到線上之後,性質產生改變,網路群組中的人情流通,不再是貨幣,反而是通路。在嬰兒潮世代中,何種訊息可以傳播,由社會關係來決定。社會關係決定了誰是可以信任的,他講的話才會被接受。網際網路號稱是無遠弗屆的資訊傳播,傳到嬰兒潮世代手中卻彷彿撞到人情之壁,近年來公民運動捲起的社會浪潮也在此受挫。

當然,民主之路不能就此打住,民主必須繼續深化。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這次選舉的失敗點出了青年世代的迷思:太注重價值的傳達,而忽略了人與人實際接觸的界面。尤其在網際網路上,我們容易以為理念是以真空輻射的方式傳播,但價值的接受需要與個人的心理感受呼應,而這需要介質。所以,進步陣營的下一步,不該是精進網路上帶風向的技巧。還是強調一次,若是不被信任,天花亂墜都沒用。相反地,我們要結成現實中的陣地,去創造生活中的連結,組織夠多的次級團體,從日常小事著手,將理念落實在生活點滴之中。像是近年興起的親子共學團體(如:歐巴桑聯盟),讓小孩從小就練習實質的民主,一起改革罐頭式公園,這就是很好的案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攸關利益:年改與農業韓流是民進黨敗選的最重要原因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