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派系叛逃、里長分裂,民進黨「地方選舉經驗法則」為何失效?

2018/12/06 , 評論
永不乾燥 Neverdry.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永不乾燥 Neverdry.
是個受到石化紅利灌溉長大的大齡高雄小孩。對故鄉的記憶與念想都是潮濕的,包括海水的味道與雞尾酒式的空氣。

文:Neverdry

陳菊前市長在2006年第一次競選舊制高雄市長時,面對黃俊英猛烈的挑戰,在選舉前夕的最後一夜,以「公道」為題,進行造勢場的最終演講。其中有一句台詞是這樣的:

「他們與過去台灣社會成長,人民的受苦,台灣社會的打拚完全無關,他們過去的歷史是空白的,我們過去的歷史有眼淚與血汗,因為我跟所有的台灣人一起奮鬥打拚,站在這裡,才不枉費我們所有的鄉親父老疼惜、支持我,你們說對不對?」

其實這段演講當中,顯示了一直以來民進黨選戰的經驗法則所在:強調從政黨員的資歷與訓練,以求達成與對手之間的對比。但就在這場演講,恰恰提到了這次民進黨在高雄市長選戰,乃至於全國的戰略上面,一直以來被視為圭臬的經驗法則中的盲點。

決定選舉結果的關鍵區域,常常把持在派系手中

故事應該先從上一篇〈高雄市長選舉不僅是瑜邁相爭,更是地方派系的「諸神黃昏」〉比較隱晦的部份談起。民主進步黨這一次在高雄的逆風,並不是如部份媒體與網友觀察的由8月底的水患開始。若回想一下,在台中的選舉自9月起到11月23日止,都沒有真正的成為全國媒體的關注焦點,但台中的選舉最終依然以現任市長林佳龍以大幅度差距無法守成告終,就會發現問題並不在有沒有決定性的事件,而是有結構性的差距。

以高雄為例,結構性的問題,首先絕對是派系因素。王金平前院長率領白派反攻這當然是重要的原因,但絕對不是全部。若今天白派全數施展開,也大概是在縣區跟民進黨打成平手。甚至在陳菊13年的努力,以及改制直轄市後官派區長並解散鄉鎮市代表之後,我也很懷疑白派是否還有原本的組織能力。畢竟轉而挺韓的白派大佬、現任高雄市農會理事長蕭漢俊,之前在選舉時為了力退前橋頭鄉長李清福一派,甚至跟陳菊合作過。但就如同小弟前文所述及:當白派的領導人物是王金平的一天,那白派在高雄就會是特別的存在。

黑派的態度從頭到尾始終曖昧,才是這場選舉最懸疑的部份。自2017年四月,因案入監的前橋頭鄉長、前水利會會長李清福卸任改選,陳菊直接指派市議員沈英章與前秘書長,被視為李清福代理人的呂文豪競爭。這次水利會的選舉堪稱是多年來高雄水利會雜音最多的一次,甚至不同的報紙還把呂文豪的派系分派錯,可見地方線的記者因此多所誤判。

李清福在2012年選上中常委的時候其實是得到了陳菊的支持,也間接讓2010支持陳菊的黑派掌門人余政憲失去了競爭中常委的希望。但到了2017年李清福要入監時,其系統卻直接被陳菊放棄,無論是農會系統拉白派打陸海清,還是水利會直接派人與自家人競爭,這對李清福系統的殘存代理人而言如飲薄冰、冷暖自知。此時呂文豪只能回頭尋找黑派老長官余政憲的保護。人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余家王朝16年已經是許久以前的事情,實力仍是不容小覷。如今年的曹公祭,高雄的民進黨從政黨員居然只有選區立委許智傑受邀,別說是陳其邁,連陳菊本人都沒有能夠出席這個水利會辦理的重要慶典,余政憲卻能與呂文豪攜手出席,雙方微妙的關係可見一般。

若把差距一向不大的舊高雄市區姑且視為五五波,那民進黨會在高雄如此逆風,縣區才是最大的關鍵。余政憲的曖昧不明,背後與陳菊之間革命情感上的破裂,應當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12240959_1016569368405585_26373988438321
陳菊與管碧玲│Photo Credit:管碧玲 (kuanbiling)
無論陳菊是想收編還是改革派系,最終結果都算失敗

大環境上如此的逆風,讓韓國瑜大膽的表示要三山大團結,實際上合情合理。但最終,縣區僅僅讓他贏得了56,636票,我能大膽的假設:王金平在高雄選情的影響力,被普遍高估了。若還要余家袖手旁觀,才能勉強贏不到六萬票,那派系的影響力,以及所操作的縣區農漁民的剝奪感,甚至是所謂「賣菜郎CEO」的招牌,實際上都有商榷的空間。

相反的,舊市區民進黨總共輸了93,970票,似乎才是決定問題的關鍵,這是選前大多數人所沒有能了解到的。我認為這才是民進黨身為一個都會型政黨值得注意的警訊。所謂的「道可道,非常道」的白話文:就是天下沒有常理。在選民行為現代化很快的高雄市區,民進黨從來沒有在舊市區拿過這麼低的得票率。

過去民進黨即便在高雄市面對黃俊英的挑戰,在市區依然可以用人選的資歷與從政經驗來包裝自己的候選人,並且擘畫自己的城市願景。就如同在選戰告急期間,陳菊的粉絲專頁貼出了一份他與陳其邁共同入鏡的影片。影片的內容除了軟性訴求大家要認同故鄉團結起來,並且再一次展示陳菊市府13年來的各種重要建設,如亞洲新灣區與輕軌第一階段等。有些觀察家也許認為陳菊市府的問題是重市港區輕縣區,但這支影片反而是我認為是陳菊與陳其邁陣營深深瞭解危機所在的放手一搏。因為韓國瑜靠著派系的奧援狂掃三山之際,並沒有對舊市區多有著墨,頂多是將海空雙港自經區的政見再抄一次,再來就靠中國方面的讓利施捨了。因此多次造勢晚會的拼場與拍攝這支影片喚起原有選民主力的危機感,事實上是非常成功的一次選戰末段操作。

策略上,這是成功的一次行銷,卻沒能帶動最終在舊市區反超得票。僅僅成功鞏固了原有較為忠誠的選民,而游離票卻都沒有能夠喚醒。也許需要反省的不是高雄市政府的政策精神,而是對基層組織的散漫、行政上的衙門化,以及對首投族群的群眾心理內涵不了解。

市府與地方里長發生斷裂,用一張傳單可看出端倪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與史哲副市長的作法專斷與「有做就好」的衙門心態,一直都為人詬病,舉凡高雄港站、高雄客運岡山站、旗山大溝頂、高雄果菜市場等,雖然總是依法行政,或有達成政策目標,但過程之草率,溝通之無效都令人感到遺憾,並總是造成應妥善保存的文化資產遭到破壞,不勝唏噓。甚至是關於建設的部份,也經常讓關係人頗有微詞,能夠一次作到好或溝通到位的事情,卻沒能圓滿成事,例如魚市場沒地方給攤商放冰塊的笑話,就經常讓人笑不出來。更別提美術館路段的輕軌二期工程,甚至讓多里里長起來聯合抗議。這讓人不禁懷疑高雄市政府的螺絲是否已經經年累月沒有轉緊,發條也沒有上油?

這些事情更體現了市府與地方里長之間的溝通已經開始出現斷裂。我不願意揣測高雄市政府干涉地方農會、水利會等事務是否也造成了他們開始與地方里長之間的裂痕,但分裂投票與私下配票等情事在市區大剌剌上演,可以看得出來市府與里長之間的溫度差已經到了無法被忽視的程度,例如以下這張推友提供的傳單我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1_RaL2ks7CfnE95rrFkrvVbw
無黨籍林南里里長候選人(同額競選)黃旭煌先生印製之配票傳單,可以看出配票傳單上不只同時出現陳其邁與國民黨籍前議長許崑源,甚至與民進黨籍議員候選人周玲妏(落選)並列 | 作者提供

許崑源前議長是曾經違法動用警察權排除民進黨議員,惡意背葛高雄市政府總預算,並口出惡言要民進黨「不然下次多選幾席」的前任議長。這樣的候選人即便再「海派」,地方樁腳居然可以讓他跟民進黨籍的市長候選人並列,尤其啟人疑竇。

若各位讀者不熟悉,林南里位處林德官的中心,位置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的南側第一排,享受該區最大的綠地,並且是謝長廷時代「打開圍牆」的第一批獲益者,離捷運文化中心站也在步行可以抵達的範圍,未來更將被環狀輕軌第二階段與捷運黃線挹注。學區更是在五福國中的優良學區當中,理應是民進黨執政時期多年執政下的獲益者。但這裡的親執政黨樁腳,卻能在傳單上公開支持與執政黨水火不容的前任議長,令人不禁莞爾。蔡英文總統自許能夠成為最會溝通的政府,並要求大家「謙卑、謙卑、再謙卑」,對照高雄的現狀,徒增諷刺。

用「進步價值」結盟的各方社會勢力,因為中央施政開始摩擦

民進黨慣用的選戰策略,還有另外一個較少被當作決戰因素的盲點。以過去的經驗而言,民進黨其實是個比國民黨還要年輕許多的政黨,因此對於青壯年族群投票的掌握能力,以及媒體工具的掌握度,一直勝過倚靠組織票的中國國民黨。但這次高雄市長選舉與過去十分不一樣,扣掉2008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在高雄市一對一的選舉當中,從來沒有在青壯年議題上陷入絕對的被動。從選舉的過程當中,扣掉「高雄又老又窮」,所謂的「北漂青年回家」議題,事實上佔據了輿論戰的主動權。高雄勞動力市場的先天缺陷,一再的被數個新聞台、批踢踢、Dcard、Facebook等媒介輪流洗板。

不過仔細探究這次大選中,青年族群普遍不投票、或對民進黨籍候選人投下不信任票的原因卻異常的發散。當初在2014、2016支持民進黨走向完全執政的太陽花世代,這次的表態率顯然不如預期。例如勞基法二修、反核、婚姻平權、環境議題都分別得罪了不同的選民。蔡英文當初在太陽花運動中為取得取代馬英九政權的絕對正當性,因此與不同的社運團體互相結盟,用「進步價值」作為號召,可以說是自扁朝8年之後,民進黨與黨外社會運動相處最為融洽的一段時間。但自蔡英文政府上台後,這些政治責任與社會摩擦都被期待由蔡英文政府一肩扛起。

選民基本上能理解執政有先後順序,作法也有許多必須保持彈性與模糊的部份。但對於很多與蔡政府2014起很靠近的社會團體,卻有其背後的運動壓力,許多團體都對於自己的議題沒有被列為優先考慮感到憂心。例如勞基法的修法就被認為幅度不夠,陷入雇主與勞團之間兩面為難的情境;同婚議題也受到部份同運人士的責難,認為即便釋憲成功,民進黨卻始終沒有提出黨版民法婚姻篇的修正案;環團肯定蔡政府對於2025非核家園的努力,卻不斷對於基載能源的選擇與硬體設施的開發有雜音,例如深澳電廠重啟與燃媒機組更新問題不斷的被受挑戰,甚至連轉型正義、年金改革等議題也多有失焦。因此國民黨甚至中國網軍主導的輿論戰,則不斷有上下其手分化所謂「進步大聯盟」統一戰線的空間。

但蔡政府自栩為最會溝通的政府,卻常常在立法院「尊重黨團自主」,行政單位在推出方案與施政作為上,也並沒有將自己的藍圖,用多數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解釋。反而常常會讓少數從政黨員的失言,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重複播放,傷害蔡政府的口碑與信用。蔡英文總統事實上在總統的職位上十分兢業,但人民與政府之間的溫度,就因為缺乏有效的溝通而拉大。民進黨的從政黨員,與蔡英文總統之間無法有效的互相掩護,其實才是慘敗的重中之重。

陳菊
Photo credit: 總統府
誰能跨出自己的圈子進行有效溝通,就能贏得下一場選舉

若說陳其邁是在與市政府的多年包袱,甚至是蔡政府執政的反作用力進行選舉,似乎一點都不為過。若從這個角度看,陳菊與陳其邁同台的最終衝刺,似乎也註定了市區的票房不振。若說2006年高雄市給了陳菊一個公道,讓他能夠出馬服務高雄市民,那這個公道的Credit應當已經受到傷害。所以這一次的大港割喉戰,對陳其邁可能真的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但除此之外,首投族與高齡選民吸收媒介的改變,也讓「有效溝通」的難度變得更大。拜智慧型手機之賜,年齡層兩端的選民開始迎接資訊接收端串流式的資訊曝露。資訊攝取與休閒娛樂之間的分界越來越模糊,因此許多過去台灣選舉中擅用的宣傳工具,在當今的網路環境中變得無用武之地。

宣傳品本身若不是靠內容的品質勝過對手,就必須要提昇刺激感,以求在第一眼佔用使用者的視線。畢竟現下的宣傳品與文宣,必須要跟日劇、韓劇、電影、球賽、YouTuber等各種內容產品的夾殺下,爭取使用者點開的每一分每一秒。所以內容農場的誤導,甚至是蓄意的假新聞,反而比澄清事實的新聞稿與記者會還要來得更快深入各種同儕群組當中,對於執政黨的黨公職與政府各級機關的公關部門而言,更是疲於奔命。

陳其邁在敗選之後直播與支持者互動時,他的愛貓「小米」與他互動的意外場面,反而成為了話題。「毛孩」在現在的網路世界裡面,一直都是人氣不墜的要素。蔡英文在總統競選期間,蕭美琴幫他帶回來的虎班貓「想想」也曾經引爆了不少的討論。甚至姚文智以機關槍式的獨家抱貓姿勢,也曾被不同的網路創作當作諷刺元素。可見內容上的吸引力,似乎才是面對首投族與長輩族群直接溝通的利器。網路上部份陳其邁的支持者,甚至開玩笑抱怨:「有貓為什麼不早一點放出來啊!」。

或許這是在假新聞與內容農場的肆虐中,敗中求勝的唯一戰略。畢竟中國與俄國是目前世界上公認的假新聞兩大來源,而從對岸蔓延而來的惡意卻不是一時之間可以完全防堵的。因此若要鞏固自己的支持群眾,也許在澄清的過程當中,不能一直用過去面對黑函的方式面對,也許提昇自己內容的吸引力,去排擠劣質的懶人包與圖片包,才是正確的應對方式。

事實上,不只是執政黨,包括各個社會運動團體來說,運動本身的延續不再應該被當作第一優先,而是必須走出自己的圈子,去說服每一個不同的同儕群體,並將自己的訴求包裝成足夠吸引人的內容,才能同時獲得捐款挹注與政治聲量。因為從當下開始,舊的經驗法則已經無法再起指導的效果。

為了一個更好的社會,大家必須要走出自己的同儕圈,用自己的力量為自己想要的政治做背書,才能成就一個更好的台灣。

本文經永不乾燥 Neverdry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從太陽花崛起到公投失利,時代力量的「進步價值」該往哪走?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