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內有矛盾、外有對立,蔡英文該如何撐過2020大選?

2018/12/15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民進黨選擇以拖待變等待國民黨策略出錯,可能更激起矛盾雙方的共同不滿,若國民黨又提出「強棒」人選,蔡英文可能會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沒有連任的總統。

文:陳偉佳(時事評論者)

本次縣市長選舉,綁著多項公投案,不僅帶來選務的混亂,更即將為民進黨帶來新的政治風暴。

本次公投最重要的莫過於第16案「以核養綠」及第12案「同性伴侶專法」,而這兩項公投案分別以同意票54.4%及58.1%通過。公投案通過了,民進黨及政府必須得做出回應,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表示,政府將順應當前民意,尊重公投結果,將廢止《電業法》95條第1項,依照全民公投的結果不再為非核家園設定2025年的期限——這可真是轉了一個超大的海豚髮夾彎,先前義正嚴詞、拍胸脯保證絕對會廢核、邁向非核家園,結果當全台開始頻繁出現跳電,「疑似」有缺電危機時,「恰好」順應民意,將不再採取強硬的廢核政策,有如砸破了非核家園這塊神主牌。

不管如何,政府總是對第16案給出回應了(雖然這個回應非常的不令人意外,也非常的髮夾彎),問題是,同性伴侶專法公投案通過後呢?

定位不清的「台式公投」,將成為凌遲民進黨的劊子手

如同前面所說,公投案若是過了,執政中的民進黨及其領導之下的政府總要給出些回應,現在民進黨的手上拿著一個燙手山芋,且沒有人敢賭上政治生涯扛下這個攤子。原因在於,無論接下來誰接手,同性伴侶專法無論制定得如何,無論版本如何它都將充滿爭議,也都不會為對立兩方的任一端滿意,更會從接下來到選舉投票當天,一刀一刀如劊子手一般刨下民進黨的肉,這部分可以從至少三方面分析之。

  • 大法官解釋與公投結果互為矛盾的困局

此部分必須要談到政治學的權力分立及制衡概念,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被實踐之初,是在美國獨立建國之時,身為世界上第一個實踐三權分立理念的民主共和國,司法權在建國先賢們設計之初,它即是三權當中最小的權力,它很安靜又很被動,後續才經由時間的推移慢慢擴大乃至1950、1960年代大法官華倫(Earl Warren)的一連串作為,才讓司法權「看似」主動又強大,但實質上,它還是安靜的權力。

而我們再看到,《德國基本法》的第20條內容:

立法權應受憲法之限制,行政權與司法權應受立法權與法律之限制

光從條文字面上的意思看,顯然德國在設計三權之時,乃將行政權及司法權置於立法權之下,而立法權受到憲法(或說憲政秩序)的約束,換言之,司法權成了第三權。若是行政權強勢或者是立法權強勢,司法權都可能因此受到擠壓。立法權之所以能夠同時制衡行政與司法,乃因立法機構的成員(代議士,即是我國的立法委員)由人民投票選出,被人民選出的代議士再代替人民,行使相關權力,故立法權本身可看成是人民意志的延伸,理論上會高於較為缺乏民意基礎的行政與司法。

再回到我國,在大法官做出釋字748號解釋後,中央地方全佔據優勢、立法院席次亦同樣是多數的民進黨並未積極的進一步敦促立委們進行民法之修法,而是忽視大法官之解釋,簡單講——多數綠營立委直接無視又裝死。緊接著的問題來了,假如果如解釋文中說的「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上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民國108年時間一到,真有同性伴侶前去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第一線之行政人員又應如何處理?正面及負面效應如何?目前尚且無人可知。

行政、立法等種種的一切都是問題之外,另外一個問題是大法官做出的解釋是憲法階層,而公投結果亦有人認為是直接民意的展現,等同於憲法甚至超越憲法,兩者強碰時又該如何處理?這已經不光是憲法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民進黨基本盤當中有反同色彩強烈的長老教會,民進黨不光面臨上述兩種憲法意志強碰的問題,內部亦會有矛盾產生,三者夾殺之下,民進黨要戰2020恐怕很難施展拳腳。

所以,關鍵不在行政與立法是否要直接回應公投結果,而是這種政治困局到底要怎麼處理,一有失算,民進黨則內外不是人。

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遊行27日下午登場,國內外的同志牧師現身凱道,表達支持立場,並希望台灣可以儘速通過婚姻平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民進黨黨主席補選之各方態度

蔡英文自認必須為2018民進黨被國民黨狂電負起責任而辭去黨主席,其後黨主席位子由基隆市長林右昌暫代。有趣的是,當林右昌聽聞有人問他是否願意扛下帶領民進黨的重責大任,他連忙否認不可能接下此一「重擔」,而於台中市長選舉敗下陣來的林佳龍同樣持此態度,民進黨的中生代紛紛走避,因為沒有人想賭上政治生涯,在未來一年內當一個眾矢之的的跛腳黨主席,看民進黨兩位中生代大咖的態度便可知道,他們的政治雷達已經偵測到接下位子後未來之凶險。

除非有派系、大老等願意拿出政治籌碼,跟未來的黨主席人選做交易,以「幫民進黨吸仇恨值,當黨內衝突的緩衝」換未來更大的政治資糧,否則承上所述,民進黨黨主席在未來幾乎是個爛缺,目前已有游盈隆、陳其邁表達參選黨主席之意願,之後還會不會有更多的民進黨老、中、青大咖表達參選意願,可以拭目以待。

  • 總統府內的政治賽局

選舉結果出來後,總統府內部的政治賽局便非常有趣。

投開票日當天,在一片綠地轉為藍天後,賴清德(行政院長)、陳菊(總統府秘書長)忽然冷不防的對蔡英文提出辭職,從本來堅決離開行政院、總統府到接受總統慰留,賴清德後續回應更妙了,「時間到了自然會離開」,他所謂的「時間到了」可以合理推測成跟公投結果有關,因他宣佈的時間恰好就是公投結果出爐的時間。

如果說同性伴侶專法將是一項充滿爭議的法案,那麼最會被砲火攻擊的便是行政院長,民進黨黨主席是要吸內部的砲火的話,行政院長便是專吸外部的砲火(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常得擔上為權力來源擋死的角色),當行政院對以核養綠之公投結果回應之後,下一個砲轟行政院的目標就會是同婚議題——挺同者認為民進黨跟政府不尊重同志、政策跳票;挺專法者認為,行政院刻意忽視專法公投,是違背人民的直接意志。

無論怎樣,政治的火焰都會把行政院長燃燒殆盡。賴清德選了一個好時機退出行政院,真是尚書大人有夠機靈,還順便回應以核養綠,留了一個大包給後面的行政院長。至於陳菊呢?總統府秘書長基本上等於總統的大管家,不管前面的行政、立法、司法打得多麼慘烈,她都能安坐總統府,悠閒的當總統的大管家,這應當是經過精明的政治計算的結果。

林佳龍盼賴揆留任  政院:賴清德態度不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進黨的下一步,怎麼走都有疑慮

民進黨正陷入一種「被自己過去開出的政治支票綁住」的窘境,黨內有各類矛盾衝突,政府外有各方意見群眾等著打爛它。

假如民進黨選擇以拖待變,等待國民黨策略出錯或推出比蔡英文更砲灰的人選(例如整場2018選舉幾乎沒出現過、只要出現就一定噴票給對手的國民黨黨中央那位),或許會對各種矛盾、專法、同志議題採取無限拖延的方針,只覺得不回應、不處理就不會失更多分,安穩拖到2020總統大選投票的那一天,蔡英文便能一路挺進2024,當完她的總統。然而,此種走法將面臨一種風險,假設完全不予回應也不處理,更甚者打模糊仗,反而可能同時激怒挺同跟挺專法的群體,屆時擴散效應會遠比直接回應處理更為巨大。

另一方面,如果國民黨派出強棒參選總統或找黨外的強力人士循柯P模式,民進黨以拖待變的策略將會失效,那麼蔡英文很可能會成為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沒有連任的總統,且不無可能面臨需要再一次來到2008年慘敗後重整旗鼓的局面。

無論民進黨以後選擇走向為何,眼前的政治困局得要讓他們焦頭爛額一陣子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民進黨2020前事多如麻,不如專心「鞏固台灣主權」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