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對於深綠而言,蔡英文的兩岸論述已不是「認識幼稚」,而是「立場錯誤」

2019/03/19 , 評論
張宇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張宇韶
政大東亞所碩博士,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行政院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兼副秘書長、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媒體專欄作家,復興電台兩岸櫥窗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

政治人物的理性選擇並非在真空狀態下進行,而是將其行為動機鑲嵌在特定的時空背景、制度環境與政治文化當中。賴清德宣布投入民進黨的黨內初選,必然有其脈絡軌跡可尋。

深入分析,綠營內部兩岸論述以及對於台灣未來民主政治的發展認知,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2016年之所以團結在民進黨以及蔡英文的旗幟下,是因為大綠小綠皆認為推倒國民黨的政經秩序的「大局」,其正當性遠超越了光譜上既有多元但衝突的意識形態的訴求。然而這種「妥協」隨著蔡英文執政,就埋下了路線分裂的伏筆。

為了鞏固民進黨的執政「大局」,同時顧及平衡國際、國內與兩岸政治之間的動態平衡,蔡英文提出了「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維持現狀」、「新四不」與「台美民主戰略同盟」等說法,希望在均衡的架構下維繫台美、兩岸以及藍綠這三組關係穩定。

然而在深綠或小綠眼中,蔡英文的說詞不僅陳義過高而且構成要件過於複雜,這些語境顯然是「修正主義」的翻版,「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著墨,是從阿扁的「中華民國是台灣」路線朝李登輝早期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方向遊走,激進的獨派人士開始認為蔡英文承認中華民國的建制法統,是對正名制憲與獨立建國的反叛。即便民進黨執政台美關係已出現結構性的變化,高層互訪、軍事交流的程度更甚以往。

另一方面,十九大以來中國對台的各項銳實力攻勢,已經改變兩岸關係與台灣政治的基本內涵,台美關係雖然逐漸增溫,但隨著美中關係日益緊張下,中國對台遂行的外交打壓、文攻武嚇、經濟緊縮或內部滲透的諸多作為,業已引發綠營內部的質疑,他們認為民進黨政府主政下的台美關係華而不實,甚至口惠實不至,面對北京的積極作為國安團隊無力回應且不具治理能力,這一切的問題直指蔡英文的政治立場不夠強硬且用人不當,在最基本的主權議題中過度縱容藍營長驅直入。

這些批判情緒在去年九合一選舉空前挫敗後達到高峰,高層所釋放出來的「綠白配」的風向更是難以忍容的交易,對於深綠人士而言,蔡英文的政策路線已不是「認識上的幼稚」,而是「立場上錯誤」,兩者之間的矛盾已從「人民內部矛盾」上升到「敵我矛盾」,遂有賴清德婉拒慰留行政院長以及獨派大老的登報聲明的狀態,在這些行為中大抵嗅出「走自己路」的味道。

柯文哲出席台北市聯合婚禮(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隨然習五點的出手讓小英路上撿到槍,也稍微破壞了賴清德出手的政治節奏,但是伴隨著韓流而來的經濟物質主義浪潮,以及國民黨高層因為競奪兩岸政治代理權逕行提出「和平協議」的主張後,綠營的支持者對於台灣主權地位香港化的焦慮也到了飽和的狀態,這些社會動能自然更強化了賴清德個人的政治意志,兩者之間交互作用後自然就可演繹出投入初選的行為動機。

任何政治選擇自然有其預期收益與風險計算,對於賴清德來說,民進黨的政黨文化更提供其進行理性選擇的制度憑藉。由於全民調設計對於未掌握行政資源的競爭者仍屬公平的機制,台南補選結果又給予「國文補選過關、馬上挑戰英文」的誘因,賴清德擁有力挽狂瀾以及綠營群眾「期待救世主」的氣勢與情緒,反而享有短期內線作戰上的優勢,賴清德初選過關成為新的綠營共主,國民黨那種怪異的「初選不排除徵召」或是「換柱換取團結」的劇本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民進黨身上,因為綠營不存在「分裂黨團結罪人」政治邏輯。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仍享有行政與職務上的主場優勢,在民調過程中多少享有藍營選民進場干擾的另類紅利。如果賴落敗還可以成為副手熱門人選,在民進黨的接班梯隊上將領先鄭文燦、陳其邁與林佳龍等人好幾個車燈。此外,蔡賴競爭的過程與結果必然牽動藍營總統候選人的動向,一方面激發了基層徵召韓國瑜的呼聲,但也同步累積了天王共同封殺韓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就算你挺英到底,還是可以正面看待賴清德的參選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