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從太陽花到九合一(中):年輕世代的「雙核心」政治觀,如何造就柯文哲的白色力量

2019/04/04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英文必須知道年輕人心中的通關密語,回到之前多次提及的年輕世代雙核心政治思維與治理邏輯,也就是在國家認同上不避諱天然獨,但在施政時追求厚積國力,期待看到領導者展現理性、解決問題的治理能力。

文:西涼寺

台灣經濟過去20年間的發展,凸顯出我國(乃至全世界)長期追求GDP導向的傳統經濟發展典範,已經出現以下兩項持續惡化的內在結構性危機,分別是:

  1. 產業與資本的全球移動,造成一國GDP的成長與本土經濟的動能失去連動
  2. 經濟型態的轉變,造成越來越高比例的民眾只能撿拾日益縮減的經濟利益

傳統經濟典範的危機,一方面促成了2014~2016年「台灣主體大聯盟」的集結,另方面也反映在白綠分手的「台灣主體大聯盟」內部路線之爭,而成為此聯盟在2018年土崩瓦解的重要因素。

以經濟條件為基礎的年輕世代雙核心政治觀

民進黨深綠基層自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發言以來,就憂慮柯與對岸關係過近,而嘗試透過自提姚文智與主打活摘器官議題,阻擋柯文哲的連任之路。然而深綠對柯文哲的攻擊,非但未能達成阻擋柯連任的目標,反而將已經因為各種內政議題而對民進黨感到極度失望的淺綠+中間+淺藍選民進一步往外推,在1124選擇不投票或甚至改搭韓流,而直接間接促成民進黨全國大敗的結果。

深綠對柯的攻擊之所以無法在淺綠引發共鳴,甚至引發反效果,除了深綠的國家認同在「台灣主體大聯盟」成員中具有獨特性,也包含雙方在經濟與世代議題上的不同立場。這些差異具體衍生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思維模式,對年輕層平均偏低的淺綠+中間+淺藍選民來說,相較於經濟條件相對穩定的中高年齡層,年輕人由於直接承受台灣社會近20年整體經濟條件惡化的衝擊,因此在思考政治議題時,往往很自然地會將經濟與社會生活條件的改善,提升至與國家未來方向(統獨)的相同高度,而發展出一種雙核心、雙變項的政治思維。此一思維模式具體又可以用以下三點來約略概括:

在深層國家認同的層次,年輕人(淺綠+中間+淺藍)基本擁抱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國家想像,支持兩岸不相隸屬,厭惡對岸打壓。

RTX6R9LY
Credit: Reuters / TPG

然而,雖然同意主權的重要性,甚至不反對未來獨立,但年輕人認為並非每件事情都應從統獨的角度來思考,相反地,年輕人普遍認知道兩岸關係是對台灣來說十分嚴峻艱困的持久戰,執政者應避免輕率地在統獨議題上引發衝突,而應在現階段將重點放在厚植國力,改善台灣整體的經濟與社會生活條件,增加長期談判籌碼。

因此,年輕人極度厭惡在面對任何公共議題時,只會反射性從統獨立場出發,將對手批判為急統急獨,而完全沒有能力針對事務的專業內涵來進行討論的傳統政治人物(也就是只問藍綠,不問是非),而十分渴望能夠出現就事論事、尊重專業、精於數字管理的政治領袖。

若試著用一句話來概括上述年輕世代的主流政治思維,就是在國家認同上不避諱天然獨,但在施政時追求厚積薄發,期待看到領導者展現理性、解決問題的治理能力。這是一種同時處理雙變項的複雜思考模式,也就是在多數時間,年輕世代認為政治人物應以穩健態度厚植國力(蔡英文兩岸政策的維持現狀立場,相當程度就成功回應年輕人對厚植國力的期待);但在少數涉及國家主權的時刻,年輕人還是會站出來,力挺中華民國=台灣的天然獨國家想像(蔡在習告台灣同胞書後能急拉一波網路聲量,便是因為年輕世代面對一國兩制,瞬間從內政思維切換到國家認同層次,而支持蔡的發言)。

傳統的單核心政治思維,逼走年輕世代的淺綠與中間選民

相較於年輕世代漸漸發展出雙核心、雙變項的政治觀,傳統藍綠政治(尤其是深藍深綠族群)的思考模式,相當程度仍停留在單核心、單變項的簡化思維模式,也就是以推動台獨/統一作為一切思考的最終依歸,一切事務均需從是否有助台獨/統一的角度來加以檢視。這種思維模式容易發生的弊端,是在論述公共議題時,為了服務一時一刻的政治鬥爭需要,而產生不同時點之間自打嘴巴,前言不對後語的現象,若用年輕人習慣的語言來形容,也就是只問藍綠,不問是非。

深綠基層發動的姚文智、吳祥輝與葛特曼之亂,正恰恰踩到年輕世代的上述底線,讓他們極度、無比、非常、咬牙切齒式的反感與痛恨。年輕世代對白綠分手的感受是,原本深綠出身的柯文哲,一旦因為「兩岸一家親」的發言而成為台灣獨立的敵人,深綠就必須在其壯大前加以消滅。而為了消滅這位台灣獨立的敵人,即便動用當初綠營自己全力辯護過的活摘器官案,也可以因為服務台灣獨立的終極目標而被正當化。就是這種為了服務特定鬥爭目的,而完全不顧邏輯上前言不對後語的自我矛盾,徹底激起了年輕族群對只問藍綠不問是非的深惡痛絕,讓許多原本還對民進黨抱有一定期待的年輕人徹底成為「討厭民進黨」。

作家吳祥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除了活摘器官案外,同樣讓年輕世代感到不同程度反感的,是北農、拔管、與促轉會張天欽事件。相較於活摘器官,這些事件踩到的,是年輕世代不認為每件事情都應從統獨或藍綠鬥爭角度來思考的底線。年輕人無法理解,為什麼在國家還有這麼多事情需要處理、需要厚積國力的時刻,民進黨卻會舉全黨之力,去爭搶北農董事長和台大校長的位置(為什麼推動同婚時不這麼認真呢?)。先不論這樣的批評是否公允,這些新聞確實在年輕世代間產生了相當的負面印象。而促轉會的張天欽事件,更是在社會其實具有一定共識的轉型正義議題上,因為個人的不當發言,而進一步坐實了年輕世代認為民進黨只懂得從統獨或藍綠鬥爭角度來思考的刻板印象。

擁抱年輕世代的政治觀,才是柯文哲攫取年輕人支持的真正原因

年輕世代與民進黨決裂的反面,是白色力量崛起成為一股獨立於藍綠以外的可觀政治力量,這股力量雖然有強烈的屬人性(專屬柯文哲),而尚未能發展成一個有能力爭取政權的政治集團,但其背後所反映的選民——尤其是年輕世代之期待絕對不能小覷。

可惜的是,台灣社會在解讀柯文哲現象時,往往都偏向從網路宣傳的技術層面,將柯文哲理解為單純的網紅政治人物。這樣的簡化觀察,和台灣社會將太陽花單純等同於天然獨一樣,都忽視了近年台灣幾波指標性的政治現象,包括太陽花、白色力量、與韓流崛起,其實背後都受到了同一股經濟結構性因素的影響。

簡單來說,柯之所以崛起的真正理由,是因為相較於其他國民兩黨政治人物,柯是目前檯面上唯一真正系統性呼應年輕世代雙變項思維模式的政治人物(至少一開始如此)。正是因為順著此一時勢,柯才能在個人的能力與條件其實存在諸多侷限的狀況下,一躍成為橫跨淺藍淺綠年輕世代的重要政治代言人。

柯的施政理念與年輕世代之間的共鳴,具體又反映在柯「心存善念,盡力而為」、「Do the right thing, do things right!」、「把所有小問題解決就沒有大問題,解決人民的小事就是政府的大事」、「在台灣,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大家都知道,但是對的事情沒有人做,錯的事情每天在做」的諸種發言。這些發言或網路宣傳背後反映的選民期待,並非主權或國家方向不重要,而是希望在大多數的時間,施政者應該聚焦在一件一件的改善人民的經濟社會生活條件,厚植國力,厚積薄發。

甚至在網路宣傳技術面上,柯最能獲得點閱的網路影像(例如一日幕僚或市長給問嗎),也往往都是將公共政策的處理拆解成細節,討論如何藉由數字管理加以一步步解決的政策影片。這些一般政治人物可能會覺得枯燥的影片之所以竄紅,同樣反映是年輕世代渴望政治領袖實際解決人民問題的普遍期待。換言之,對許多挺柯的年輕世代而言,柯(至少在台北市長層級)是個做實事、有在實際努力改善人民生活的政治人物(持平而論,柯在市政上確實也相當勤奮)。柯更是一個不會每件事情都只從統獨或藍綠鬥爭角度來思考的政治人物。柯正是透過順應這些選民期待,而將自己與其他政治人物區隔開來。柯的崛起,絕對是時勢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時勢。

拒出席市議會大會備詢  吳音寧遭議員要求離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柯文哲的致命缺陷:為何柯會在吳音寧與告台灣同胞書事件跌跤

從時勢造英雄的角度來理解柯文哲,也幫助我們理解柯作為政治人物要更上一層樓的弱點何在,亦即:柯既然是順著「天然獨年輕世代期待執政者厚積國力」的時勢而得勢,一旦柯偏離了這股時勢,自然也會快速的失勢。事實上,柯文哲在2018年與2019年的一些舉措,已凸顯出柯於對推著自身上位的這股背後力量缺乏足夠的認識,而過度認為是他自身的才幹創造了時勢(想想柯的偶像是毛澤東,似乎也不需要意外)。

例如2018年北市府對於吳音寧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所提建議的一系列處理,就凸顯出柯雖然靠著批評傳統政客只問藍綠不問是非而上位,但在許多時候,柯其實也會和傳統藍綠政客一樣,同樣存在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思考盲點。

實際上,吳的任用固然可從多方面來批評,但吳針對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所提出的建議與需求,並非一定得貼上藍綠標籤,而是可充分就事論事的公共議題。但柯本人及其底下公務員對吳的處理態度,相當程度顯露出只要沾上綠色就必然負面的簡化思考,此一思考盲點的暴露,在柯的支持者——尤其是職業婦女——群體間,產生相當的嫌惡感,也對柯文哲強調就事論事之公共治理觀的招牌,在短時間內造成一定的傷害(至於柯的態度可能涉及的性別觀念問題,就留給別人評論吧)。

更進一步的說,吳市場改建一案凸顯出柯在攻擊傳統政治只問藍綠不問是非之外,其實並沒有真正對於所謂的新政治提出具體的建設性內涵,而是仍持續沿用傳統藍綠標籤政治的運作邏輯,差別只是從過往「藍標籤 vs. 綠標籤」的操作,調整為「藍綠標籤 vs. 超越藍綠標籤」的二元標籤操作,亦即:只要貼上藍綠標籤的就必然負面(例如吳音寧,以及柯在選舉期間對姚丁所公布的競選經費提出沒有根據的「你相信嗎?」質疑),只要貼上超越藍綠標籤的柯文哲白色力量(例如陳思宇)必然正面。這樣的二元操作運作模式仍然是一種反動、過度簡化的區分,在本質上並沒有真正比過往藍綠操作高明太多。這樣的操作固然一開始可以打動人心,但遲早會被選民看破端倪。也因此,吳音寧事件最後對柯文哲造成了傷害,而批評政二代的政二代陳思宇也低票落選。

吳音寧事件對柯聲望的影響相對短暫,影響真正深遠的,是柯文哲在2019年元旦後對習告台灣同胞書的一系列回應,包括暗酸蔡英文一日行情,或是沒人知道在形容什麼的「強盜搶銀行卻沒看到警察」比喻,這些失言反映柯文哲對其主要支持者所抱持的國家認同觀、以及以該認同觀為基礎,支持者認為可以接受的兩岸政策選項缺乏足夠的理解,也對柯文哲的網路聲量造成重傷。

告台灣同胞書後蔡的得點與柯的重傷,凸顯這兩人支持群的高度重疊,都是以偏藍綠光譜中間的年輕世代為主(目前柯的順位仍優於蔡)。這群年輕人認為政治人物在多數時間應以穩健態度厚植國力;但在少數涉及國家主權的時刻他們還是會站出來,力挺天然獨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國家想像。若理解年輕世代此一思考邏輯,柯文哲就該知道面對告台灣同胞書這種直接宣示一國兩制的時刻,其應該做出的正確回應,是支持、或至少尊重蔡英文的相關發言。但管不住自身權力慾望的柯文哲,因著自身與小英的競爭關係,硬是忍不住要酸一下小英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結果反而抵觸其核心支持群的意識形態偏好,進而反映在柯網路聲量的下滑,直到今天也尚未回復(柯在2月14日提出目前國家最大公約數是中華民國台灣,國是中華民國、家是台灣的論述,雖然只是描述其支持者的主流意見,但就四平八穩得多,也不會有失分的問題)。

柯對其核心支持群眾的不瞭解,進一步表現在柯對「統獨是假議題」的操作。這句話其實對了一半,在多數的內政議題上,年輕世代確實認為統獨常只是假議題,是政治人物操作選票的工具。但挺柯年輕世代的核心特徵,是在關鍵的時刻,其國家認同的天然獨偏好仍會顯現出來。在這些時刻,鄉愿式操作「統獨是假議題」,就反而會傷害柯在其支持者中的支持。

最典型的議題就是和平協議,當國民黨有意角逐總統大選的枱面上政治人物已全面表態若當選會與對岸洽談和平協議時,此時統獨就已不再是假議題,因為和平協議一簽,獨立的選項基本消失,統一的架構基本形成。若柯文哲無法看清這一點,而繼續鄉愿、鴕鳥式的操作(像是派學姊上電視大談統獨不能幫助年輕人買房買車),而不能對統獨涉及的國家方向大戰略提出建設性的新解,未來其要更上層樓,其兩岸立場恐怕會持續受到支持者的檢驗。

蔡總統和華府智庫視訊(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當時支持蔡英文的那群年輕人能被喚回來嗎?

柯與蔡支持群的高度重疊,也為蔡挽回年輕族群的信任與熱情維持了一線生機。事實上,這個族群並未完全離開蔡英文(辣台妹期間有挽回一部分),但其支持度相較於2016年仍無疑是重傷,而且對此族群來說,柯目前的順位也仍然優先於蔡。再加上年輕世代經歷民進黨一例一休、同婚、白綠分手等政策或政治失誤的精神折磨,目前年輕人願意支持蔡的整體比例相對偏低(更遑論回來支持民進黨)。

然而筆者認為年輕族群對蔡的信任與熱情絕非無法挽回,而是蔡必須知道走向年輕人心中的通關密語。而要理解與年輕人對話的通關密語,就必須回到之前多次提及的年輕世代雙核心政治思維與治理邏輯,也就是在國家認同上不避諱天然獨,但在施政時追求厚積國力,期待看到領導者展現理性、解決問題的治理能力。

其中在國家認同部分,年輕族群的國家認同立場原本就與蔡相對貼近,蔡惹怒年輕人的點也不在於此(否則辣台妹就拉不回聲望)。因此蔡只需順著賴的務實台獨論,大方將台灣已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國互不隸屬,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的主張,作為其維持現狀主張的延伸,基本上對這個群體來說就已經過關。

然而國家認同立場的過關,頂多讓年輕族群不討厭蔡,還無法積極地讓年輕族群認同蔡其實可以作為他們的政治代言人,進而激起支持的熱情。要達到此一目標,蔡需要更積極的回應年輕人對厚積國力的期待。

這件事,其實就是在與柯爭搶年輕世代的政治代言權。蔡需要用簡短但精確的文字,清楚說出其瞭解年輕人對傳統政治只問藍綠不問是非的厭惡,以及年輕人對政治領袖應就事論事、理性問政、厚積國力的深刻期待。唯有提供這樣的論述(或者乾脆偷懶一點,直接借用柯文哲的語彙也行得通),蔡才有機會正面挑戰柯作為年輕世代雙核心政治思維唯一代言人的盟主地位。

而一旦這樣的論述能被提出,考量柯近期在兩岸與社會議題的不斷失分,蔡就算無法直接取代柯成為年輕人的首選,也至少能侵蝕柯的支持基礎而使其打消參選念頭,讓2020年回到兩黨爭搶絕對多數的態勢,提升蔡成功整合「台灣主體大聯盟」的機會。

而事實上,賴清德所提出務實台獨的第三點內涵,也同樣包含「台灣當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展經濟、建設國家、造福人民,壯大台灣」,不論賴蔡誰最終出線,都必須知道厚積國力、壯大台灣,是年輕世代的殷切期待,唯有重視這點,才能得到年輕世代的信任。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從太陽花到九合一(下):韓流除了藍營基本盤,還吸納了中底層民眾與「後太陽花」的年輕世代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