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蔡英文如何在初選勝出:積極定義九二共識,讓鬼牌變王牌

2019/04/10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英文應積極擁抱初選,明確設定「讓蔡成為深綠次佳人選」的戰略目標,進而充分善用「站上國家認同制高點」、「透過拔河意象補充維持現狀」、「積極定義九二共識」等戰術手段,讓自己重新成為橫跨深綠、淺綠、中間、甚至一點點淺藍的候選人。

文:西涼寺

近日民進黨傳出挺英派系串連希望停止初選,而蔡本人也發出「無法和我的閣揆辯論」的聲音。但筆者認為,這是非常短視、欠缺整體戰略觀的思維。民進黨人,如果你真的挺小英,就請讓初選完整地走到底。

整合深綠基層的必經之路

蔡英文2016年的選票基礎,橫跨深綠、淺綠、中間、甚至一點點淺藍。其中蔡的主票倉與柯文哲高度重疊,都在天然獨淺綠至中間的區塊(差別在於蔡吸淺藍票的能力遠低於柯)。但上任後,蔡因為諸種理由(例如把柯文哲養大)而長期被深綠認為是外人,淺綠到中間這一塊票倉又因為一例一休等政策爭議,而大量往柯文哲白色力量方向游移,造成選票雙向失血的窘境。

在這種選票雙向流失的狀況下,蔡2020要勝選,數學上無可避免需同時重新整合「深綠」與「淺綠中間」這兩個選票區塊。其中後者原本即與蔡較為靠近,在告台灣同胞書事件後也已回流不少,但蔡若希望重新取得深綠的信任,那麼在深綠長子賴清德加入的初選程序中光明正大的取得勝利,並有效回應深綠基層的核心焦慮,可說是蔡整合深綠的必經、甚至唯一之路。

可惜的是,蔡本人似乎一直搞錯這次初選的真正意義。自始自終,這次來自深綠的初選挑戰,重點從來就不是蔡內政表現的論辯(蔡的內政表現賴如何能切割?),而是要證明到底誰才能保衛台灣2300萬人民,讓台灣獨立的夢能永續存在。而蔡的戰略目標,也不是讓自己成為深綠的第一人選(這部分蔡永遠搶不贏賴),而是在不逼走中間選民的前提下,讓(假設初選幸運勝出的)自己,能成為深綠雖不滿意但仍可接受的次佳人選,讓深綠票倉能在2020動出來投票。(內政部分可能成為論辯焦點的主要例外或許是同婚,但這部分蔡立場天下皆知,怯戰無用,也無須怯戰,而賴為了避免逼走年輕人,也未必真的敢提出挑戰。)

而要讓蔡成為深綠的次佳人選,蔡無論如何都應該善用賴參與初選——尤其是政見發表會——產生的難得鎂光燈,對兩岸和平協議議題做更清楚的表態。蔡必須清楚認識到,深綠基層核心焦慮的來源,就是隱含一國兩制的和平協議。面對國民黨政治人物依序提出與對岸洽談和平協議的論述,蔡政府的回應往往只是輕描淡寫地主張和平協議需經(很容易被操弄或更改的)公投程序,而對蔡自身與其政府是否堅定反對與對岸進行和平協議協商鄉愿地避而不談。也正是這一點,讓民進黨深綠基層陷入集體焦慮。

蔡在此議題上的保守,反映其一貫謹慎的行事風格。然而蔡若清楚瞭解自身核心支持群眾(高知識的天然獨年輕世代)的屬性,就應該知道其若為了整合深綠,而提出在對岸承認中華民國台灣存在之前、任內拒絕進行和平協議協商的主張,非僅不會傷害其群眾支持,反而很可能會進一步強化其辣台妹形象,擴大其選票基礎。因此在此議題上,蔡實在無須過度謹慎,反而應大膽領導。若能在初選中有效緩解深綠對和平協議的疑慮,那麼即便深綠屬意的賴最後落敗,深綠也會認為初選至少達到一定的效果,而願意重新回到蔡的身邊。

總統府音樂會 蔡總統向民眾揮手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大化蔡的淺綠中間票倉

然而,要實現讓自己成為深綠次佳選項的戰略目標,蔡同時需要能夠最大化其既有淺綠中間票倉,進而在全民調初選勝出的可行戰術方案。而筆者認為這樣的戰術方案確實存在,具體包括以下三個大方向(即便蔡最終輸給賴,這些戰術方案的發展,也能為賴進一步搶攻中間提供論述基礎,否則無法搶攻中間的賴一樣注定會輸):

1. 終結台灣國家認同的長久分歧

淺綠中間淺藍的共通點,是其在國家認同上大致均擁抱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國家想像,支持兩岸不相隸屬,厭惡對岸打壓。相較之下,深綠對於國家的想像則大抵傾向否定中華民國的統治正當性,認為台灣並非正常國家,而認為需要透過制憲正名,以台灣取代(即消滅)中華民國。上述國家想像的根本性差異,是造成白綠分手的重要背後成因,也是蔡想要重新整合深綠的關鍵障礙。

然而,感謝賴三點務實台獨的第一點內涵——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國互不隸屬,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為原本即已接受中華民國=台灣國家想像的蔡提供了無縫接軌的上台階。蔡僅需在初選中全盤接受賴的此一主張,積極地將賴的主張作為蔡維持現狀的延伸(甚至利用此一機會感謝賴的貢獻,為蔡賴配留下希望),就可以明確地站上全台灣國家認同的多數制高點,創造從深綠到淺綠均可認同的國家想像,徹底終結台灣國家認同的長期分歧,為蔡最大化中間選票創造機會。

2. 透過拔河意象來具體化維持現狀

若能站穩淺綠中間淺藍的國家想像制高點,筆者認為蔡應進一步將今日的兩岸關係形容為一場持久的拔河比賽,亦即在一國兩制/一國兩府/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等兩岸終局政治安排選項光譜上的左右拉鋸。對岸希望往一國兩制方向拉扯,我方則盡其所能努力往兩個中國甚至一中一台方向前進。而這場拔河比賽絕不能跨越的中線,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上述拔河意象至為關鍵的一點是,這場拔河比賽的勝敗並不會在今天決定,而是會在未來兩岸梭哈時,根據兩岸長時間各自累積的籌碼來決定。此時,既然中華民國台灣的多數民眾,都希望往兩岸(至少目前)彼此分離,不相隸屬的方向前進,那麼在這場拔河賽中,不論是深綠(台灣共和國)、淺綠(台灣/中華民國)、甚至淺藍(中華民國/台灣),利害方向其實是大體一致的,彼此互相需要,沒有分離的理由。

如果從拔河比賽的意象來思考,中華民國台灣的主體性,需要所有支持兩岸不相隸屬的力量一起團結,在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現狀的基礎上共同建設國家,最大化未來談判籌碼,為台灣爭取最有利的兩岸終局政治安排。從這個角度來看,蔡從中華民國台灣、兩岸不相隸屬的國家認同立場出發,強調維持現狀、厚積國力、爭取談判契機的兩岸政策立場,恰恰是台灣現階段所需要的。透過上述拔河意象來補充蔡的維持現狀,一方面有助蔡在初選中最大化選民支持(除了國民黨深藍外應都能接受此一意象),更有助為台灣長期分歧的兩岸政策爭議創造長期過半的共識,激發台灣已失去許久的國家團結精神,為台灣進入兩岸政治談判前,爭取累積籌碼的寶貴時間。

透過拔河意象來補充維持現狀,進而會為蔡宣傳其內政與外交成績,創造出水到渠成的舞台。蔡英文核心支持者(天然獨年輕族群)的思考特性,是其雖然同意主權的重要性,但希望執政者將重點放在厚植國力,以增加長期談判籌碼。蔡若能提出本文所建議的國家認同論述與兩岸關係意象,並在增加台灣談判籌碼的背景下宣傳其辣台派開講所羅列的各項具體內政(例如台商回流與應付年輕人低薪的各項措施)、外交(例如對美關係)、甚至國防成績(例如各項國防自主措施),將更容易對上年輕人胃口,創造邊緣化柯文哲,甚至取而代之成為年輕世代首席政治代言人的可能性。

柯文哲接受媒體訪問(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3. 積極定義九二共識,讓鬼牌變王牌

蔡最大化初選支持率的第三項可行(但爭議性應該無疑也最高的)戰術方案,是朝向有利台灣長期利益的方向重新定義九二共識。相較於蔡在國家認同制高點上努力積蓄國力、爭取談判契機的兩岸立場,國民黨的一國兩區九二共識,是直接從法律上刻意模糊的事實上一國兩府為出發點,而放棄一中一台與兩個中國為談判籌碼,這樣的立場反映國民黨從未將「兩岸不相隸屬」理解為可以接受的政治選項,而直接在兩岸終究需要統合的前提上,以一國兩府作為國民黨的談判底線。這種形同於直接把底牌亮給別人看的奇妙談判思維(終局目標是法律上的一國兩府,卻在開場時用更不利我方的事實上一國兩府作為談判出發點)可以預期很容易就會讓兩岸的最終政治安排進一步往一國兩制靠攏,而得出台灣多數人民無法接受的政治安排。

國民黨掩蓋上述內在矛盾的法寶,就是「自以為各表」的九二共識,強調只要接受九二共識,兩岸的一切困境都能解決,人民的生活條件就能提升。然而,雖然此一論述在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將九二共識、一個中國、與一國兩制直接加以連結後,已完全失去過往創造性模糊的解釋空間,但這樣的論述方式,對許多雖然同意兩岸在政治上不相隸屬,但經濟上還是應一定程度交流的選民來說,實質上仍有著一定的說服力。

要攻破此一論述,蔡(賴若出線也相同)不能僅被動反對(就像面對韓流不能僅被動指控韓國瑜賣台一樣),而需要更積極地將九二共識朝向有利台灣長期利益的角度進行條件式的定義,例如,蔡(或賴)可以宣示,唯有在對岸官方正式承認兩岸各自表述一個中國且不預設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台灣才會考慮以創造性模糊的九二共識作為兩岸互動的基礎。如此,就能將國民黨自以為各表的含糊空間壓縮至零,有機會讓國民黨這張打了快20年的鬼牌,成為民進黨整合多數民意的王牌。

戰場上,致勝機會稍縱即逝

總結本文的上述論述,筆者認為賴的加入初選,提供了原本一路挨打、處在落選軌跡上的蔡,能利用此次初選機會快速扭轉局勢的稍縱即逝戰機。

為了充分掌握此一戰績,筆者認為蔡應積極擁抱初選,明確設定讓蔡成為深綠次佳人選」的戰略目標,進而充分善用「站上國家認同制高點」、「透過拔河意象補充維持現狀」、「積極定義九二共識」等戰術手段。

若此,則蔡應有可能繼辣台妹後再拉一波聲量,這波聲量的影響範圍主要會落在年輕世代,在選票的數量結構上,這些選民的回流,應有機會讓蔡能夠在全民調中與固守深綠的賴奮力一搏進而勝出,形成以蔡賴配對決國民黨候選人的戰局。而就算最後勝出的是賴,蔡所發展出的論述,至少也會為賴未來搶攻中間選票,事先發展出可靠的論述基礎。否則,2020目前的局勢對本土派極為不利,也讓台灣的未來,處在十分危險的方向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回顧歷屆總統選舉,柯文哲的總統之路得借鏡宋楚瑜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