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回顧歷屆總統選舉,柯文哲的總統之路得借鏡宋楚瑜

2019/04/11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文:曹晉華(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學生)

2019還沒過一半,各政黨內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就已開打。民進黨內,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委補選後宣布參與黨內初選,為選情投下震撼彈;國民黨內的幾顆太陽們也各自盤算著自己的政治利益與前途。除了經典的兩黨對決之外,近幾年也吹起了「無黨籍參選」的熱潮。2014年柯文哲創造了台灣無黨籍首都市長的首例,不僅是台灣第一人(以無黨籍身份贏得首都市長選舉),在全球民主國家中也是絕無僅有。

這股熱潮延續到今年,在取得市長連任之後,「柯總統」的呼聲也隨之大增。根據《遠見雜誌》與「遠見研究調查」所公布的民調,有37.8%的民眾支持由無黨籍人士擔任總統,同份民調也顯示,在無黨籍人士中,柯文哲以54.8%的支持度領先郭台銘與張善政。柯文哲無疑地成為兩大黨之外,明年總統大選中政治能量最高的政治人物。縱使面臨韓國瑜的強勢挑戰,柯文哲的參選與否,仍然是總統大選的關鍵變數。

與總統大位擦肩而過的無黨籍候選人

回顧歷屆總統選舉,台灣也曾出現一位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的候選人,並且以相當小的差距落敗。雖然與柯文哲不同,宋楚瑜的參選肇因於政黨內的鬥爭,也絕非所謂的無色力量。但如果柯文哲要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宋楚瑜的例子仍然可做為其借鏡及參考。

宋楚瑜曾任台灣省政府主席及唯一一屆民選省長,「勤政愛民」這一個詞也成為許多人對其省主席、省長任內施政的印象。此一經歷為他投入總統大選打下了政治基礎。在第四次修憲「凍省」,及確定代表國民黨參選無望後,宋楚瑜便脫離國民黨,以無黨籍身份參與第十屆總統大選。

姑且不論今日民眾對宋楚瑜的觀感評價如何,宋楚瑜在2000年總統選舉前民調的支持度是確確實實的領先於連戰,甚至有時領先於陳水扁,在選舉時也得到了36.8%的票數,以僅僅30多萬票的差距落敗於陳水扁。換句話說,當時宋楚瑜距離總統大位可說是只有一步之遙了。

時勢造英雄,正如同當年多方政治角力之下促使宋楚瑜參選。但如果要成就英雄,還需要有制度因素的配合。而影響選舉,最根本的制度因素就在於選舉制度以及政黨體系。在2008年第七屆立委選舉之前,立委的選舉方式乃是採用「複數選區單記不可讓渡投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 塑造了多黨的國會生態,使得取得一定席次的小黨能夠在法案中扮演關鍵角色,參與政府政策的推動。

2000年 總統選舉 政黨輪替 陳水扁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然而,縱使當時國會走向多黨的政黨體系。在總統選舉方面,第三勢力的候選人仍然擺脫不了總統選舉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造成的的「機械性因素」(Mechanical Factor)與「心理性因素」(Psychological Factor)。相對多數決意即候選人不需要獲得過半數的選票,只要其中一個候選人的票數相對於其他任一候選人來的多,就算獲勝。

此一制度邏輯,帶來的是獲勝者獲得的選票的比例不一定高,而落敗者獲得的選票比例也不一定低,但落敗者在選舉結果中卻無法獲得任何席次(2000年宋楚瑜、2004年連戰分別以2.5%、0.22%的選票比例落敗即為一例),此為選舉制度的機械性因素。又因為這樣的制度邏輯,使選民意識到「若最支持的候選人獲勝機率不高,那麼投給他/她將形同浪費選票」,轉而投票給第二支持但獲勝機率較高的候選人,也就是所謂的策略性投票,或稱「棄保」,此為選舉制度的心理性因素。

正是總統選舉制度的機械性因素與對選民產生的心理性因素,使得2000年宋楚瑜與總統大位擦肩而過,此後,我國歷屆的總統選舉皆屬兩大黨之對決。縱使近年宋楚瑜代表親民黨參選,在制度因素作用的層面上,也終究難逃這兩個因素造成的第三黨候選人泡沫化。

柯文哲的總統之路,無黨與入黨、組黨的抉擇

無論如何,柯文哲若參選,他的總統之路將會十分辛苦。

與宋楚瑜不同,柯文哲並沒有全國性的政治基礎與支持,或許柯文哲的網路聲量高、在其他縣市也有許多支持者,但能轉換成多少選票則不得而知。而隨著2008年第七屆立法委員選舉制度的改變,我國的政黨體系已越發地往兩黨制趨近,不僅意味著藍綠之外的總統候選人可獲得的政治資源、生存空間甚至選票的縮小。更深一層的問題是,縱使柯文哲突破藍綠夾殺,以無黨籍身分當選,他該如何任命行政院院長?是依循前總統陳水扁模式組成少數政府,或是願意任命國會多數同意的人選?而與國會的關係又是如何?

立院祭表決 政院版同婚專法草案逕付二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實在很難想像,一個在國會中沒有奧援的總統,該如何順利地推動政策。更何況,在總統選舉中還存在著兩大殺手,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造成的比例性偏差與選民策略性投票,柯文哲是否真能以無黨籍當選總統,宋楚瑜2000年的前車之鑑值得仔細思考。

若非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則柯文哲勢必要入黨或者組黨。不過一旦入黨,柯文哲的「白色力量」就不再具有號召力,選票的大量流失將是可預見的。而組黨也將面臨到上述缺乏全國性政治基礎的問題,一個新成立的政黨,除了柯文哲外,沒有任何執政與擔任中央民意代表的經驗,該如何說服全國民眾,將未來四年託付給這個執政團隊?同樣地,當柯文哲以第三黨當選總統,仍然有閣揆的任命、與國會的關係等問題等待著他,這些問題無一不考驗著柯文哲的政治手腕與智慧,更牽動著我國憲政體制的發展。

不過,不得不承認的是,柯文哲能夠有今日的政治能量與支持度,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他總是能完成出乎外界意料之外的事。更何況,柯文哲是否會參選尚難有定論,筆者也無意針對他會以何種方式參選、當選機會的高低作出預測或者評論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辣台妹的崩壞:民進黨為何成為太陽花眼中的「菁英傲慢2.0」?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