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辣台妹的崩壞:民進黨為何成為太陽花眼中的「菁英傲慢2.0」?

2019/04/13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人們被名為「改革」的大鐮割傷,她說「這是民進黨的宿命、基因」;當人們用選票表達對所謂「進步」的的抗拒時,她歸咎於「社會大眾沒有跟上」,好像是一種嶄新的「進步」的民主:以前選民淘汰總統;現在總統淘汰選民,而這也與當時太陽花世代所爭取的價值,背道而馳。

文:郭紹箕 (政治大學哲學系碩士)

進入正文之前,先來一題政治隨堂考:

Q:誰在2018大選摧毀了民進黨?

  1. 韓國瑜
  2. 太陽花學運

正解是2,蔡英文政府以為是1,所以民進黨輸慘了。

回頭一望,三年前立院內外勇敢的台灣人去哪了?從何時起,當我們高喊「我們是人民!」時,它的意義從反對服貿的七成五,搖身一變成為反同婚、反廢核、反東澳正名,反對蔡英文進步價值的七成?直接講結論:2018民進黨敗的一大主因在同婚。沒錯,就是同婚。它的嚴重性不只是在表面上得罪了七成的選民,更是揭露了蔡英文徹底在民主的基本價值上與送她進入總統府的太陽花理念——反菁英、公民自治、奪回話語權——背道而馳,終至走到被其反噬的邊緣。

太陽花運動的本質之一:反菁英

今日美國的最深的政治分歧之一,就存在於有和沒有大學學歷的人之間。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作者Michael Sandel在分析川普現象時,曾語出驚人地勸告美國高學識的進步主義者:不要只聚焦在川普支持者排他主義、國家狂熱這些醜陋情緒的表面,要看見蘊藏其中的道德訴求。其中,正包含了一種平民百姓對政治「菁英傲慢」的抗拒,一種普遍深植在當代自由國家當中的「民主的不滿」,台灣自也不外於其中。

馬英九任內,「菁英傲慢」瀰漫於甲等特考高分、懂得寫公文、中山獎學金留學生,以及把台灣人「當人看」的國民黨菁英分子身上。太陽花以及2016年大選國民黨重挫過後,這種「菁英傲慢」並未隨政權交替而淡出總統府,而是找到新的宿主,完美寄生於蔡英文的一舉一動之中。其中,同婚議題則將它表現得一覽無遺。2018年公民投票結果,反同方所提的第10、11、12案皆以高支持率通過。有趣的是,公投的選民結構正好反映了Sandel所稱「有和沒有大學學歷的人」的對立。各縣市投同意票的人數明顯與具有大學學歷的人數幾近成反比,一個地區的學士以上學歷人口愈多,愈傾向於支持同婚。

歷經沉潛檢討,蔡英文卻在年末談話將其學院菁英的傲慢表露無遺,積極強調政府推動同志婚姻「已經盡力」,並細數其成果。這是民主國家一個新的指標,一個奇觀:一個在經歷了大選挫敗的執政黨總統,極力標榜自己在往與選票民意相反的方向投入多少心血。

事實上,蔡政府自2016年上任開始便積極推動同婚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的結果,至今仍是蔡英文津津樂道的「政績」。當人們被名為「改革」的大鐮割傷發出呻吟時,她說「這是民進黨的宿命、基因」;當人們用選票表達對蔡英文所謂「進步」的抗拒時,她歸咎於「社會大眾沒有跟上」。這是一種嶄新的、進步的民主:以前,選民淘汰總統;現在,總統淘汰選民。

此情此景是如此孰悉,彷彿把我們帶回了太陽花盛開的2014年3月22日。江宜樺院長來了!眾人引頸期盼,期望他捎來政府的善意;卻只見他信手捻來,直把議場做學塾,江教授開堂授課,教導無知群眾何謂「公民的素養、民主的文化」,真是何等胸懷。殊不知太陽花群眾所厭惡的正是如此:由我們社會頂層的人,來教導無知的老百姓什麼才是好的。最後,一位哈佛司法博士幫大家推導出了服貿不朽的經典公式:Z>B。

只是時過境遷,如今台大江教授、哈佛馬博士已風光不再,卻有倫敦政經博士蔡教授承其宏志,高掛「進步價值」橫匾,坐鎮總統府內繼續開導民智、考驗民眾的政治智慧。可惜台灣人生性駑鈍,終究在2018年考砸了總統出題的期中考。

馬英九江宜樺握手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太陽花的本質之二:公民自治,奪回議場

如果你是贊成同性婚姻的美國人,不管你是什麼性向,請慶祝今天的判決……但是請不要慶祝憲法的成功。憲法和同性婚姻完全無關。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比4的票數通過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的決議。在此解釋下,同性婚姻成為美國憲法所肯定的基本人權,各州過往透過州婚姻法決定是否同意同性婚姻的做法將不復存在。首席大法官Roberts對此次決議提出反對意見,多數意見所依據的「正當程序條款」與「平等保護條款」,並不適用於同性婚姻之議題,同時也表達了為何他認為最高法官之決議,超越它應有的權限。簡單扼要地說,這篇長達29頁的異議所反對的,就是司法權的自我膨脹,膨脹到自以為應該幫人民在某些公共議題做出決議。

在紅極一時的哈佛《正義》課堂中,Sandel帶領學生一同思辯同性婚姻的問題。討論的最後,Sandel指出了一個重要的事實:要決定婚姻權適用於何種結合之前,我們無可避面地要先討論婚姻制度的目的。我們一旦拒斥所有對婚姻的定義,單用婚姻平權的語言來討論婚姻制度的問題,最合理的結論就是國家應該把婚姻權還給人民。「如果婚姻只是尊重個人自主的問題、如果政府真的在道德價值上保持中立」,那它「不該只認同某些結合,卻不去認可其它種的結合」。因此,我們得到的合理答案不是同婚合法,而是廢除婚姻。政府從婚姻的場域全面撤出,讓教會、商場、宴會廳和婚禮公司取代區公所。

Sandel的洞見意味著:若我們還認為婚姻制度應該存在於公權力之下,具有某些特殊權益、義務,那麼在立法權對婚姻目的做出決議前,司法權不能也不該對當前的同性婚姻議題做出裁決,因為憲法與人權本身並不對婚姻的目的做出界定。無論人們對婚姻目的之理解是從家庭來的、從宗教來的,甚至自己想像出來的,社會都邀請著他的公民帶著自己對婚姻的理解,進入公共領域表達意見。無論是認同或反對同婚,將自己對婚姻的理解與想像帶入公共領域的討論中,不僅不是一種干涉他人自由的行為,反而是公民盡好自己義務與責任的參與方式。

Supreme Court to hear Oral Arguments on Same Sex Marriage
Photo Credit: Cobris/達志影像

在台灣,釋字748卻直接為反同婚蓋上反人權的印記。弔詭的是,婚姻目的之爭尚未定案,大法官何以有權做出此解釋?關鍵正在於釋字748的內容,其實已經偷渡與清楚表達了大法官對婚姻目的所下之定義:使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又一次,刺眼的「菁英」光芒閃耀;這次是由一群法院的「人權菁英」教導人們「何謂婚姻」。然而,根據其所依據的平權觀念,為何婚姻必須是「二」以及「人」之間的結合?為何不應該廢除婚姻制度?他們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

太陽花運動的正義之怒,正是對政治人物摧毀民主國家權利分立的不滿,對立法院糟蹋人民賦予它審議法案、制衡行政之權的憤怒。一切都因著政府把人民對服務貿易協定的意見排除在外,僅循著總統以及執政黨黨意而行。而今釋字748則是一種更進化的壓迫,由總統與執政黨推動司法權到立法院侵門踏戶,把婚姻定義的解釋權一把奪去。

這不只是司法權的恣意而為,更使人民自2012《多元成家立法草案》起各種尋找共識的嘗試(連署、公聽會、公民辯論等…)付諸流水,羞辱、嘲笑著台灣人過往在立法層面的各種努力。他們奪去了台灣這個民主社會給我們的邀請與承諾。公共議題戰場上沒有不曾戰敗的人。我接受批判,也可以接受社會最終不認同我的看法。但我不允許他人在未踏入戰場之前,就奪走我的羽毛頭飾:一個戰士的光榮象徵。

太陽花的本質之三:奪回無聲者的話語權

今日聽著〈島嶼天光〉時,依稀能憶起坐在立法院外圍,看著人們奮不顧身只為掙台灣民主的一線希望時,心中澎湃的悸動。也依然記得當一個社會運動者站在濟南路舞台上,拿著麥克風高喊:「馬英九出櫃!蔡英文出櫃!」時,我差點起身走人。原來人民的話語權被剝奪,不只反映在中天、TVBS對太陽花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與造謠中,也存在太陽花的內部。我深深意識到,我們被一群不能代表我們的人代表著,只因為我們在統一以及左派之間別無選擇。保守、共和主義的話語權早在釋憲前就已被釘入棺材;而釋字748,只不過是替其送行的哀歌。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也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愛你。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挺同與反同之間的媒體形象落差。這種落差是一種藝術的再現。讓我們想像一下活在另一個台灣,這裡的媒體說到同婚議題時,鏡頭上的不再是非理性、滿口荒唐的宗教人士,而是一個從小在日本教育薰陶下成長的鄉下老奶奶。她對著鏡頭泣訴著現代的婚姻與性價值如何摧毀她一生用自己渺小力量守護的家,與此同時鏡頭穿插著在同志遊行當中裸露生殖器的熊男照片,以及「X未成年爽,O教授更爽」,「情慾不設限」等性解放標語。

太陽花 立法院 318
Photo Credit:VOA Public Domain

這個角度無疑是扭曲的,但彰顯了媒體用資訊篩選和片面報導塑造出的公共形象的可怕。這正是今日許多保守派的心聲:「為什麼醜化我?」、「為什麼用這些人代表我?」。其實我們只是想說:不準你罵我阿嬤是沙豬。醒報的副總編輯邱慕天在其文章《站得更靠近:二覆喬瑟芬「護家盟大解密」的指教》中曾經相當深刻地描述上述的現象:

「推倒高牆、站在雞蛋的一邊」既已是我們再政治正確不過的共識,我只想指出,因為隔著牆,你們左側看不到的高牆下的右側,也是一大堆雞蛋。我惋惜雙方都只在意對方築的高牆,而看不到對面牆底下盡是雞蛋。

在台灣公共領域,常只有左邊的雞蛋叫做雞蛋。2016年11月由下一代幸福聯盟發起的「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凱道遊行,雖不及洪仲丘事件白衫軍與太陽花,卻已經頗具規模,但少數幾則報導,則大多聚焦在場外挺同人士的回應與行動。(見壹週刊:醫師長跪挺同婚「相信愛大過仇恨與撕裂」、風傳媒:遭飛踢後還被訕笑 楊凱鈞:這就是同志終其一生承受的惡意)在2018年公投以前,若根據主流媒體篩選過後呈現的訊息,反性平教育、反修民法以如此壓倒性的態勢過關幾乎是不可想像的。然而在公投以後,保守方的話語權仍被丟在一旁;就如太陽花之後,人民訴求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至今仍被囚禁在立法院深處。如今,蔡政府仍在為同婚搖旗吶喊。

人說看戲要搶前排,在太陽花卻是要背其道而行;離舞台越遠,越能看清她的本質、她的魅力。舞台上的演說和節目充其量只是餘興和宣洩;但在底下無言而坐、默默支持的群眾卻散發著最耀眼的光芒。他們不是菁英,只是平凡的老百姓;他們不是官員,卻是議場的主人。坐著,卻推翻了立法院的高牆;沉默,聲音卻響徹了全台灣。

今天,林飛帆站在蔡英文身邊,卻是蔡英文離太陽花最遠的一刻。因為那是最前排的位置,那個看不見背後群眾,卻被媒體拍得最清楚的位置。她已無法回頭,因為一旦回頭,就會在人民眼中看見最不願面對的真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照制度走」乖乖初選的人,反而會被冠上「卡韓」標籤?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