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有如毛澤東大字報的「韓五點」,暴露了韓國瑜有戰術沒戰略的缺陷

2019/04/24 ,

評論

張宇韶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張宇韶

政大東亞所碩博士,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行政院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兼副秘書長、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媒體專欄作家、政治評論員、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理事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避免政治網紅生命週期萎縮與邊緣化,將總統初選議題作為消費選項,顯然已不能滿足韓粉的需求,在此困境下,唯有持續把戲劇張力放大,甚至投入另一場選戰,但這樣的舉動,反而失了「厚積薄發」的道理,恐讓韓國瑜失去戰略高度。

毛澤東篤信「天下大亂,情勢大好」或「革命不靠請客吃飯」的權鬥邏輯,並堅持「槍桿子出政權」或「群眾路線」的務實作風,再加上矛盾論與實踐論的哲學思想,使其在絕對劣勢的狀態下,取得了戰役最後的勝利。不僅在黨內鬥走具有俄國靠山的國際派,同時也戰勝了有美援基礎的國民黨嫡系。稱他為政治鬥爭或軍事指揮千古奇才實在恰如其分。

念東亞所的韓國瑜,肯定了解毛澤東的「鬥爭史」

對於毛澤東來說,「打江山」的容易,顯然比「治理國家」的容易要多,在1949中華人民共和建政之後,中共黨內已著手從「革命現代化」或「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路線,逐漸轉移到「經濟現代化」的政策上,這可從在實行第一個五年計畫完,中共所召開的「八大」的政治報告中得到解釋:「急風暴雨的階級鬥爭以經結束,中國當前主要的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與『落後生產力』之間的矛盾」,因此發展社會生產力與政治上的集體領導成為彼時中共務實的方針。

在毛眼中,中共黨內的決議顯然對其權威與權力造成挑戰,為了奪回政治與議題的主導權,毛澤東陸續在50年代末高舉「不斷革命論」,希望透過新的群眾路線與政治運動維繫自身的政治能量,反右鬥爭與大躍進就是這種思維下的產物。但脫離客觀理性的結果,就是造成中國大飢荒與生產力銳減,因此在大躍進的重大災難後毛澤東選擇退居二線,讓劉少奇與鄧小平以物質主義或多勞多得的生產誘因下,透過「三自一包」(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與包產到戶)的政策挽救中國極度衰退的經濟生產,此舉無形之間又為毛澤東日後發動文化大革命與打倒「黨內走資派」埋下伏筆。

文化大革命爆發之初,中共體制內的掌權者劉少奇試圖透過政府力量抑制群眾進行各類武鬥。然而,毛澤東為了徹底顛覆中共的既有建制與權力結構,遂下定決心透過體制外的群眾動員,以建立「新人、新社會」作為訴求,發動起一場兼具革命與奪權性質的政治運動。為了徹底達到煽動的效果,毛澤東在1966年8月,親自以「砲打中央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的形式,為群眾動員煽風點火,隨著國家主席劉少奇與其他高層被紅衛兵當眾羞辱或清算抄家,文革終於達到最高潮,其後果就是中共後來自己坦承的「十年動亂」下場,對於毛澤東的功過也在十一屆六中全會時,透過《關於建國以來中國共產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形式黨內結案。

RTR1XJ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用「大字報」戰勝1124的韓國瑜,只能用另一場選舉延續韓粉期待

對於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或「不斷革命論」的哲學思想或權力運作模式,曾經唸過政大東亞所的韓國瑜絕對不陌生,甚至將此融入自己的政治日常中。平心而論,韓國瑜去年透過「又老又窮」、「人進貨出發大財」與「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等最大簡單化的口號,成功動員起藍營群眾「反民進黨」的情緒,同時徹底激發「以物質主義為中心」的社會氛圍。韓流創造的外溢效果,不僅裂解了民進黨執政以來的政治板塊,同時也將台灣的政經秩序,重新擺盪回太陽花學運前的時空背景。

韓國瑜就任市長以來,在欠缺通盤的市政遠景、可行的政策藍圖以及合適的團隊幕僚下,為了維繫自己的政治能量與網路聲量,透過製造議題維持選戰模式恐是唯一的理性選擇,在眼花繚亂的議題產出、擴散洗版、打臉跳票、再產出議題的循環過程中,韓國瑜也確實達到佔據版面、穩住聲量的狀態,也讓韓粉持續亢奮。

但是隨著時間拉長與戰線拉廣,潘恆旭的暗黑行銷術自然也必須面對輿論的批判檢證,韓市長自己也理解「牛皮吹的越大,泡沫化風險更高」的道理,為了避免面臨政治網紅生命週期萎縮與邊緣化的下場,將總統初選議題作為消費選項,顯然已不能滿足「韓國瑜/特定造神媒體/狂熱韓粉」這個三位一體共生結構的需求。

在此困境下,唯有持續把戲劇張力放大,而鋌而走險投入另一場選戰就是不得不的選擇。

phot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躁動的韓國瑜,戰術用盡卻失了大戰略

直白說,這個劇本全然是毛澤東「不斷革命論」的山寨版。

韓國瑜也很清楚輕率投入選戰不僅欠缺正當性,也面臨兩頭空且遭受國民黨傳統勢力圍剿的風險,於是前述「文革造反/群眾動員/反建制」的邏輯就化為實際行動,韓國瑜的五點聲明,反成了「我的一張大字報,砲打中央司令部」的修正版。

在韓國瑜心中,應該存在三套結局截然不同的劇本脈絡。上策是,如果群眾勢力高過黨中央的建制權力,那麼如同文革一般取而代之或接管黨中央有何不可?即便國民黨內的理性力量會進行批判,但可能面臨韓粉洗版咒罵的後果;中策是讓黨中央感受「不得不」的壓力,識相為其炮製黃袍加身的方式與時機,問題在於社會大眾可能看破看膩這場籌安登基爛戲,隨時錯過黃金時刻;下策是如果黨中央與郭台銘緊密結合下,在韓粉保護下讓自己平安下車,也讓自己保有未來的有生力量,問題在於雖然保有市長大位,但是政治動能勢必急遽衰退。

按照國民黨中央最新回應,即便韓粉不願下車,韓國瑜也不可能憑故摘下「黨內徵召」的后冠。在此背景下,韓國瑜今天聲明的內容反而暴露冒進的心態,全然忘了「厚積薄發」或「後發制人」的道理。

由此來看,韓只是戰術執行的高手,談不上毛澤東的戰略高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宣布訪日的賴清德,是「深思熟慮」還是無法訪美的無奈?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