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民進黨初選中場點評:蔡賴之爭誰將(該)勝出?

2019/05/11 ,

評論

陳方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陳方隅

大學念政大外交系但後來發現自己不想要當外交人員;研究所時開始主修比較政治,且對很多社會議題產生興趣,寫了篇花蓮部落農業合作社的論文;然後到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念了博班,論文主題是獨裁者的政黨組織發展。平常感興趣的研究題目包括:威權政治與民主化,政治行為與民意調查,民族主義,美台中關係等等。目前擔任「菜市場政治學」以及「美國台灣觀測站」的共同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初選的民調時程大約將在五月底舉行,目前大概進行了一半左右。雖然媒體焦點大都放在國民黨到底會派誰,但執政黨方面的態勢仍相當值得關注,因為當中也牽涉到一些關於憲政制度的討論和快速變化的政治局勢。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的民調時程大約將在五月底舉行,不過,最終方案一直沒有定案。目前初選時程大概就是進行了一半,本文的目的是來做個「中場講評」。

首先要澄清一個迷思,很多人批評延後初選期間是蔡英文單方面修改遊戲規則,事實上,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初選原本就有「登記、協調、民調」三大階段,原訂期程就是兩個月,而且原本大家預期不會有人挑戰現任者,所以就把時間縮短成一個月,希望儘早確認候選人;但在賴清德加入初選之後,最高決策機構中執會在協調期的這段期間,「全票通過」把時程恢復成兩個月,這只是正常程序而已。

其實這樣的競爭才是有意義的,因為,首先,民進黨初選辦法明文規定總統大選要採「對比式」民調,但國民黨的對手根本還沒確定,郭台銘是最近才宣佈要參加初選,韓國瑜宣布想「承擔責任」(但又不想參加初選)也是最近的事,突發事件很多,如果在四月初就直接進行比較根本沒有意義。(註:事實上全民調這件事情也是獨步全球的創舉,民調本身應該是一個手段而非目的,但在台灣藍綠兩黨似乎都很愛用。)

接下來我將提出一些觀察,我的論點是:蔡英文開低走高,她會贏得初選(不管是透過民調或者是由黨內協調),而且從憲政制度的角度來看,對民進黨來說,由現任者(而和非現任者同時擔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挑戰連任之路才是最佳選擇。

從憲政體系來看,執政黨內的挑戰者條件非常不利

若以今年初到現在的各種民調來看,蔡英文總統的民調始終低於檯面上的每一位假想候選人,這是事實。這當然就是賴清德的優勢所在。然而,這其實並未構成賴足以出線的理由,最主要的原因是,賴之前當了一年半的行政院長,他也是內政團隊的一份子,尤其在去年11月24日地方選舉民進黨遭逢大敗,賴後來也因為敗選因素而請辭院長。如果說因為執政團隊執政表現不佳所以要換人,賴也很難把這樣的不佳表現切割開來。

其實,黨內同志以出乎意料的方式聚集支持者把現任者換掉,這種事情在民主國家並不少見。不過,在「議會內閣制」的國家,只要執政黨的黨主席換人(或者總理在議會中被「不信任投票」倒閣),隔天總理馬上就會換人,挑戰者可以立刻登上政府首席。然而,在總統制(或像我們這樣的半總統制)國家當中,由於對現任者固定任期的保障,如果在有挑戰者成功挑戰現任者,那麼在下一次大選以及正式權力交接之前,整個政府會提早進入「看守期」,這對執政黨本身是非常不利的狀況,挑戰者也幾乎確定無法指揮整個行政體系,所以從憲政體系的角度來看,執政黨的黨內挑戰者本身就處在一個不利的位置。

蔡英文與賴清德在民調支持度上的趨勢

從現實狀況來看,民調領先是賴清德優勢,不過,這樣的優勢正在消失。在4月22日時綠黨公布首份「全手機民調」,調查內容顯示蔡英文已在多項對比式民調項目當中領先賴清德,目前手機族已佔全體的三成以上,因此這份民調很值得參考。另外一份ETtoday所做的網路民調顯示,蔡英文已領先賴清德(註:「網路民調」若是經過特別的取樣機制是可以達到部份接近全國代表性,目前也有不少學術調查是以網路方式進行,這種調查方式有別於一般開放所有人填答而且還可以重覆填答的網路調查)。即使是傳統電話方式做的民調也顯示,蔡英文的支持度從今年一月以來從大約十幾個百分比,已上升到超過三成以上,反彈速度非常驚人。

蔡英文有執政的包袱,這兩年半以來也的確是有很多處理不好的地方,例如面對同婚、勞基法修法、能源政策等各方面,常會出現講不清楚政府立場的狀況,面對傳統價值的「保守派」大集結(註:自由派和保守派是意識型態的標籤,沒有絕對的優劣之分。在美國各種調查都會問民眾自認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在英國目前執政黨就叫做保守黨,這是很普通與常見的標籤,並非貶意),蔡政府似乎完全不知該怎麼應對。然而,在目前各種網路文宣攻擊(在LINE或是各種內容農場上面都有大量攻擊蔡的圖文,其中包含不少的假資訊)、主流媒體(除了偏藍媒體,偏綠的民視也是大部份時間都在攻擊蔡)幾乎全面對蔡英文不利的狀況下,她的民調其實都還是可以維持、甚至是在這段時間內往上升。

為何蔡英文開低走高?

這樣的反彈態勢主要來自幾個因素。

首先是中共。今年1月2日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的談話,之後蔡英文堅定地回應台灣拒絕一國兩制。自此之後她和國內其他所有主要政治人物的最大區別即來自於此,泛藍政黨的所有要角們,要不是支持「和平協議」、就是支持一國兩制,又或是批判軍購;無黨籍的柯文哲也不斷地批判蔡政府的立場,認為不要招惹中共。然而,中共對台灣的各種文攻(例如各種「資訊戰」的討論)武嚇(軍機和軍艦頻繁繞台、甚至有飛越海峽中線這樣子重大的挑釁動作),都是為執政者添加柴火。

蔡英文最大的優勢在於,外交國防方面由於是專屬總統的權力,所以在蔡做得好的地方,賴沒有辦法宣稱是政績。然後,蔡與賴在兩岸議題上的立場,其實幾乎沒有實質差別。雖然賴宣稱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看起來比蔡更偏「獨」,但其實這個標籤的內容上來看就是現狀,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根據「台灣國家安全調查」長期的追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這樣的論述一直以來都有超過七成的民眾同意,2019年1月份最新釋出的一期調查也是如此。

蔡已經站上堅定守護「中華民國台灣」的位置,同時有一個關鍵在於,整體泛藍選民和政治人物的立場出現明顯位移,以往民進黨還必須跟國民黨爭取誰比較可以維持現狀,但現在國民黨是在光譜上整個貼向中國的一方(其中一個例子是,蔣萬安在一月份時曾發言指出,贊同蔡總統回應中共拒絕一國兩制,結果還被泛藍支持者砲轟,後來蔣只好改口說不支持蔡總統回應),所以,中國對台灣愈強硬,蔡的支持度會愈高,而且愈能吸引所謂中間選民,以及(在乎中華民國的)淺藍選民。

第二項因素是,2019年以來,整個執政團隊的風格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自從蘇貞昌上任行政院長後,很明顯各部會都開始學習更「接地氣」的溝通方式,例如拍攝影片、推出更易懂的文宣說明。蘇貞昌自己的文宣團隊本來就以活潑及快速反應著稱,而今年以來政府部門給人一種「總算開始醒過來」好好經營社群網路的感覺。

蔡總統自己的風格轉變也非常多。她從還沒上任之前的風格一直都是學者與官僚型的,但是在面對許多重大政治爭議(例如:同婚,能源政策,年金改革)的時候,這樣的風格明顯地不適合回應每天快速變換的議題走向。但是最近蔡總統除了與「網紅」(例如蔡阿嘎博恩夜夜秀)合作拍攝影片且獲得廣大迴響之外,還在臉書及不同的平台上面直接和韓國瑜郭台銘等有意投入總統選舉的人物直接交鋒,在這個過程中一再強化蔡英文站在守護國家主權立場和民主價值的形象。重點是,這些言行一改之前大家對蔡總統過於保守與不願出面站在政治議題第一線的抨擊。

相較之下,賴清德在這段時間內並沒有塑造出一個鮮明的形象,反而有許多令人尷尬的社群網路經營手法,例如「公布英文名字叫威廉」這件事情,一點都沒有幫自己加到分,反而被揶揄了一番。近期還有件大事是已連任六屆、爭取第七任的台南市立委葉宜津在初選當中落敗,她主打的形象之一就是賴清德唯一支持;這樣的初選結果對於許多人認為「賴清德有助於各地立委選戰」的說法是一記重擊。

另外,根據一些記者或政策圈朋友的觀察,賴目前是連一個完整的選舉團隊都還沒有找齊,在形象戰的部份,還沒辦法達到一定的規模和效果,在時間有限的初選過程當中,這樣的人力劣勢會是一大硬傷。

蔡英文和賴清德的支持主力差很大

若我們從蔡英文與賴清德的主要支持者來看,雙方的優勢差距更大。目前大部份的網路意見領袖、偏向「自由派」的公共知識份子、NGO工作者,有公開表態者幾乎一面倒地挺蔡,這是因為賴在勞動議題和社福議題方面,不管是立場或者形象上面都比蔡還要更保守一點(例如:先前勞基法修法的爭議,愈來愈多消息指出其實是賴必須負大部份責任)。而賴清德的最主要支持者是所謂的「極獨派」,例如最近和吳祥輝等人同台,反而受到他們激烈的言論拖累形象。若我們放到大選的脈絡來看,支持蔡英文的群眾和國民黨幾位主要人物在社會議題方面是有市場區隔的,而賴清德所代表的形象除了統獨之外,在社會議題方面要跟國民黨候選人競爭光譜上靠保守一方的選民,會相當吃力。

更有甚者,如果我們從民進黨內的權力分布狀況來看,情況對賴也不利。在討論初選的過程當中,很顯然在黨內權力核心的人們大多數是反對初選進行到底,這代表的是這些人多數是不認同賴的參選。事實上在賴參選之初,黨內許多人就已經跳出來表態過,支持蔡的聲量遠大於賴。在這樣的態勢下,假設之後真的由賴出線,是否能夠整合黨內菁英們的力量,會是一個很大的問號,這方面賴還必須要想辦法證明自己能夠整合黨內勢力才行。

綜上所述,各方面的因素幾乎都對賴清德不利。不管從賴清德所代表與動員到的支持力量、他先前身為執政團隊的重要成員(挑戰現任者的邏輯就是否定自己)、他現有的團隊成員能發揮的戰力,各方面來看,蔡英文都將會、也應該要代表民進黨征戰大選。

後記

政治學當中有一個「寡頭鐵律」,內容是說不管再怎麼開放、再怎麼設定民主程序,權力都會無可避免地掌握在部份政治菁英手裡。事實上,各個政黨本來就會是金字塔型階層化的決策機制,掌權者的權力比較大,這並不叫做「反民主」。很多人會在這過程當中質疑,如果中常會可以延後時程,這跟獨裁政黨(例如中共)有什麼不同?

很簡單的道理:最大的不同在於推出的人選還得經過人民的投票,而且這些政治菁英們本身也是絕大多數經過民主程序所選出來的(例如各政黨的中常會本身就是經由黨內民主程序選出,擔任中常委的人物多數是各層級的政治人物,且以民選者為大宗),整個討論的過程是有不同聲音的挑戰、有公開的討論。民主國家的政黨推出候選人,參與在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競爭當中,而且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這樣的程序就是民主國家和獨裁國家最大的不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電話民調還是黨員投票?民調專家談眼花撩亂的總統初選



綠皮藍骨:後2018九合一大選的台灣:

2018年11月24日的九合一大選後,台灣化為一個對外掛著民進黨中央政府的外衣,血肉與經脈卻由國民黨地方百里侯們把持的「綠皮藍骨」局面,在2020的大選之前,藍綠和第三勢力將會如何消長?中美日等境外力量如何在島內斡旋?核能、平權和內外的貿易政策,又會如何推展呢?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