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夢中情人的愛情墜落欲

失魂男女囈語《我是一片雲》

2018/03/31 , 評論
游千慧
《我是一片雲》(海報尺寸:74 × 52.5 cm),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
游千慧
無作者簡介

林青霞在其散文著作《窗裏窗外》中寫道:「1972年至1982年我總共拍了55部戲,其中50部是唯美文藝愛情片⋯⋯我們那時候的愛情片非常簡單,就單純是男女談戀愛,多數是男追女,幾乎每部戲都有父母角色的參與⋯⋯瓊瑤小說改編加上俊男美女最受歡迎。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觀眾更是瘋迷。當時製片只要簽到秦漢秦祥林、林青霞、林鳯嬌其中兩個人的合約,就可拿到新、馬片商的資金,也就可以開鏡了。」

大部分對1970年代文藝片尚有印象的觀眾,多半都曾聽聞林青霞與秦漢、秦祥林從戲裡到戲外的感情糾葛,而其中最容易引發聯想的電影,莫過於描述三角戀情的傷心悲劇——《我是一片雲》(1977)。海報上從左到右的演員排序分別為林青霞、秦祥林、秦漢、胡茵夢,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當紅的明星,然而真正的焦點依然放在左邊三位演員身上:秦漢與林青霞的中間終究夾著另一個人,使他們無論在戲裡或戲外都無法長相廝守。

或許我們可以思考一件有趣的事,在瓊瑤電影蔚為風潮的年代,女性角色的設定通常比男性勇敢叛逆,透過影片裡的活躍女主角來觀察男性,秦漢所表現的角色特質似乎都帶有某種「自虐」傾向。

像白馬王子一樣帥氣的秦漢,演出過許多個性親切、笑容迷人的深情男子,他與林青霞結下的緣份可以從林初進影圈的首部作品《窗外》(1973)作為開端,片中秦漢飾演的李立維還不是男主角,僅是女主角與父母妥協下的結婚對象,是在江雁容(林青霞飾)與她心愛的老師康南(胡奇飾)之間殺出的程咬金。

秦漢扮演一位占有欲強烈的英俊小生,雖說這個綠葉人物是為了烘托溫文儒雅且心地寬厚的康南,但秦漢仍表現出鮮明的缺陷性格,緊緊抓住觀眾的目光。李立維他表裡不一、善變、善妒又自我中心,一發生爭執就把過錯推到對方身上,實為父權社會下的典型丈夫,然而,秦漢在日後的瓊瑤電影中卻演逐步轉變為悲劇型的英雄人物。

1970年代文藝愛情片的鏡頭大概可以對照當今的泰國偶像劇,觀眾一定會注意到極為明顯的快速變焦,影像透過激烈的手法突顯(推進)臉部特寫,以造就某種情緒的緊繃與暈眩,再加上尖銳的音效,男女的愛情大概就在這樣的刺激下,逐漸推向瘋狂。

photo_42683bfa6174b2c5c423598f72f1ab40
Photo Credit:金馬奇幻影展/香港巨星影業

簡單從《我是一片雲》與《一顆紅豆》(1979)兩部片談起,兩男與一女的感情爭奪戰在故事結構上相當類似,秦漢上演的「王子求愛記」皆帶有偉大的寬容情操:《我是一片雲》中的友嵐與《一顆紅豆》裡的致文,同樣都面臨心愛的女人心有所屬的窘境,在此秦漢展現出不同於《窗外》的成熟,他的路線轉型成默默看顧女主角的守護天使,不僅扮演寵愛她的兄長,還擔任她的愛情諮商師。

就像在《一顆紅豆》中因感情不順遂而找致文訴苦的夏初蕾:「我是一條鯨魚,需要一個海洋來供我生存,否則我就會渴死,而致中(馬永霖飾)他是個沙漠,你能想像一條鯨魚在沙漠裡游泳的情況,那就是我跟致中。」秦漢在戲中回應:「不至於那麼糟吧,你一定要容忍他,愛情就需要容忍⋯⋯如果你能去欣賞他的優點,妳就會原諒他的缺點。」

男人的愛意非但不能坦白傾訴,還需強忍淌血的心來安慰、助長初蕾與致中的戀情,劇中這一番對話,也暗指真正能成為夏初蕾的海洋的男人,其實是秦漢飾演的梁致文,而這種謙讓的形象也大大提升了秦漢讓觀眾(尤其是女性影迷)心痛的指數,他可比現代版的「李大仁」,上演著一齣又一齣的《我可能不會愛你》。

然而深情王子最後仍情不自禁、真情流露向女主角求婚也絕不令人意外,秦漢的演出總帶著十足的誠意與奉獻,在《一顆紅豆》中飾演致文的他說道:「以後再也別說我是你哥哥,我在做一件早就該做的事,我在請求妳嫁給我,如果妳心裡念念不忘的是致中,我絕不勉強妳⋯⋯我雖然向妳求婚,但是我不想代替致中。」而《我是一片雲》的友嵐則說:「嫁給我,妳是舞女的女兒也沒有什麼可恥的⋯⋯我愛妳,妳是舞女的女兒我也愛妳,妳是販夫走卒的女兒,我照樣愛妳。」

然而,林青霞在電影中顯得無情多了,她始終像個被寵壞的嬌嬌女,既任性又三心兩意,從來沒有遵守諾言的決心,而最後她也間接造成了秦漢的「墜落」。

人從高處摔落的鏡頭,出現在文藝愛情片中顯得比平常更怵目驚心,效果有如驚悚大師希區考克的《迷魂記》,但希區考克是讓女主角瑪德琳落海又墜樓而死,而瓊瑤片中的秦漢(友嵐)則是從工地的鷹架意外失足身亡,《我是一片雲》於1977年是以如此慘劇收場,兩年後的《一顆紅豆》,秦漢則為了救跳水自殺的女主角跟著從橋上一躍而下,但這一次瓊瑤讓他「活」了過來,他與林青霞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又美滿的生活。

跳
Photo Credit:《我是一片雲》(Cloud of Romance, 1977)(影片截圖)
《我是一片雲》的片尾,友嵐(秦漢飾)令人心驚的墜落畫面。

令人感慨的是,現實人生當然不會只提供這麼極端的兩條路給他們,回想1990年由三毛編劇的電影《滾滾紅塵》,那是秦漢與林青霞合作的最後一部作品。在片中,林神經質地反覆問秦漢「你愛不愛我?」身為作家的女主角愛上自私自利的情人,他帶給她超乎想像的快樂與傷害,影片的尾聲是一場大逃難,離散的戲碼總是令人心碎,搭船離開的是男人,付出一切代價的女人失神地目送其離去。多年後,男人重回故鄉,情人卻已不在人世。

事實上,林青霞與秦漢的戀情我們只能霧裡看花,任憑想像力瘋狂起舞。直到2011年,林青霞以作家的身份出版了散文集《窗裏窗外》,集結自己的成長點滴與演藝歷程,但惟獨愛情她並沒有打算公諸於世,連一件過往情事都不鬆口提及。

op8000oq7q852089792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窗裏窗外》封面

然而,好事的記者當然不會放過在書中尋索「秦林事件」的蛛絲馬跡,據媒體指出,獨獨在〈我哭了大半個中國〉一文中有可疑的跡象,女明星痛哭不止的原因是有那麼點引人遐想:林青霞提到她因徐克的戲而受傷的難過經歷:

「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從敦煌到蘭州,再從蘭州轉飛機回香港。在飛機上我把臉埋在草帽裡,一路哭回香港。」

那個時間點據說是秦漢、林青霞交往生變的時期,因此大家也自動延伸轉化了這段文字:「傳說孟姜女為尋夫哭倒長城,我是因為《新龍門客棧》哭了大半個中國。」孟姜女為找回心愛的伴侶而痛哭,那麼女明星想找回的又是什麼?《新龍門客棧》真正的意義究竟如何,就留待影迷讀者們自由想像了。

本文獲高雄市電影館授權刊登

影展資訊

名稱:金馬奇幻影展
時間:2018/04/13-04/22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台北市西寧南路36號4樓)|in89豪華數位影城(台北市武昌街二段89號)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2010-2018 奇幻視覺線上展

2018金馬奇幻:

「金馬奇幻」可說是諸多類型影迷的集散地:有初嚐影展滋味的青春學生族;也有口味吃重鹹、欲以妖嬌華麗之姿去K歌場大吵大鬧一番的「趴踢咖」;也有把午夜驚悚劇視為心頭愛的「闇黑影迷」;當然還有平時認為影展太高深而卻步的平凡老百姓(正如本編在下)。因奇幻禮物拿不完,滿場慶、冷場慶贈品送到手軟,不去看個幾場怎麼對得起自己!「金馬奇幻」可說是影展界的入門款,有如親和力十足的電影祭般老少咸宜。2018年奇幻開幕片,是擁有眾多影迷的導演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第二部動畫傑作:剛作為柏林影展開幕片、移駕至台灣上線立即秒殺的《犬之島》(本編也沒搶到,淚崩)。這是「金馬奇幻」二度選擇魏斯安德森作品為影展開場,由此也窺見此類型的黑色幽默、精緻唯美、神經質對稱、狂躁喧嘩、 暗藏彩蛋之怪誕搞笑風,正是金馬奇幻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