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奇幻再擴散:這不是世界奇妙物語

專訪《羊之木》導演吉田大八

2018/04/26 , 採訪
fanny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fanny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每部電影我要探討的人性都不一樣,《羊之木》是要探討人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人與人是什麼樣的存在。」經常於電影中挖掘人性不同面向的導演吉田大八,將他對於人性的觀察與研究,以細膩的影像敘事剖析人類內心的深淵。

55歲的吉田大八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曾以廣告導演身份奪得坎城影展廣告大獎銀獎,在日本及海外獲獎無數。2007 年他首次執導的電影長片《窩囊廢們,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便入圍第60屆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周,後續拍攝了《結婚詐欺師》、《野薔薇理髮院》等電影。

曾經以《聽說桐島退社了》橫掃日本各大電影獎項,採取非線性的時間軸與多視角的敘事手法,刻劃眾多角色的劇情發展,被部份影迷視為神作,也是吉田大八的代表作。之後他又改編作家角田光代的《紙之月》、三島由紀夫的科幻小說《美麗之星》,也獲得了多項電影獎。

「我的七部長片作品全都是改編,所以等於是日本電影的現狀(改編),也反映在我的作品上。」

吉田大八的第七部作品《羊之木》,為山上龍彥與五十嵐喜夫聯袂創作,原作在2014年得到第18屆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優秀獎,作品深層剖析人性的話題性也引起極大的迴響。看完原著後,吉田大八便被書中獨特的世界觀所吸引,於是決定將它改編成電影。不同於以往的風格,《羊之木》是他的首部懸疑作品,也是他所有改編作品中構思最久的一部,整整耗費了兩年的時間。

吉田大八指出,目前日本電影圈的現狀是,改編小說或漫畫的作品比較容易得到各種資源,可以得到各界優先的處理。他開玩笑自嘲「很懶」,坦言如果他真的想要拍原創作品的話,可以利用拍片的空檔編寫劇本。「但是通常這段時間我都在做其他的事情,所以也不是很積極在做這件事情。」

photos_25765_1517207626_8da36fe575e114d1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人是沒有辦法獨立生存於這個世界上,個體都是反應於群體之內。人類還是要在一定的文化、制度、社會下才能夠生存,人類世界才能夠成立,才會觀察到有所謂的對立、矛盾情形的發生。」《羊之木》的主題是關於社會中善與惡、生與死、罪與罰、相信與懷疑、普通與異常、自己與他人、地方與中央⋯⋯各種對立的矛盾。

導演認為,《羊之木》即為表現出人生不同的矛盾與差異,呈現善惡黑白之間灰色地帶的複雜性,戳破現實的虛偽與社會的殘酷,「打造一部雖然黑暗但又多彩,雖然恐怖但又不乏幽默的作品。」

吉田大八認為,當一個人越想要去理解另一個人或是接近時,就會察覺到某種極限。他強調,你會發現你跟他者之間還是會有一定的距離,無法拉進。或是你以為你懂一個人,但是發現其實你並不是真正的了解他。因此,你若要與對方保持良好的關係,不見得要完全了解他。

「你跟你之外的人要保持什麼樣的關係或是距離感,就是我在這部電影裡要探討的東西。我並不想要用電影來闡述我的想法,但是創作電影的過程就是我思考的過程;而我思考出來的結果,就是你們看到的電影。」

photos_25765_1520929207_009cc8b36135123c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外界的干擾使認知改變,片中每個旁觀者都因為新發生的事件,產生了前後態度的變化,善與惡只是一念之間。「難道他們沒有重新改過的權利嗎?是否他們曾犯過的錯,將導致他們永世不得幸福呢?」《羊之木》大膽地拋出另一個觀點,從犯人的立場來看他們的身不由己,讓觀眾開始對所謂的正義與善惡產生反思。

吉田大八表示,《羊之木》的原作就丟出來「人真的有辦法去完全包容一個犯過錯的人嗎?」這個命題,他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命題,而他接受了這個命題把它拍成電影,也把他自己想到的答案放在電影裡面。「但實際我並沒有在電影裡做出結論,而是可能藉由電影又做出了一個更大的命題再丟給觀眾⋯⋯人真的可以包容罪犯嗎?之所以沒有具體的答案,是因為原作本來就沒有答案。」

吉田大八自認是一個很靠感覺的人,對於挑選原作並沒有特定判斷的基準或原則。「我就像個廚師一樣,若是送過來的魚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的話,就不會去處理它。如果我對於烹煮的方式有很多想像的話,我就會去進行。」他認為「原著小說」是否有趣不是判斷的基準,而是這個作品讓電影創作者有沒有想法,翻拍成影像是否有更多的可能性。「至於其他部份我刻意沒有標準,選擇很開放。」

吉田大八的電影偏好觀察人的不同面向:「不一定是黑暗面,有時候人的喜怒哀樂或是親疏關係,會讓人的感覺或是表情、臉孔變得完全都不一樣。把人在相異時刻的不同面向呈現出來,是我喜歡看,也喜歡拍的部份。」

photos_25765_1517207632_bd1a2e7ee8a53388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拍廣告像是短跑,拍長片像是馬拉松,一開始的困難是,如果用短跑的方式去跑馬拉松,這樣子很快就會累了。「因為你沒有好好的配速。」

如同一般拍廣告出身的電影導演,吉田大八拍片時的影像也比較風格化,特有的形式與手法並豐富了電影本身的意涵與詮釋,音樂方面更有他的獨到之處。

本片是以多視角拍攝來各個人的故事。吉田大八表示,在拍片時並不會特別注意誰是主角或是配角,「多視角會讓電影看起來比較立體,不那麼平面,還可以讓故事的完整度更高。」

photos_25765_1524130813_823223cd37928538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這次並集結了錦戶亮木村文乃松田龍平北村一輝優香市川實日子等實力派演員,詮釋出人性在面臨極端處境下的種種矛盾心理。松田龍平、北村一輝原本就擁有變色龍般的演技,木村文乃及市川實日子在《石之繭》、《伊藤君A to E》及《UNNATURAL》演出極為精彩;而身為傑尼斯演員擔綱的錦戶亮,在《對不起青春!》、《雙頭犬》的表現也是非常出色。

以往吉田大八合作的大都是堺雅人安藤櫻滿島光永作博美神木隆之介宮澤理惠池松壯亮Lily Franky等演員為主,近來龜梨和也、錦戶亮等傑尼斯的藝人也扛起電影主役,難道不擔心會偶像演員有偶像包袱?

photos_25765_1524130802_561b23bbb48cbccd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導演笑道「其實傑尼斯的偶像有時候比其他演員的感受力更強,他們很快可以catch我要的東西,對方很快就能夠進入角色,所以在合作上很順、非常愉快。」

平常吉田就喜歡看很多不同的作品來觀察演員,所以當他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就會在心中有某個演員的形象。「但我對演員先入為主的想像,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勝任這個角色,所以在拍攝現場,我希望他真的能夠符合這個形象。」

原本對電影真人化感到擔憂的五十嵐喜夫,看完電影後還讚美「充滿緊張、刺激與懸疑感,電影比原作還要出色。」吉田大八微笑表示:「我以往作品中的主角都是性格狂放、自我強烈的人物,這是第一次拍到平凡的主角被捲入事端的故事,用與以往相反的視角觀察人性,可以看到許多有趣的地方,特別新鮮。我覺得《羊之木》帶領我到一個新的境界了。」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18金馬奇幻:

「金馬奇幻」可說是諸多類型影迷的集散地:有初嚐影展滋味的青春學生族;也有口味吃重鹹、欲以妖嬌華麗之姿去K歌場大吵大鬧一番的「趴踢咖」;也有把午夜驚悚劇視為心頭愛的「闇黑影迷」;當然還有平時認為影展太高深而卻步的平凡老百姓(正如本編在下)。因奇幻禮物拿不完,滿場慶、冷場慶贈品送到手軟,不去看個幾場怎麼對得起自己!「金馬奇幻」可說是影展界的入門款,有如親和力十足的電影祭般老少咸宜。2018年奇幻開幕片,是擁有眾多影迷的導演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第二部動畫傑作:剛作為柏林影展開幕片、移駕至台灣上線立即秒殺的《犬之島》(本編也沒搶到,淚崩)。這是「金馬奇幻」二度選擇魏斯安德森作品為影展開場,由此也窺見此類型的黑色幽默、精緻唯美、神經質對稱、狂躁喧嘩、 暗藏彩蛋之怪誕搞笑風,正是金馬奇幻呀!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