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專訪動畫教育推手:吳彥杰

【高雄電影節青少年影像培力計畫】影像世代「動」起來

2018/09/02 , 評論
高雄電影館
定格動畫教學,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高雄電影館
高雄市電影館為厚植在地策展能量,自2010年起自行策劃主題影展「愛情的悸動」開始,致力邀請國內外優秀、獨特的藝術電影或獨立製作南下高雄,努力讓臺灣觀眾也能同步享受電影藝術的獨家感動,每年亦與本地及外國機構合作,獨家引進導演專題及專題放映,例如:與日本交流協會合作大鳥渚的感官物語、法國克萊爾.德尼、經典電影大師雷奈回顧展等等,以35mm膠捲映演,藉由珍稀的膠卷影像,讓影迷得以在大螢幕感受電影膠捲的飽滿色澤與獨一無二的菲林感。

文:施孟彤(國立成功大學都市計劃學系|大一新生)

吳彥杰是共玩創作有限公司的創辦人,除了致力於定格動畫製作,教學推廣也已深耕多年。動畫作品方面,共玩創作得過許多國際影展肯定,也曾在東森YOYO台公共電視等頻道播出,知名作品有《廚房裡的戰爭》、《夢遊動物園》等。教學方面則曾經多次在府中15動畫館開辦動畫營隊,將影像教育拓展到更多孩子的心中。

營隊期間,吳彥杰老師帶著孩子動手製作定格動畫,引導小評審用「手」學,了解動畫的製作原理,還有用「心」感受,體會影像更深層的概念。

回歸基本的影像素養

「我一直在推廣的是素養教育,台灣影像教育大多集中在高中職、大學,有數位多媒體科、廣告科等等,大部分集中在職業訓練,教育多以職場需求為主,但現在,我們會面臨到一個不太需要專業訓練的媒體影像世界。」

近年來YouTuber、網紅竄起,非影視相關科系的素人也能自己學拍攝、剪接,人人都有成名的機會,自媒體逐漸成為市場重心。拍片工具變得越來越簡單,用手機就可以拍片剪接,不須到外面花錢上課也能學會。

過往可能會開很多專業軟體課程,但現在美圖秀秀出來,還需要Photoshop嗎?軟體已經簡單到你不需要去學,那現在要做什麼?要學故事、表演,感受美是什麼,回到最基本,不一昧強調技術層面的教育。

吳彥杰帶來美學賞析和編劇課程,讓高雄電影節的小評審了解故事、表演美學,對影像會更有感覺。「開心的是,大部分小朋友在聽我講故事和表演時,有接收到我想傳達的概念。」

素養:是培養對事物的感覺,技術會慢慢被取代,但美感、概念性的想法不會,這是只有個體才會擁有的創造力。

從電視時代到網路時代:開展教育之路

原本是電視編劇的吳彥杰,為何會轉到動畫與教育界呢?「我發現電視劇的收視率越來越低,2011年底決定離開當初待的公司,專心作共玩。但那時收入不穩,還是有回去兼差寫電視劇本,當時的電視劇狀況又更糟了,我們寫的東華春理髮廳收視率只有0.7,而且還不是最後一名喔!是中段班⋯⋯破1的時候還卑微的切蛋糕慶祝。」

老師苦笑談著電視劇產業的沒落與心酸,但這也成為他邁入新領域的轉機。共玩創作的作品越做越好,受到大小獎項與電視節目的肯定,老師卻不因此滿足當時的景況。

IMG_3189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吳彥杰帶給「兒童評審團」關於美學賞析和編劇的課程

「我們公司的作品常常得獎,可是我每次被邀請演講,都會發現大家一部都沒有看過,我開始思考這些動畫得獎的意義是什麼,總覺得最後好像都到了垃圾筒一樣,而且影像產業真的越來越辛苦,會堅持是希望能用影片產生影響力,可是當沒有影響力的時候,我到底在做甚麼。」

時代改變,根本不看電視了,大家使用網路看影片很方便,那時發現這個不可逆的趨勢,做電視只會越來越少人看,又那麼辛苦,在這年頭,必須思考一個有受過職業訓練、職場經驗之人的最大化發揮是什麼?

現在都講求自我表達,一定會想跟其他人不一樣,但資訊傳遞那麼快,流行的事物相似度高,在一個大家都一樣的環境,那種「我是誰?」的焦慮感開始浮現,如果想跟大家不一樣,影像的老師在這時候是必要的。

因此,彥杰老師開始不停鑽研最新的傳播方式,決定轉化過去在業界受過的專業訓練為簡單的語言,套用在潮流軟體上。這些新興網路平台的影響力擴及新一代的青少年與兒童,影像教育的概念結合網路傳播,除了能更有效地把正向的理念傳達出去,也讓孩子了解影像是如何被製作出來的,進一步用這些工具,加上想像力和創意,讓自己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是老師,也是學生

「老師有在玩抖音?」
「當然有啊,雖然我不是很會,因為老了嘛!可是現在的小孩都在玩,我也要接觸一下,看他們在玩什麼。

抖音是我和孩子們學的,和他們一起玩的時候我就不是他們的老師了,反而成了學生,他們比我還厲害。後來玩一玩我就去想抖音能不能做一個對世界有正面意義的教材,用這個當紅軟體做正向傳播。」

IMAG2021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吳彥杰接受青少年記者採訪

做了多年的影像教育,彥杰老師從孩子身上得到許多創意上的啟發與情感上的回饋,享受和孩子們一起合作、學習的時光。「比如說真人動畫好了,有一些像是借位的點子,是小朋友教我的,當教到一定的程度,總會有人想出些新的東西,這些就會進入到老師的資料庫。」

小孩會自己發明動畫的新作法,老師覺得有趣的也會想把它分享出去。例如有一個點子是小朋友想到用手把一個人抓進手機, 再從手機把人抓出來,這些都是孩子的創意,技巧上孩子的發揮是很多的,感情上的回饋當然就更多了。

到偏鄉教學,因為偏鄉的孩子對於資訊的接觸量相對較少,或是很偏食,雖然有些孩子也有手機,但是他們都在玩電動,沒有拿去做其他的事情,也不會查資料,所以當講師帶入這樣的課程到鄉下時,這種新的東西對小孩子來說會有很強烈的新鮮感,看到他們開心的樣子對我們就是最大的回饋。

與新世代「共玩」

吳彥杰經歷過各世代的科技變化,隨著這股脈動,在人生中每個轉換期都是他的轉機,雖然不斷改變自己正在做的事,但初衷都是希望影像能為兒童、青少年帶來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這時代像我這種老頭子就是要向小孩學這些。」老師笑著說。能感受到他不斷求知的熱情,不因為年紀侷限自己與新一代的交流場域,這是彥杰老師對教育與學習的態度,追求新鮮事與創意的精神。

世代的隔閡造成許多磨擦,但我們有「共玩」這瓶潤滑劑。同時,每一代、每個人的故事,都能透過影像薪火相傳,向下一代訴說我們曾經的記憶。

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兒童單元

雄影國際短片放映時間:10月27日(六)10:30
長(tn̂g) 短(té) 腳電影院:11月11日(日)14:00|11月25日(日)14:00
地點:高雄市電影館3F放映廳(高雄市鹽埕區河西路10號)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高雄電影節青少年影像培力計畫】你以為不在的,其實一直都在

影像美學EVERY TÉ:青少年培力 ft. 兒童評審團:

隨著「影像教育」一詞在台灣鋪展,以青少年、孩童為主體的影展教育課程,已逐漸在台灣大小影展運作。高雄電影節長期與世界最大短片節「法國克萊蒙費鴻影展」合作,在影展期間策劃多場親子放映活動。我們發現,即便是兒童,也能在導讀老師引導與帶動下,認識影像傳達的訊息,感受銀幕魅力,並且表達自己的觀影感覺。今年我們延續高雄市電影館長(tn̂g)短(té)腳電影院的精神,帶領孩子們打開感官,成為高雄電影節短片競賽的小小評審,期許影展繼續扮演孩子認識世界的眼睛。這一回,由青少年記者出動出擊,採訪「兒童評審團」策劃人,另也實地專訪導演、動畫製作人以及兒童節目製作人等,以文字報導勾勒出他們認識的世界。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