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台語創作的低迷與覺醒

【人生。大港】台灣話與京片子都來大港開唱吧

2018/03/04 , 評論
鹹派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鹹派
喜歡網路時代,因為這是挑戰和自律的人才能成功的領地。喜歡趨勢觀察,因為不高速學習就會退步。喜歡文化研究,因為人活著不能只是吃飯。

已經舉辦十屆的「大港開唱」,如今已經是樂迷的一個指標性活動,在那幾天,你可以盡情的成為一個Rocker。跟你一樣喜歡音樂的朋友成天廝混,衝上舞台「釘孤支」(單挑),逛逛攤位找些樂子。過去聽表演都只能往台北跑的情況已經不復存。位在南方的大港開唱,有些討論新開展,有些則是延續著發燒著。

蔡振南and法蘭黛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台灣最多音樂祭的年代

對樂迷-尤其是非主流音樂-來說,到現場聽音樂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不同於主流歌手,獨立樂團和樂迷關係更緊密,並且有很多互動必須在現場才能展開,像是龐克樂團鼓動樂迷在底下衝撞(Mosh Pit),像是許多樂團會在現場共同演出(Feat)或是即興表演(Jam),會有很多不會出現在專輯的曲目。Live House是去聽自己喜歡的樂手,音樂祭是去朝聖,聽聽看別的樂團,更多時候,那幾天是一個令人愉快的生活方式。

從早期的破爛藝術節、春天吶喊野台開唱,如今台灣舉辦的音樂祭實在太多了,這根本是台灣最多音樂祭的年代。早期音樂祭其實沒有像現在這麼盛大,就是幾個有在玩樂團的人去哪裡一起表演,聽眾和表演者大多是同一票人。而如今音樂祭成為一項盛事,現場會有許多趣味橫生的攤位,也有許多公民議題的宣傳,表演者風格多元,不管有沒有聽音樂的習慣,在音樂祭都能找一個舒服的位置。

台語創作,強勢回歸

大港開唱有幾個固定的排序,例如每年都會安排一個非搖滾樂團的主流歌手和一位大港女神,台語電音天后謝金燕當過兩次大港女神,而近幾屆的主流歌手則以邀約台語樂手備受好評,例如賀一航沈文程和今年的強棒蔡振南

台語創作在台灣曾經受到系統性的打壓及文化排除,使得台語創作邊緣化好一段時間。用甚麼語言創作,很多時候其實跟政治環境、文化認同、甚至是政策有直接的關係。台語歌曲先前的邊緣位置其實是國民政府來台語言政策下的結果,距今約一百年左右,但在這波行動下的結果,台語歌曲成功的被丟棄在一個粗俗、不入流的位子。但如今,越來越多的樂團也開始有台語歌曲問世,在內容上,也融入更多關於台灣的記憶和文化,例如血肉果汁機滅火器一點生必順鄉村


台語創作的重新崛起有幾張重要專輯及其影響不得不提──閃靈樂團:《永劫輪迴》(Relentless Recurrence)

閃靈樂團是國內少見的金屬樂團,在樂曲編制上走交響金屬,同時使用二胡這種較為少見的樂器。樂團風格和唱腔則有濃濃的黑金屬風格。《永劫輪迴》於2002年水晶唱片發行,隔年閃靈樂團便以《永劫輪迴》專輯獲得第14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並於2006年全球發行英文版。

除了以全台語演唱,以台灣知名民間故事「林投姐」為創作素材。描述林昭娘在悲慘的一生之後,為了拯救獨子,化為厲鬼對抗天庭,最後被打入永劫輪迴的情節。整張專輯時而悽惻陰冷,時而悲愴激昂,歌詞寫作上文學感強,平仄上也有考慮到台語的使用邏輯,很有聆聽的價值。

另一重要性在於林投姐的故事其實非常具有時代性及歷史參考價值,展現了當時台灣人民及台灣社會處境之悲涼,誠如主唱林昶佐所言:「當初被中原視為化外之地的台灣,中國商人來台欺騙掠奪後隨即返反大陸,台灣人承受這樣的人禍卻無法可管,於是「林投姐」、「周成」這類厲鬼復仇的傳說不但出現,而且成為廣為流傳的民間故事。相較於中原文化中小鬼應受正神懲處、力求陽世大團員結局的價值,這種(台灣)厲鬼傳說不會在中原盛行,也不會成為中原文化的主流。」


伍佰&China Blue:樹枝孤鳥

樹枝孤鳥在創作題材的選取上也有豐富的藝術價值及歷史底蘊。例如〈空襲警報〉一曲中重現了台灣重要的時空背景,〈斷腸詩〉特殊的唸歌咬字呈現台語文言音之美,以及〈返去故鄉〉、〈徘迴夜都市〉、〈漂浪〉、〈飛在風中的小雨〉、〈少女的心〉其中所描述工業社會快速發展下庶民的悲哀與處境,都是台灣早期台語歌常使用的但消逝的題材。


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

五月天現在的地位常讓人忽視他們在地下樂團時期的成就,第一張出道作品的重要性不容小覷。這張專輯有一半的曲目是台語,但說起來,算是用華語歌曲的方式在進行創作,該專輯大大提高當時年輕族群對樂團、搖滾樂、台語歌的接受度,同時也引爆了一波主流音樂市場聽團的風潮。五月天的第一張專輯,有很多對年輕族群的描寫及議題關懷,在台語創作曲中實為少見。


林強:娛樂世界

史上最佳台語專輯,沒有之一。已經空前可能絕後。讓媽媽問你為什麼跪著聽音樂的一張作品。專輯本身就是證據,講甚麼都是多的。


陳雷:風真透、歡喜就好

風真透和歡喜就好是陳雷最知名的兩張專輯。編曲輕鬆易記,卻寫盡台灣社會市井小民的心聲。加上陳雷總是以「俗擱有力」造型自娛娛人,更讓人感受到在社會上打拚,往往需要強顏歡笑的落寞。陳雷也有許多苦情歌,獨特的嗓音演繹起來真的是酸楚入心,因此不管是戲謔的社會寫實歌曲,悲傷的失戀情歌,陳雷都有不容忽視的歌王地位。


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

在台語創作復興上最有企圖心的一張作品,基本上不能以一張音樂作品來討論。抓狂歌的問世的動機其實是一個公民運動,但這不代表它不具有聆聽價值,相反的整張專輯引入饒舌森巴及台灣「雜唸仔」風格的前衛創作,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第二張這樣性質的作品,就算要單單當作聽歌也很值得收藏。

歌詞白話、直接、強烈的描述當時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等現象,批判意味濃厚。雖然編曲上流行味濃厚,因而接受度高,但歌詞卻極具反思價值。在公民議題、音樂美學、歷史文本等等很多層面上都是不能忽視的一個存在。同時令人感慨的是,其中描寫的許多社會問題現在依然存在。


謝金燕:電音舞曲精選

令人意外的,是謝金燕對台語創作的翻轉討論很少。謝金燕電音舞曲精選裡面多數的曲目,國台語交雜、故意用台灣國語來押韻、以及白話音性暗示強烈的俗語,都是原本被在華語市場聽眾嘲謔、無視、訕笑,視之為粗俗的樂曲風。在打扮上,謝金燕也擺脫以往悲情女旦,以「台姊」、「電音女王」、「姐姐」之姿站上各大舞台,征服所有不同族群的聽眾。

在舞台魅力上,她也用更強大的氣場,做以前沒有人在華語市場做的事:發印有嗶嗶嗶的哨子,強調俗豔的性感,舞台色彩也充滿過去的秀場風,使用的話語元素也幾乎用白話因而非文言音,字詞也非常的庶民直接,她使用了所有曾經被華語市場揚棄的元素,但卻說服了所有人。在台語創作歌曲的翻轉上是無可蔑視的存在。事實上,謝金燕也是第一屆大港女神,對大港開唱來說也是女媧般的存在。


拍謝少年:兄弟沒夢不應該

跟海一樣強的力量如浪一波又一波的襲來,這就是拍謝少年。第一張專輯《海口味》為聽眾呈現少年仔的熱血澎湃尚未散去,第二張《兄弟沒夢不應該》就以更精煉的台語、更成熟的姿態、更多元的編曲席捲而來。除了堅持全台語創作,拍謝少年更勇於把表演放到不一樣的空間,例如蚵仔寮漁港、麻辣鍋餐廳等等,用強而有力的樂風與作為,在台灣的搖滾在創作上和表現上都著實開啟一個新的局面。


中國樂隊,重磅登台

介紹完台語創作,大港開唱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族群,相較於前面幾場大港開唱多以日本團居多,這幾屆團序裡面中國團的比重已經提高。在主流市場,中國音樂節目在台接受度也非常的高。有別於早期兩岸的肅殺氣氛,由於資訊傳遞的容易,中國和台灣許多對音樂創作有理想的樂團和樂迷,更容易交流及互換共識。其實早年就有許多中國搖滾在台灣發行,但這幾年開始有更多的認同和討論,像是萬能青年旅店宋冬野在獨立搖滾樂迷中都有很高的接受度。

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苓膏龜苓膏

「政治和音樂該否混為一談」一直是獨立音樂界持續不斷有的呼聲及議題,坦白說樂迷聽音樂要不要在意政治性是個人自由,沒有一定要怎樣。但是回顧台灣音樂史,音樂的創作是不可能脫離政治而自由,或者說人本來就不可能脫離政治而自由做任何創作。加上流行歌曲本來就是描寫社會背景、個人心境及意志、或者是作為運動的一個載具。

從事獨立音樂的人,大多數本來就比較喜歡獨立思考及反思,將這樣的元素放進創作裡面是可想而知非常合理的一個行為,做為閱聽人,本來就有解讀文本的自由,沒有一定要被道德綁架非關心政治不可,或者身為一個公民想要關心社會那也是無可厚非。但關於台語創作的低迷和覺醒的歷史進程中,或是中國樂隊的互斥及接受矛盾情懷之間,對台灣音樂史進行了解合該是一個不會損失的舉動。

來,都來!台灣話與京片子,都來大港開唱吧!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人生。大港】要聽大港開唱,也要大港開吃!

【人生。大港】大港開唱十周年:

三月底,春雨前夕,南方的船鳴響起,聲聲呼喚。這是大港的季節。每年此時,搖滾男男女女,帶著老朋友新朋友,讓滿天的鯉魚旗迎接他們的到來。 充份利用高雄駁二的港邊獨特地景打造音樂祭地圖,大港開唱(Megaport Festival)這幾年參與藝人及觀眾人數持續攀昇,除了跨海的南霸天戶外主舞台、銜接兩岸的大港浮橋、倉庫屋頂上的出頭天舞台、把舞台駛出港口的大雄丸,還有倉庫內的海龍王、卡魔麥,以及漫才娛樂滿點的藍寶石舞台。今年盛逢十週年的大港,更首度將海波浪舞台搬到開闊草地,並精心推出了Megafun遊戲特區和港邊美食Food Court。 如果搖滾有個不分年齡的兒童樂園,那就是這裡了。和好友來上一手啤酒,迎著海風吹著音樂,看著喜歡的樂團、喜歡的人、喜歡的景色、喜歡的笑顏,人生似乎可以這麼美好。3/24、3/25,高雄大港開唱,一年一會,不見不散。(by 大港開唱團隊)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