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高雄電影節】日本無賴派電影詩人:富永昌敬導演新作

《燦爛吧!情色時代》
:淫猥色情的辯論

2018/10/16 ,

評論

高雄電影館

《燦爛吧!情色時代》劇照,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

高雄電影館

高雄市電影館為厚植在地策展能量,自2010年起自行策劃主題影展「愛情的悸動」開始,致力邀請國內外優秀、獨特的藝術電影或獨立製作南下高雄,努力讓臺灣觀眾也能同步享受電影藝術的獨家感動,每年亦與本地及外國機構合作,獨家引進導演專題及專題放映,例如:與日本交流協會合作大鳥渚的感官物語、法國克萊爾.德尼、經典電影大師雷奈回顧展等等,以35mm膠捲映演,藉由珍稀的膠卷影像,讓影迷得以在大螢幕感受電影膠捲的飽滿色澤與獨一無二的菲林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燦爛吧!情色時代》講述末井昭從礦工之子邁向開創色情雜誌時代。敘事之外,電影針對「色情」有大幅度地挑釁質疑⋯傳記片除聚焦於色情之外,電影主軸圍繞母親之死。失母使得他開拓色情、兜售色情。

文:波昂刺刺

電影開場印入眼簾的是女子袒露酥胸面帶笑容佇立木製浴缸旁。她不帶毛髮的私密處以粉色圓圈遮蔽。這幅圖片是雜誌內頁,男子站在書店聚精會神地端詳。

下一頁,女體大腿岔開供男人剃除體毛,剃刀巧妙擋住生殖器。男子讀得入神,接著闔閉,他轉身走向櫃檯準備結帳。畢竟這是公共空間,他無法進行「私密的情慾閱讀」。男子手裡的雜誌是《寫真時代》,由末井昭編輯出版的色情雜誌——本屆高雄電影節選映的《燦爛吧!情色時代》,正是末井昭的自傳電影。

前衛編輯末井昭在雜誌界創下地位

《「御宅族」的精神史:1980年代論》作者大塚英志主張,1980年代是傳統性意識走向解體的時代。他認為末井昭塑造出色情雜誌的「個性」。過往雜誌將目標讀者鎖定於藍領階層,末井昭企圖改變這件事。

末井編輯在自助出版公司首度擔任編輯的雜誌是《New Self》,他明白這是「色情雜誌」。當時日本嚴禁雜誌露出陰毛,他刻意遊走法律邊緣將女性陰毛剃光增加暴露部分。裸露尺度外,他立下創舉把色情雜誌轉為次文化性質。

《New Self》除了裸照插圖外,加入許多非色情的純文字。此要素在後續出版的《Weekend Super》被發揚光大。譬如:樂評、職業摔角評論或是模特兒訪談對行業看法等等。這與色情雜誌直接傳遞性幻想有所差距。

《燦爛吧!情色時代》_影射攝影大師荒木經惟_堅持「這是藝術」的口號,讓不情願脫衣
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

該片影射攝影師荒木經惟堅持「這是藝術」的口號,讓不情願脫衣的女模寬衣解帶,在裸裎女體上並陳花束與啤酒瓶,荒誕呈現情色產業的造神寓言。

《寫真時代》是末井昭的顛峰,發行量突破30萬冊。荒木經惟連載的照片亦脫離色情雜誌傳統路線。末井昭認為色情雜誌奠基在男性針對女性單方面幻想。荒木照片表面迎合男性,實際在傳遞女性自我意識。此種阻礙男性性凝視的女性視角,顛覆過往的色情雜誌。色情雜誌功能就此巨大變化,以往的勞動讀者取向不復存在。

這段雜誌發展歷程皆在電影登場。末井昭本人亦受邀監督本片時代背景。不過,他看劇本時曾表示:「這與我實際現實生活中發生的情況略有不同。」

導演隨即解釋:「電影不全然等於事實。我們在製作電影,希望它變得有趣,所以可能會細微改編。」,末井昭當下不再指正。即便改編(日文)同名自傳,但為了戲劇化發展,電影不全然等同於現實。

《燦爛吧!情色時代》前田敦子糟糠妻,但導演卻要求自己必須是個,「穿上白色帆布球鞋
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

《燦爛吧!情色時代》前田敦子演出 糟糠妻,但導演卻要求她必須是個「穿上白色帆布球鞋」都必須要性感的老婆。

關於色情的正反思辨

燦爛吧!情色時代》講述末井昭從礦工之子邁向開創色情雜誌時代。敘事之外,電影針對「色情」有大幅度地挑釁質疑——片頭末井昭(習以為常地)坐在警局接受盤問,警官質疑圖片猥褻,懷疑性愛場景是性侵,斥責:「你認為是藝術嗎?母親作何感想?」,劇情中段出版社亦接到民眾抱怨:「你怎麼能賣這種雜誌,小孩會看到!」,柄本佑飾演的主角雲淡風輕回覆:「我對你小孩有負面影響嗎?他有因此犯罪嗎?」,對方激怒反嗆:「作為出版社,你不覺得該提供好品質給孩子。你有家庭嗎?他們知道你幹這種事?」

這以上兩段劇情,反對者將色情綑綁道德觀以「家庭」質疑雜誌的淫猥。從英國文學《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在1929年認定為色情讀物,直至1960年法規鬆綁出版,即可知悉「色情」是依循時代潮流的主觀認定,沒有永恆不變的標準;電影也是,從前的「禁片」在現代紛紛院線重新上映。

色情培養個人慾望,色情文本則提供情慾想像,主體掌握渴望尋求滿足進而豐富經驗。社會上的反色情論述都在強調色情的負面影響,譬如:物化女性、引發性衝動犯罪、損害兒少身心發展。這論點根基在結果論的偏頗——自慰過的人都明白,「性幻想」能夠被任何事物引發,不受限於色情文本。難道腦袋的性幻想是可以被禁止的嗎?反對者僅是把道德恐懼加諸於色情。

MV5BMTQzNjcxMTUtMDIwZC00ZGJiLTllMjEtOTEz
Photo Credit:IMDb

關於色情認定,電影有段情節很有趣。一名女性模特兒起先不願裸露,直到名為荒木(Araki)的攝影師說了:「這是藝術」,女子便欣然接受。反色情女性主義者見到這段,應該不自覺聯想前些日子荒木經惟遭#metoo質疑的總總。不過,倘若更迭視角,藝術與色情在於主觀認定的不證自明。什麼是色情?色情有所需要?《燦爛吧!情色時代》給出了思辨平台。

人物傳記描繪的思母之情

近年影展回顧粉紅電影、羅曼情慾電影,《燦爛吧!情色時代》回顧日本色情雜誌近代史是否基於懷舊心態?富永昌敬導演表示沒有,他之所以拍攝本片是因為美國傳記電影繁多,但這類電影日本製作困難且數量稀微,他渴望拍攝傳記電影立基舊時代背景,像是馬丁史柯西斯將傳奇人物抽絲剝繭登上銀幕般無分好壞。依此說法,不也難怪許多歐美影評人直指本片聯想起《四海好傢伙》(Goodfellas, 1990)。

《燦爛吧!情色時代》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292268/
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

末井昭昭為了躲避日本嚴格尺度審查,不得不撞出歪招,只得幫雜誌寫真女優剃成乾淨的「粉紅三角洲」,以免第三點意外走光嚴格被禁。

傳記片除聚焦於色情之外,電影主軸圍繞母親之死。末井昭聲稱「藝術是一種爆炸。」爆炸或許隱喻著「母逝」,甚至是「母思」。失母令他不被理想家庭所象徵的傳統社會道德所束縛,使得他開拓色情、實踐色情、兜售色情。

電影中,主角不曾說過「愛」媽媽;母親片段卻不斷湧現。這顯示母親在他生活的重要性。假使,末井昭編輯色情刊物來自於對(不倫且偷情的)母親思念,也就是被眾人斥責的「色情」,其實中心價值圍繞著「愛」。從這個角度,那些以「家庭」為名的反對者能否體悟而拋下負面成見?如果不是,或許是為反對而反對?關於色情/情色的辯證可以在電影結束後繼續下去。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高雄電影節 Kaohsiung Film Festival
時間:2018/10/19-11/04
放映地點:
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
高雄市電影館
• 喜滿客夢時代影城
• 駁二VR體感劇院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阿達一族》:摩登高調的B級家庭片



【2018高雄電影節】愛恨家族:

全台最具奇幻性格的高雄電影節,今年以「愛恨家族」做為18周年的獻禮,集結影史永難忘懷的「家庭電影」,首創並策畫由親情變異而成、熨貼家族秘密和悲喜人心「愛恨」片單,更邀請世界各國娛樂度破表的最新影展片,連續17天,超過200部「影迷終極饗宴」瘋狂來襲!2018高雄電影節於10月19日到11月4日於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喜滿客夢時代影城、高雄市電影館以及「雄影短片」friDay影音獨家上映;今年也延續去年雄影獨創VR電影短片單元,推出「雄影VR短片節」,於高雄、台北兩地放映,屆時兩地皆可體驗到超越視界的娛樂新體驗。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