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高雄電影節】年度主題「愛恨家族」精選

《阿達一族》:摩登高調的B級家庭片

2018/10/16 ,

評論

肥內

《阿達一族》劇照,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提供
肥內

肥內

電影文字修行者,畢生研究歐弗斯和小津影片。著有《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達一族》這部「家庭片」實際上具備某種利器,因此片名才會是簡潔的「阿達一家」⋯影片為了製造出這一家人有別於常人,設計了有各種「反常」的細節:比如丈夫對妻子問安時講的是「不高興嗎?」

阿達一族》(The Addams Family)給人某種主創當初很可能並沒有意料到影片會大受歡迎之感——在美國本土坐收一億1000萬的票房,其成本為3000萬(據說這筆預算曾讓導演非常焦慮),其敘事結構上的鬆散,實際上給人一種強烈的B級片感。

然而這部「家庭片」實際上具備某種利器,因此片名才會是簡潔的「阿達一家」,而並沒有冠上歷險記、奪寶記、尋回的寶藏等旁支錯節的影片名稱。高雄電影節重映本片修復版可說相當適時,因為就許多層面來看,它有著相當摩登的設定。

前述文字提及B級片感強來自敘事結構鬆散,主要著眼於B級片的拍攝策略——也許這與本片為導演巴瑞索納費德(Barry Sonnefeld)初執導筒有關;不過在拍攝本片之前,他主要是科恩兄弟(The Coen Brothers)的御用攝影師(因此當本片兩位攝影師相繼因不同原因離開後,索納費德索性自己擔任攝影師),而眾所周知,自1980起訖1990的20年間,科恩兄弟都在成本較低的B級片領域耕耘,往往不離類型片。

倒不是說敘事結構鬆散是B級片的普遍特徵,而是在依賴類型的情況下,對於B級片的構思有極大助益。然而,這也是本片的一大特徵:符號化。

MV5BZmM2NTc5YmEtNmFkYS00ZjdkLWFjNjAtYmJl
Photo Credit:IMDb

所以建構人物的方式,往往是圍繞在他們身邊的「物」上,這在阿達一家被迫離開他們家屋時最為明顯,例如女孩星期三手上斷頭的娃娃、外婆的巫女鍋、魯奇的植物、母親莫提西雅(她丈夫高梅茲更常喚她「提許」(Tish)——猶太語「桌子」的意思,可能藉此增加異國情調,同時點出這一家人的種族背景)床頭的盆栽,以及手「玩意兒」拖著小檯車上雜物中幾樣跟手有關的物品,以手為封面的書以及不同的手套等。

影片為了製造出這一家人有別於常人,設計了有各種「反常」的細節:比如高梅茲跟莫提西雅問安時講的是「不高興嗎?」,或者莫提西雅在整理她的花時是將花朵剪斷,孩子們玩的遊戲是彼此虐待對方(尤其是妹妹虐待哥哥多些),外婆煮的食材總是神秘且「充滿活力」的。

MV5BNGY4NDBhYjgtNmUwYS00MzFmLWE0MTEtMDMx
Photo Credit:IMDb

顛覆的方式無疑也是先奠定在各種尋常的事物帶來的刻板印象。但是,影片始終在這一家人的真實身分上保持了曖昧性,比如孩子們的互虐遊戲總是發生在場外(演出莎士比亞劇時,哥哥的斷手還是伯父費斯特趕工製作的),高梅茲在與律師的鬥劍中也會受傷流血,就算手掌「玩意兒」會跑會開門,不過它也可以是這棟奇妙建築物的另類住戶——它可以是鬼但不代表阿達一家也是鬼。

相較於建構人物的立體性,影片耗費了更多心力營造「環境」的特殊性,亦即這棟花了10萬美金建造出來的阿達家屋,是一棟連通了各種異質空間而創造出極大超現實感的建築物,堅實了這一家人的特異本質。

《阿達一族》夫妻檔高魔子和愛妻魔帝女毛骨悚然的歌德式黑暗影像_(2)
Photo Credit:2018高雄電影節
《阿達一族》夫妻檔令人毛骨悚然的歌德式黑暗影像

在《貪婪》這本書的引導下,開啟了書櫃後的密道,在那裡,首先要通過一道長長的滑梯,再橫渡一條不見盡頭的溪流,最終才來到一間由密碼鎖住的童趣小屋,再以一個藥水瓶蓋打開小屋密道,背後藏著放眼望不盡的金銀財寶。

雖說這樣的拼貼空間在影片中僅出現一次,卻已完整清楚地交代了這個超現實空間。隨後尚有其他人為了潛入密道尋寶,最後誤觸機關被轟出屋外的橋段,顯示建築本身尚有其他秘密設計。就這點來説,空間的不連續性恰恰召喚了人們對於默片時代喜劇片的記憶,尤其像是基頓(Buster Keaton)式的組裝空間,空間以其不可能的拼貼方式自帶喜感,而引經據典無疑又是本片另一個創作策略。

MV5BODc1NmY0MDUtNjUzNS00ODdhLWJlN2ItMTgw
Photo Credit:IMDb

本片主要參照自1964年同名電視劇改編而成,許多人物的特性都仍深植於電視劇觀眾的心中;就算1973年的第2季,距離本片上映的1991年仍稍嫌久遠,且電影觀眾和電視觀眾也不全然是同一批人。所以也能在影片中看見該片對於影史名作的對比參照,例如魯奇形象可能來自科學怪人、高梅茲可能參考自德古拉,而費斯特則像是發福的諾斯費拉圖。

還有令人矚目的則是拍攝莫提西雅的眼神打光法,無疑讓人想起《天堂的小孩》(Les enfants du paradise,1945)中對女主角面部特寫時的打光方式,眼部的光暈同時增加了角色的神秘感。

然而,影片重心終究還是要回到「家庭」核心價值,這也是這部影片大受歡迎的真正原因,影片的最初始便是高梅茲念茲在茲那離家許久音訊全無的哥哥費斯特,費斯特理所當然成為影片最重要的凝聚力。

他先是跟他的「母親」有著顯然無血緣但卻彼此牽絆的關係,而後又在彼此尚且不知道是否為對方親戚的情況下,在阿達家跟孩子們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前提則是費斯特擁有著與其他阿達家成員一樣天真的素質。這樣在排除血緣關係式的家人情感,自帶的動人素質,我們才剛在《小偷家族》(万引き家族)見識過吶!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高雄電影節 Kaohsiung Film Festival
時間:2018/10/19-11/04
放映地點:
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
高雄市電影館
• 喜滿客夢時代影城
• 駁二VR體感劇院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2018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評審後記(下)



【2018高雄電影節】愛恨家族:

全台最具奇幻性格的高雄電影節,今年以「愛恨家族」做為18周年的獻禮,集結影史永難忘懷的「家庭電影」,首創並策畫由親情變異而成、熨貼家族秘密和悲喜人心「愛恨」片單,更邀請世界各國娛樂度破表的最新影展片,連續17天,超過200部「影迷終極饗宴」瘋狂來襲!2018高雄電影節於10月19日到11月4日於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喜滿客夢時代影城、高雄市電影館以及「雄影短片」friDay影音獨家上映;今年也延續去年雄影獨創VR電影短片單元,推出「雄影VR短片節」,於高雄、台北兩地放映,屆時兩地皆可體驗到超越視界的娛樂新體驗。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