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桃園電影節】暴虐精選

以性與暴力為顛覆武器的若松孝二與《狂走情死考》、《二度處女GOGOGO》

2018/08/17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狂走情死考》,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松孝二導演,是與寺山修司等大導演齊名的日本情色電影大師。高二輟學,離開家鄉遂加入黑道混幫派維生,怎能成為電影導演?21歲的若松曾因收保護費被逮補,入獄半年體會之警察濫權與對犯人之凌虐,首部粉紅電影作品《甜蜜的圈套》中便不諱宣言「要在電影中痛殺警察」。

文:謝璇

若松孝二(1936-2012),與寺山修司大島渚、神代辰巳齊名的日本情色電影大師,自1963年《甜蜜的圈套》(甘い罠)問世開始至意外逝世前,執導百餘部電影作品,其中包括大量的粉紅電影(Pink Film/ピンク映画,日本於70年代盛產的軟調色情片),亦有「粉紅電影界的黑澤明」之稱,形容其產量之豐富。逐漸打開國際知名度的起點,則為入選柏林影展的《牆中秘事》(1965),以及打進坎城影展的《被侵犯的白衣天使》(1967)、《性賊》(1970),以及監製之《感官世界》(大島渚,1976)。

高二就輟學的青少年,離開家鄉宮城縣流浪東京,打工難以餬口遂加入黑道混幫派維生,怎麼成為電影導演?1957年,21歲的若松孝二因收保護費被逮補,判拘禁半年。若松出獄後,轉職擔任電視台的助理導演,但因在片場毆打製片而遭革職。真正讓若松有機會拿起導筒的,仍是1960年代粉紅電影的逐漸興起。

入獄半年體會之警察濫權與對犯人之凌虐,首部粉紅電影作品《甜蜜的圈套》中便不諱宣言「要在電影中痛殺警察」。

若松製作成立:性與暴力,1969

1965年以若松孝二為首的「若松製作」(若松プロダクション/若松Production)成立,集結其後合作最緊密的夥伴足立正生等人,雖原以製作粉紅電影為首要目標,在日本電影大廠日活於1970年代起大量製作粉紅電影後,若松製作逐漸將製作核心轉為以「性愛」為主題,遠離標榜粉紅電影的路線;若松孝二亦開始逐年穩定且大量創作,以《牆中秘事》為其作者導演身份之始。

1969年可說是若松孝二產製密度最高的一年,包括《狂走情死考》、《二度處女GOGOGO》共有四部作品陸續問世。

粉紅電影的製作原則似乎根植若松孝二心中:低成本、拍攝天數極短。《狂走》、《處女》兩部作品的表現手法仍是若松式的性與暴力,各自回應或遷入的事件則距離影片完成皆驚人地近期。同樣於1969年9月於日本上映,《狂走》片頭回應,且引用的歷史畫面出自發生於同年一月的「東大安田講堂事件」。

《處女》結尾穿插的好萊塢女星莎朗.蒂(Sharon Marie Tate,1943-1969,羅曼.波蘭斯基前妻)則是當年8月8日才不幸於家中慘遭謀殺。在《處女》故事接近尾聲之時,反覆穿插的莎朗.蒂相片以及其與波蘭斯基合照,明確在本片遷入該事件。莎朗死後月餘,《處女》即上映。

殺死那個員警,女人的槍和男人的陰莖:《狂走情死考

《狂走》作為若松孝二作品中政治意味最為明確的作品之一,以「東大安田講堂事件」為起點,直指警察濫權暴力的批判性濃厚。起於1960年代的安保抗爭,失敗告終之後,於1960年代後半掀起了第二波浪潮。

1968年起在日本各大學校內組成的學生社團「全學共鬥會議」(全共鬥),同年東大全共鬥為抗議抗議大學醫院剝削實習醫生,多次以佔領安田講堂為抗爭方式,隔年一月校方卻開放武裝警察進入校園暴力驅逐學生,造成流血事件。《狂走》便以東大安田講堂事件的紀實錄像開場,蒙太奇穿插多顆男性臉部特寫,著重強調在國家機器暴力打壓之下,憤怒的青年世代驚惶、受虐的臉孔:

主角左兵登場。畫面轉為彩色,逃出警方武力鎮壓的左兵,在街頭毫無終點地前奔,不時回望是否有追兵。在若松的作品中,女性通常是直面暴力(性暴力)的角色;然在《狂走》則以頭破血流的脆弱男性開場,揭示本片的政治批判意涵,直挑警方以及背後的國家權力,立意明確。

Running+in+madness,+Dying+in+Love+(2)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狂走情死考》劇照

甫受「運動傷害」的左兵回到家中,則接連面對身為警察的兄長。在此,對於權力關係的批判則更推向人際階級層面。兄弟位階在上的兄長再被賦予警察的無形權力,兄長在教訓小弟時所言「這不是暴力,是愛的鞭策」點出暴力控制的反智與荒謬。這場雄性動物相殺的鬥爭,則休於一個奪槍的女性。大嫂袖里一槍射殺兄長,左兵攜袖里一路逃亡。遠離暴力核心,在漫天大雪的北海道小樽尋找溫柔鄉,其實也是太過青春或天真的寓言。

若松的鏡頭底下盡是被強姦、輪暴的女性,在大銀幕上可以看見的是被凌遲的女性身體,隱藏其後的則是男性陰莖。男人的陰莖與警察的槍在《狂走》中明確結合唯一,此無疑亦是繼承「槍枝象徵陰莖—權力」的敘述。

向來都是被陰莖插入同時被權力凌遲的女性,奪去了槍枝,宛如握有陽具,直直刺進男性身體,權力關係在一瞬間獲得翻轉。

但「大嫂弒兄」是否即宣揚了「推翻霸權」的理想性?相互愛慕,但在兄長眼下一直壓抑著慾望的左兵與袖里,在拔掉一根陰莖之後,終究仍是重複性愛中的俗套:男攻女守。以性交體位來說,男性總是在上,女性在下接受(或被迫)陰莖插入。

或許在左兵與袖里的親密關係之中,性在此成為互表愛慾的渠道。但在兩人衝破倫理、鄙棄位階的激情之中,性交仍然蒙上兄長的陰影。在無數次的肉體交合間出現的兄長的身影,讓在此原本能更加表現愛慾佔有且溫馴的陰莖,不斷被提醒暴力的本質。甚或不時回顧兄長在與袖里性交之間於耳邊的話語盡是接近「強制受精,想要孩子」的強烈要求而非愛情。權力階級,仍舊。

Running+in+madness,+Dying+in+Love+(4)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狂走情死考》劇照

看似浪漫逃亡的左兵與柚里,糾結恐懼、罪惡感與肉體交歡的出逃,至北海道的海邊則踏入另一則政治寓言。漫天冰雪卻一絲不掛的少女遭幾名男性無情追打,懲罰女性因為愛上外人而離開村莊,依照禮俗要讓男性每人鞭打17下、以海水淨身;外人男子則需吃雪17天。抹上色情、獵奇色彩的暴力,與在海邊大喊「人權、安保法、反美國」對照,縱使在世界盡頭,權力遊戲與政治規則亦若是。

1969年已是安保抗爭第二波再次失敗之時,激情催使二人逃亡尋找自由,面對從來未被打敗的兄長出現,激情的《狂走情死考》,除了不斷提示權力、暴力與抵抗,終究面對抗爭無果的失落與落寞。

頹喪青年世代速寫:《二度處女GOGOGO

相對而言政治意味退為氛圍的《處女》,開場鏡頭與《狂走》形成強烈對比。《處女》的開場特寫鎖定掙扎的女性臉孔、正被揉捏的女性腰部,這是17歲的少女波波的登場——她「又」被強姦了。在第二度被輪姦的翌日早晨,少女波波以近乎抽離的語氣自白:

「8月8號的早晨,我又被強姦了。」從頭到尾在旁觀看的少年,與少女兩人在同一棟樓裡,上下穿梭,在尋死之前回顧才正青春的自己,即經歷的慘痛性暴力,狂亂而厭世、黑暗又浪漫的詩意與性。

2go,go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
《二度處女GOGOGO》劇照

《處女》中呈現青年男性與女性面對性暴力截然不同的反應。少年住在那棟樓裡,他的父親是管理員,他是個懷有文學夢但從未出版的青年詩人。租下大樓一間房的兩男兩女打算鎮日濫交,被青年發現之後對其施以強制性交。身心受創的青年舉刀砍殺四人,殺人一舉也成為全片鮮豔全彩的畫面。對於青年而言,性是奪去生命的武器。

被強姦——輪姦的少女則自我厭惡式地走向另一個極端。又被陰莖強制插入的17歲少女,在日出時看著自己落紅的下體,不合理的二度破處是生的象徵,順著陰道流出的處女膜,是她活著的證據。少女央求其中一名強暴犯殺了她。

施予女性的刺殺使用的並非利刃而是陰莖,但巧妙地,插入女性身體的陰莖而在性暴力進行的同時將女性身體是為投胎、孕育生命的通道。發生在女性身上的性暴力,總是生的開始。

MV5BMjAwNTI1NTY4MV5BMl5BanBnXkFtZTcwOTUz
Photo Credit:IMDb

《處女》將強姦玩味出生死兩極的層次,雖以自我了結告終,青年男女在一躍而下之前仍以浪漫又自毀,而且無性又純潔的方式相互愛憐。青年為她再次舉刀砍殺另一批糜爛的青少年,且不因她的獻身(示愛)挺起陰莖,而是追隨赴死。

彼時學運的激情剛退,青年各個負傷,還來不及復原。《處女》中的糜爛青年或許指向毀滅,必然頹喪,然亦可能點燃綺麗、詭迷,只有青年之軀能乘載的奇情和暴力的美。若松仍以性為語言,愛為內核,永遠站在抵抗的那一邊。當然,也警世了一下吸食稀釋劑會造成青年糜爛。

影展資訊

名稱:第五屆桃園電影節
時間:2018/08/17-08/26
地點如下:
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桃園市中壢區中園路二段501號5樓)
威尼斯影城 (桃園市中壢區九和一街48號)
桃園 in89 統領影城(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56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於陳舜臣:寫出《憤怒的菩薩》的傳奇作家



2018桃園電影節:

桃園電影節,今年邁入第五屆,作為一個立基台灣、鄰近亞洲的國際影展,希望透過影展活動的規劃與「台灣獎」的設置,打造對年輕世代友善的影展,邀集來自世界各地超過60部精彩電影,以饗廣大影迷。今年更邀集多位台灣專業演員及製片、導演等擔任評審委員,評選出來自全台的12部作品,期許為台灣電影帶出新的活力。同時,還號召了桃園青少年加入評審行列,期待透過桃園青少年的視角,挖掘台灣演員的未來之星,展現桃園新世代的清新眼光。活動於2018年8月17至26日,在桃園統領 in89影城、中壢威尼斯、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放映。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