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桃園電影節】新銳直達車

《穿越時空的情歌》:用一首情歌來談複雜的柬埔寨近代史

2018/08/21 ,

評論

讀者投書

《穿越時空的情歌》,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穿越時空的情歌》的導演是Caylee So,其父母在紅色高棉時逃離,在柬埔寨與泰國邊境的難民營生下她,而後舉家遷移到美國⋯直到她藉由從軍入伍脫離了美國鄉村,然後接觸到影像,進而掌握影像,接著她來到柬埔寨,拍了這部尋根電影。

文:張正

授命要寫《穿越時空的情歌》(In The Life of Music)這部柬埔寨電影的導讀或評論。但是,看完在三個時代之間穿梭跳躍的片子之後,覺得自己像劇中從美國來到柬埔寨尋根的女主角一樣,暈車又暈船,腦袋當機,只有曲子很像國語流行老歌的主題曲〈Champa Battambang〉不斷在耳邊迴盪。

〈Champa Battambang〉是柬埔寨著名音樂家Sinn Sisamuth(ស៊ីន ស៊ីសាមុត)的作品,被譽為高棉音樂之王(the King of Khmer Music)的他,死於紅色高棉(或稱赤柬)時代。


「Champa Battambang」是甚麼意思?我透過臉書請教柬埔寨姊妹李沛英。她說,「Champa」是「蘭花」,也是柬埔寨女孩喜歡的名字。而「Battambang」的柬埔寨文是ក្រុងបាត់ដំបង,中文譯名「馬德望」,柬埔寨第二大城,附近有紅色高棉統治時的萬人坑。我們決定將這首歌的中文名字譯為《馬德望的女孩》。

萬事起頭難,不如先讀書

不知如何動筆,先來讀書。於是,找出一本十多年前出版的《柬埔寨旅人》。這本書的作者劉紹華,當年放下台灣的高薪記者工作,深入柬埔寨鄉間住高腳屋,親身實踐她的人類學夢想。不過一直要到她離開柬埔寨四年之後,才以進行儀式一般的鄭重心情交出這本文情並茂的人類學民族誌。書裡寫了許多劉紹華眼睜睜看到的不合理,也記錄了她對於柬埔寨的眷戀懷念與無能為力。

關於音樂,劉紹華寫的不多,不過這段頗生動:「盜版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和電影CD真不錯,因為柬埔寨的外籍人士來自五湖四海,因此甚麼音樂都有,我在那裡聽了不少台灣市場上難尋的音樂⋯⋯在柬埔寨,要買正版音樂、電影還不知道哪裡找哩!」

still15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穿越時空的情歌》劇照


再翻出另一本比較厚的《被詛咒的國度》。作者布林克里(Joel Brinkley)是拿過普立茲新聞獎的記者,他那將近40年前(1979年)的得獎作品,寫的就是紅色高棉政權。先前就看過這本書,只記得書中鉅細靡遺地描述柬埔寨政權的傾軋更迭。而即使慈善團體與NGO前仆後繼進駐、即使國際社會的美金與歐元挹注不絕,但似乎都被腐敗邪惡的官僚體系所吞噬,人民依舊困苦無助。當時我沒把書看完,因為越看越沮喪無望。這次重讀,翻了幾頁,仍舊不忍卒睹。

倒是另一本紅色高棉領導人之一喬森潘的自傳體小書《我與紅色高棉》,意外的「好看」。雖是作者是已經被國際法庭以「反人類罪」判定終身監禁的紅色高棉頭目,而這本自傳,肯定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詞或脫罪藉口,但的確替我解開了一些疑惑。

依照喬森潘的理路,近代柬埔寨的命運,擺脫不了國際強權的拉扯。即使是紅色高棉期間種種荒唐的政策,例如廢除貨幣、強迫百萬人民從首都金邊遷出、屠殺百姓,雖然他本人並不同意,但那也是為了防範殖民帝國重返以及阻擋越南共產黨併吞柬埔寨,情急之下不得不然的舉措。

still13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穿越時空的情歌》劇照

三部曲

有了三本書加持,然後我再看一遍電影,果然清楚多了。依照時序,故事從1968年說起:當時的柬埔寨與當時的南越差不多,都在美國老大哥的保護傘之下「圍堵」共產勢力。

雖然民生凋敝,各方征戰不休,但是小老百姓湊合著過日子還行,也無礙於小男小女談談亂世小戀愛。一支簡陋的樂團到鄉間演出,主題曲《馬德望的女孩》悠揚響起,夜色下的情歌撩妹也撩哥。先前還彼此不知姓名的男女主角一見鍾情,兩人在草地上擁舞到天明。

好景不常,鏡頭跳到紅色高棉全面統治下的1976年。傳統社會結構被摧毀,人人下放勞改,在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艱難處境裡,愛戀苦苦掙扎,女主角懷了孩子,男主角遭遇不測。而同一個營區裡的音樂家,在臨死前仰天清唱曲調哀戚的「馬德望的女孩」。

貫穿全片的,是一位在美國長大、柬埔寨文不輪轉的柬埔寨女子。2007年,女子揹著一把吉他、一台DV、以及重病母親的囑咐,要回到父母的原鄉。雖然沒有明說,但她應該就是女主角在勞改營裡懷上的孩子。一位親戚阿北開著老爺車來載她,老爺車半路拋錨改搭便車,下了車子換搭小船,一路行經發展遲緩仍舊灰撲撲的柬埔寨。終於,在她的父母相識相戀的同一片草地上,柬埔寨裔美國女孩彈起吉他,撥弦吟唱這首穿越時空的《馬德望的女孩》,含笑也含淚。全劇終。

鄉愁與認同

等等,影片當然不像我這個局外人描述得這麼沒血沒肉,回頭看這部片的網站說明,片中的美國女孩,顯然就是女導演Caylee So自己。

導演Caylee So的父母在紅色高棉時逃離,在柬埔寨與泰國邊境的難民營生下她,而後舉家遷移到美國。Caylee So說,她知道全家是因為一場戰爭所以來到美國,但是父母不願意描述細節。所以她小時候雖然常聽到「波布」(Pol Pot)這個字,但完全不知道這就是紅色高棉的首領。

still6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穿越時空的情歌》劇照

隱匿的過往,複雜的身分(華裔柬埔寨裔美國人、在美國長大的佛教兼摩門教難民小孩),讓Caylee So從小安靜異常,難以融入社會。直到她藉由從軍入伍脫離了美國鄉村,然後接觸到影像,進而掌握影像。電影作為找回認同的武器,所以她來到柬埔寨,拍了這部尋根影片。

或許在尋根之外,導演仍想控訴紅色高棉的殘暴,但她似乎也想讓向來被世人描述為惡魔屠夫的政權保有一點點人性。例如在一干沒有表情的軍人之中,她特地給負責監控音樂家的兒童兵不少鏡頭。雖然兒童兵最後還是被迫殺了音樂家,但扣下板機時,至少噙著眼淚。又或許,Caylee So很想告訴世人柬埔寨複雜又傷痛的近代史,只是一言難盡。

於是藉由一首通俗動人的柬埔寨情歌,調子柔軟地串起三個時代,特寫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絲絲愛戀,也置入她本身莫名的鄉愁。這或許是最好的辦法了!

影展資訊

名稱:第五屆桃園電影節
時間:2018/08/17-08/26
地點如下:
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桃園市中壢區中園路二段501號5樓)
威尼斯影城 (桃園市中壢區九和一街48號)
桃園 in89 統領影城(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56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激情之時》我們未必都明白當下拍到什麼



2018桃園電影節:

桃園電影節,今年邁入第五屆,作為一個立基台灣、鄰近亞洲的國際影展,希望透過影展活動的規劃與「台灣獎」的設置,打造對年輕世代友善的影展,邀集來自世界各地超過60部精彩電影,以饗廣大影迷。今年更邀集多位台灣專業演員及製片、導演等擔任評審委員,評選出來自全台的12部作品,期許為台灣電影帶出新的活力。同時,還號召了桃園青少年加入評審行列,期待透過桃園青少年的視角,挖掘台灣演員的未來之星,展現桃園新世代的清新眼光。活動於2018年8月17至26日,在桃園統領 in89影城、中壢威尼斯、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放映。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