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桃園電影節】回顧1968「布拉格之春」

《玩笑》:玩了什麼,又笑了什麼?

2018/08/27 ,

評論

讀者投書

《玩笑》劇照,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玩笑》不一定好笑,電影本身卻極有可看之處:導演基羅米爾吉瑞斯為捷克新浪潮重要人物之一,不若原著米蘭昆德拉的小說以回憶敘事,電影把過去跟現在放置在一起、交叉剪輯,纏繞般的、攻擊般的,如幽靈般遊蕩在主角家鄉小鎮的每一條街道巷弄。

文:Buff

Joke

noun 名詞
something, such as a funny story or trick, that is said or done in order to make people laugh
為某種事物,例如一個好笑的故事或把戲,被訴說/被施展,其目的是使人們發笑

informal a person or thing that is very bad or silly
非正式用法 荒唐可笑的人或事物

verb 動詞
to say funny things
說笑話

——Cambridge Dictionary 劍橋辭典

玩笑是黑白的、玩笑是幾何的、玩笑是文字遊戲的。《玩笑》(The Joke)改編自米蘭昆德拉的第一部同名長篇小說,導演基羅米爾吉瑞斯(Jaromil Jireš)拍攝此片期間正值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即1968年1月5日至8月21日於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發生的政治改革運動,以「帶有人性面孔的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為旨,改革內容包括對媒體、言論自由、旅行限制的放寬等。米蘭昆德拉即曾投身此運動中。

如火如荼的1968年,時過50年再看,依然感受得到被封藏在膠卷中,一個偉大時代的騷動感——《玩笑》故事其實很簡單:

主角路德維克在學生時期因幾句隨筆寫在明信片上,或許是基於叛逆,亦或許只是無聊的玩笑話「樂觀主義是人類的鴉片。健康的氛圍蠢到發臭,托洛斯基萬歲!」(Optimism is the opium of mankind. Heathly spirit stinks of stupidity. Long live Trotsky!)而遭共產黨的批鬥,最後遭開除黨籍、學籍,並被送到遙遠的礦區進行勞改。

路德維克一直無法理解的是,那只不過是玩笑罷了,為何大家都對玩笑話如此認真?多年後,他滿懷復仇與憤恨的心回到家鄉,原想藉由引誘當年把他送入礦區的主審者帕維爾(Pavel)的妻子埃萊娜來達成復仇的目的,但後來發現,這只是他人生中又一個玩笑。

001_1811a86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米蘭昆德拉在訪談中曾稱,他所有的小說其實都可以取名為《玩笑》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由此見「玩笑」之意味深遠。

何謂「玩笑」?路德維克隨筆寫下的「玩笑話」,其中是否蘊含幾分真理?帕維爾等人嚴肅對待路德維克的文字,因為他們不認為這是一個「笑話」,那麼什麼才是呢?路德維克引誘埃萊娜的計畫是一場空,這個他已盤算多年的復仇何嘗又不是一個玩笑?

路德維克直視著鏡頭說著,「我想痛扁的不是你」,至此他的人生也算是一場玩笑,「喜劇就是拉遠了距離的悲劇」,我一直以來的疑惑則是,誰來定義喜劇,又是誰來定義悲劇?所謂「玩笑」,對誰來說是喜劇,對誰來說又是悲劇?

但可以確定的是,《玩笑》不論戲裡戲外,都有一種宿命般的荒謬:路德維克就像是卡夫卡的主角 K一樣,始終走不到他的城堡;《玩笑》電影本身則被當局禁演20年。

001_1811a74
Photo Credit:2018桃園電影節提供

《玩笑》不一定好笑,電影本身卻極有可看之處:導演基羅米爾吉瑞斯為捷克新浪潮重要人物之一,《玩笑》雖然只是他的第二部長片,卻已展現極為熟練優雅的剪接手法:不若原著小說般傳統的回憶敘事,電影把過去跟現在放置在一起、交叉剪輯,路德維克過去不堪的記憶彷彿有生命似地,纏繞般的、攻擊般的,如幽靈般遊蕩在他的家鄉小鎮的每一條街道巷弄。

電影以一種極為微妙的表情看著過去,觸摸它、跟它對話——可不是嗎?過去即現在即未來。一場把過去為了路德維克的「玩笑」所召開的審判,與現在一場為了迎接小鎮上新生兒所舉辦的歡迎會交叉剪輯的戲,兩相對比,簡直是卡夫卡。

路德維克是一個只有過去的人。片中他常常遊蕩在線條之間、框框之中,跟楊德昌的現代疏離不同,《玩笑》展示的是一個具有侷限性的人,沒有現在,也沒有未來。劇中人物對路德維克說:「沒有寬恕的世界就是地獄。你活在地獄之中」,不啻為路德維克此一角色之最佳註腳。「玩笑」是什麼,《玩笑》又玩笑了誰?就讓我們再喃喃地重複:玩笑是黑白的、玩笑是幾何的、玩笑是文字遊戲的⋯⋯沒有什麼是真正的答案。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18桃園電影節:

桃園電影節,今年邁入第五屆,作為一個立基台灣、鄰近亞洲的國際影展,希望透過影展活動的規劃與「台灣獎」的設置,打造對年輕世代友善的影展,邀集來自世界各地超過60部精彩電影,以饗廣大影迷。今年更邀集多位台灣專業演員及製片、導演等擔任評審委員,評選出來自全台的12部作品,期許為台灣電影帶出新的活力。同時,還號召了桃園青少年加入評審行列,期待透過桃園青少年的視角,挖掘台灣演員的未來之星,展現桃園新世代的清新眼光。活動於2018年8月17至26日,在桃園統領 in89影城、中壢威尼斯、中壢SBC星橋國際影城放映。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