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電影正發生:VR單元的成形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筆記(一)

2018/04/12 ,

評論

台北電影節

林強於「電影正發生」活動(2017)演出,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

自2007年底,台北電影節成為隸屬於「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常設影展單位,期望透過永續經營的理念,讓台北成為一個更親切友善的電影城市,同時也結合同屬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台北市電影委員會」,進行電影與城市行銷產業交流工作。藉由影展活動,廣邀國際重要城市電影委員會成員,舉辦電影城市論壇,以及電影與城市行銷經驗等相關交流,攜手拓展國際視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和台北電影節總監沈可尚討論影展還有什麼可能時,我反覆提「我想知道林強是怎麼想電影音樂的」⋯但林強的電影音樂在台灣或置於全球,都是個異數/藝術。如果能藉由這個單元引發點討論、反思,也是一種收穫。

文:郭敏容(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1.

我喜歡聽BBC Radio 4的一個老牌節目《Desert Island Disc》,主持人透過當集節目邀請來貴賓所選的八首帶到荒島的歌曲,穿針引線連接起來賓的生命故事、重要事蹟。我總覺得這個節目常能神奇的讓來賓卸下武裝,聽到醫生、園丁、作家、廚師⋯⋯等各領域達人超越他們專業的個人故事。我記得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在公車上,聽寡言的登山家Conrad Anker被問起與和他攀爬喜馬拉雅山遇難逝世的夥伴Alex Lowe遺孀結縭一事,受到外界批評的回應(「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失去Alex的感覺」),摀著臉流淚的情緒。

最近一年,我的《Desert Island Disc》時刻是發展出Alpha Go的Deep Mind創辦人Demis Hassabis,他很早就寢,凌晨三點前就起床思考,研究。在發展出Deep Mind的那幾年,他會反覆聽Michael Nyman的〈The Garden is Becoming a Robe Room〉。那一刻我激動狂喜,十分希望能跟Hassabis握握手,「你也這麼想的嗎!」

重點並不是在這首曲子,而是思考的過程與這首曲子的連結。

2.

因為介紹影片、主持映後座談等等的需求,有時我會把一部影片看好幾次。最近這兩、三年,我逐漸發現有些艱深的、如謎一般的,或炫目神迷的影片,大概在看到第三次時,能拆解成最基本的元素組成。也就是,在我眼前的仍然是2D平面的影像,在我腦中這部影片以同剖面圖、零件分解圖的樣式呈現:敘事發展、導演出力的地方、拍攝的角度、演員的收放⋯⋯動機與意圖清清楚楚。

我並不是抱著要全盤拆解的意圖去看片——我只希望能抓到我選這部影片的最核心理由,以可理解的方式溝通給觀眾;也並不是每一部影片都會經歷這個過程,有些影片看片段就可以知道全貌,有些影片仍然離的很遙遠;也不是每個元素我都能掌握,有時候我會對剪接很敏感,大多數時候我聽他人談剪接,我仍然難以加入對話;看三次也只是經驗數據,我並不執著數字本身。

有些影片在看到第三次,被分解成單一零件或剖面圖時,更讓人驚喜:原來這部影片在說這件事情。2014年放映的《凝視動物的一百種方式》,全無對白似無因果的動物畫面,豐富的推展人類文明與動物從上古時期至當代的發展史;我自己認為,有些影片當被拆解到這樣的基本元素時,能接近到創作者(通常是導演)的本質:

有些被盛讚的影片拆解下來其實只是形式外表炫目,影片再怎麼拆也沒有內涵可以挖掘了,他的存在僅供一次性消費;有些影片十分聰明,但有時忍不住操弄,這就跟人的相處一般,每個人有不同的脾氣,端看自己與該部影片是否對味;有些影片博大豐富,讓我知道自己智識與經驗的缺乏,他在那邊,我希望我能追上。

而我最喜歡的影片,是屬於創作者不佔據全知的角度。

這指的不僅是電影內事件的全知,而是對於自己所處理的題材、人的存在、所佔據的世界,有所疑惑、猶豫,提出尚未可知,讓他的提問(通常是善惡道德的提問)與觀眾分享,邀請觀賞者一起思考,那種謙卑十分動人。

比如說《意外》有著十分精準的劇本,幾乎按照工業化要求的按著碼表引進下一個轉折衝突,這樣的制式的設計卻帶著道德的模糊,一再挑戰同理心的角色,聰明的險招,提出並不好面對的道德選擇。相較之下《水底情深》再怎麼拆也只有佈景道具而已。

3.

回到〈The Garden is Becoming a Robe Room〉,我在聽這首曲子時,他總是空間性的存在,在不同維度裡流動,每個層次在聽覺意識中似乎確實存在,難以定下座標,但手會情不自禁去抓。我常聽說音樂與數學實為一體兩面,音樂是十分結構的、理性的,Hassabis的人工智慧背景與數學當然有差距,但容我不精確的連結和投射,我覺得研究人工智慧的Hassabis聽著〈The Garden is Becoming a Robe Room〉的並置是貼進創作和思考的一個入口。

這幾年,我逐漸發現自己面對迷人的電影、音樂,或其他的藝文創作,他們隨著時間會逐漸以單字、元素、構面的方式出現,而我會忍不住想要更能知道這些成品的創作者如何從無到有的轉化,我想去追索思考及創作的過程。

2017台北電影節「電影正發生」林強創作現場1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
2017台北電影節「電影正發生」林強創作現場

這是去年邀請林強作「電影正發生」的起點。後來,常有人以為台北電影節去年作「電影正發生」的主題是「電影音樂」,其實不然,主題一直是「林強作電影音樂」。

4.

當年,我曾對《千禧曼波》瘋狂著迷,但直到2016年底,我突然在看《日常對話》時聽到林強從影像裡竄出來,後來我重看《再見瓦城》只是要聽林強的音樂。我和台北電影節總監沈可尚討論影展還有什麼可能時,我反覆提「我想知道林強是怎麼想電影音樂的」,去探究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是因為絕大多數台灣電影對音樂的使用是以鋪飽鋪滿的方式來操作,但林強的電影音樂在台灣或置於全球,都是個異數/藝術。如果能藉由這個單元引發點討論、反思,也是一種收穫。

也從這個提問出發,我們想了一個形式,與林強溝通,得到他的首肯。電影節咬牙挖預算,因為首次嘗試,在資源與運作上的不確定性,在辦公室內部也起了不小的波瀾。在電影節開始前,於中山堂光復廳為期四天的「電影正發生」現場因此成形。

20170624_電影正發生:林強配樂_-168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
2017年「電影正發生」活動於台北中山堂

結果,因為影展前事務繁多,我只能偶爾過去現場,在現場也比較是以工作人員的備戰狀態存在,盯著有哪些缺人力、需要支援控制的情況。若同事說不用擔心,我就又跑到其他現場或回辦公室趕工。最先提出問題的人,最後反而有種近鄉情怯感,當場景架起來後,我反而沒那麼肯定這樣的形式是否能回應到最初的提問。

我先生四天都到現場,我反而是從跟他詢問討論得知在現場者的想法。他聽不懂中文,不知道討論內容,卻更能專注觀察林強的創作過程。我先生說是可以感覺出來他的想法的,但當我再追問那是什麼樣的,他就只聳肩說「你得在現場,無法言喻」。

5.

不只是一般觀眾或電影節內部,我和沈可尚也幾次忘了「電影正發生」的起源並不是關於電影音樂。今年,「電影正發生」的題目是虛擬實境(VR)。這個題目是去年九月就確認的了。在過去半年多的研究和體驗裡,我們常不確定自己看了什麼,在作什麼,為什麼要作。

並不是從一個電影元素轉到下一個電影元素。所以一開始我們的討論是今年該選擇剪接、場景設計還是音效?若不時常回頭去提醒自己原本的出發點是什麼,確實會忘掉為什麼要費如此大功夫作這件事情的理由和動力。

2017台北電影節「電影正發生」林強創作現場
Photo Credit:台北電影節
2017台北電影節「電影正發生」林強創作現場

有時以為自己找到了方向,轉身才發現世界更大,自己的夸夸而談不免可笑。面對的質疑不少,資源資金也還未到位,眼見不到100天今年的台北電影節就要開幕了。因為要描述給沒看過的人自己看了什麼,因為要辦法去解釋/溝通為什麼我喜愛一些VR影片,過去六個多月的不知所以也逐漸清楚了。

最近,我們借用幾位外界朋友的經驗和腦,笨拙誠實的找到辭彙去描述VR對我們而言的感受,最迷人、最想探究的面向, 因為逐漸清楚要如何溝通自己所見所感,因此在面對這個單元基本的提問「創作的思考是什麼過程,創作怎麼發生的」,才能去想能有什麼形式去鼓勵/呈現這個創作現場,讓參與者有可接近、了解的入口,進而擴展或刺激其他想像的可能。

直到這兩週,「電影正發生」這個單元下的創作現場想像終於逐漸出現輪廓。(希望資源和資金也能神奇的逐漸出現⋯⋯)

過去六個月走到現在逐漸將這個題目塑形,開始有個單元的模樣,雖然有所不足,但我很喜歡這段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不確定該用哪個理解系統來描述的過程,和不同的一群人和思考方式相遇也收穫許多,留待之後談吧。

本文獲台北電影節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影展資訊
名稱:台北電影節
時間:2018/06/28-07/14
地點:台北中山堂(台北市衡陽路51號)|台北新光影城(台北市萬華區西寧南路36號4樓)|光點華山電影館(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筆記(二)



台北電影節20週年:

台北電影節邁入20年,我們特別透過展覽與出版,嘗試爬梳20年來的發展脈絡,將種種轉變放回當時社會歷史情境,從影展自身反思和過去參與者的觀察,梳理這些年來各種決策對台灣的影展、電影發展、文化版圖及文化事務的影響,甚至是台灣作為世界電影文化的參與者的意義與定位。這些整理與回溯,是為了讓我們更能理解,也更有勇氣嘗試多年來不同身份的支持者對我們一致的期待:作一個有活力的、創新的、勇於嘗試並有觀點的影展。「那個世界是如此嶄新,許多東西都還沒取名,提及時得用手去指」不滿足於既有的電影,對於新的可能持續保持好奇心與探索的慾望,希望跟著電影節20年的觀眾、電影人、參與者,我們繼續享受接下來的未知旅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