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金馬獎入圍片

專訪《小美》導演黃榮昇:他者眼光中的存在

2018/11/08 ,

評論

波昂刺刺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提供

波昂刺刺

台中人,念性別研究的厭世者。覺得人生好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美》的敘事方式在臺灣電影文類別樹一格。它將主角小美架空,透過9位人物的偽紀錄片訪談,串連觀眾的想像。訪談更不是塑造記者角色進行採訪,畫面外的發問者正是銀幕前的觀眾。

青春期的我們總痛恨自己的殘缺,以致於著急尋覓歸屬感。歸屬感像是一道虛幻的強風,好像我們只要捉住那道風,便能乘風飛翔。殘酷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飛翔。那些飛不起來的人,像是賭徒,朝著危險痛苦行走,藉由掌握危險痛苦,證明自己卑微脆弱的存在。

電影《小美》,闡述企圖證明己身存在的同名人物。

《小美》金馬攝影中島加持,9大重量級卡司同台飆戲!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
企圖證明己身存在的「小美」

電影導演的前進歷程

《小美》起念於生活瞬間。導演黃榮昇表示:「我在生活周遭新聞,都有看到發生這樣事情的少女。」他希望電影能在社會上傳遞一種正面訊息。逐漸地,小美在導演腦海成形。

別於故事發想,長片拍攝欲望則是漫長歲月的積累。打從20歲擔任吳念真導演助理時,黃榮昇便將劇本寫作交給吳念真審閱。他始終希望說一段完整故事,不要像廣告簡短精要。他說道:「從事影像的工作者,總是希望拍出一部戲劇作品。」直至2015年,他發現是時候跳脫廣告影像,動身拍攝劇情長片。

《小美》片中柯淑勤飾演「小美」的母親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
柯淑勤飾演「小美」的母親

不若其他長片由製作公司扶植,黃榮昇用自己的廣告公司「人浪漫」進行電影拍攝。他形容自己「失心瘋」一頭栽進去拍片。這個時期電影名為《心稀微》,全段聚焦在「小美」的邊緣人生。他撰寫長達3小時劇本,主角饒星星共歷經60多天的演出時程。

即便廣告技術累積20年,文學性創作意志難以銜接現實,黃榮昇無奈遭遇挫敗。他在剪輯素材時,發現自己在拍攝「長的廣告」而非電影,將太過將刺激性情節塞入單一段落。這與起初發想的「生活感」背道而馳。陷入泥沼的他亟欲一名說真話的長輩指點迷津,於是他求助廣告時期的師父——鍾孟宏。

黃榮昇開懷坦言:「新導演需要監製。鍾導有某種魅力,他能夠站出來號召演員加入」於是,他與鍾導組成新團隊討論現況修正軌徑,決定以小美身邊人物重新塑造主角。《心稀微》就此轉變成現在的《小美》。

繼台灣之光《大佛普拉斯,_鍾孟宏再推懸疑推理國片《小美》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
繼《大佛普拉斯》, 鍾孟宏再掌鏡拍攝《小美》

他者眼光中的存在構築

《小美》的敘事方式在臺灣電影文類別樹一格。它將主角小美架空,透過9位人物的偽紀錄片訪談,串連觀眾的想像。這段訪談更不是塑造記者角色進行採訪,這名畫面外的發問者正是銀幕前的觀眾。

黃榮昇解釋:「當觀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就會提問『這是怎樣?』」於是他創造出一名「俏皮」的發問者:近乎全知的上帝視角,針對每名角色提問挖掘出小美的生命經驗。俏皮的是,這名角色非人並「不存在」。

電影透過全景鏡頭,顯現出角色對著空氣漫談。最印象深刻的一場戲莫過於,劉冠廷在旅館按摩浴缸邊做愛邊對銀幕回答。這不單單只是「訪談」,貼近於「再現」。某些時刻,失蹤的小美會現身參與角色對話,建構成似演非演、似真非真的奇特景象。

導演形容這幅景象「非真實,讓過去跑到現在,讓現在真實又跑進來」。他打破時空軸線,揮別電影既定敘事,打造出全新觀影體驗。對此迥異創新的設計,導演俏皮且「佛系」地回答:「其實也沒有特別設計,就討論出來了。」他與監製鍾孟宏討論這種主觀對談源自於生活,就像有人馬路上使用免持聽筒,旁人看似自言自語。

小美_POSTER_正式版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

電影中9名角色由小美生活拓展。故事起始於每天生活接觸房東,終於陌生路過的婚紗攝影師。不過,導演思考終究必須有人說出小美的內心世界,於是他安排一名「靈媒」。藉此招魂顯靈探究小美未曾吐露的精神領域,並於銀幕再現出角色的迷惘與譫妄。

言語之外,鏡頭亦渲染情緒。針對訪問者情緒過程高漲,銀幕長鏡頭會隨之推進特寫,這象徵觀眾的好奇心,同時賦予觀眾凝視以外的機動性。這段距離確保了電影不流於煽情。黃榮導演形容這是「中島長雄流」,乍看之下故意,卻又隱匿某種無意識在其中。

風格延伸至場景挑選。感於經費有限,無論是下雨或是颱風天,劇組團隊都堅持依照計畫拍攝。這打造出貼近真實的生活感,體現出導演欲傳達的「自然而然,依照那個環境是什麼樣特色」。舉例來說,張少懷飾演的靈媒因儀式點燃火炬。

由於是颱風天,火焰隨風舞動,角色神情凝重恐慌。果真在映後QA張少懷自暴:「我很怕那個火會燒到我,所以那時候一直是處於一個很緊張、害怕的狀態。」這印證了團隊所欲傳遞的真實。黃榮昇在情緒、美學、內容與形式的拿捏平衡,在傳統劇情電影上或許並不討巧,但他卻揮灑出臺灣影壇難得一見的社會關懷筆觸。

《小美》片中出現許多台灣獨特的風景
Photo Credit:香港商甲上娛樂
故事中,小美虛實交錯現身訪談

電影角色的社會連結

表面上《小美》聚焦在社會邊緣人物,但黃榮昇強調:「這種角色像是從小到大身邊的人們,有人長得帥,但有人很邊緣。在人生裡面她不會是主角,總是唯唯諾諾,人家說走跟著走。」與其塑造絢麗奪目的亮眼角色,他認為將邊緣人物設定為主角是很有趣的事情。

仔細去剖析角色性格,孤獨普同性呼之欲出。小美經歷年幼喪父,始終期盼生活支柱引領往後人生。她尋愛、享受歡愉、努力工作,企圖得到容身之處。只不過,她永遠填補不了缺失。這與生活中渾渾噩噩的我們,是否也有些雷同呢?片中角色堆疊悠悠道出創作者的社會期許。

電影鏡頭冷冽注視著,9名角色都曾機會拯救小美。只不過,他們同時可能是個幫手也可能是個幫兇,假如多做一點,小美也許可以過得更好。倘若活著是為了與世界取得關聯。那麼,我們也許該環顧四周。是否也有一個「小美」,等待我們伸出援手呢?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金馬影展
時間:2018/11/08-11/25
放映地點:
• in89豪華數位影城
• 台北新光影城
• 台北日新威秀影城
• 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暴雪將至》:我的夢已經醒了,可你還在作夢


【2018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邁向第堂堂55屆的「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最初是政府為促進國片製作與肯定優秀影人所舉辦的獎勵競賽。「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至今除了頒獎典禮依然星光閃閃,「金馬國際影展」驚人的搶票熱潮年年有增無減;還有前輩電影工作者提攜新劇組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其意義早已不只是「金馬獎」,而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每年與金馬合作的設計商品也莫名成為亮點,去年是電鍋,今年被搶購一空的是復古電風扇!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