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8金馬獎入圍片

《暴雪將至》:我的夢已經醒了,可你還在作夢

2018/11/08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世紀百年影業(天津)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葉冠吟

觀賞這部電影的契機,是今年6月的兩岸電影展,恰巧遇上中國導演董越和男主角段奕宏的訪台映後座談。在此之間,對於段奕宏這個名字完全陌生,但看完《暴雪將至》、見到真人後,或許該把這個人放在心上了。一個實力派的中國大叔,才會讓臉上留下歲月的痕跡,講話語調迷人的不得了。

但剛看完《暴雪將至》時,我的心情就像老警探對老餘詢問的一句話:「你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也好想搖一搖飾演老餘的段奕宏,大聲的問他,為什麼為什麼?心裡就像電影結尾中,那場莫名下起的大雪,鬱悶無語。

暴雪將至》是導演董越的第一部作品。故事背景發生在中國1992年代,一座總是陰雨綿綿的小城裡,天氣預報一場百年不遇的暴雪即將來臨,人心惶惶之際發生了一起連續殺人案。段奕宏飾演的國營老工廠保衛科幹事老餘,多次破獲工廠裡的竊盜案,被人們稱為「餘神探」。老餘渴望藉此機會展現破案能耐,破例進入體制成為真正的員警。但這份破案的慾望,卻讓老餘越陷越深,付出慘痛的代價。

雖然電影名稱叫做《暴雪將至》,事實上,全片僅下過兩場雪。第一次,是老餘在眾人面前接受勞動模範表彰時,機器老化,破絮像雪花一樣從天飄散,籠罩在舞台上;第二次則是10多年後,老餘再度返鄉時,搭上了一輛長途公車,司機突然發不動車時,天空飄下了一場雪。但片頭說的那場百年不遇的暴雪,卻從來沒出現過。

螢幕快照_2018-11-08_上午5_31_22
Photo Credit:世紀百年影業(天津)

導演董越表示,「雪」代表突如其來的變化,像大社會改變的風潮,似真似幻,總在荒誕、無法預測的情況下降臨。而中國的1990年,就是經歷著巨大社會轉型期,所有人的生活就像走到一個拐角。

大量的國營企業倒閉,工人們被迫離開工作了一輩子的工廠,所有人陷入一種對於未來的迷茫和恐懼。而這群被留在逐漸衰老小城裡的人們,就這樣慢慢被高速發展的社會淘汰、遺忘。

而曾歷經輝煌年代,在眾人面前接受勞工模範表揚,大聲說出:「我餘國偉,一定活出自己的精彩。」的這個男人,或許就是不願被這場社會變遷的暴雪掩沒,努力掙扎著。懷著自己的英雄主義,追求著榮譽,追求著標準,但當一切走到極致,就會走火入魔。

螢幕快照_2018-11-08_上午5_34_23
Photo Credit:世紀百年影業(天津)

「我的夢已經醒了,可你還在作夢」,老餘的愛人這麼對他說。為了抓到連續殺人案的兇手,老餘搭上了自己徒弟的性命,利用了自己的愛人,最後賠上了自己的自由,吃上了牢獄之罪。10年後出獄,一切物是人非,老工廠變成房地產規劃地,在眼前生生地被炸毀。而到頭來,兇手到底是誰,就像被時光的洪流凝結成的大雪掩蓋,永遠看不清,最清晰的,就是老餘那頭黑髮已被歲月催成白髮。

關於老餘內心從赤誠熱情轉變成滄桑陰鬱,甚至做出的所有舉動,其實在初次觀看,沒有任何預先準備、背景查詢時,我是無法理解的⋯⋯

而這份疑問,不只是我,幾乎大部分的人都帶著疑惑。因此映後提問時,許多觀眾就像偵探般,直直追問著導演董越和段奕宏,太想為電影所有情節找到合理化的依據,彷彿有了能為自己解讀的脈絡,才能接受。其中觀眾與董越、段奕宏的一段對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螢幕快照_2018-11-08_上午5_37_24
Photo Credit:世紀百年影業(天津)

一位觀眾詢問導演董越是如何塑造角色的合理性,面對這個問題,董越直率的回覆:「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

導演再補充,每個人事物的眼光不一樣,他不知道大眾在想什麼,不知道什麼是眾所週知的合理性,因此希望受眾用他們自己的眼光來判斷、自己解讀。段奕宏甚至可愛的直接反問觀眾,「你有什麼不滿足呢?」他說我們太願意去死死的找到行動的依據,找到因果,但人的內心,是我們無力追查的。

在這段QA的過程中,讓我特別感受到——我們太習慣找到一個依據,某種程度,我們也像老餘,想要找出那個標準,想要有份解答。儘管我們還沒極端到走火入魔。但生命中,或許有時候就是沒有解答的吧。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金馬影展
時間:2018/11/08-11/25
放映地點:
• in89豪華數位影城
• 台北新光影城
• 台北日新威秀影城
• 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2018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邁向第堂堂55屆的「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最初是政府為促進國片製作與肯定優秀影人所舉辦的獎勵競賽。「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至今除了頒獎典禮依然星光閃閃,「金馬國際影展」驚人的搶票熱潮年年有增無減;還有前輩電影工作者提攜新劇組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其意義早已不只是「金馬獎」,而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每年與金馬合作的設計商品也莫名成為亮點,去年是電鍋,今年被搶購一空的是復古電風扇!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