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金馬國際影展精選片

《野放動物》的同志身體:Camille Vidal-Naquet導演訪談

2018/11/14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Photo Credit:2018金馬影展提供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體的概念,是《野放動物》這部影片的核心。身體,包含了皮膚、手都是性工作者的賴以維生的工具。導演企圖讓他們的身體看起來自然且尋常(ordinary),因這些透過身體完成的辛苦工作,是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事。

文:沈怡昕、許耀文

野放動物》(Sauvage)本片由教授出身的新銳導演卡米爾維達那克(Camille Vidal-Naquet)執導,獲選2018年坎城影展影評人週(La Semaine de la critique)單元。在今年坎城首映後,飾演男主角里奧的法國男星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年僅25歲,勇奪單元新創設的「明日之星」大獎!

《野放動物》以巴黎工作的男妓產業為題目,在一片異性戀的男妓生態中,以一個遊走不同伴侶之間的男同志男妓。劇情描述男妓里奧(費力克斯馬利托飾)一心尋找真愛,當身旁男妓紛紛找人包養,他默默苦戀著另一位男妓艾哈德(Eric Bernard飾),但艾哈德卻是一位直男,不可能愛上他。

本片剖析性工作者處在社會邊緣位置的寂寞心聲。馬利托在片中有多場大膽全裸性愛戲,透過裸露呈現的「身體」與「自由」的辯證關係。

2018金馬影展有邀請到本片男主角菲力克斯馬利陶德,影展期間將與觀眾直接面對面。在那之前,作者沈怡昕、許耀文已於今年坎城影展,和導演卡米爾維達爾納格(Camille Vidal-Naquet)、演員菲力克斯馬利陶德(Félix Maritaud)進行訪談。


Q:我們想知道你怎麼飾演里奧的菲力克斯馬利陶德(Félix Maritaud)?當時有看過他在《BPM》或其他電影的演出了嗎?

卡米爾維達爾納格(以下簡稱卡米爾):在選角過程中,有朋友介紹給我菲立克斯,我們沒有先試戲,先見面聊了一下之後,進入選角的流程中。當時《BPM》(2017) 還在剪輯過程中,所以我對菲力克斯的第一印象,沒有被他任何之前的作品影響,我覺得這樣很不錯。

菲力克斯馬利陶德(以下簡稱菲力克斯):我幾乎是在《BPM》殺青後一周,就跟卡米爾碰面。

Q:從資料中發現,你(菲力克斯)同時間也參與了楊岡薩雷茲(Yann Gonzalez)短片《Islands》(2017)製作?

菲力克斯:是的。我甚至還演了他今年入圍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的新片《Knief + Heart》(2018)。

Q:可否請您談談跟卡米爾、《BPM》羅賓康皮洛(Robin Campillo)、《Knief + Heart》楊岡薩雷茲,3位同是法國出身的同志青年導演,與他們的合作有甚麼不同之處?
unnamed
Photo Credit:2018金馬影展提供

菲力克斯:跟這3位導演合作最大的不同之處,當然來自於我所飾演的3個角色之間的差別。羅賓的《BPM》是一部關於愛滋行動組織「ACT UP」奮鬥的過程,所以我的角色其實反而比較著重在對抗與戰鬥的姿態,而比較少細膩的情感表達。

而與楊岡薩雷茲合作《Knief + Heart》,卻是不同的經驗,這部片是恐怖片,而你知道恐怖片的主角最後終就會死掉,但這樣的經驗很新鮮而且瘋狂。這兩個角色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同志,除此之外沒太多相似之處,這是最有趣的地方。

Q:您(卡米爾)處理影片中菲力克斯所飾演的里奧(Léo)的身體形象(Body Image),也與其他導演處理同志角色的不同,可否談談您是怎麼處裏影像中的身體的?

卡米爾:首先,我不覺得我的電影只是單單是處理同志的身體(gay body)。我會說我是處理男性的身體(male body)。

身體的概念,是《野放動物》這部影片的核心。身體,包含了皮膚、手,都是性工作者的賴以維生的工具。我試圖用在現實環境中捕捉身體的影像,讓他們的身體看起來自然且尋常(ordinary),選擇這樣拍攝的原因是因為,對性工作者來說,這些透過身體完成的辛苦工作,是生活中再尋常不過的事。

而問題來了,這些身體能被色情化(erotic)嗎?正是因為性已經融入他們工作的日常,對他們來說這是相當辛苦的工作,在這故事中讓他們的身體有些色情的成分,其實對敘事來說有些激烈,會讓身體的形象看起來有些「危險」,因此我必須要在「日常」與「危險」的身體形象之間找到平衡點。

野放動物_(3)
Photo Credit:2018金馬影展提供

最後呈現出來的質感是一種游在情色邊緣的形象,十分日常,但又參雜一點危險的氣息。其實,《野放動物》背後的身體政治,就藏電影裡,里奧的皮膚與身體(健康)狀態之中。

Q:所以您與攝影指導賈克吉侯特(Jacques Girault)試圖以紀錄片式的視角去捕捉演員的身體嗎?

卡米爾:我懂你的意思,但我也不會用「紀錄片式」、「寫實」來形容這部影片的風格,我們在記者會上提到一種類似「牆上的蒼蠅」(fly on the wall)的視角,但不是一種「紀實」的邏輯,反而是更貼近這個概念的本質:

直覺性(instinct)且原始(primitive)——這樣的指導方針,是我與攝影師討論出來,為了呈現這部電影的自由性,也因為這樣,我們希望不被場地侷限,大量使用手持鏡頭,能夠讓角色在現實的地景中活動,近距離溫柔捕捉劇情中他們遭遇暴力的片刻。

野放動物_(1)
Photo Credit:2018金馬影展提供

我理解大多數人將這種作法理解為一種「紀錄片式」的拍攝邏輯,但我們的電影與大量仰賴田野調查的紀錄做法還是有些不同,我們是以虛構的方式,直覺式的捕捉演員在現場的反應,這之間還是有所不同。

Q:談到田野的部分,《野放動物》描繪了大量的男妓生活輪廓,在先前的資料中你提到你有過自己長達3年於巴黎郊區蹲點的經過,可以請您再多談談田野調查的經驗嗎?

卡米爾:我在巴黎西邊男妓聚集的知名景點蹲點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蹲點,當時我已經有了劇本的雛形,我是在蹲點之前就開始發展我的劇本了,但我僅僅只是用想像,我必須要去實地確認劇本中的細節是否夠精確。我在那裏遇到很多男妓,也強化了劇本中的角色形象,然後我就待一陣子⋯⋯

Q:菲力克斯飾演的男妓里奧,這個角色是在什麼時候才誕生的呢?是在田野調查之前,或者之後?這部片有一些自傳性的成分嗎?

卡米爾:喔,我想像這個男主角從一個際遇(encounter)漂泊到下一個,然後我在田野調查中讓他的形象更鮮明。儘管我可能有看過一些新聞報導,提供了我靈感,但這個角色是純粹虛構而出的。在寫劇本前,我是真的沒有與男妓相關的生命經驗,但是如果談到本片談論的愛、渴望、拋棄與被拋棄的面向,這確實是從我自己生命經驗中所提煉出來的成分。

MV5BNDVkYTFhOTMtNTNmMS00N2M0LWE3NTgtYTY1
Photo Credit:IMDb

Q:在現在的同志色情片世界中,很多演員都是直男,而在男妓的世界裡,很多男妓也是異性戀。你為何選擇讓你的主角是同志?

卡米爾:你要回答這題嗎?

菲力克斯:布洛涅森林的男妓,他們是活在現代社會邊緣的局外人,選擇同志角色,是為了透過一個身在邊緣人設群,卻在其中又格格不入的角色,來呈現這個群體的輪廓。這是一種雙重的局外人(double outsider)的身分。

卡米爾:沒錯,但我同時也認為重點不是里奧的同志身分,而是當他活在一個高壓的、去人性化(dehumanized)的環境中,所有的人在這裡都是尋求溫飽,只有他,是為了滿足被愛的渴望。對其他男妓來說。

被貼上同志身分的標籤會是個「問題」,對里奧來說愛情的對象是男是女並不重要,重點是他喜歡的人,在這個意義上,他是布洛涅森林男妓的邊緣人,因為在那座森林裡,沒有人在找愛情。

MV5BMzhiY2FiZTEtOGQ3ZS00YWE1LThlZjctMWNl
Photo Credit:IMDb

Q;里奧的角色在電影中,像是在尋找一種不可能的愛情(impossible love),他愛上了一個異性戀男妓;他們的關係近似兄弟,卻無法成為戀人。

卡米爾:同樣地,我認為,里奧的情況更複雜一些。劇中直男艾哈德(AHD),其實愛著里奧,他能愛他,但他不是同志。我認為男人可以愛著男人,卻不一定要是同志。你們有看過《穆荷蘭大道》嗎?《穆荷蘭大道》中兩個女主角相愛,但是她們不是女同志。這是一種純粹的愛,在人與人之間,超越所謂同志的標籤。

Q:我同時也非常好奇影片拍攝的地點,你們是在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取景地嗎?

卡米爾:你去過史特拉斯堡嗎?其實在拍攝《野放動物》前,我沒去過史特拉斯堡!因為,我們拿了法國大東部地區(Grand Est)、斯特拉斯堡城市共同體(Eurométropole de Strasbourg)的電影拍攝基金,他們投資了我們的電影,所以我們必須要在史特拉斯堡拍攝。

Q:史特拉斯堡也有像巴黎布洛涅森林,這樣的男妓聚集處嗎?

卡米爾:有的,但我們沒有在那裏拍攝,因為那個地點比較複雜,旁邊沒有太多樹,而且靠近高速公路,十分危險。我們最後找了另外一條街道來拍攝。

Q:自由與愛幾乎是這部電影的核心,但在電影的結尾他遇到了一個願意收養他的老男人,願意帶他遠走魁北克。里奧最後在去機場的路上,下車跑回森林,你可以為我們談談電影的結局嗎?

卡米爾:他可以賣他的身體,卻不能出賣他的自由,那是他唯一僅存的事物。他可能身上一無所有,卻一夕之間,透過賣身被人賞賜了一切財富與溫暖,但他有一樣事物是不出售的,沒人能替他做決定,他遵循自己的意志,不從屬於他人。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金馬影展
時間:2018/11/08-11/25
放映地點:
• in89豪華數位影城
• 台北新光影城
• 台北日新威秀影城
• 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幸福城市》:賭賭看,是天堂還是地獄?

【2018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邁向第堂堂55屆的「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最初是政府為促進國片製作與肯定優秀影人所舉辦的獎勵競賽。「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至今除了頒獎典禮依然星光閃閃,「金馬國際影展」驚人的搶票熱潮年年有增無減;還有前輩電影工作者提攜新劇組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其意義早已不只是「金馬獎」,而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每年與金馬合作的設計商品也莫名成為亮點,去年是電鍋,今年被搶購一空的是復古電風扇!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