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金馬獎入圍片

《幸福城市》:賭賭看,是天堂還是地獄?

2018/11/16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幸福城市》劇照,Photo Credit:牽猴子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幸福城市》是對張冬陵一生的審判,而他這一輩子顯然是上不了天堂了。然而這是張冬陵的宿命,使的他必然得面對命運的折磨?矛盾之下想起了貫穿全片的主題曲-劉文正唱的〈愛不要給太多〉。

文:綠可頌

幸福城市》的片名,用在這部悲傷的電影上充滿著嘲諷意味。但英文片名「Cities of Last Things」卻讓人有不同的聯想。

在基督教末世論中,「Last Things」意指人生最後要面臨的4件事:死亡、審判、天堂、地獄,中文譯為「萬民四末」。

幸福城市》以跳樓自殺作為開場,代入了4末中死亡的意旨,也許接下來影片中所呈現的三段式倒敘結構,就像一場人生的審判,解構主角張冬陵如何努力在前往天堂的途徑努力攀爬,最後卻還是落腳在地獄門口的絕望故事。

這跟我們印象中拍《台北星期天》的何蔚庭可說是天差地別。《台北星期天》的菲律賓移工縱使在台灣的工作有多苦悶,在草根型小人物幽默樂天的個性和苦中作樂的橋段中,還是能感受到人生有著一線希望。

但《幸福城市》不同,它開宗明義就是要講述關於一個人如何走向死亡之路的過程,讓人聯想到韓國導演李滄東的《薄荷糖》,但同樣是倒敘式手法,《幸福城市》以一種更加簡潔俐落的形式去呈現,讓人看完再回頭思考這部電影時,反而對何蔚庭精心佈局的敘事脈絡拍案叫絕。

photo_b7202cb240447d8d072f779ce377f8e3
Photo Credit:牽猴子

《幸福城市》的3段式結構,其實可以視為是一部由3部短片集結而成的電影,藉由3個不同的演員,讓張冬陵這個角色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性格;高捷飾演的老張對世界充滿怨恨,李鴻其飾演的警員小張正義耿直,而謝章穎飾演17歲的張冬陵則透露出少年玩世不恭的態度。

3個各自獨立的故事,卻在形式上巧妙的連結在一起,每一段故事,都是在補述前一段的起因,它們都透露出為什麼張冬陵會變成這樣的個性,何以他要成為一個代表正義的警察,又是什麼原因讓他走上復仇與自我毀滅的道路。每一段的結尾,都讓觀眾充滿驚奇與震撼。

可惜的是,敘事結構雖然完整,但拍攝出來的成果卻還是顯露出一些捉襟見肘的尷尬。特別是由高捷主演,時空設定在2049年的第一段故事,在創意上明顯仿效了美國影集《黑鏡》的近未來式背景設定,但在缺乏社會科技的發展論述,以及明顯是成本考量的限制下,這個未來世界顯得很沒說服力。

photo_feb237fbfc0e4a8d5e1f2c1cdfab14b6
Photo Credit:牽猴子

也許導演想用科幻的方式區隔時空,以及諷刺科技所造成的人際疏離與孤獨感,只是片中的科技元素跟當代科技脈絡脫節,加上幾個資深演員的演出很難融入那樣的未來感,許多老派口吻的對話,讓人感到十分出戲。

科幻題材一直都是台灣電影的弱點,要不是顯得格格不入,要不就是幼稚到讓人不耐。對科幻想像的貧乏其實是台灣故事創作的共通現象,要突破這道高牆,還有待創作者的努力才行。

photo_d1fe5cc57ee4856697595cd1c1f6c419
Photo Credit:牽猴子

《幸福城市》最可惜的是在第一段就用自己最不擅長的方式呈現,讓人很容易小看了它的潛力。還好第2、3段,靠著李鴻其和丁寧的演技爆發,挽救了這整部電影,並且將3段故事的脈絡完美的連結起來。

第2段故事中的小張寡言而內斂,這部電影的戲劇張力也從此時開始自然而奔放的展現出來。李鴻其的表演更是讓角色內心的矛盾、痛苦、憤怒與掙扎不言而喻。青年時期的張冬陵被腐敗的體制打敗,他用盡力氣,努力建構的幸福世界被殘酷的奪走。

小張的角色多少反映著年輕人面對現實社會的無力感,對這個年紀的青壯年來說,理想與正義被利益打敗,換取形式上的富足,被迫扭曲自我,大概是最悲涼的魔鬼交易。

photo_5e7e1763abc8c5dfa5ca6d6aedc163ba
Photo Credit:牽猴子

李鴻其(右)與石頭演出第二段主角「張冬陵」的人生

第3段故事以丁寧飾演的王姐為主軸。王姐的角色充滿賭徒的神秘感,好運與壞運都是賭出來的。她與18歲高中生的張冬陵相遇,以及最後留給張冬陵那個讓觀眾震撼不已的創傷,我們才發現,這整部片籠罩著宿命論揮之不去的陰影。

回到一開始的萬民四末論,如果這部電影是對張冬陵一生的審判,而他這一輩子顯然是上不了天堂了。然而這一切的問題出在哪?是張冬陵的宿命,使的他必然得面對命運的折磨?或是他錯過了選擇正確道路的機會?

這就像我們要去評論一個死人的功過一樣。我不想硬將它套一個道德正確的寓意,但也不願讓它淪為虛無主義的空談。矛盾之下想起了貫穿全片的主題曲——劉文正唱的〈愛不要給太多〉,這首不羈浪子的歌就像王姐對命運的態度一樣瀟灑,賭賭看,下一步棋會帶我往天堂還是地獄?誰知道呢?

也許《幸福城市》片尾張冬陵的淚,就如同《薄荷糖》主角金永浩片尾那滴莫名充滿詩意的淚一樣,承載的可能不只是命運,還有一整個世代的重量。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金馬影展
時間:2018/11/08-11/25
放映地點:
• in89豪華數位影城
• 台北新光影城
• 台北日新威秀影城
• 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地球最後的夜晚》:煙花綻放的溫存

【2018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邁向第堂堂55屆的「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最初是政府為促進國片製作與肯定優秀影人所舉辦的獎勵競賽。「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至今除了頒獎典禮依然星光閃閃,「金馬國際影展」驚人的搶票熱潮年年有增無減;還有前輩電影工作者提攜新劇組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其意義早已不只是「金馬獎」,而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每年與金馬合作的設計商品也莫名成為亮點,去年是電鍋,今年被搶購一空的是復古電風扇!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