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8金馬獎入圍片

《地球最後的夜晚》:煙花綻放的溫存

2018/11/16 , 評論
半個比爾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半個比爾
喜愛電影的粉絲,相信事物總有另一面,並努力呈現自己對電影的感覺。始終認為自己不夠完整,所以取名為「半個比爾」。

「這不是一部3D電影,但是我們邀請您在合適的時刻加入我們。」

開場,漆黑的銀幕,首先浮現了這句話。觀眾手上拿著3D眼鏡,等待著一同加入捕捉夢境樣貌的時刻。當男人追逐往日女人的幻影,彷彿預示著人類最初的命題。現實的臉孔,卻在此刻抽換成形形色色的樣貌。如果夢是忘了的記憶,記憶卻可能有真有假,夢還會真嗎?

倘若深陷夢境,夢境的出口能否尋得?心靈的出口又落在何方?同樣的臉孔,眼前的女子卻說出不一樣的名字。冬天最長的夜晚,當空間飄浮,球拍轉動,人的身體就像灌了氫氣般浮起,一場迷離魔幻卻私密的旅程正要開始,直到月球的盡頭。

珍珠與野柚子:女人與未竟之夢
09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隨著煙花燃燒殆盡,迷離夢境此時宣告結束。火光消失前,房子竟緩緩旋轉,羅紘武親吻女子,他念出讓世界轉動的詩句,所有事物如同架空存在,卻在你我眼前上演。長達60分鐘的3D長鏡頭,試圖取出現實與夢境之間的向量,讓觀眾跟著羅的腳步,體驗名為真實的夢境。但夢境越真實,就越迷惑。

夢境之始,是在電影院睡過了頭,因而踏入了未知坑道。虛假的電影中,我們卻跟著男子來到現實拼湊的夢境,這是個男人追尋女人的世界。男人對女人說:「你跟我認識的人特別的像。」老套的搭訕,卻和他第一次邂逅萬綺雯說的話一模一樣。

「我叫凱珍,意思是凱里的珍珠。」

現實和夢裡,同樣的對話,同樣的搭訕,同樣的臉孔,但她們是同樣的人嗎?沒人能確定,唯一知道的是,短髮、穿著紅色皮衣的凱珍好看極了,述說著她渴望成為歌者的夢想。上次遇見萬綺雯,也是在凱里,那天是夏至,一年最短的夜晚。身穿酒綠色裙裝的萬綺雯說,只要她找到野柚子,男子就要完成她一個願望。可是,夏天哪來的野柚子呢?

可是,凱珍卻得到了她的野柚子,即使是拉霸機最難的選項,她仍順利命中,準備完成唱遍全貴州的夢想。於此,野柚子被找到了,男子則要完成她的一個願望。

母親與手錶:火把、紅髮與永恆
07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夢中,紅髮女子拿著火把到處揮舞著,嚇著周遭的人們,卻像極了羅紘武幼時的記憶。那時,母親會用火把產生的煙燻蜜蜂,好取得蜂蜜。 追尋萬綺雯的過程中,卻意外瞥見了熟悉的身影。雖然掛著白貓母親的臉龐,卻染著現實中對方絕不會染的顏色。

由追尋萬綺雯的夢,進入了追索母親的夢。眼前的紅髮女子卻準備奔向她的選擇,不再回頭。無論如何,羅紘武仍停留在追逐女人的夢境,卻從心愛的女子,來到留下童年遺憾的母親。到頭來,擁有各種面貌的女人,是否皆為內心派生的同一人?

「我要搶走你最貴重的東西。」

語畢。羅紘武獲得了紅髮女子的手錶,有些破舊,卻是母親最貴重的東西,因為手錶象徵永恆。與母親再次的道別,會是再也不見的離別嗎?很難說,畢竟是夢。但他卻傷心地不斷啃咬蘋果。人最傷心的時候,就是吃蘋果時把核一起吃掉。

當初,白貓也是這麼吃著蘋果,流著淚吃著蘋果,最後迎來了生命的終結。如今,羅紘武也這麼吃著,卻得到了破舊的永恆,稍稍彌補了童年心靈的缺口。

夢與球拍:無法依靠的記憶與振翅
02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片中明白的切分成兩段,前段的現實與後段的夢境。但那所謂的現實中,卻是抽離了時間,如同牆上壞掉的鐘,時間不再重要,唯有鐘裡擺放的照片,上頭的女人才讓人格外掛心。主角羅紘武曾說,電影肯定是假的,因為每顆鏡頭都是假的。鏡頭與鏡頭之間,沒了時間,沒了真實,甚至連立體的角色都難以尋得,只能扁平的存於破碎記憶之中,來回穿梭。

記憶,卻是亦真亦假。有時異常清晰,有時卻生了鏽,怎麼也無法看清。對羅紘武來說,他只能憑著他人記憶中的萬綺雯去追索,試圖抓住一縷倩影的蹤跡。

關於萬綺雯,邰肇玫訴說的故事是極為神奇的,行竊失風的大夥匆匆逃離,萬綺雯卻抓了一本綠皮書離開,上頭寫著動人的愛情故事,一夥人就這麼在林中讀著小說,彷彿世界為之停止運轉。唯一動的是扉頁上的咒語和旋轉漂浮的房間。

「夢,是忘了的記憶。」

羅紘武肯定忘了許多事,他的夢才會如此迷人。恍惚與夢境之中,他推開門扉,男子拿著槍小心翼翼前進,卻遇見頭戴牛頭面具的男孩。男孩拿出了乒乓球拍。如果當初孩子沒被打掉,羅紘武最想教他的,也是乒乓球。

失卻的孩子,心繫的女子,空白的母親,組成人生的重要線條,都交織在現實之上的夢境。面對無法橫越的地裡阻礙,不如轉動男孩的球拍。只要球拍背面的老鷹開始旋轉,人就能開始飛翔,離開沉甸甸的地面,距離皎白的月球近一些,看來也大一些

「我就經常為飛向太空的人擔憂,他們一定會很疲憊,因為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沒有可以依靠的地方。」

迷魂與旋轉:煙花綻放與雙唇疊合
04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泥石流不可怕,困在記憶中才可怕。」

1999年已過,世界末日尚未降臨,羅紘武邂逅了萬綺雯。火車逐漸逼近,地面震動使得水杯不斷搖晃,朝著即將墜落的邊緣疾駛而去。算計已久的暗殺,未能扣下的板機,無法跟電影同時發出的槍響,讓兩人相愛注定成了悲劇。從此,羅紘武丟失了萬綺雯。

男人對於女人的執著,讓我想起了《迷魂記》。同樣是苦苦追尋,《迷魂記》的男人選擇在面貌相同的女子身上,重新召喚往日幽魂,只為了滿足內心癡迷;羅紘武卻是將記憶中的她重新揉合,在夢中捏出容貌相仿的女子,說著老套的話語,上演著兩人初次的相遇。

「我可以親你嗎?」「如果你可以讓房子旋轉起來。」

此刻,電影最魔幻的時刻。男子心中的渴望,寄託在綠皮書扉頁上的咒語。夢中,化為詩句的咒語不只讓空間旋轉,還讓兩人的心和唇更加靠近。球拍轉動讓彼此飛起,房間飄浮則讓關係昇華,凝結於當下的時空。當鏡頭開始旋轉,鮮紅雙唇相互疊合,所有的追尋都有了意義,是萬綺雯或是凱珍不再重要,他找到了心愛的女人,這是場男人追尋女人的旅程,從現實進入夢境的坑道,再從中映照出現實的碎片和忘卻的記憶。

10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最終,畫面來到煙花的火光。相較手錶的永恆,短暫燃燒的煙花或許不適合做為禮物。可是,就連不動如山的房間都因為賦予法力的詩句緩緩轉動,所謂剎那,早已化身魔幻瞬間,停格在最為燦爛的美好。隨著星火黯淡,詩意的瞬間逝去,唯一留下的,是煙花綻放的溫存。

用刀尖入水/用顯微鏡看雪/就算反覆如此/還是忍不住問/你數過天上的星星嗎?/它們像小鳥一樣/總在我胸口跳傘

頒獎典禮

時間:2018/11/17(六) 17:00 星光大道|19:00 頒獎典禮
地點:台北國父紀念館(台北市仁愛路4段505號)
轉播:TTV 臺灣電視公司FriDay影音

影展資訊

名稱:2018金馬影展
時間:2018/11/08-11/25
放映地點:
• in89豪華數位影城
• 台北新光影城
• 台北日新威秀影城
• 西本願寺廣場樹心會館

核稿編輯:游千慧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大裂》:自己已經夠糟糕的時候,別人還要向你解釋什麼呢?

【2018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邁向第堂堂55屆的「金馬獎」,自1962年創辦,最初是政府為促進國片製作與肯定優秀影人所舉辦的獎勵競賽。「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至今除了頒獎典禮依然星光閃閃,「金馬國際影展」驚人的搶票熱潮年年有增無減;還有前輩電影工作者提攜新劇組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其意義早已不只是「金馬獎」,而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每年與金馬合作的設計商品也莫名成為亮點,去年是電鍋,今年被搶購一空的是復古電風扇!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