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動畫影展】法國焦點動畫工作室:創意立方體

漫遊人工世界:Nicolas Deveaux導演與他的3D大象

2018/10/12 , 評論
全世界的記憶
《五米八的歡樂》(5 Mètres 80),Photo Credit:IMDb
全世界的記憶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icolas Deveaux導演將夏天連結到旅遊冒險,創造一群動物到法國各地代替觀眾挑戰身體極限:一行鴕鳥在夕陽下的雲霄飛車上滑行、烏龜在迷幻公園的跳台滾動、長頸鹿在阿爾卑斯山的峽谷上走單索、大象跳傘於諾曼地上空⋯⋯

文:張笠聲

或許你在網路上見過一部短片,不過17秒鐘,一群大象高空跳傘,同步排列出花式陣形。影片畫質因為多次轉錄已經不清晰,但背景的山和光線的變化太真實,模仿電視節目的外景片段,就像一群小飛象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冒險舉止,企圖引起人類圍觀。

這部動畫是今年臺中國際動畫影展焦點工作室創意立方體(Cube Creative)與導演尼古拉.德浮(Nicolas Deveaux)的作品。2013年,德浮為法國France3電視台製作夏季台呼。他將夏天聯想到旅遊與冒險,創造了一群動物到法國各地代替觀眾挑戰身體極限:一行鴕鳥在夕陽下的雲霄飛車軌道上滑行、烏龜在迷幻公園的跳台滾動、長頸鹿在阿爾卑斯山的峽谷上走單索⋯⋯這幾隻大象屬於這一系列奇想的成果,他們跳傘的取景地是諾曼地上空,而這17秒動物的熱力成功讓系列延伸到2014的夏天與冬天。

2014的夏天出現了新的角色:在田野間的騎單輪車火鶴、玩直排輪障礙賽的海豹和打網球的河馬。到冬季系列裡,晶瑩的冰和溫暖的光線點綴出柔軟的畫面,而不變的是動物們特有的節奏與音效:烏龜溜冰、大象溜滑梯、火鶴在積雪的路上滑雪。真實的場景、極短的節奏和夢幻般的光線在冬日帶來一種暖心的幽默。

這一切擬真動物的初始,就是那頭維妙維肖的大象。這頭大象是德浮的動物演員中最早的班底。他們之間的革命情感開始於2004年,剛畢業的德浮製作了一部短片《七噸二》(7 tonnes 2)。大象走進運動館,在跳床上自得其樂後驕傲地離開。

這隻影片在許多影展巡迴,讓德浮得到了生平第一支廣告邀約,還在往後讓大象出演了幾個廣告(孩子們問父親,為什麼這牌的廚房紙巾吸水特別快,父親回答,因為這牌的紙巾裡住著幾百頭大象,只要他們感覺濕濕的,就會開始用鼻子把水吸進去)。本次影展撥放的《七噸重的輕盈》(7 tonnes 3)是《七噸二》在2008年的重製3D版。

如同市井傳言,大象是少數不會跳的動物。德浮的動畫卻要違反事實而行,大象是太大了,但難道他就不能享受跳的樂趣嗎?他為此等巨獸量身打造遊樂場,索性將人類的器材作得與之不合比例,讓他跳得比什麼都還要高。

將這類矛盾視為一種遊戲情境,是德浮作品的基本調性。這部影片也以模擬真實的攝影機角度來混淆我們大與小、真與假的直覺。因為鏡頭切換許多角度,使得那頭反常的大象好像真實存在電腦運算出的空間之中。

MV5BNzU0MzU3ODItMDRlOC00NDQ3LTkyYjMtNTkz
Photo Credit:IMDb
《五米八的歡樂》劇照

在2013年,德浮創造第二個角色,是一群長頸鹿。《五米八的歡樂》(5 Metre 80)描繪長頸鹿列隊在超高的跳臺上一個接一個以花式跳水。長頸鹿的頭很長,腿很短,但這並不阻礙他們優雅地往下墜入水中。

《五米八的歡樂》的視覺風格和稍後的作品有些聯繫:擬真的動物與光亮且無暇的人工場景模擬出一種寫實加合成的質感。動物很真,但他們彼此長得一模一樣,提醒我們這是電腦動畫;場景和光線也很真,但是總是過度乾淨,彷彿還人類還沒有玷污過的伊甸園。

正是這部短片開啟了創意立方體與France3電視台的合作。如同前面提過,France3的台呼系列讓德浮的動物班底越來越多,而這些動物演員,終於在今年齊聚一堂,開了一個正式的節目。2018年5月,在德法電視台Arte的合作下,創意立方體推出了以這些動物為主角的短篇動畫劇集《奧林匹克動物員》(Athleticus)。

MV5BZmQ1YzQ1YjktOGUzZi00OTFhLTg2MWItM2M0
Photo Credit:IMDb
《奧林匹克動物員》(Athleticus)海報

在這個以2到3分鐘為單元,只有各種吼叫聲和罐頭喝采聲的劇集裡,每個動物角色有了更長的時間可以發揮,慢慢長出了自己的個性:不管輸贏就是要大吼一聲的河馬,冷笑傲嬌的長頸鹿、永遠有自己策略的烏龜⋯⋯他們時而是運動員,時而作其他人的裁判,時而當個觀眾。

從體操、球類到田徑,出演一些介於套路和奇想之間的橋段:意外的黑馬、運動家精神、選手間的惺惺相惜、爭議的裁判;也不論是火鶴和鴕鳥打拳擊,還是大象和河馬打籃球,這完全脫離人類運動競技的節奏感,因為巨獸有巨獸的節奏,小獸小鳥或小烏龜也有自己的節奏。新鮮感在於,身為觀眾的我們在競技比賽中只好跟著動物們一起呼吸。

談談那些動物,立方體工作室招牌,有著擬真皮膚與毛髮的動物演員。他們乍看之下滿可愛的,但卻有些怪異,和以往見過的動物卡通不一樣!

06
Photo Credit:2018臺中國際動畫影展
《奧林匹克動物員》中有許多動物展現超現實競技的精采表演

大多數的卡通動物的身體,為了擬人化會放大五官,或是像湯姆貓與傑利鼠一樣具有某種可變形的特性。這種設定足以讓牠們在撞得鼻青臉腫的時候,形成某種扭曲的形狀,好像肉體如同心靈一般擁有激烈可變的彈性,可以立即反映出個體的受到的刺激。

「卡通化」本意是誇大內心或外觀的特徵,德浮的動物反倒像是從教學展示用的動物圖鑑上挑出來的3D模型,大家比例不但正確,而且還標準化,每隻長頸鹿、大象都長得一模一樣。他們的皮膚與毛髮,在運算下精緻逼真。事實上,德浮還真的曾運用他的動畫技術,為博物館的史前樹懶骨骼標本製作模擬原本樣貌的展示動畫。

也是如此故意「去卡通化」的角色,使得他將動物演員的「先天」限制轉成劇情發展的反差。在運動的時候,每個關節肌肉都不會因為劇情需求錯位或放大,卻要完成射箭、單槓此類以人類雙手的動作設計的項目。他们精心設計的不自然的3D關節運動,於是成為此劇精隨又細膩的看點。

動物彷彿來自圖鑑,上天在設計時沒有給他更多天賦了——但這也剛剛好,德浮對他的動物運動員正是這麼要求的:「這部劇集結合了極為擬真的合成動畫,和一種如詩如夢的反差。我想要保存動物的慣例特徵,完全避免擬人化。我盡量避免小道具。動物應該要自己用他們的解剖和特徵搞定一切 。河馬開嘴的角度是120度,他的頭讓我們想到球拍:所以拿來殺球剛好。」

04
Photo Credit:2018臺中國際動畫影展

今年TIAF選映焦點工作室「創意立方體」尼古拉.德浮的系列動畫,也將舉辦影人座談會。

場上是特技,場下卻是人情,這部劇下功夫的地方還有各種非擬人化的選手之間(跨物種的)情緒交流與反應。如果說這些動物表情看來有些不明顯,是因為擬真造型,特別是他們的眼睛。眼睛可以說是擬人化表演的精隨,所以一般卡通動物的眼睛總是特別大。

德浮的擬真動物,眼睛在臉部比例上相對特別小,而只有睫毛長長的長頸鹿可以傲嬌地擺出輕蔑的神情!我們大部分是從叫聲的節奏、各種關節運動,以及那小小眼睛上的眼皮運動中投射一些較為擬人的共感,知道動物的反應。這種神經質的距離感營造這些動物的可愛。他們的情緒和表情與身體奇妙地連結在一起。

事實上這些影片還有些微妙的寓言性質,如果我們問,人類在哪裡呢?我們聽到人類的喝采聲,我們看到人類製造的體育場,但我們看不到人類在其中。純白的背景和重複貼圖的草皮又再度提醒我們這個世界無處不是人造。

些動物之所以在克服他們的肢體限制,進行一些不自然的關節運動,不就是因為人類已經預先訂下好運動場的規則?我們看著這些動物在其中,就像上帝看他創造出來的東西一樣。這些人造場景打造得那麼好,但美中不足的是這是為使用雙手的人類設計的,四足或兩足的無手動物生來不適合,正如這個運動場的競技賽。這是否就是我們活在人造世界的普遍感覺?世間一切設計良好,但好像都是為某個理想的他者所設計,生活其中的我們,都像有些不符合預期使用者的巨獸或小動物。

_時速一公尺
Photo Credit:2018臺中國際動畫影展
《時速一公尺》劇照

將動物置於原本專門為人類大小打造的背景,從而重新衡量我們身體所居住的世界的尺度。無手的動物出生在有雙手的動物打造的場景裡,過大的動物在玩過小的生物設計的遊戲,過慢的生物意外搭上過快的飛機。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對於作者來說,世界就要是個厭世動物園。這驗證於2018的另一新作《時速一公尺》( 1 Mètre/Heure)中。

在這部影片裡,鏡頭對準巨大忙碌的機場,而機翼上的一群蝸牛在機翼上翩然起舞。不管是機場或運動場,這些場地根據人類世界身體運作的速度與節奏,設計規則與運作。在蝸牛的視點下,我們不再將機翼和機場視作運輸或利於飛行的工具,反而是某種反光的材質,或是有風不斷吹來的高原。

在一個美麗的鏡頭裡,蝸牛在飛機窗戶上的移動的軌跡後,映射著另一架擦肩而過的飛機的軌跡,而我們也因為這個鏡頭重新把飛機的運動視為另一種編舞般的生物運動。

1 mètre/heure - Teaser from Cube Creative on Vimeo.

先是有了怪異的身體,場景變得無用,場景變得無用之後,身體在其中重新發明一遍場景。先接受擬真的設定,再讓擬真的動物把我們熟悉的世界變成陌生的東西。導演說,他們的舞步靈感啟發自當代舞蹈家Philippe Decouflé。

該驚嘆沒有四肢的生物可以演譯雙手雙腳的人類舞蹈,還是該驚嘆雙手萬能的人類可以想像一種軟體動物的舞蹈?對影迷來說更有趣的是,Découflé是去年最讚的歌舞片《搖滾少女聖貞德》(Jeannette: the Childhood of Joan of Arc, 2017)的編舞(你以為這部片的舞蹈是小女孩即興亂跳出來的嗎?)

固定尺寸的背景中,完全不合適的尺度的生物的身體,卻用一種自信的方式在不同的運動之下進行自己的運動。這種自信來自某種樂觀,從鳥類到哺乳類,大象到蝸牛,他們默認這種人工的世界仍然是叢林世界的一部分。

動物們演化各異,對人工環境來說滿是不利的肢體,有自己的節奏和呼吸。順著這種的呼吸,還是總有辦法自己搞定。在對這種天真的驕傲欽佩之下,我們也能同理甚至愛上那頭違反自然設定,在彈跳中獲得樂趣的大象。

尼古拉.德浮焦點講座

名稱:飛舞的蝸牛-3D 動畫的表演技巧
時間|10/15(一)18:00-20:00
地點|凱擘影城10廳

影展資訊

名稱:2018臺中國際動畫影展(TIAF)
時間:2018/10/11-10/16
放映地點:台中站前秀泰影展S2館、凱擘影城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戰火扶南》:看見一段噤聲的歷史

【2018臺中國際動畫影展】Taichung International Animation Festival:

臺灣年度動畫盛事「臺中國際動畫影展」今年邁入第四屆,不但規模擴大,片單更是部部強棒。作為臺灣唯一以動畫為主題的城市影展,今年除將有72場次、241部國內外話題大作外,也邀請國際重量級影人來台出席映後座談及大師講堂,所有放映影片都於10月11日至16日在臺中站前秀泰影城和凱擘影城放映,歡迎大人、小孩兒攜手一起來看電影。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