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人權影展】人權影展聚落串聯行動

【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共犯者們》:獨裁發展下的媒體解放

2018/08/13 ,

評論

鍾喬

《共犯者們》劇照,Photo Credit:電影官方網站

鍾喬

1956年出生於台灣台中,原籍苗栗三義客家人。17歲,就讀台中一中時,開始寫詩。1980年代初期,研讀戲劇研究所階段,受教於姚一葦老師,並因初識陳映真先生,在他的介紹下進入《夏潮》雜誌與蘇慶黎一起工作,建構左翼國際觀與藝術觀。1986年,在投身底層寫作的年代,進入《人間》雜誌工作,連結藝術勞作與庶民生活對等的視線。1989年,從亞洲第三世界出發,展開民眾戲劇的文化行動,1996年組合「差事劇團」,巡演兩岸及亞洲各國,進行民眾戲劇的串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發生於南韓戒嚴時期的報界醜聞,也許令人感到驚訝,按理說歷經民主化的洗禮,不應該再出現粗暴的媒體干預。然而,這卻實際存在於2008年至2016年的南韓政壇,且掀起媒體界的驚滔駭浪。

共犯者們》(Criminal Conspiracy, 2017)是一部以南韓電視媒體,在左派與右派,資訊解放與資本宰制之間,歷經鬥爭而持續抗衡的紀錄片。內容圍繞2008年南韓總統李明博上台,以至後來,朴槿惠接任登場期間,以新自由主義為名,復甦反共右翼化虛假民主政權為實,所展開的媒體收攏政策。

復甦反共右翼化之政策的背後固然是權力交換的「陰謀」,表現出來的,卻是光天化日下的「陽謀」。

怎麼說呢?主要還是圍繞在經濟掛帥的整體社會氛圍下,一旦祭出反共產北韓的名義,很容易便能由官方控制媒體「自由」。這特別在李、朴體制當政期間,更具備了這樣的現實基礎。在那當時,是最容易取得政治正確的一種媒體傳播方式。然則,就如片中呈現的,當右翼政權在享受社會上層濫權,而鬆懈自身的控管系統時,顛覆這系統的元素,便開始從社會角落,透過良知媒體人的集結,揭露了政權與媒體勾結的醜聞。

這當中,圍繞在兩個重要事件。其一,李明博在位時,因為開放可能導致「狂牛症」的美國牛肉進口,引發數以百萬計抗爭者,手持燭光以和平手段上街頭抗爭的事件。其二,則是發生在朴槿惠執政期間,「世越號」翻船引發的市民抗爭。這事件,堪稱荒謬至極且充分暴露朴政權顢頇無能。最終,竟然無視300多位無辜孩童的冤死,且公然說謊。

以上兩件具關鍵指標性的事件,單從表面上看,就只是政策錯誤導致的民眾抗爭;深入觀察,卻引發我們進一步深思,抗爭發生的結構性因素,來自於獨裁體制慣有的政治施作。

36573439_591708607897724_641125377903060
Photo Credit: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提供

先是收攏媒體為己用,方便政策的執行;而後,在社會問題出現時,採行遮蔽真相或誤導的新聞控制策略。然而,這樣的作法,等於先破壞媒體的公眾性,視壟斷為日常;再於失火時,予以撲滅淹蓋。這就需要配合執行的協作團隊與個人。方法便是以利誘方式,將共犯者們引入共犯構造中。這在這部紀錄片中,有著深入的現場報導,以及從現場傳出的,對於揭露醜聞背後的事件分析。因此命名為《共犯者們》。

眾所周知,上個世紀70年代,「亞洲四小龍」的經濟起飛,在二戰後的第三世界國家中,蔚為各方對資本主義發展的「新奇觀」,一場被譽為經濟奇蹟的發展過程,似乎取得國際社會中上階層的高度美譽。然而,來自底層社會的左翼批判性聲音,卻從來未曾間斷。最為引發矚目的,當推如何看待南韓與台灣為「獨裁下經濟發展」的社會性質論。

3300f0b8dbe97a190743c85e1e09974150b3abbd
Photo Credit:電影官方網站
《共犯者們》海報

讓我們回到解嚴前夕,回顧台、韓兩地的媒體管制幾乎如出一轍。黨禁接下來便是報禁與言論控管,這在兩地的新聞檢查中,已是司空見慣,且在解嚴後撐開的言論空間裡,被視作專制統治的鮮明表徵。

這樣的形容,勿庸置疑。只是,仍有必要進一步深究「冷戰因素」下,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言論自由,如何在亞洲反共陣營中,一方面接受其影響,卻又在實質上由黨國一手遮天管控。恰是從這樣的角度,我們回到朴正熙全斗煥專權的1970至1980年代,獨裁總統如何經由涉入「東亞日報」「朝鮮日報」等主流媒體的主管人事權,強行辭退報社記者,並且不惜撤換社長的事件。

發生於戒嚴時期的報界醜聞或許令人感到驚訝,按理說,歷經民主化的洗禮,不應該再出現粗暴的媒體干預;然而,這卻具體存在於2008年至2016年的南韓政壇,且掀起媒體界的驚滔駭浪。可以說,右翼政黨以反共為名,收奪言論自由權利的作法,在東亞冷戰天空下,始終有其政權的自我合法性。

KBSMBC是南韓兩大公共媒體,《共犯者們》這部紀錄片的主軸,恰圍繞於這兩大電視台的權力爭奪遊戲。通常控制控制媒體便能腦袋,這是一般司空見慣的言論操縱。然而,諸如取消言論節目而代之以為總統造勢的頻道,總難免讓人感到太過於露骨。但問題在於,對言論控管發出批判呼聲的工會或良知記者,很容易在權力對峙時,被御用媒體的代言人指為是「左派」在興風作浪。

長久以來,南韓社會在冷戰、戒嚴、依附美式軍經體系的狀態下,「左派」代表「親共」,「親共」代表與有與北韓私密連帶的嫌疑,這是違反國家安全法律的「通北」行為,這充分表現在影片裡,關於反美牛燭光晚會的報導中。

gongbeom-back_01
Photo Credit:電影官方網站

另有,當「世越號」翻船事件發生後,這樣的指控也對準了有良知的媒體人,屢屢以指控他們為左派分子,作為羅織罪名又或逃脫職責的藉口。翻船事件發生後,KBS竟然聲稱所有人皆已被救起,無人喪命。這樣的通報,屢遭指責與追問卻石沉大海,導致後來幾乎沒有任何救援行動積極展開,年輕生命就此沉沒海底。在一片受難家屬與社會的喧囂抗議中,良知記者的一席話,成為近乎經典的日常話語:

「人命不關乎左派或右派吧!」這席話說出後不久,KBS御用報導部長卻說了:「韓國每年車禍死亡6000多人,世越號失事造成300多人喪生⋯⋯並不是太多。」

從這些報導的陸續浮現,紀錄片從現場介入逐漸達成社會干預的效果。可以這樣說,這是一部建構於推進媒體進步功能的紀實電影。影片的美學鋪陳,基本上以達成社會控訴為核心關切。最後的一段真實故事,非常生動活潑的道出整體的訴求。那是在KBS電視台成員的抗爭中,巧妙運用了手機自拍的手法,要求御用社長下台。原本只是一位影視節目的工作人員,在電視台大樓中,自拍自喊:「金張謙社長下台」,並未引發太大的共鳴。

gongbeom-back_05
Photo Credit:電影官方網站

「如果,只是你一人在喊,你就會被當作瘋子看待。」這位自拍的抗議者,轉述太太對他說的話,竟哭了起來。而後,鏡頭一轉,果然所有抗議的抗爭的成員都手持一機,在電視台一樓的大廳中自拍,並高喊社長下台的呼聲,傳播到廣泛市民大眾的手機中⋯⋯

這是一部以客觀紀實美學,記錄獨裁下經濟發展的媒體言論,如何經由記者的共同抗爭,終於取得民眾公共性的影片。

影展資訊

名稱:「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
時間:2018/08/04-08/25
放映地點:詳情請點擊
• 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 光點華山電影院
• 誠品敦南店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人權影展聚落串聯行動】紀錄片《寶島夜船》:未竟的出走



【2018人權影展】人權影展聚落串聯行動:

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以「尋找我們的身世」(Through the looking-glass)為主題,選映來自西藏、巴勒斯坦、南韓、哥倫比亞、德國、突尼西亞與臺灣的人權議題電影。1949至1987年,臺灣歷經世界最長的戒嚴時期,轉型正義卻在解嚴31年後的此刻才正要起步;人權影展邀請觀眾透過影像走入探索歷史的迷離之境,進而踏上尋找自己身世的旅程。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