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8女性影展】精選影評

《俏冤家》:女性主體的感情紀事

2018/10/04 ,

評論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俏冤家》劇照,Photo Credit: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成立的宗旨在於以女性電影,提供獨到人文藝術視野、引介多元性別思潮、促進社團網絡互動及建立女性影像資源等。­對於性別研究卅影像製作的從業人員而言,學會不僅是國際對內關注聚焦的窗口和舞台,更能作為國內對外嶄露光芒的搖籃與跳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半個世紀之後的今天,回顧《俏冤家》對於女性關係以及其他角色的交錯關係,或許覺得不足為奇。但回歸至1960年代來審視:那是同性戀被視為精神疾病、女性缺少選擇主權、男性更全面地盤踞各種權力位置的時期,這樣的鋪陳就有了不同的控訴。

文:劉允文

俏冤家》(Loving Couple, 1964)是瑞典女導演/演員Mai Zertterling所執導的早期電影之一。故事圍繞著女性醫院的3個待產女子Angela、Adele 及 Agda,敘事從在醫院向各自的過去延展,回溯人生的不同階段的遭遇,如何形塑各自的性格與傾向: Angela 的優雅與同性戀情、Adele 對生活的怨懟以及自憐,以及 Agda 的天真與恣意。

對於習慣現代電影的時序切換手法的觀眾而言,《俏冤家》可能不大容易消化——「現在」與「過去」的切換既沒有特效、也沒有字卡,再加上部分角色的重複出場,使得理解角色關係與時間軸稍嫌困難。當然,也不至於像是塔可夫斯基在《鏡子》(Mirror)中的在演員與鏡頭上的刻意操作,更像是較低成本的製作而成的。

les_amoureux-03
Photo Credit:plato bernburg

性格如何形塑——佛洛伊德式式論點

真正的亮點存在於片中角色與背景故事:除了看見3個女子迥異的性格描寫外,第一個嗅到的就是佛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概念——人的性格由兒時、年少時的經驗所奠定。而這性格將決定你往後的遭遇。

兒時失去父母,被獨身的阿姨扶養,Angela優渥的生活與教育安排將造就開朗及優雅的性格。在求學時收到女老師的赤裸示愛、短暫的與晚宴上認識的男子交往並發生關係後,男子因戰事離去,只剩下她與阿姨相守。最終,肚裡的孩子轉變成了兩位女性的未來——女性似乎成為她的各層面的依靠,因此女性成了她的情感支柱。在影片未竟之處,似乎可以衍伸出對同性伴侶成立家庭的認同。

Adele貫穿全片的苦痛與憤怒的表現,似乎可以追溯至兒時父母離異後,承受大量來自母親的精神壓力;年少時與私戀的對象開過花卻未能結果的戀情;以及家境轉變至使他成為現在的傭人角色。讓她憎恨自己的處境、仇視照護自己的人,同時又極度自憐:在描寫Adele的片段中,她面對鏡子獨自撫摸自身、凝視自己的畫面,強烈的渲染出自己的性格,濃烈到讓人屏息。

e58a220d93373b0174423b59e70d994d
Photo Credit: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Agda 則帶著近乎於少根筋的爛漫,可以為了一份下午茶而差點被誘拐回家。或許這種天真的性格設定,是為了奠定女性自主的基調。毫不介意的與在宴會上首次會面的男子在野外做愛,而後男方因為家中的婚事安排,用重金委請畫家友人聘娶Agda,好讓他們兩人能長相廝守,無視了1930、40年代多數人奉為天條的婚姻形式。

女性不是柔弱地等待英雄救援、安靜地「守著婦道」、或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任何性別都有自己的生活、經驗與肌理,切莫選擇霸道的忽視。

演員表現為主軸的影像

MV5BM2RmYzQ2Y2EtODk4NS00YTc1LTkxZWQtZDQ5
Photo Credit:IMDb

《俏冤家》是導演Zetterling在豐富的演員經歷之執導的第2部電影,劇情改編自Agens von Krusenstjerna的小說。從影片的取鏡與安排上,不難觀察她的演員背景。比較與她合作過的導演,8月才作為金馬影展特別回顧的柏格曼導演,Zetterling的演員們有更多近似於舞台劇的表演可能,而沒有太過複雜的編排:每一次將鏡頭從「現在」與拉回記憶中的「過去」時,都可以看到演員的精彩表現作為註腳。

女性作為主體的直視

作為女性導演,Zetterling的切點都相對的直接。例如Midsummer的宴會中,主角與男子在樹林中,情投意合的發生性關係;宴會的女主人漫不在乎的和情夫調情;或者鏡頭聚在女子學校時,在淋浴中遇到女老師肢體上的示愛。種種作法都相當的挑戰了當時主流的觀看方式,甚至在坎城影展遭到禁播。

50e16929b8f72b433135056263efff55
Photo Credit: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從半個世紀之後的今天,回顧本片對於女性關係以及其他角色的交錯關係、與前述的畫面,或許覺得不足為奇。但回歸至1960年代、甚至是電影背景的1930、40年代來審視:那是同性戀被視為精神疾病、女性缺少選擇主權、男性更全面地盤踞各種權力位置的時期,這樣的鋪陳就有了不同的控訴。

像是在新婚之夜向滿心歡喜的丈夫坦承:「你不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時,面對丈夫的愕然,主角泣訴:「果然是這樣吧!你們男人只在意到底是不是第一個。」這種對於操守的迷思,現在仍舊根深柢固。有多少異性戀男性在談論女性的貞潔,卻從來沒審視過自己荒唐的酒店旅行?難道只有這群男性才能在這場關係中擁有最大的主權?

又或者,如前述Agda的弔詭婚約,竟未受任何人阻礙達成。比之不自由的婚姻安排,何者更荒謬?如果因種種原因放棄追尋自己所愛,是否就會落入如同Adele那樣痛苦的境地?

無論起與承如何曲折,女主角對於孩子的出世都抱有期待,也總算電影的結尾等到了手術的日子。 但生產的過程與彷彿是創作者對於3個女人的經歷所下的註腳——強烈又直接。

影展資訊

名稱:第25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台北:2018/10/04-10/14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

台中:2018/10/31-11/04
地點:台中新光影城

花蓮:11月
地點:花蓮秀泰影城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專題下則文章:

林摶秋:台語片時代的奇才導演



【2018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Women Make Waves Taiwan:

女性影展邁入第25週年,今年我們回歸電影最初的形式美學,透過10個單元、110部電影,從經典修復回視1960-80的女性主義電影到打破傳統、衝破框架的全球議題,女影將帶領觀眾用女性獨特的視角看見多元電影的可能性。10月4日至11月4日 的影展開跑期間,台北、新北、台中、花蓮,巡迴於4個城市盛大舉行!更多詳情請洽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官方網站及臉書專頁。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