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獎入圍片】影人面對面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上):談創作、談攝影,獨樹一格的鍾式美學

2019/10/22 , 評論
地下電影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地下電影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且願意浪漫地一頭栽進謊言中,並希望用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

距離上一部作品《一路順風》過了3年,鍾孟宏揮別計程車司機、運毒小弟的台灣公路之旅,交出聚焦於台灣家庭風暴的第5部劇情長片《陽光普照》,此作在入選多個國際影展,如多倫多、釜山、東京後,終要回到金馬影展及院線和台灣觀眾見面。日前金馬獎公布入圍時,此片也不負眾望,提名了包含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等11項大獎,緊追在入圍12項金馬獎的話題國片《返校》之後。

身為中生代台灣最重要的導演之一,鍾孟宏強勢入圍金馬獎恐怕已經不是什麼話題,這位金馬常客其實在開始拍電影前,就也已經以廣告導演的身份遊走在各個影像作品間,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應該是陳綺貞的〈躺在你的衣櫃〉,也獲得該年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的提名,這些都成為日後鍾孟宏的電影養分,也奠定了鍾孟宏影像風格的基礎。

但鍾孟宏開始拿起攝影機拍電影長片至今其實也不過13年的時光,2006年他以首部紀錄長片《醫生》打響名號,《醫生》誠懇地紀錄一位腫瘤科醫生,在治療病童時回望自身的喪子之痛,當時作為2005年唯一獲得新聞局輔導金獎助的紀錄片企劃案,鍾孟宏最終交出的成績也不負期望,以冷靜的鏡頭語言,壓抑的敘事風格拍出對生命的熱忱以及家庭的羈絆,沈澱後洗鍊出的人生哲思令人動容,也順利在拿下第8屆台北電影獎的最佳紀錄片,並首度入圍金馬最佳紀錄片,《醫生》也是鍾導於2002年成立「甜蜜生活」製作公司後推出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就此開啟鍾孟宏的大銀幕生涯。

74216745_3183743431640748_55686129224788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到了2019年,13年的積累、要談為夫為父的鍾孟宏新作《陽光普照》,得先從攝影的概念切入, 在此作中,陽光貫串全片,但同時反面的陰影亦然,有陽光便有陰影,兩者相輔相成,構築出世界的運行法則,呼應劇中角色,有好人更有壞人,但許多時候在片子中看見的又並非為二元對立,在「光底下,影之中」角色會有擺盪,立場也會偏移,在電影中透過光影形成不斷交錯辯證的敘事結構與影像風格,「這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不論緯度高低,每個地方白天與黑暗都各佔一半,但炙熱的太陽其實沒那麼容易擁抱,你會發現所有人都躲在陰影底下。」這是此片的宣傳文案,正好點出全片核心。

鍾孟宏自己表示:「人就是生活在光影裡面,這同時是我對攝影的一種執念,我們拍照是拍人在光影下的狀態,而離開了拍照,人仍舊生活於光影的世界,如果將這概念延伸到劇情片,會是什麼樣子?那是我非常好奇的,而且也非常執著的,因為我本身就非常喜歡攝影,我非常在乎這些東西。」

就從這個概念延伸,鍾孟宏在寫劇本前就將片名定為《陽光普照》,但卻是拍完片子後才發現自己有用光影說故事的企圖心,「拍片的時候並沒有想到用影像表達光影,可是拍完後才發現,我不自覺真的用光在講故事,人與天氣的連結與衝突很有趣,這是我後來才想的東西,但一切都很本能式的,也不自覺。」鍾孟宏補充道。

IMG_1329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鍾孟宏熱愛攝影,應該是眾所皆知,拍片時不只擔綱導演的身份,甚至化名為「中島長雄」兼任攝影師,更在第54屆金馬獎上,以黑白影像的《大佛普拉斯》拿到第一座金馬獎最佳攝影,鍾孟宏從日積月累的攝影經驗中,內化成自己的底蘊,進而有了《陽光普照》,電影是以影像說故事的載體,攝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拍片的當下攝影師就像是現場指揮,導演則像將軍般在後場指揮調度,但是對於影像的要求這兩者往往需要反覆來回溝通,才能拍出需要的畫面,而身兼導演、攝影師,將兩者功能合一,成為鍾孟宏的另一項優勢,少一個溝通,少一個繁冗的過程,就多了一點時間能專心捕捉影像,也能精準抓到演員意想之外的反應。

對此,鍾孟宏說:「當我在攝影時,看見很棒的東西的時候(不管是景或演員),我不用等導演Cue,也不用跟攝影說要Pan哪(水平運鏡),當下我就能判斷,也可以知道拍完這場戲後還缺哪顆鏡頭,是缺特寫還是缺遠景,馬上能反應,也包含後期的剪接,都在我的掌控,以前我會覺得滿辛苦的,現在對我來講,這個東西就真的是我比別人多一個機會,我有無窮的武器與力氣做這件事。」

攝影是一項技術工,但透過攝影想傳遞背後的哲學思考以及要訴說的故事應該更為重要,鍾孟宏在《陽光普照》中,在接近結尾時的七星山上完成了精彩的逆光拍攝,陳以文與柯淑勤這對夫妻在逆光中道出改變全片的重要意旨,而光與影也體現了夫妻倆在對話與身份上的意義,大膽地利用特寫以「光影」喻情並將之立體具象化,正是《陽光普照》中無法忽視的,鍾孟宏一隻眼睛看技術,一隻眼睛看情感,就此在華語影壇中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鍾式」美學。

7e87c170-e5dd-11e9-aeff-d79e16388fd0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然而,近年來,電影攝影從傳統的底片拍攝轉為數位,底片時代慢慢過去,近乎變成僅能追憶的懷舊過往,但是數位的影像質感並無法像底片那般細緻、那般深具厚度,不過,數位化後,在拍片現場就能直接看成果,也能一直重拍直到完美,利用數位拍攝能解決更多可能會出的差錯,也就能發現更多延展性與可能性。兩項媒材各有各的支持者,也各有優缺,鍾孟宏對此說:「我是拍底片出身,技術上轉數位後駕輕就熟,也比較容易,而現在數位攝影後期製作時也已經能做到接近底片的質感,而且假設用底片拍,但拍完後轉數位檔,再送到影廳做數位放映,以前從底片拍攝到完成放映,底片那種原汁原味的整個過程已經沒有了,且預算上也相差不遠,至此我並不覺得用底片或數位會有很大差別。」

但有機會,鍾孟宏表示仍舊想拍底片,想回到最初「做電影的感覺」,這對每個導演或影像工作者來說,就是一種老派的浪漫。 但做「電影的感覺」對鍾孟宏來說不僅止於底片拍攝與否,更重要的仍舊是人與人的關係,「當然不是用底片拍就有做電影的感覺,做電影最重要的,還是與你一起工作的夥伴,可以每天跟喜歡的人一起工作,結束後一起吃美食,如果附近有好吃的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當然是最開心的。」鍾孟宏笑著說。

IMG_1345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再從影像美學上拉開談鍾孟宏的監製,熟稔鍾孟宏的影迷,一定都會發現鍾孟宏過往的電影作品中,監製的職位上總是能看見「曾少千」的名字,曾少千和鍾孟宏從情侶走到夫妻,到現在已然是心靈伴侶,許多劇本上的建議與看法都會互相討論,這次《陽光普照》入圍金馬最佳原創歌曲的〈遠行〉中,雖是由鍾孟宏填詞,但仍然有曾少千修飾過的痕跡,《醫生》中,主角溫醫師就是曾少千的朋友,當時也是曾少千力挺鍾孟宏放手去拍,就好比國際大導李安身後總有個林惠嘉一路支持他做電影,沒有曾少千,鍾孟宏的電影路可能就會再顛簸一點。

兩人的合作模式一直到2013年的《失魂》,才加入了另一位台灣金牌監製葉如芬,激起另一道漣漪。葉如芬當時監製過如《赤壁》的跨國商業大片,也有像《九降風》、《女朋友。男朋友》等「台灣小清新」的作品,更有和蔡明亮合作《你那邊幾點》、《天邊一朵雲》的經驗,風格類型觸角之廣,深厚人脈也早已打通,儼然是台灣不可或缺的資深製片,和鍾孟宏因緣際會在某一次聚會中認識,鍾孟宏立刻被葉如芬豪爽、不拖泥帶水的性格吸引,之後就請葉如芬來看片,開啟了兩人的合作之路。

過程中,葉如芬始終讓鍾孟宏做自己,同時在找資金、喬演員、發行上都能進行統籌,讓鍾孟宏專心拍片,談起葉如芬,鍾孟宏笑著說:「如果葉如芬對我沒有幫助,我早就把她踢開了,我喜歡不囉唆沒廢話的人,且更重要的是,葉如芬會一直給我建議,我需要有一個能跟我講話的人,合作至今彼此都有個信任感,對發行團隊甲上娛樂也是一樣,從《一路順風》把片子交給他們,就是因為相信。」

72244259_3179921838689574_47671926151184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要當鍾孟宏的製片也是份「苦工」,這次《陽光普照》中,鍾孟宏以光影和氣候喻情,相對於「陽光」的溫暖和善,電影中也有「暴雨」成災的時刻,一開場巫建和以及劉冠廷在暴風雨中顯露凶光,劍指尋仇,而後砍殺傷人,成為此作中最重要的引子。這場戲是在去年7月拍成,當大家驚訝片中風雨場面的逼真時,鍾孟宏透露這場戲就是在颱風夜中完成拍攝,「其實原本9月才要開鏡,但7月真的有颱風登陸,為了這場戲就算颱風假也要召集團隊,眾人臨時在市民大道下搶拍,才完成開場,當我的製片是不容易,但幸好有他們,要不然我應該沒法拍電影了。」鍾孟宏感激著說。

72391722_3184399901575101_48587305315435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在片長方面,也是監製該去拿捏以及建議導演的面向,以院線電影排片量多寡獲取票房最大值的角度來看,片長越長的電影會限制單日排片量,排片量少就會直接影響票房收益,鍾孟宏選擇在《陽光普照》交出自己最長的片長2小時36分鐘,是和監製以及眾多工作人員看片後的共識,尤其在台灣做聲音的名家杜篤之看完片後也心服口服,「當時很多人,包含杜哥在內都勸我修剪片長,但是大家看完片後都跟我說真的不能剪,每場戲隨便缺哪顆鏡頭,可能就會有情緒說不清的時候,大家都是被片子本身說服。」此刻監製能做的,也只能力挺並相信片子本身。

鍾孟宏選擇在今年用156分鐘的《陽光普照》述說、刻劃一則家庭詩篇,故事中的每個人都有心事,都有難解之情,若即若離中卻又互相牽絆,交織成一張綿密的生命之網,從導演、監製、演員、後期製作等等,每一環結彼此緊扣,道盡人心,看透人性,或許,少了點疏離、多了點情深,觀眾看見的是更溫柔的鍾孟宏。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下):談演員、談角色,台灣電影未來的樣貌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