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獎入圍片】影人面對面

專訪《陽光普照》金馬準帝后:柯淑勤、巫建和戲裡戲外的母子情

2019/10/29 , 評論
fanny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fanny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你對「母子」關係的印象是什麼?聖母聖子像感動了無數人,可惜現實生活的母子親情與家庭關係永遠都不是這麼的美滿如意。入圍今年金馬獎11項的《陽光普照》描述一個尋常家庭發生的故事,由實力派年輕演員巫建和、許光漢、劉冠廷,及金鐘獎影后柯淑勤、尹馨、温貞菱與陳以文導演等戲精演出,故事描述一個平凡家庭因為小兒子犯錯而拉開了彼此的距離與代溝,讓整個家庭變得分崩離析,最後回歸到家人間最單純的愛,不但讓巫建和、陳以文角逐金馬影帝寶座,柯淑勤首次問頂金馬影后,温貞菱與劉冠廷也入圍了男、女配角。

3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不同鍾孟宏導演以往的風格,《陽光普照》加入不少溫情催淚的部份,間接穿插著黑色幽默與無奈,柯淑勤、陳以文、許光漢與巫建和的演技光采奪目,精湛演繹出一家人的日常悲喜與情感糾結,就像現實中的許多家庭親子般,令人不自覺產生共鳴。

而劉冠廷更突破形象,演出讓人又愛又恨又同情的關鍵角色,展現了驚豔的演技。媽媽角色是整個家庭的重心,柯淑勤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表示:「這部劇本裡堆疊的情感很深沉,我花了4天才全部看完,我沒辦法一次看完,因為太難過了。」同時受訪的巫建和也表示,「劇本真的非常厲害,因為要拍一個打動人心的家庭故事,真的非常困難。」鍾孟宏導演透露,劇情概念來自於同學的真實故事,這段故事讓他著迷,因此成為本片的創作起源。「但若不是有與自己的兩個小孩一起成長的經驗,我也寫不出這個故事。」

才26歲已經得到兩座金鐘獎的巫建和,外型乾爽清瘦,有種憂鬱靜謐的氣質,本人的個性成熟內斂,說話的態度語調平淡沉穩,會先思考幾秒鐘再認真回答,與電影裡憤怒倔強叛逆的角色差異頗大。片中的叛逆少年阿和因誤傷人進了少年輔育院,出獄後與家人產生疏離,在生活中尋找新的出路,卻擺脫不了昔日糾纏威脅的兩難與無奈,從血氣方剛到內斂成熟,情感層次複雜,精彩演技獲得讚賞。

「拍片前我問導演要準備什麼,他說都不用,你人來就好。」詮釋這個角色最困難的是丟掉所有想法,單純地投入其中。「拍鍾導的電影,就像回到剛開始第一次演戲的演員,讓自己變得沒有想法、對拍攝流程一無所知,我只能到當下的時候,才去做判斷的演出。你知道如何去做功課,但在鏡頭前單純的演戲,所有的情感都是發自真實內心。」

IMG_1363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為了揣摩角色,巫建和看書、看電影,想辦法找途徑,在開拍前6、7個月便開始與曾待過少年輔育院的院生聊天。「演戲一定是先從自己的人生經驗拼拼湊湊開始。記得我以前看過作家許仁圖寫的《我在死牢的日子》書,裡面就有描述監獄的生活。我也從院生的言談中了解在輔育院的生活,大家會在一個很狹窄的空間一起吃飯、洗澡、睡覺與生活,每天還要上課。你會很想趕快飛出去,但是你出不去。」

「拍片常常要放情緒出來,但導演要我們用忍的。現實生活也是這樣子,很多時候情緒不是當下直接就有反應。記得幾年前我阿嬤過世,當時忙著準備後事,心裡臉上是沒有表情的,等到做完頭七,我跟我爸去阿嬤房間整理東西,拿起她的衣服,看到她平常生活的物品,才真的有阿嬤已經離開我們的感覺。人生就是這樣,生命的重量很輕,又很重,而太陽每天依然升起照著大家。」

陽光普照多倫多首映 巫建和演出驚豔觀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陽光普照》的劇本其實沒有哭戲,但融入角色的巫建和演到忘我時,會因為正在負氣,還沒開口就不自覺流下眼淚。「阿和在故事裡就是被劇情推著走,導演只是要我把自己放進在角色裡,只需要專注在與其他角色對戲的當下。」「小時候我都看港片,像《家有喜事》就很愛看。看完《陽光普照》的悸動,就像我第一次看完楊德昌的《一一》、李滄東的《情慾綠洲》或《生命之詩》一樣,就算看完過了許久,想到了心裡還是會被重重的一擊。」

巫建和提到喜歡的電影如數家珍,並表示很欣賞三谷幸喜導演的作品,幽默戲謔中又隱含深意。巫建和入行10年,表演渾然天成,感情自然飽滿,外在平淡漠然但內心隱藏著強大力量,展現含蓄又爆發力十足的超齡演技。

或許受限於外型,巫建和演出的角色總是熱血青年居多,「其實什麼類型的戲我都想拍,槍戰片、黑道片、武俠片、喜劇都可以,我覺得應該每個演員都很期待、很想要詮釋各種角色吧。」電影中一場打群架的戲,剛開始拍攝時大家都手下留情,怕真的傷到了巫建和,「可是拍出來的效果不好,後來我就叫他們直接來吧!」雖然代價是被揍了好幾拳、狠踹了好幾腳,但練過散打的他懂得保護自己,最後這場戲也拍出完美的成績。「學散打對做任何事應該都是幫助。我覺得最大的影響應該是專注,尤其比賽的時候,你專注的對象,就只會是對面的對手。其實你看不到旁邊在幹嘛,旁邊是很模糊的,你也聽不太到別人在講什麼,然後你眼睛裡面只有對手,打完那三個回合其實很累。只要你專注到一個程度,其實非常耗體力。」

鍾孟宏新片陽光普照 集結實力派卡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巫建和從高中時開始演戲,當兵後才真正覺得要一直演戲,為了演戲他能啃饅頭就當一餐。「我覺得演戲跟散打很像,都要非常專注在當下,跟對方有共鳴。剛開始演戲我只專注在自己,拍了兩、三年,慢慢地就會有很多輔助出來,開始看到旁邊在做什麼,然後會自己去找位置…等。演戲對我來說不像工作,反而像打工,例如電影拍三個月,殺青後其實就沒工作了,但我還滿開心的,覺得自己很幸運。這輩子除了當演員,我應該沒有其它想做的工作了。」

平時的巫建和不太會表露情緒,大多是躲起來宣洩。「其實我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陰暗面,遇到不開心的事,會覺得很快就有開心的事,如果真的有什麼過不去,也會想反正人生就是這樣子,本來就有高潮低潮。我大部份是因為拍戲的角色很悶才會情緒低落,開車時候就把音樂放很大聲然後跟著大聲唱歌,我會唱伍佰的歌,他有一張《生命的Live現場》演唱會版本,很棒。」看巫建和演戲,他的每個眼神、表情與動作,都隱含某種深沉淡然的力量,剛開場時並不大顯眼,但越到後面越是震撼突出,往往會成為整部片最出色的亮點。

入圍金馬  巫建和與父親相處也曾遇難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提到自己的演技,巫建和歸功於大家的助力。「我覺得劇本給每個人的幫助很大。就是你看著這個劇本,然後慢慢會對角色有個樣子。」「其實每次拍戲我都會想很多種演法,覺得我該用那多種方式去演這場戲,但每次演出還是會跟想像的不一樣,那個不一樣,是因為對戲的演員不一樣,或是他已經超乎你的想像。我覺得角色在發生事情的時候,都是他的第一次,因為他並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但是事實上我是已經知道的,因為我有看過劇本,所以我覺得每次都要把自己當成第一次來演戲,這是不容易的事情。」

電影中家庭關係並不和諧,巫建和坦言小時候很調皮愛玩,國中叛逆不愛念書,「我覺得學校的教育方式會讓大家的思考模式與邏輯公式化,我喜歡做自己有興趣的東西,與其浪費時間上學,不如把時間拿去看書或練習打球,它們是我的小小世界。」當時巫建和還很討厭爸爸,一直到高中住在外面才和解。

「我對爸爸說:其實我不是個太好的兒子,你也不是太好的老爸,但我們可以一起互相學習。」現在巫建和與家人恢復關係,衝突變少,互動更親暱,只要不拍片就會回家。「我們不會每個階段都仔細地觀看家人,有次我爸在陽台準備出門,陽光灑了進來,我看到他的背影白頭髮變多了,人也老了,覺得時間過得好快…現在我們像是朋友,還會一起在家裡煮咖啡。」演完《陽光普照》後,巫建和對家庭更加重視,「這就是《陽光普照》故事最厲害的地方,它很自然地讓角色回到最純粹的狀態。」

71769341_3147928578555567_86686609602835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柯淑勤提到印象很深的戲,有場她去少年輔育院探望兒子巫建和,當時兩人的台詞都說完了,但是導演沒有喊卡,巫建和便順手拿起旁邊合作社的菜單開始點單。「他點了很多東西,最後居然點了鐵蛋,我當場笑了出來,覺得他很可愛,就問他要幾個。」兩人自然又生活化的互動,彷彿真的母子一般,為角色添增了溫度。

至於巫建和,則是那場「就哥哥(許光漢)來看我那一次。第一次跟哥哥講那麼多話,而且也是那場才知道我當爸爸,在外面有個小孩,但是你待在那個沒辦法出去,心情很激動,因為你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但你做什麼事都沒用,所以真的是整個很悶,有一股氣想要宣洩出來。」

「我一直認為會是情境電影,很期待會是什麼樣子。」柯淑勤受訪時直言還沒有看過電影,她認為鍾導用一顆鏡頭就可以講出那種情緒,「就不需要太多的言詞,我覺得這就是厲害。」在釜山影展看過電影的巫建和與筆者同時解說:「故事表面平淡,其實暗藏波濤洶湧,就是用人在帶故事的感覺。」訪談時可以發現這對母子的感情很好,但平常拍戲空檔柯淑勤並不會與巫建和聊天。「我們是故意要保持距離,我們就是沒話講,因為很多事情不是可以用話講的。」尤其陳以文與柯淑勤不拍戲時,都在角落安靜獨處,從來不滑手機。巫建和坦誠,「這讓我更不能怠惰,尤其你必需能在鏡頭裡與他們對得上戲,這是不容易的事情,稍有鬆懈,就會很突兀。」「演員對我來說,是一份工作也是興趣,成為演員,是意外也是必然,我把它做好,沒有想要變成什麼樣子。」

1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演過無數角色,總是能展現各種角色的多元面相,柯淑勤形容自己像磁鐵,從小就有聚集目光焦點的能力,單純只想以表演為生。柯淑勤透露,有次鍾孟宏導演問她為什麼很快就能融入拍攝現場,「除了基本功課,我很重視現場的感覺,即使沒有戲,我還是會在現場觀察。」她靈活運用現場的光線、道具與氛圍,呈現影后級的精湛演技。導演鍾孟宏表示一直想找柯淑勤演出,他稱讚柯淑勤演的每一場戲都恰如其分,「演技讓人沒話說,她很接近我要的角色的樣子。」「之前我沒有看過鍾孟宏導演的電影,也沒有Google他,只知道有個導演要找我演戲。」

個性直爽的柯淑勤坦言,演戲是她喜歡的工作,所以也不能太挑,通常有什麼戲就接什麼。「當然也不要太離譜。如果說酬勞很少,至少劇本要好;若劇本很爛,至少酬勞要高。」温貞菱在片中把愛慕者的心情與轉折表現的相當出色,其中一場與柯淑勤的對手戲,雖然只是兩個人坐在那邊講話,從激動到冷靜,張力非常驚人,而柯淑勤短短的幾句話,就把溫貞菱的演技帶出來,更把整場戲味都勾出來,讓人感動莫名。

91dc6bd0-f588-11e9-b976-080a0f4b16cb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柯淑勤表示,剛開始認為媽媽的角色太沉重,「對我而言,家庭非常重要。我不想把自己感覺到的沉重帶給觀眾,我在鏡頭裡必須是淡淡的,才能讓觀眾自己去感受這個角色。」飾演爸爸的陳以文則形容片中的父愛就像陽光與陰影,一體兩面。「爸爸認為這個家是靠自己的苦心在支撐,但是他的性格、想法與行為,反而讓這個家慢慢崩塌。這種情況存在於很多家庭。」

電影末段,柯淑勤與陳以文一起爬山,穿越陽光與陰影,太陽光照射下來,也揭開這家人隱諱不言的傷痛。最後巫建和騎著腳踏車載柯淑勤,陽光從葉間灑落的畫面,溫暖和煦的陽光彷彿救贖了這一家人。鍾孟宏表示,其實電影片名就代表了整部片的核心,「這世界唯一公平的就是陽光,但炙熱的太陽其實沒那麼容易擁抱,你會發現所有人都躲在陰影底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專訪《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演員吳可熙:從生命苦難中提煉出影像之美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