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獎】

從來離不開政治的「三金」:「中國市場」高調抵制,創作者內化自我規訓

2019/11/07 , 評論
鹹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鹹派
喜歡網路時代,因為這是挑戰和自律的人才能成功的領地。喜歡趨勢觀察,因為不高速學習就會退步。喜歡文化研究,因為人活著不能只是吃飯。

縱然有「金音獎」、「金羽獎」等等因應時下娛樂型態的的獎項崛起,但「三金」金鐘、金曲、金馬獎在對創作及產業的指標意義上,少有大幅度的動搖。政治力是三金形成目前樣態的其中一個作用力。作為一個肯定創作的榮譽,獎項與典禮的生成脈絡、樣態和影響和台灣政治環境是相當值得探討的關係。

photo_10db7ba9558b7a95a38ec150a05bb602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去年金馬獎評審團,中國影星鞏俐為評審團主席
三金、政治與市場相輔相成的關係

三金當然是用來肯定優秀的創作者,但他從不純粹。在為這些獲獎人鼓掌之後,更該注意到,三金由於政治推力的關係,從來無法真正覆蓋所有創作者,甚至影響力並不真正能鼓勵整個創作環境。即便三者脈絡不同,但都可以回顧到創立初期的政治環境有著最大的關係,再隨著接下來的整個政治環境及社會時空慢慢有所調整。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創作的語言,這是族群歷史和用文化維護霸權的問題,對於國語的重視及推廣,最明顯的當然是金馬獎,在創立之初就有推廣國語創作及國家政策的相關規定,1983年《兒子的大玩偶》,在最初報名時還是影片發音引發參賽資格爭議,後來也是因為閩南語對白未超過全片一半,新聞局才允許報名。

201703101105029342_2016
Photo Credit: 《兒子的大玩偶》劇照

即便是金曲獎被認為是自由度相對高的獎項,語言的隔閡同樣也是這個獎項最具爭議及討論度的議題。金曲獎誕生的那個環境,創作歌曲其實遭到了政府大力的介入和查禁,即便只是描寫民情都可能被思想審查被認為有問題,是一個外來政權打壓本土創作的氛圍。推廣歌曲淨化政策的單位和金曲獎的主辦單位都是新聞局,無法成功出版當然更不可能進去金曲殿堂。

而獲獎的曲目則可以受到肯定和大力推廣,市場和獎項、政府成為了一個牢不可破,共存共榮的關係。而金鐘審核的項目電視和廣播,在初始原來就是由政府高度掌持的寡占市場,資源和影響力極大,但門檻極高,無法輕易進入。獎項市場與影響力,往往都是同一批人在把持。

金曲30 蔡依林奪兩大獎(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市場」的高調抵制及創作者內化的自我規訓

在金鐘之後,更具代表性,有華語金像獎之稱的金馬獎即將登場。但2019年金馬從籌備期間,就陸續有中國片退出角逐。中國當局的各種抵制,連帶影響香港電影的參賽意願,杜琪峯導演更退辭評審團主席。今年的金馬獎也確實因此缺少長片的角逐對象。中國媒體趁機譏諷本屆金馬將進入最慘澹的一屆,對此文化部表達了對金馬獎內容深度與厚度的信心。

關於本屆金馬獎,電玩改編電影《返校》呼聲浩大,除了可能是本屆大贏家之餘,更預期為2019金馬帶來可觀的聲量、收視率及社群擴散效益。但從上映以來,中國方面的抵制聲音不斷,中國媒體更在報導中隱去其名,以「XX」來報導返校這部電影。封殺和斷絕是中國的高調抵制中最常見的手段,而中國市場是低調的內化誘因,一部電影或是戲劇、專輯作品要生產前,銷售評估就會考量要不要進軍中國市場,一但有進軍中國的計畫,在政治意見上不要牴觸是理所當然,迎合更是稀鬆平常。這是創作受到影響的部分,但這個部份跟三金又有何關係?

m746fx5245jowl4jq0jcjkus18850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9金鐘獎在如潮的掌聲中落幕,對於即將接棒的金馬,中國影視作品的缺席,加上部份贊助商的淡出,無不引發各界討論。但對此鄭麗君部長及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並不為所動,認為金馬自身擁有很好的本質,不用害怕中國的缺席與挑釁。大選在即,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使得主權及兩岸關係在這個階段格外引起討論。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因為害怕高調的封殺低頭或是為了市場在作品上有所調整,都不是對創作者友善的環境。

金馬56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湯湘竹獲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

從現實層面來看,《我們與惡的距離》、《俗女養成記》在金曲當天的收視及後續的社群擴散都有亮眼的效益。影劇節目在線上觀看平台如YOUTUBE、頻道本身APP的上架,使得閱聽人追劇可以跨越時間(隨時可以看)與空間(智慧載具)的限制,包含這次金鐘獎也在其他直播平台上獲得良好的觀看流量。非典型的戲劇題材,更在《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俗女養成記》等等戲劇叫好又叫座中,證實非傳統的進步價值題材能夠有效進攻市場。

金鐘54 我們與惡的距離獲戲劇節目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這次的金鐘收視率及聲量,證實了電視劇不會因為網路崛起而退場。連續兩屆和YOUTUBE網紅合作的成績更證實電視和網路能夠合作共同擴張市場。前年公視和HBO合作的《通靈少女》也有亮眼的成績,第二季也即將上映。我們或許該認真思考網路的時代,讓影視作品開創出傳統票房的另一條通路,而因此擺脫中國以市場作為威脅而對創作環境產生的影響。那麼三金在這之中的意義又是甚麼?

期待三金能有符合本土創作環境的調整與改變

今年不管是在金曲、廣播電視金鐘的入圍及得獎作品,非傳統非典型,較符合進步價值的作品都來的要比以往的多。過去這些無法進入廟堂的作品,不但成功獲得肯定,也開出了收視佳績。三金和市場互相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而過去三金幾次因應社會變遷在獎項上有所調整,如今或許也是一個時機,將過去幾次的爭議,像是國語創作獎項和其他語言獎項在資源及熱度上的高度落差等等,進行一個較符合如今本土創作環境的調整,進而為市場及創作環境帶來好的影響。

金曲30 典禮舞台設計公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即將於11月23日頒獎的金馬獎,其實擁有華語金像獎的地位。對於中國的恐嚇,並不是只有挨打的份。中國自己也有影像產出,但由於在全球性的獎項上競逐較為吃力,金馬的存在對中國創作者,甚至希望一展自己也有文化實力的中國政府也有相當的重要性,金馬若要調整讓自己的影響力能對本土創作環境能有正成長,不至於沒有籌碼。

三金是頒給流行獎項,在設計上雖然要符合市場需求或是觀眾眼球,但金鐘、金曲的收視佳績,讓我們知道這樣的調整不至於沒有發揮的空間,網紅的崛起,數位所帶來的觀看習慣的改變,都能讓三金開發更多觀看的可能和渠道。我們期待數位的改變能讓三金在展演的方式及選項上,能又再一次的擺脫上一階段的政治氛圍,對本土創作環境的影響更加全面而有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