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獎入圍片】影人面對面

專訪《下半場》導演張榮吉:屬於台灣的青春籃球夢

2019/11/15 , 評論
地下電影
Photo Credit: 電影神搜提供
地下電影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

2019年的8月盛夏,有四部不同類型的國片選在這檔期上映爭雄,替台灣這塊海島拉出旺盛的影視創作力,包含莊凱勛、邵雨薇、傅孟柏聯手演出的《緝魔》;邱澤、温貞菱、澎恰恰的抓鬼類型片《第九分局》;《引爆點》導演莊景燊再度和妻子王莉雯共同編劇,台北電影獎影帝黃河主演的《最乖巧的殺人犯》,最後則是受到廣大關注,台灣好久不見的籃球運動電影,張榮吉的《下半場》,而此片在今年的金馬獎中,也入圍了六項大獎,分別是最佳男配角、最佳新演員、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動作設計和最佳視覺效果。

此作以HBL高中籃球聯賽為改編基底,導演張榮吉在2015年注意到高國強、高國豪這對分屬泰山高中和松山高中的籃球員兄弟檔,該年高一新生高國豪在HBL戰場上掀起旋風,豪放的球風以及精準的外線手感讓他站穩松山主力,然而哥哥高國強已經是高三準畢業生。最後一年的HBL,泰山挾著驚人氣勢一路挺進冠軍賽,最終就是敗給弟弟率領的松山,高國豪甚至以高一新生之姿拿下MVP(Most Valuable Player,最有價值球員),媒體也大肆以「兄弟鬩牆」作為宣傳報導,凸顯比賽背後更強勁的張力,這樣的戲碼就此打進張榮吉醞釀許久的影像創作中。

54268261_2087535668028395_74863283056127
Photo Credit: 下半場
籃球故事是導演一直想拍攝的題材

《下半場》直接將台灣高中籃球賽事搬上大銀幕,描述隸屬不同高中的兄弟檔,哥哥有著聽力問題加入即將解散的球隊,弟弟則是加入豪門球隊挑戰三連霸,兩人最終爭奪冠軍時碰撞出矛盾與衝突,進而在運動中拉出溫暖情誼。事實上,《下半場》原先叫《24:應聲入網》,早在2012年的金馬創投就拿獎受到鼓勵, 2018 年也在金馬創投拿到WIP獎項,而導演張榮吉在7年前甚至更早的時候,就已經有想拍籃球故事的想法,直至今年登上大銀幕和觀眾見面。

《下半場》導演張榮吉 回憶這幾年的經驗積累,直到創作出《下半場》,張榮吉說: 「其實在和楊力州導演拍《奇蹟的夏天》(第43屆金馬最佳紀錄片)的時候,就接觸到HBL,這群高中球員相比《奇蹟的夏天》中的小朋友氣質不一樣,除了體型更大之外,也更陽剛、更熱血,對他們來說,HBL是一個舞台,在這三年堅持著走上最大舞台是很有趣且不容易的事,也因為近幾年HBL關注度很高,我們覺得應該要趁勢將這部電影完成,是時候了。」

11111-2-540x315
Photo Credit: 電影神搜提供
主軸離不開「青春」與「夢想」

回望張榮吉2012年的首部劇情長片《逆光飛翔》,啟用了台灣盲人鋼琴家黃裕翔演出主角,搭配氣質脫俗的張榕容,片中點出學生時代追夢的不易,然而更多的是相信自己並與之堅持的信仰,當年在一片好評聲中拿下金馬最佳新導演;接著2014年,張榮吉試圖轉變影像風格,拍出了同樣帶著青春氣質,卻轉為深究「相信」與否的懸疑類型片《共犯》,在張榮吉獨有的攝影中,每一格影像都傳遞躁動不安的氛圍,造出台灣影壇獨樹一格的創作。

MV5BMjEwNDk0ODU1Ml5BMl5BanBnXkFtZTgwNzk3
Photo Credit: IMDb

近年在中國拍片的他,也交出了改編自日本推理作家島田莊司的同名小說《夏天十九歲的肖像》。綜觀這幾部劇情長片,甚至是《奇蹟的夏天》,都脫離不了「青春」與「夢想」的主題,即使風格差異甚大,但處在青春期的年少,都成為張榮吉重要的創作母題,當談到「青春」,張榮吉這樣說: 「我認為青春期的階段是最沒有束縛且沒有太多包袱的時期,這時候的我們可以有憧憬、可以有衝動、可以很熱血,有更多可能性。」

事實上,張榮吉口中的熱血青春,很大一部分都帶著些許缺陷,從《逆光飛翔》的盲人鋼琴家到《下半場》聽力受損的籃球員,這些追夢青年都因內在的缺陷而在追夢路上受到阻礙,這樣的設定讓張榮吉的片子富有戲劇張力,也更能引發共鳴。這群追夢青年的「缺陷」,似乎輝映著追夢總是不易,若觀眾耐心地持續跟著角色發展,都能感受到人生這時期的強大渲染力,但相較於《逆光飛翔》以盲人視角說故事,《下半場》的聽力問題僅是點綴,引領《下半場》的核心,當然還是「兄弟情」。

67236865_2299218036860156_14055018955601
Photo Credit: 下半場
「聽力缺陷」創造角色差異,聲音設計別出心裁

提到劇本核心與創作,自然少不了田野調查這個重要步驟,張榮吉走訪許多高中球隊,從田調中找到故事合理的環節,包含帶傷上陣、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真實戲碼通通入戲。過程中,張榮吉野接觸到不放棄夢想的聽障球員,而對球員來說,場上就是要專注。面對場邊觀眾的吶喊、干擾,要如何專注當下精準投球,「聲音」就成了場上的可變因子,張榮吉索性讓哥哥帶著聽力缺陷,並懷疑自己能否在球場上生存,此障礙同時也是區隔主角兩兄弟極佳的切入點,形成人設上的有趣對比。於是在《下半場》中,便能清楚看見哥哥克服聽力的轉變以及弟弟拋下家人的內心掙扎,兄弟間的差異及情感的變化,從身體條件進而內化成心理狀態,鑿出引人入勝的人性肌理,這兩兄弟的「情」便是《下半場》的靈魂。

70713597_2401741323274493_55878082093614
Photo Credit: 下半場

然而,也正是因為籃球題材加上「聽力受損」的設定,讓《下半場》必須在聲音設計耗費苦心,從耳鳴、運球聲、進球聲、肢體碰撞的設計,這部片子都有著一連串精準且別出心裁的效果。其實從《逆光飛翔》中,就能撇見張榮吉習慣選定的「聲音視角」。這兩部電影,聲音都是跟著角色游移,《下半場》選擇將視角設定於球場,而非觀眾席。讓觀眾透過聲音跟著球員一同經歷那些宛如戰場般的球場,所有聲音設計都符合角色當下情緒(包含運鏡)。

「我很喜歡做這種外在、內在的轉換,場邊有一萬人,但場上僅有10名選手,透過聲音設計,可以專注在角色身上。我的想法都是跟著角色,營造出場上的臨場感,在『最終球賽』傾聽場上聲音,也是我們希望可以呈現的氛圍。」 張榮吉如此說道。

挑戰大場面調度 「最終球賽」拍攝不易

《下半場》最後兄弟鬩牆的「最終球賽」中,張榮吉和劇組團隊用10天拍攝完成,現場工作人員破百,臨演3000多人,是張榮吉首度挑戰大場面的調度,這場戲難度在於,球場上的動作以及演員的走位路線要固定,由於是高速動態的位移,攝影師更要知道如何走位,攝影機才能如期運動,且演員還得像球員一樣,很自然的有身體對抗及反應,進攻端和防守端皆不能馬虎,既是套好招,又必須成為自然動作,場面才能趨於真實。完成這場戲,對張榮吉的導演功力來說提升不少經驗值。

62088263_2204973916284569_19523714055258
Photo Credit: 下半場

除了這場拍攝不易的「最終決戰」外,劇組團隊從前置的海選(10幾所高中院校球隊選拔)、演員的體能、重量訓練(請到專業的籃球教練賈凡指導)、籃球戰術排練(40幾套戰術),各項細節上無不費盡苦心,使得製作預算來到8000萬台幣,這對國片來說算是中型偏高預算。對此張榮吉表示: 「我也是拍了才知道原來運動電影那麼花錢,其實我算是一個蠻幸福的導演,資金上面不太需要我煩惱,只要盡責說好故事,無論拍攝或是後製,就是專注在做一個導演該做的事。」

61278257_2204970972951530_62694664159845
Photo Credit: 下半場
雙主角皆有籃球底子 資深演員為電影加分

劇組團隊幸運的是,順利在海選中找到范少勳、朱軒洋兩位都有籃球底子的演員(范少勳以前打過球隊,朱軒洋則是喜歡街頭籃球),只需再稍加調整,就能像是專業的籃球選手。對此,張榮吉說: 「其實朱軒洋剛開始最令我擔心,因為試鏡時他球打得普通,但是他的整體狀態很吸引我,當然會怕他打球很糟糕,所以我們花了一段時間確認他究竟適不適合。」

朱軒洋飾演熱血衝動的弟弟。劇組針對後衛、中鋒有不一樣的個別訓練,當然兄弟間更是有所區別,弟弟朱軒洋的奔放華麗對比哥哥范少勳的沈著穩定,皆是訓練重點。這群演員,實實在在地過著運動員的生活好幾個月,從體態到心態,最終成為銀幕上那群感動觀眾的追夢籃球員。

72101868_2430886377026654_56993613949404
Photo Credit: 下半場

除了聚焦在運動員,張榮吉在劇本更添加了兩位風格截然不同的球隊教頭,分別是由吳大維飾演的一絲不苟鐵血教頭以及段鈞豪飾演的剛柔並濟熱血教頭,這兩名教練縱使帶兵理念不同,但在劇中對這群青少年皆起到了「導師」作用,會有這樣的角色刻畫,張榮吉說: 「球隊裡頭,教練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他會引領球員方向,也許會改變球員的人生,我覺得在學生時期,總有這樣的人存在,更別說球隊每天朝夕相處的群體行為了。」

張榮吉更進一步說: 「段鈞豪跟吳大維都是很努力的演員,小豪哥在球員訓練的期間,幾乎是每週到場跟著球員一起訓練,觀察他們、熟悉他們,因為他知道要成為教練,跟球員間必須要有默契,必須了解他們。然後吳大維就很會在現場跟球員打屁,有自己的一套跟他們混在一起,在表演上他們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很能知道劇本的目的性,相較這些新人或素人,他們可以給我好幾種不一樣的東西。」

54278909_2087535828028379_83689924247976
Photo Credit: 下半場

段鈞豪飾演剛柔並濟的熱血教頭 兩位從海選中脫穎而出的新生代演員范少勳、朱軒洋,分別扮演聽力受損的哥哥以及熱血衝動的弟弟,兩人相輔相成的好默契替本片增色不少,一水一火的個性竟不互斥,反而在銀幕上呈現出良好的化學效應,並搭配吳大維、段鈞豪、庹宗華、陸弈靜等台灣實力派影星,老中青三代相互輝映的演技,成了這部電影的另一項可觀之處。

試圖抓住青春的《下半場》

台灣運動電影產量較少,近年台灣運動電影代表,應該是魏德聖以國球棒球為號召的《KANO》,以籃球題材出發可說是相對冒險,且近幾年台灣籃壇正處於低谷,職業化與否擺盪多年,富邦籃球隊退出超級籃球聯賽 (SBL,Super Basketball League) ,加入東南亞職業籃球聯賽 (ABL,ASEAN Basketball League)、人才紛紛出走加入中國職業聯賽(CBA,Chinese Basketball Association),剛結束瓊斯盃表現亮眼的胡瓏貿、陳盈駿、周儀翔和劉錚皆受到CBA的洗禮,顯示台灣籃壇的競爭力不足。

而台灣籃壇正受到嚴峻挑戰,會不會想藉著《下半場》推動台灣籃壇,進而起到改變的作用?張榮吉輕描淡寫地說: 「我曾經不認為電影的力量有那麼大,之後才發現是有作用的,但提到改變整體環境或許太有野心,對我來說,我只希望每個觀眾看到這部片子能有所感受,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都好。」

S__5881865
Photo Credit: 電影神搜提供

回想起專訪張榮吉的那天下午,阿吉導演樸實中卻帶著堅定的特質,也的確在這些影像作品上流露,不管是以任何型態呈現的作品,文字也好、影像也罷,都能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作者的性格與處世態度,或許對於張榮吉來說,青春就像人生的縮影,人生則像一場大型競賽,有「導師」、有「夥伴」、有「親情」、更有「夢想」,試圖捕捉住屬於青春的吉光片羽,正是《下半場》希望帶給觀眾的。

後記: 提到青春,當然少不了情竇初開的悸動,片中范少勳與李霖霏飾演的游泳隊成員的感情線,邂逅的地點正是師大附中的游泳池,因為游泳池要拆除,《下半場》也成為最後一部在此取景的電影。值得一提的是,經典青春電影《藍色大門》,陳柏霖和桂綸鎂也是在這座游泳池度過無數夜晚。

20181029103829751445
Photo Credit: 藍色大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電影神搜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菠蘿蜜》導演廖克發:我拍馬共題材不為獵奇,創作者要能問心無愧面對當事人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