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影展】焦點導演

巴勒斯坦導演蘇萊曼的離經叛道與夢境編織術

2019/11/23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巴勒斯坦導演,蘇萊曼的作品確實偏離世人預期,以夢境的邏輯來理解蘇萊曼的創作是最適切的,其作品一貫的去戲劇性與突如其來的荒唐場面,都說明了他的作品具備著夢的特質。

文:翁煌德

1948年7月,拿撒勒阿拉伯人向猶太人投降,以色列實質掌管了這座基督徒與穆斯林的聖城。作為以色列全國最大的阿拉伯人口居住地,拿撒勒隨後成了巴勒斯坦民族主義的溫床。生長在這裡的阿拉伯人始終苦悶,即便保有自我認同,卻又得活在仇敵的疆域之內。

對於在此地出生的導演伊利亞蘇萊曼(Elia Suleiman)而言,這種感受對他形成了深刻的影響,人物的「錯位感」成為了往後的創作母題。

伊利亞蘇萊曼的人生際遇就像他的電影一樣奇妙,在15歲輟學那年,他發現自己莫名成了登記在案的幫派領袖。自認膽小的他逃離了家鄉,先去了倫敦,21歲時以非法移民的身分入境美國。初來乍到的蘇萊曼,尚不知志向為何。某天,好友帶他從一處逃生通道偷偷混入紐約大學的電影課,讓他從此與電影結緣。

shutterstock_140875754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蘇萊曼曾說過他的創作養分來自高達(Jean-Luc Godard)、溫德斯((Wim Wenders)、小津安二郎與侯孝賢。對他影響尤深的是小津,看到小津招牌的低鏡位、固定鏡頭時,他想起了家鄉拿撒勒在非法佔領之下,卻也只能平靜度日的詭譎狀態。但現在去分析蘇萊曼的作品時,容易聯想到的卻是賈克大地(Jacques Tati)與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蘇萊曼常突顯人物與無法掌握的環境之間的疏離感與莫名的喜劇感,這點確實有賈克大地之風。

1993年,蘇萊曼開始投入首部劇情長片《失蹤紀年》的創作,他找上了多位法國電影製片人請求合作,卻被以劇本「不夠巴勒斯坦」為由而拒絕(這一幕將在《導演先生的完美假期》中重現)。作為巴勒斯坦導演,蘇萊曼的作品確實偏離世人預期,既沒有無情戰火下的催淚愛情與親情,也沒有為自由解放殉道的炸彈客血淚史。他往往選擇不帶任何情感的固定鏡位,宛如監視器一樣去看待各種發生在拿撒勒的小事。事實上,他自己就像一台人形監視器,從《失蹤紀年》開始,他主演了自己的每一部作品,但多半憂鬱不語,像是尋不著歸宿的幽魂。

photo_b321f1d70b92cb1c1cd706759d8832f0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失蹤紀年》劇照

蘇萊曼在《妙想天開》中展現了他的反叛性,有別於《失蹤紀年》較為平實的紀實色彩,他嘗試在作品中展示各種暴力,對比劇中人的無動於衷。片中最令人稱奇的,莫過於一場巴勒斯坦女忍者飛天對抗以色列軍人的戲碼,過度誇張的非寫實呈現,像是在譏諷那些稱他「不夠巴勒斯坦」的觀眾。本片讓他贏得了坎城評審團獎,從而成為影壇成就最高的巴勒斯坦導演。

photo_f32bec29747a7f551f1a79dbe4176e7c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妙想天開》劇照

2009年的《韶光在此停駐》是蘇萊曼的家庭史詩,他參考了父親的日記,重塑了家族的四個時代。但一如他的創作慣性,作品一樣是以各類荒謬的瑣事組構而成,也同樣背離寫實,不見壯闊的史詩感,反而像是一場夢之旅。

photo_8e107bd21736026d240b4df419610677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韶光在此停駐》劇照

上述三部片構成了他的「巴勒斯坦三部曲」,2019年的新作《導演先生的完美假期》則是他導演生涯的新篇章,這回他將焦點擺在歐美,尤其諷刺了美國寬鬆的槍枝管制,隱晦地指出這個世界原來正在一步步「巴勒斯坦化」。

但依然不變的是,蘇萊曼依然漠然地看著眼前的世界,不發一語,將詮釋權交給願意跟他一起做夢的觀眾。確實,以夢境的邏輯來理解蘇萊曼的創作是最適切的,其作品一貫的去戲劇性與突如其來的荒唐場面,都說明了他的作品具備著夢的特質。

photo_4a6ba25f93aad0fc5c180c200c77bc5b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導演先生的完美假期》劇照

本文獲金馬影展授權刊登,全文請見金馬影展官網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米丘曼契夫斯基的影像宿命:溯返、折疊、迴旋的時空與命運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