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2019金馬獎】頒獎典禮過後

第56屆金馬獎評析:陽光普照的光明之日,致自由

2019/11/25 , 評論
既視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既視感
臺中人,一個電影成癮的厭世肥宅,因爲電影多少習慣了這個世界。喜歡坐在海邊丟石頭,希望死前能夠看到台灣獨立。

大雨磅礴,小人物被砸得毫無容身之處;陽光普照,人們最後終究被溫暖得露出笑容。這是甫獲得第56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陽光普照》的開頭與結尾,電影透過關注一個破碎家庭逐漸拾回彼此信任的過程,揭示了人生縱使苦難有時、悲傷有時,但只要仍懷抱著愛,那最後終將陽光普照。雖然電影故事是虛構的,然而這樣的情境套用在這一年來金馬獎所遭遇的風風雨雨竟也合適。爭議有時,對立有時,但我相信歷史終將還給大家一個公道,而電影也會一直存在。

就如李安所說:「外面的世界我們管不了,金馬獎唯一能做的事,便是用最大的心力去呵護這個電影人的平台,雙手永遠張開,歡迎所有的華語電影。」

金馬56 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典禮後說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 ,典禮結束後,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到後台接受媒體提問。 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108年11月24日

李安這番於媒體聯訪上的言論說得鏗鏘有力,搭配今屆頒獎典禮空前的成功,自然顯得貼切且應景。然而若不是知道這一路走來有多麽艱辛,又怎能體會如此成果之下的得來不易。時間回到2018年11月17號,當時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導演傅榆,站在台上面對在場無數影人,不卑不亢的說出身為一個台灣人,希望自己國家能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個體看待的希望。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中國影人爭相捍衛「主權」、不約而同的缺席惜別酒會,甚至最後中國官方明示抵制來年金馬獎,並擴大舉辦金雞百花獎,將金雞獎改為每年舉辦,意圖取代金馬在華語電影世界中的地位,然而這樣一個由官方主辦、政治色彩濃厚、議題處處受限、僅限中港台電影電影角逐,如此不「自由」的電影獎項能樹立什麼樣公正客觀的標準來取信於人,又有什麼本錢能夠取代金馬獎的領導地位,我想結果不難想像。

金馬56 李安王童典禮後說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頒獎典禮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圓滿落幕,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右)與金馬評審團主席王 童(左)會後到後台向媒體說明今年評選情形。 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108年11月23日

然而還是有些人會對於此波中國大規模的抵制行動有些擔心,好奇金馬獎將會受到什麼影響,而今後又該何去何從。確實,就參賽數量來看,今屆金馬獎劇受到不少影響,然而危機就是轉機,少了中港電影的加入,這或許便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讓我們得以好好地審視當今台灣電影的發展狀況與成果。同時,也試著拋開過去中文電影的刻板框架,將視線拓展到整個華語地區,去關注那些在世界各地持續努力且發光發亮的華語電影。

縱觀這次的頒獎結果,《陽光普照》與《返校》無疑是本屆金馬獎的大贏家。前者是鍾孟宏導演的第5部劇情長片,除了融合了過往所擅長的黑色喜劇元素,在張耀升編劇的幫助下,加進了許多令人心碎、心暖的人物互動,佐以幾個演員的精湛表現,讓鍾孟宏得以更心無旁騖地專注在影像的創作上,也成功抱回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剪輯5項大獎,而不只評審團肯定,這次鍾孟宏甚至獲得「觀眾票選獎」,證明這次的改變有效拉近觀眾距離,且這同時也是連續第3年觀眾票選獎與最佳劇情長片得主重疊,代表台灣觀眾口味與評審團的一致性,長遠來看,對於電影藝術走向大眾的結果是良性發展的。

金馬56 陽光普照奪壓軸大獎最佳劇情長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盛大舉行頒獎典禮,電影 《陽光普照》奪下最佳劇情長片,導演鍾孟宏(前中) 、率劇組團隊登台,鍾孟宏致詞時不忘呼籲還沒看過的人快走進戲院,「看看這部片到底是不是最佳劇情片」。 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108年11月23日

至於改編自同名遊戲的《返校》,台灣年度最成功的商業電影,除了有意識的指出白色恐怖時期尚待解決的轉型正義問題外,導演徐漢強憑藉自身長年對於遊戲的投入與研究,在原著的基礎上,創造出一個可信度極高的恐怖世界,也讓它抱回了最佳新導演、最佳改編劇本以及最佳視覺效果、最佳美術設計和最佳原創歌曲5項大獎。

返校金馬獎獲5大獎  劇組慶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導演徐漢強(前排右3)執導的電影《返校》,23日晚間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獲得5項大獎,本片錄音師湯湘竹 (後排左2)則獲得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劇組24日凌晨在台北舉行慶功宴,開心拿著剛獲得的金馬獎座合影。 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台北攝 108年11月24日

除了兩大強片之外,對於多元類型與議題的關注也是本屆金馬獎得獎名單的看點之一。不管是洪子烜所帶來的《狂徒》以台灣本土動作電影之姿獲得最佳攝影、動作設計的肯定,還是藉由《下半場》演出獲得最佳新演員的范少勳,抑或是張詩盈藉由《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情緒複雜的同妻勇奪最佳女配角。透過這些台灣不同類型電影在金馬獎上獲得的成功,我們可以發現金馬獎這些年在多元關注上所做的努力。

金馬56 聞天祥說明評審投票細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順利結束頒獎 ,典禮結束後,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在後台向媒體說明投票情形。 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108年11月24日

不僅在議題與類型上有了更多的可能被納入討論,同時也持續向市場與觀眾靠近。金馬獎不再只是曲高和寡的藝術殿堂,而是一個呈現眾多電影可能的平台,一個為所有熱愛電影的人所辦的慶典。而這樣的關注也擴及星馬。

雖然這次星馬電影在二十多個入圍項次最終只獲得最佳女主角、最佳原創劇本、最佳造型設計以及最佳配樂4個獎項。然而,這些電影對於自身國家與社會的省思與關注,的確拓展了我們對於華語電影的想像空間。其中,《熱帶雨》與《幻土》不約而同地提到了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關係,《夕霧花園》則向下挖掘,試圖透過一個時代下悲劇的愛情故事,重新思考二戰後馬來西亞國族的發展狀況。無緣得獎的《蒼天少年藍》又將焦點重新轉回現代,關注馬來西亞宗教社會下,那些被壓迫靈魂的處境。

林書宇開拍夕霧花園  卡司集結李心潔阿部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至於香港,受制於中國官方抵制之故,今年就顯得消沈許多。僅有短片《紅棗薏米花生》獲得評審最終青睞。電影以一組橫跨三代的女性家庭關係,工整且犀利交代了香港世代間所面臨的生命問題,更意有所指地提及對於香港現今社會的失望與無奈。此點與《金都》、《叔.叔》等兩部入圍劇情長片的作品論點類似,這或許將是香港接下來一整個世代迫切需要面對的問題。然而縱使電影的出現,短期內可能無法解決什麼,但作為見證地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相信總有一天這一切將會有所改變。

當我們若干年後回顧金馬56時,我們有可能會忘記當初有哪項獎項眾望所歸,有那些獎項戰況膠著,但我想我們很難忘記這屆評審團在眾多壓力下生出來的得獎名單,其所標示對於華語電影的想像與立場。

金馬56 紅棗薏米花生摘最佳劇情短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盛大舉行頒獎典禮,最佳劇情短片由《紅棗薏米花生》拿下

就如同一開始所提到,有些人可能會因為這次中國的抵制擔憂今屆的成果不若以往,但我想人可能會死掉、黨可能會死掉、政權可能會死掉,但電影不會、思想不會、自由意志也不會。除卻了中國電影,世界上仍有許多華語地區;除卻了主旋律,電影其實還有許多類型。

藉由今屆金馬獎,我們看到來自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等不同地區與類型的電影,縱使相較於中國,財力不那麼雄厚,票房回收可能比較辛苦,但這些地方依然有許多有趣、值得關注的事情在發生,也並不會因為一個暴政而消失。然後到頭來他們會發現,金馬獎並不會因此而頹靡,被扼殺掉的反而是中國內部那些主旋律之外旺盛的創作生命力。

金馬56 楊雁雁成新科影后(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新科影后由馬來西亞出生的楊雁雁以《熱帶雨》打敗各路好手奪得,她在後台開心親吻獎座。 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108年11月23日

金馬獎之於華語電影的意義在於,它提供了一個平台,將這些有趣的事情納入其中。雖然經過去年的傅榆事件後,曾有好事之人不分青紅皂白地將金馬獎扣上政治獎項的帽子,極欲主張所謂的「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然而,若稍微知曉金馬獎的歷史便能知道,政治性的金馬獎其實從一開始就在,但金馬獎的政治性卻是經過代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果。「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或許存在,只是它僅限於獎項本身。金馬獎會有今天的地位與高度,是在於它廣納百川,不會因種族、國籍、立場、身分認同、意識形態而有所偏頗。

我們能讓大中國主義的涂們榮獲影帝、同時也能讓希望台灣被以獨立個體看待的傅榆站上講台。或許就像趙德胤在2016年獲得年度台灣電影工作者時所說的,「如果一個從來沒有生存以外夢想的緬甸小孩,今天可以拿到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是一段勵志故事,那台灣是唯一可以讓這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

而這個勵志故事之所以會發生,完全得力於金馬獎致力於維護大家對於電影純粹性的尊重,這樣的概念也在今次的頒獎典禮上展露無遺。這次不僅破天荒地取消了主持人的配置,更邀請了多名新銳導演替入圍獎項設計片頭,搭配資深電影工作者的旁白,一老一少相互呼應,在本屆透過黑馬展延出的年輕思維中,汲取資深前輩的養分,讓電影得以脈脈相承,不斷往前。

金馬56 王羽獲終身成就獎女兒代領(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 ,資深影星王羽榮獲本屆終身成就獎,由女兒代表出席金馬盛會領獎。 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108年11月23日

關於未來的金馬該何去何從,中國電影是否回歸,沒有人說得準。金馬獎唯一能做的事,便是秉持著對於電影的愛,繼續呵護這個得來不易的成果與環境,張開雙手,歡迎所有的華語電影到來,做好主人,讓每個電影人來到這裡,都有回家的感覺,這或許是金馬獎存在於華語電影世界中最重要的意義了。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最後我想引用今屆以〈光明之日〉獲得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的盧律銘於頒獎台上的一席話作為總結,他說「我要將〈光明之日〉這首歌送給所有在香港堅持理想的人,希望你們可以平安且自由地生活著。活下去,才有希望;希望在不久的未來,可以陽光普照。致自由。」

金馬56 光明之日獲最佳原創電影歌曲(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隆重舉行頒獎典禮,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由電影《返校》主題曲〈光明之日〉奪得,作曲人盧律銘登台領獎。 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108年11月23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中國巨獸連番抵制,金馬獎選擇不正面迎擊,其實並非怯戰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看完整特別報導